200704300055L55.雷火豐

雷火豐《易經》第五十五卦 雷火豐 上震下離
 光明普照之象 棄暗投明之意

編碼001101(古鏡重明,中吉卦)
卦辭:古鏡昏暗好幾年,一朝磨明似月圓。君子謀事占此卦,時來運轉樂自然。 
推斷:出行有益,交易得利,疾病見好,求名遂意。 
大象:雷電交加,聲勢壯大,又離日動于天際,普照大地,皆為盛大之象。 
運勢運勢極強,為收獲之時,但不宜貪得無厭,須知足常樂,要防是非,損財甚至火險。 
愛情:吉利有成,但不可得意忘形。 
疾病:病況重,注意肝足疾及血壓,心臟等疾。 
失物:盡快找尋,可失而 得。 
訴訟:自己雖勢如破竹,勝券在握,但應留一線。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震上離下,卦名稱作「雷火豐」。

  「序卦傳」說:「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豐者大也。」意思是得到人們歸向一定會盛大起來,所以在歸妹卦之後接著是豐卦。

  「豐」是以高杯盛物,盛大的意思。下卦「離」是明,上卦「震」是動,光明而且活躍,是盛大的象徵。盛大,本身就亨通,王者當天下最豐盛的時期,擁有巨大的財富,無數的人民,不必憂慮;應當像日正當中,普照大地,使人民普遍分享豐盛的成果。然而,日正當中,無法持久,不久就偏斜;因而,這一卦亨通,但也隱伏著危機。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豐卦亨通,君王使天下豐大,不必憂慮,適宜日在中午。

  彖曰:豐,大也。明以動,故豐。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

  豐是大的意思。下卦是「明」,上卦是「動」,光明而且活動,所以豐盛。王者在最豐盛的時期,一切都崇尚盛大,不必憂慮,應當像日正當中,普照天下。可是,日到正中,不久偏斜;月盈滿,不久虧缺;天地的盈虧,隨著時間消長,更何況是人?何況是鬼神呢?

  象曰: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

這一卦,上卦「震」是雷,下卦「離」是閃電,雷電同時來臨,氣勢盛大;君子應當效法這一精神,像閃電般明察,判決訴訟;像雷一般威嚴,執行刑罰。

 

無動爻:本卦 雷火豐 無之卦(雷火豐卦)

  上震下離,中存兌巽,雷動雨施,陰晦不光,忽然雨收雲散,而日麗照耀,四方晦昧皆明,陰氣正衰,而陽氣獨盛,光明正大,無所不獨,君子得之則為豐大之象。

  豐者大也,卦中財官父兄子俱全,不須尋伏。

  豐卦,闡釋盛衰無常的道理,雖然卦名是盛大的「盛」,但全卦卻暗無天日,諄諄告誡盛極必衰,必須警惕。賢明的領袖,應當積極求發展,創造財富,使天下分享豐衣足食的生活;然而也應當了解盛大容易迷失,必須居安思危,以誠信啟發全民意志,堅持剛正的態度,精誠團結,任用賢能,積極作為,才能夠持盈保泰,享受豐盛的成果,不致因盛大產生流弊,導致毀滅。否則,得意忘形,自我陶醉,必然使自己閉塞,終於孤立,完全陷於黑暗了。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諸孺行賈,經涉大阻。與杖為市,不憂危殆。利得十倍。

 

爻動: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雷山小過(初九)

初九:遇其配主,雖旬無咎,往有尚。

象曰:雖旬無咎,過旬災也。

  「初」與「四」對應,「四」是「初」的匹配;也有地位低配合地位高的意思。所以,「初」稱「四」為「配主」;相對的,「四」稱呼「初」為「夷王」,「夷」是等的意思。「九四」是上卦「震」的陽爻,為震卦的主體,位置正當下卦「離」完成之後;離卦是日,吉時以十干記日,由甲到癸,十日滿一旬,又重新由甲計起;所以用「旬」比喻滿,超過一旬又轉為虧。豐卦下卦「離」是明,上卦「震」是動,光明的行動;因而,「初九」是主動的尋找配偶,遇到相配的主人。雖然經過十日,有滿而虧的憂慮,但不會有災難;因為前往會受到「九四」的重視。

這一爻,說明盛大應積極去追求,但應適度。

焦氏易林注,罟密網縮,動益蹙急,困不得息。

 

 爻動: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雷天大壯(六二)

六二:豐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

象曰:有孚發若,信以發志也。

  「蔀」是遮日的簾,「斗」是北斗星。「六二」是下卦「離」的主爻,離卦是明,所以「六二」最光明。但在上卦與「六二」對應的「六五」,陰爻在君位,卻是昏暗的君王,就像太陽被大的簾子掩蔽,正午也可以看到七斗星那樣黑暗;因而,前往追隨這樣的君王,會被猜疑。不過,可以誠信啟發對方的意志,結果仍然吉祥。

這一爻,告誡追求盛大,容易迷失,產生猜疑,應以誠信,啟發意志。

焦氏易林注,刲羊不當,女執空筐,兔跛鹿踦,緣山墜墮。(隨之艮)

 

爻動: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震為雷(九三)

九三:豐其沛,日中見昧,折其右肱,無咎。

象曰:豐其沛,不可大事也。折其右肱,終不可用也。

  「沛」與旆通用,是幔幕。「沫」即昧,小星。「九三」是下卦「明」的終了,正午已過,太陽偏斜;而且與昏暗的「上六」相應,比「六五」更加黑暗了,就像用大的幔幕,掩蔽太陽,正午可以看到小星。但「九三」陽剛,又屬於下卦「明」,雖然剛毅明智,但卻像折斷右臂,無能為力。不過,「九三」陽爻陽位剛正,照道理說,應當不會有災難。

這一爻,告誡因盛大而迷失,造成無可避免的傷害,應當秉持剛正。

焦氏易林注,衛侯東遊,惑於少姬。亡我考妣,久迷不來。(乾之升,旅之師)

 

爻動: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地火明夷(九四)

九四:豐其蔀,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

象曰:豐其蔀,位不當也。日中見斗,幽不明也。遇其夷主,吉﹔行也。

  前兩句與「六二」相同,「夷」是等的意思,在上者,稱呼在下者用「夷」。「夷王」是對等的主人,指「初九」與「九四」,有相等的陽剛德性,地位也對應。「九四」僅次於「五」的君位,是在大臣的地位;但「六五」陰柔不正,昏暗的君王,就像太陽被大的簾子掩蔽,正午可看到北斗星那樣黑暗。不過,如果往下方與同樣剛正的「初九」交往,同心協力的行動,就會吉祥。

  「象傳」說:這是因為「九四」剛爻柔位,地位不當,又正當黑暗不明的時期;但採取行動,尋求與自己志同道合的人,就會吉祥。

這一爻,說明因盛大而迷失,應主動結合同志,突破黑暗。

焦氏易林注,兩足四翼,飛入嘉國。寧我伯姊,與母相得。(賁之同人)

 

爻動:本卦 雷火豐 之卦 澤火革(六五)

六五:來章,有慶譽,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慶也。

  「章」是文采,美麗的花紋,在此當美德講。「六五」陰爻在君位,是昏暗的君王,本身並不具備吉祥的條件,但如果能使對應的「九二」,這一有美德的賢士前來輔助,就會得到吉慶與榮譽,因而吉祥。下卦「離」是明,所以用「章」這個字。昏本來不可能招來賢士,但昏君也喜歡沽名釣譽,所以,也會以招攬賢士為標榜。

這一爻,說明追求盛大,必須用賢。

焦氏易林注,魂孤无室,衘指不食。盜張民餌,見敵失福。

 

爻動: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離為火(上六)

上六:豐其屋,蔀其家,窺其戶,闃其無人,三歲不覿,凶。

象曰:豐其屋,天際翔也。窺其戶,闃其無人,自藏也。

  「窺」是窺視,「闃」是寂靜,「覿」是見。「上六」是陰柔的小人,在豐卦的極點,又是上卦動的終了,因而不安定;下卦的光明,也不能到達,以致黑暗;就像自己閉藏在大房子裡,又用簾子將家完全遮蔽,更加黑暗,由門縫窺視,看不到人影,有三年之久,沒有看到有人出來,像這樣完全孤立,當然凶險。

  「象傳」說:屋頂高大,是說小人得志,就像飛翔在天空般得意,以致日益昏庸,終於沒有人前來,完全陷於孤立。這不是被他人捨棄,而是自己將自己閉塞了。

這一爻,告誡因盛大而迷失,終於完全被閉塞。

焦氏易林注,早霜晚雪,傷害禾黍。損功弃力,飢无可食。(離之蠱)

 

12 初二 爻動:豐之恒

豐之恒: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雷風恒

象曰:「恒」恒久、持久。好事多磨。 

恒卦上為震為長男,下為巽為長女。長男動於外,長女柔順於內,就像一個穩定而和諧的家庭,男主外、女主內,夫婦的內外分工很清楚,因此可以維持家庭的穩定和恒久。

恒卦是繼咸卦而來,並與咸卦為相綜的一對卦。 《序卦》說:「夫婦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恒,恒,久也。」咸卦「取女吉」,講的是少男少女談戀愛然後結婚;至恒卦,少男少女變為成熟穩重的長男長女,又有很好的家庭分工,為家庭穩定恒久,夫妻偕老之道。

卜到恒卦者,家庭穩定而和諧外,凡事可以守成,可長可久,細水長流,但比較不利於創新求變。《象》曰:「雷風,恒,君子以立不易方。」得恒卦者,應當堅守自己所站的立場(立不易方)為宜。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牽羊不與,與心戾旋。聞言不信,誤紿丈人。(一云:言語不富,誤紹丈人。)

 

13 初三 爻動:豐之豫

豐之豫: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雷地豫

象曰:「豫」逸樂、娛樂。春臨大地,萬物震奮。

以柔順的心做事,順著事情的自然本性前進,順勢而為,自然能讓事情融洽歡樂的完成。豫卦卦象為內坤順,外雷電,雷動於地上,柔順以動,則一切順其自然而易成。 反觀大壯卦為剛健於內雷動於外,為剛以動,則產生衝壯與衝突。

豫卦由一陽而統領五陰。一陽統五陰的卦裡,若陽在初則為復,言一元復始,陽氣歸來;於二爻則陽坎陷,於師中,故為師卦;於第三爻則是以山之崇高而在地下,為謙卑之象;在第四爻則陽動於外,已出地中,雷在地上,雷震為春,有春臨大地之象,所以《象》曰「雷出地奮,豫。先王以作樂崇德」,言豫卦為開始雷動震奮的時候,大地鼓舞,萬物繁茂。因此古人以此開始做樂以崇揚道德。

就卦序來看,豫卦與謙卦是相綜(上下相反)的一對對卦,是繼同人、大有而來。同人與大有是國家經動亂(否卦)之後,重整秩序,國君重新富有天下,而開始重新尋找長治久安之道。首先告戒的是要謙卑自牧,然後則是以豫樂(音樂、娛樂)來陶養心性。《序卦》說:「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謙。有大而能謙必豫,故受之以豫。」

在泰、否兩卦之前的一個小小興衰循環裡,國家很快就一個起落,而其初始的制度更是簡單,除小畜之養才之外,就只有履道(禮教)的尊卑有別。而在同人大有之後,則有更為細節與完備的措施。首先謙道開始注重國君的道德修養,要以德服人;而豫樂則以娛樂、音樂來教化與陶冶心性。

《禮記.樂記》説:「樂者為同,禮者為異。同則相親,異則相敬。樂勝則流,禮勝則離。合情飾貌者禮樂之事也。禮義立,則貴賤等矣;樂文同,則上下和矣。」在履卦裡,講求的是尊卑上下之份際,因為禮以別異,所以履道大忌在於不明尊卑,在於踰越本份,吉道在於戒慎與尊敬。而豫道則重在於合,因此其吉道為感情的交流,用心傾聽;忌則在於不知節制,流於淫逸。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病篤難醫,和不能治。命終期訖,下既蒿里。(臨之益)

 

14 初四 爻動:豐之謙

豐之謙: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地山謙

象曰:「謙」山在地下,因謙卑而崇高;功成而不居,富有而不自滿。

謙卦卦象為山崇高而居於地下,地勢低而上行,有因謙卑而崇高之意。山艮止於內而收斂不發,坤柔順在外以待人,為君子謙卑以自牧,柔順以處世之象。

《彖》曰:「天道下濟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彖》傳這裡說的天道指的是下卦的九三,地道指的是上面的坤卦,指天地之道都因為謙卑而能夠發揚光大,更何況是人。這種謙卑的道理也可在其他卦看到,如泰卦就是最好的例子,泰卦之所以成泰,乾天至坤地之下(天道下濟而光明),而坤地則到乾天之上(地道卑而上行),因而能夠滋養萬物。

卦序上謙卦為繼大有而來,大有為富有天下,富而驕則將不仁,因此以謙告戒富有之人不可自滿,而應該以謙卑自牧,所以《序卦》說:「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謙。」

所以謙卦,絕對是要君子好好修養的一卦!既然是告戒修養之卦,那麼在得失上,當然是不應當計較的。古云「易為君子謀」,意思是說,《易經》這本書是為君子而寫的。而具體的君子修身之道,則在謙卦講的最多與具體。所以謙卦卦辭說「謙,亨,君子有終」,初六《象》曰「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彖》傳說「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意思為「謙」是君子要有始有終地去踐履與修養的美德。

所以,雖然謙卦看似大吉之卦:卦辭說亨,初六說吉,六二說貞吉,九三吉,六四無不利,六五無不利,上六利用行師、征邑國,表面上幾乎是易經六十四卦中的超級上上籤,但這種吉並不是物質、實質上的一種「得」,比較是修養上、精神上的獲得,只有君子、有修養的人可消受得起。

所以,反而諸多求問功名利祿,以追逐名利為目的者,卜得此卦,若以世俗的得失來看,則反而是大凶。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齊東郭廬,嫁于洛都。駿良美好,謀利過倍。

 

15 初五 爻動:豐之咸

豐之咸:本卦 雷火豐 之卦 澤山咸

象曰:「咸」感,感應,感動。

咸音「賢」,為「感」的意思,也可說是「無心之感」。

咸卦上為少女(澤兌),下為少男(艮山),少男下於少女,為男禮讓於女的卦象。六爻都相應,初六應九四,六二應九五,九三應上六,兩情相悅、互有好感,婚媾之象,因此「娶女吉」。

天下感情最豐富的少男少女相遇,又互有好感,進而結婚,這也正是家道的開始。所以《易經》下經以咸卦為開始,繼之以恒-永恒,代表男女將結成穩定的家庭。

若是卜問感情得咸卦,可想而知的會是很好的一卦。但若是卜問其餘事情,則代表與事情已有所感應,無論心裡所想的是好事還是壞事,卜卦者心裡所想的事可能在現實世界中都正在發生。 

《象》曰:「咸,君子以虛受人。」說的則是君子遇咸卦的因應之道,應該是虛心待人,以同理心去了解他人,如此才能感受到對方,以及讓對方感受得到。卦象內艮止,外澤兌,內心停止而不妄動,外表和顏悅色以待人,這都是感人之道。得咸卦,建議能夠靜心、虛心傾聽,去感受別人的處境。

咸在古文中又與欽相通,帛書便以欽為卦名。欽為砍的意思,因此咸也是斬傷之卦,如初九「咸其拇」為砍傷腳趾。得咸卦應當注意血光之災,還有身體的安全,避免受傷。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腐臭所在,青蠅集聚。變白為黑,敗亂邦國。君為臣逐,失其寵祿。

 

16 初上 爻動:豐之旅

豐之旅:本卦 雷火豐 之卦 火山旅

象曰:「旅」旅行在外、失去住所、客居他鄉。 

旅原指軍隊編制,一旅為五百人,《說文》:「軍之五百人爲旅。」但在易經裡,旅卦意指人失去安居的地方,所以《序卦》曰:「窮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旅是繼豐卦而來,豐為盛大。豐卦上六:「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戶,闃其无人,三歲不覿,凶。」豐卦上六就是「窮大」之象,先是坐擁豪宅(豐其屋),然後是自絕於外,這都是失去居所而親寡的前兆。

所以《雜卦》說:「豐,多故也。親寡,旅也。」旅卦與豐卦也是相綜的一對卦,豐卦多故,狀況多;旅卦則親寡,身邊可信的人會很少。人寄居在外時,則缺乏親戚朋友,人生地不熟,情勢比人強。因此只有小事可以,大事不行,所以說「小亨」。 

卦象為內艮止而外離明,行旅在外時,止而不妄動,明而能見機行事,如此才能免於受害,這也是旅卦的吉道。《大象》:「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明」指具有聰明智慧而明理,即是外離明;「慎」指謹慎,知道要有所不為,為內之艮止;「不留獄」則是斷獄之後要馬上執行,今日事今日畢,不可拖延。

卜得旅卦,通常代表事情狀況不穩定,外在形勢與條件不利於己,小事可以亨通,大事則凶。吉道在於守靜,多看多觀察而少行動。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叔仲善賈,與喜為市。不憂危殆,利得十倍。

 

23 二三 爻動:豐之歸妹

豐之歸妹: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雷澤歸妹

象曰:「歸妹」少女嫁人,但不符合傳統禮法。 

歸妹為嫁女兒的意思。古時女子嫁人曰歸,妹則是指少女,年輕女子。與歸妹成一對卦的漸卦也說「女歸吉」,但兩卦的意思稍有不同。漸卦為男方娶女方,所以說「女歸」,女子歸之;歸妹則是女方將女子嫁出去。另一個重要差別則是:漸卦是循序漸進,符合禮法與傳統;歸妹則是女子動情馬上就嫁人,不符合傳統的禮法。

卦象下為少女,上為長男,內悅而外動,六三與九四比應(六三與九四分別為兌與震卦的主爻),少女愛上長男之義。內悅而外動,少女愛上長男就馬上付諸行動,行事基於情感而欠缺考慮,雖然兩人可以很輕易的結合,但婚姻是否幸福或者雙方是否可以天長地久,卻是有待商榷。 

卜得歸妹卦,婚姻、合作等一類事情雖然可成,但是卻不見得是件好事。由於不符合禮法/法律/正歸程序,因此維持雙方關係的基礎相當脆弱而有危險,不但有法律及社會輿論風險,更要慎防關係無法維繫很久。

若是卜問征戰、出行、行動,則大凶;財運、生意則無利可圖。因為九二、六三、九四、六五等爻全都不當位,又是陰乘陽(為逆)。

 卦序上歸妹與漸卦為相綜的一對卦,兩卦講的都是婚姻。兩卦則是繼震艮兩卦而來。《序卦》:「艮者止也。物不可以終止,故受之以漸,漸者進也。進必有所歸,故受之以歸妹。」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臣尊主卑,擁力日衰。侵奪无光,三家逐公。(升之巽)

 

24 二四 爻動:豐之泰

豐之泰: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地天泰

象曰:「泰」三陽開泰,萬事如意。陰陽融和,一片和氣。

天氣與地氣相通,陰陽交流通暢,於時節為一月春天來臨,春暖花開,萬物滋長;於人事則代表人與人之間有很好的溝通與交流,一片祥和,萬事如意。

泰卦卦象原本在下的「地氣」(坤)由下往上行,原本在上的「天氣」由上往下走,代表天地之氣互相交合而通泰。反之,地氣若停留在下、天氣停留在上,則為陰陽窒塞,沒有交流而成「否」卦。

於卦氣上,坤卦(十月)之後,到十一月復卦一陽歸來(一元復始),十二月臨卦陽氣開始增長,一月時泰卦陽氣與陰氣達到最完美的均衡與調和。此時為第三個陽爻歸來,因此春節時門聯常寫「三陽開泰」來形容春天的來臨,典故即是由此而來。

《彖》傳說:「則是天地交而萬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內陽而外陰,內健而外順,內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也。」這是在說泰卦天地之氣有所交流而萬物通暢、滋長繁茂,於人事上,則上下有心志的交流溝通而能夠同心一意。「君子道長,小人道消」則是從卦氣上來講,泰卦為陽氣(君子)增長到最好的一卦,相對的則是陰氣(小人)在消退。

泰卦與否卦為同時相錯1與相綜2的一對對卦3,卦序上是繼小畜與履之後而來。小畜與履卦講的是群眾聚集起來之後(比)君王開始養賢(小畜)、設禮教(履),之後到泰為表示人事達到一種完美的境界與階段,但至否卦則完成了一段歷史之興衰。《序卦》:「履而泰,然後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物不可以終通,故受之以否。」

卜到泰卦萬事如意,一片和氣,有如春天一樣一切都那麼美好。但春光雖美,仍應慎防物極必反,泰極而否來。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 鵠思其雄,欲隨鳳東。順理羽翼,出次須日,中留北邑,復反其室。(明夷之益,需之離,益之觀)

 

25 二五 爻動:豐之夬

豐之夬:本卦 雷火豐 之卦 澤天夬

象曰:「夬」判決,分判,滿溢。陽處決陰,澤及天下。

夬,音「快」或「怪」。或唸作「決」,決定的決。也有人唸作「缺」,並作缺陷解。一般都解釋作「決」。《說文》:「夬,分決也。」也是現在說的分判,在卦則是指陽與陰分判,君子與小人畫清界限。

夬卦有兩個層面的意義,就大象來說,是五陽判決一陰,彖曰:「夬,決也,剛決柔也。」其次是就二體來說,澤上於天,澤以潤下,澤水滿溢而下,為水「決」而溢的意思。宋儒作「潰決」解釋,但意思是好的意思,指澤水滿而溢,並澤及天下。《象》曰:「澤上於天,夬。君子以施祿及下,居德則忌。」這是君子有德而不居,有祿則施惠於下之象。

夬卦大象為上面一陰凌駕五陽。《易經》中陰凌駕於陽為逆,而夬卦一陰凌駕五陽,則是逆中之逆。但從卦氣消長來看,則是五陽與一陰畫清界限,並將解決掉最後一陰的時候--而這一陰爻,也是最為頑強的一爻,不但凌駕五陽之上,而且當她從姤卦回來時,就是女王用事的時候。夬卦上六落地之後就是成為姤卦初六。

卦氣自十月坤卦陰氣極盛之後,進入「息卦」,也就是陽氣增長的階段:十一月復卦一元復始,陽氣歸來,十二月臨卦剛長近逼於陰,一月三陽開泰,諸事和諧,二月大壯陽壯,三月夬卦則是剛即將決柔,四月乾卦純陽。

就卦的二體來看,夬卦內剛健而外和悅,雖然要以剛健本性來判決事情,但外表和手段上要能和顏悅色,這樣才能讓整個事情和平解決,讓事情圓融。所以《彖傳》說:「健而說,決而和。」

卦序上夬卦則是繼益卦而來,《序卦》曰:「益而不已必決,故受之以夬。夬者,決也。」一直增益,到最後一定會過滿,過滿則溢出(決),溢出就是決。所以夬卦也是君子努力練功有成之後,準備幫助他人的時候。

就吉凶來看,夬卦通常意謂著暗藏著凶險的人事鬥爭,或者面臨必需決斷的時候,特別是人事上的取捨,將與人畫清界限。決斷的吉道則在於「健而說」,就是內有剛健果決的決心,外有圓融的手腕以達到皆大歡喜。如此則能有長遠的利益。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初病終凶,季為死喪,不見光明。

 

26 二上 爻動:豐之大有

豐之大有:本卦 雷火豐 之卦 火天大有

象曰:「大有」所有之大,富有天下;如日中天,照遍萬物。 

卦象為「剛健而出明」(內卦為乾為健,外卦為離為明),上離下乾,火在天上,卦象為「日正當中」。此卦內剛健而外文明,內剛健者事情可以勝任,外文明者其人外表聰明,可以洞見真理。 《象》傳說:「 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惡揚善,順天休命 。」大有為君子能夠抑惡揚善之象,所以能夠豐富而大業。

大有卦為一陰(六五)以柔順與中庸之美德居於最尊貴的位置,統領五個陽爻,上下皆與其相應,受到五陽的愛載。(下有九二相應,上有上九與六五比鄰而應。)

卦序上,大有與同人為相綜的一對卦,是繼泰、否而來的兩卦。泰為太平盛世,否卦為國家動亂,同人為君子與小人重新融合妥協,結為同盟。大有為妥協完成之後,又歸於和諧,所以所有之大,富有天下。《序卦》:「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雜卦》則說:「 大有,眾也。同人,親也。 」

得大有卦,能將自己的聰明表現於外,以積極主動的態勢打破僵局,因此運勢如日中天。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宣房戶室,枯期除毒。文德淵府,害不能賊。

 

34 三四 爻動:豐之復

豐之復: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地雷復

象曰:「復」返回,回家;陽氣歸來,改過遷善,週而復始。

復原意是「歸來」,「回來」的意思,引申則是指人改過遷善,而在《易經》中更專指陽氣的歸來。

卦象為雷在地下,雷象徵的是「動」、「春天」、「生機」,一切的生機藏在地底下,萬物冬眠之象。冬眠雖然表面上看來是一片死寂,但卻是暗藏無限生機。 

剝卦為陽氣被剝除到最後,只剩一個陽氣;而復卦則是陽氣剝除完畢之後,又重新回來。事情又重頭再開始,進入另一回合的循環。 

從卦氣來看,復為十一月冬至之卦。陽氣在十月坤卦被剝除到盡,為純陰之卦,冬至十一月時達到頂點,此時既是最冷也是白天最短的時候,但另一方面陽氣也是在這個時候返回,從冬至之後也是白天開始漸漸變長。陽爻歸來,正是復卦的卦義之所在。

也因此有所謂的「一元復始」的說法,一元指的就是復卦下方的一個乾元。而一個陽爻的回來,也可代表陰陽消息又進入一個新的循環,「始」代表的就是另一個循環的開始,所以復又有周而復始,事情另一個循環的開始之意。

陽又代表善、代表大、君子,因此復卦又有改過遷善的意思,代表人的善心歸來,萌動於初。

卦序上復卦與剝成相綜的一對卦,是繼剝卦而來。《序卦》:「物不可以終盡剝,窮上反下,故受之以復。」陽氣在剝卦已剝除殆盡,一陽剝去就成坤。窮上反下則是剝盡之後上面的陽從下方返回,而成了復。

卜得復卦出入平安,失物可以復得,尋人會自己歸來。眼前情況雖不好,但這只是表象,實際上生機暗藏,可以靜候時機,能有長期的利益。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馬服長股,宜行善市。蒙祐諧偶,獲利五倍。(終日在市,詰朝獲利。既享嘉福,得之以義。)

 

35 三五 爻動:豐之隨

豐之隨:本卦 雷火豐 之卦 澤雷隨

象曰:「隨」相從、跟隨。清靜無為,順其自然。 

隨卦卦象為內震動而外澤兌,動而悅,行動而喜悅,隨緣、順其自然之象。

下為震為長男,上為兌為少女,有少女隨長男之象。年輕女子性情溫和,而能順從於年長的男子。若卜婚姻,男子謙下於少女而體貼主動,女子喜悅而嫁雞隨雞,夫唱婦隨,非常幸福。因此《彖》傳說:「隨,剛來而下柔,動而說,隨。」

隨的意思則是「順其自然」。《彖》傳說:「天下隨時,隨時之義大矣哉。」「時」是天道、自然的軌跡,隨時就是隨著天道之法則、自然的推移而行動,因此「隨時」是一種純樸而自然無為的境界。《象》傳說「君子以嚮晦入宴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序卦》說「豫必有隨,故受之以隨。」卦序上隨卦是繼謙豫兩卦而來,謙卦是告戒大有之君子要省身修養,卑以自牧,豫則是以豫樂來陶冶性情。隨則是無為自然,清淨寡欲,返樸歸真之卦。所以《雜卦》傳說「隨,无故也。蠱則飭也。」天下無事就是隨!

得隨卦,凡事以順其自然,清靜無為為宜。若是造作虛假,或是努力作為,則反而會讓事情變味走調。另外,若把「隨時」(順其自然)當隨便與放任,事情則將敗壞,所以隨卦之後為蠱卦,也就是隨便久了事情將敗壞。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開郭緒業,王迹所起。姬德七百,報以八子。

 

36 三上 爻動:豐之噬嗑

豐之噬嗑:本卦 雷火豐 之卦 火雷噬嗑

象曰:「噬嗑」音同「適合」。咬合、磨合,口中咬物;懲奸除惡。 

噬嗑卦是一個象形卦,有如頤中有一食物,像嘴巴要咬食的樣子,因此名為噬嗑。噬嗑即「咬合」(吃東西)的意思。雖有所獲得(口中含物),但要提防所得到的東西是否有毒;必須謹慎辨明是非,不要被表面的假相所欺騙。

噬嗑卦又被引申到刑罰的使用,例如初爻講的是夾腳趾懲戒初犯,而到上爻則是刑罰於首,頸戴枷具以至於喪失耳朵。因此若問官司,卜到此卦很可能有牢獄刑罰之災。

卦象下動而上明,為動以明之意,行動要理性而明理;又內為雷,外為電,雷威猛而電照明。 內有積極行動之性格,外又能以聰明才智鑑察事理,是能夠明察秋毫者。

卦辭開宗明義就說「利用獄」,也就是性格與才能都足以承擔關於刑罰這種最困難的決策事務。相較之下,賁卦象傳則說「君子以明庶政,无敢折獄。」

噬嗑與賁卦是相反的一對綜卦,卦序上是繼臨、觀兩卦而來。卦序到蠱卦之後為國家腐敗有事,君王開始勵精圖治:開始是臨觀兩個方法,臨是親自下去督察百官,觀則是召告命令於天下;臨觀之後則是噬嗑與賁,其中噬嗑為使用刑罰,防治犯罪,賁則是以文藝禮教做為教化。 

噬嗑取象為「頤中有物」,原本講的是如何將嘴中之食物吃下肚,怎麼會扯到刑罰的使用?

楊萬里說:「食有梗,治亦有梗,梗食者齧,梗治者決。不齧則味不合,不決則治不通。」這段話意思是說,吃東西時會有你不要的魚刺、骨頭、菜的硬纖維等等讓人討厭的「梗」,要把梗給剔除或咬下吐掉之後食物才能吞下肚;古人將這道理用在政事上,有如刑罰的使用,不良的行為及惡人就是政事上的「梗」,將梗去除了才能夠治理人民。

一般而言,卜得噬嗑卦謀事及求財皆可得,但在過程當中都會有些棘手的事要處理,而且還得小心連帶而來的禍害,特別是可能帶來牢獄之災。若卜問官司,那麼很可能敗訴甚至要入獄了。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左指右麾,邪滛侈靡。執節无良,靈公以亡。

 

45 四五 爻動:豐之既濟

豐之既濟:本卦 雷火豐 之卦 水火既濟

象曰:「既濟」萬事俱備,條件已成、水火相濟而調和。 

這一卦之所以會叫做既濟,是因為它符合易經中一切當位、相應的原理,就《易經》的原理上來說是「最完美」的一個模範卦。

具體來說,既濟卦的陽爻都在陽位,陰爻都在陰位(當位);初九和六四相應、六二和九五相應、九三和上六相應,下卦主爻六二以柔居中當位又承剛,九五君爻剛中當位又乘柔。

然而,既濟卦的危險就在於它的過於完美,因為這意謂著未來只有走下坡,而沒有走上坡的道理,所以卜到這一卦者,應當有避免或減緩走下坡的防患未然準備。

卦象為內離明而外坎險,也就是明在險前,不可以仗著條件很好就有恃無恐,而應在危險來臨之前就有所思慮與準備。 因此《象》曰:「水在火上,既濟,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

離火在下而炎上,坎水在上而潤下,也是水火相交之象。楊萬里:「泰,天地之明交也;既濟,水火之明交,而天地之互交也。故泰者,既濟之純,既濟者,泰之雜。」這是說既濟就是一個小泰之卦。

既濟卦是繼小過而來,《序卦》:「有過物者必濟,故受之以既濟。」既濟與未濟是成對的綜卦(反對卦),也是錯卦(旁通卦),換句話說,兩卦彼此相互顛倒,而每個爻位的陰陽也都相反。易經六十四卦這樣的對卦並不多,除了既濟與未濟之外就只有否、泰。既濟與未濟也是六十四卦中結尾的最後兩卦,而之所以不將既濟排於最後,是因萬物不可窮盡,以既濟為結束則是代表完美句點,也是六十四卦的結束,但實則天道循環,始卒若環,無始無終,所以以未濟為終正是代表這不是一個實質的結束,而是另一循環的開始,所以《序卦》說:「物不可窮也,故受之以未濟終焉。」

總體來說,既濟講的就是「守成」之道,如何讓最佳狀態保持更久,是既濟卦的挑戰。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負牛上山,力劣行難。烈風雨雪,遮遏我前。中道復還。(同人之无妄,訟之剝,旅之睽)

 

46 四上 爻動:豐之賁

豐之賁: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山火賁

象曰:「賁」裝飾,文明,矜持;君子有所不為。 

賁卦卦象內為離明,外為艮止。內離明為君子能藏其聰明、美麗於內,外艮止則是行為停止於外,也就是有所不為,所以彖傳說:「文明以止,人文也。」

噬嗑卦為「利用獄」,是因為能積極行動(內震動)而聰明表現於外(外離明);賁卦「君子以明庶政,無敢折獄」,是因為聰明藏於內(內離明)而行動止於外(外艮止),所以只能了解一般的事務,像判刑這種較為困難複雜的事還無法做到。 

賁字的甲骨文下方原本是一個鼓,上面為大鼓的裝飾,以強調這是大鼓。後演變為裝飾的意思,而小篆之後則將下方的鼓寫成貝。《說文》:「飾也。從貝卉聲。」高亨認為,古人貫貝而繫於頸以為美飾,貝的色相不一,有素貝、紫貝、文貝「取諸色貝以為頸飾,是為賁。故賁從貝而為雜色文飾之義。」

孔子說:「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文飾不足人會流於野蠻,若過於文飾以致於勝過了本質,那麼會像史官一樣油滑而世故,因此文飾應該適度就好。

賁卦講的原是女子化妝打扮待嫁的過程,但也有比喻隱士的意謂。《序卦》:「物不可以苟合而已,故受之以賁,賁者飾也。」賁卦在卦序上緊接噬嗑之後而來,「嗑」也就是「合」的意思,序卦說,因為萬物不可以茍合(隨隨便便就合在一起),所以就要有所裝飾。就連動物之求愛,總得有個儀式,更別說是人了。所以賁卦講的「裝飾」本質,並不是指外貌的裝飾而已,而是對於行為的裝飾,也就是「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意思。

另外,延伸到政治上,賁卦與噬嗑卦講的是為政的兩個不同面向:噬嗑是以刑罰懲奸除惡;賁卦則是軟性的措施,講的是禮節、文化的薰陶。

就吉凶的論斷上,賁卦小事可,大事不可。小事可亨通,但僅止於小利,沒有大利。私事為小吉,公務則為不亨通。卜問感情、婚姻可成,但過程會有些疑慮和小磨擦;若是求事或功名,則不可成,有隱居、退隱山林之象。

《呂氏春秋.卷二十二慎行論壹行》:「孔子卜,得賁。孔子曰:『不吉。』 子貢曰: 『 夫賁亦好矣,何謂不吉乎? 』 孔子曰: 『 夫白而白,黑而黑,夫賁又何好乎?』」孔子意思為,白就是白,黑就是黑,顏色相雜(賁為文飾,又有文彩相雜的意思)而讓人分不清,好在那裡?由此推想孔子當初所卜可能為一些國家大事,並非私人的小事。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日中為市,各持所有。交易資賄,函珠懷寶。(泰之升)

 

56 五上 爻動:豐之同人

豐之同人: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天火同人

象曰:「同人」與人交好,同盟於人。 

卦象為內文明(離明)外剛健(乾健),代表卜到這卦的人本質聰明而能剛健行事,能和別人打成一片。 

同人卦為一陰(六二)處於五陽之間,而與乾陽(九五)結為同盟,意謂六二小人(地位卑下之人)為九五之尊的君子所認同、接納,並結為同盟,因此名為「同人」。六二之所以為九五所接納,因為以陰居柔,而又居下卦之中,代表六二雖小人,但謙卑守本份,又具備中庸的美德,且與上卦的九五相應,意氣相投,志趣相合。

卦序上,《易經》走到泰否,已成一個興衰循環,泰是一個太平盛世,至否卦則是由盛轉衰,世局混亂,小人道長,君子道消。從否轉至同人卦則是君子與小人的重新融合,陰氣與陽氣的再次交流。《序卦》傳說:「物不可以終否,故受之以同人。」只是兩者結盟過程並不會相當順利,而有諸陽爭一陰之亂象。

卜到同人卦貴在無私,公正而不偏袒,謙卑而中庸。因為這正是六二小人能夠被九五所接納並結盟的美德。然而,與人結盟過程當中,若不辨是非,用心偏狹,則很可能在這場人與人之間的黑暗鬥爭裡落敗,這也是卜到此卦最忌諱的地方。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日走月步,趨不同舍。夫妻反目,君主失國。(小畜之同人,豫之睽)

 

123 初二三 爻動:豐之解

豐之解: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雷水解

象曰:「解」解除、脫離危險,危難散去。 

解音「姐」,解除的意思。或音「謝」,作卸除的意思。

解卦卦象為下水險,上雷動,人雖在險中卻能主動於外,所以有「動而免乎險」的卦象,也就是說雖有危險,但因為主動而讓自己脫離危險,讓危難散去。所以《彖傳》說:「解,險以動,動而免乎險,解。」

因此這是以一個以積極行動而讓自己化險為夷的卦,凡事只要積極去面對,則危險就能夠化解。

解卦又有罪刑受到免除的意思,因此若有犯錯者,卜得解卦也可得到赦免或原諒。《象》曰:「雷雨作,解。君子以赦過宥罪。﹞

解卦利西南,往西南方去可以得到貴人幫助,受人幫助與支持。 

解卦是繼蹇卦而來,《序卦》:「物不可以終難,故受之以解,解者緩也。」蹇是危險困難,而解卦則是緩解。蹇卦與解卦兩者為相綜的一對卦,也代表面對危險的兩種情況。蹇卦是智者,有先知之明,知道有危險而停止以對。解卦則是勇者,危險來臨而不懼不退,積極面對將它解決。

解卦的吉道在於積極而主動的態度,具體來說,就是面對任何問題都是立即、馬上解決,毫不遲疑。所以卦辭說:「无所往,其來復吉。有攸往,夙吉。」意思是說:沒有要去那裡的話,就快快回家,吉;有要去那裡的話,早則吉。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伯蹇叔瘖,莫與守株。失我衣裘,代爾陰鄉。(鼎之離)

 

124 初二四 爻動:豐之升

豐之升: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地風升

象曰:「升」進而上,由低處往高處爬;逐步成長。 

升卦卦象是木在地下,總有破土而出的時候;又木以土為生,土中之木當然將逐步成長為大樹,因此以「升」為卦名,取其逐漸成長的意義。卦象下卦為巽,巽又有「逐漸進入」的意思,這也代表「升」的成長與上升過程是漸進式的,而不是跳躍式的。

《升卦》在易經的排序中居於萃卦之後,與萃卦相綜而成一對卦。《序卦》傳說:「萃者,聚也。聚而上者謂之升,故受之以升。」

所以升卦的意思,並不能單以「上升」來思考:重點在於它是萃聚之後的結果,也就是「聚沙成塔」,積少成多式的成長,慢慢累積而成。就像樹木之長成,絕不會是一夜之間。所以《象傳》如此說:「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

在吉凶的論斷上,「成長」當然是好事,因此升卦大致上屬於吉卦,但需要有外力的幫助──換另一種說法就是貴人的提攜幫助。例如,若是事業,要有上司提拔;愛情,要有長者媒合;學業,要有老師指導。

卜到此卦,可以亨通,但若能受到上司的重用與引薦則速度能夠更快。雖然有憂鬱之象,但心中大可不必掛念,可以下定決心,往南征戰大吉。利於拜訪貴人。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羊腸九縈,相推稍前。止須王孫,乃能上天。(損之屯,履之師,蠱之剝,臨之巽)

 

125 初二五 爻動:豐之大過

豐之大過:本卦 雷火豐 之卦 澤風大過

     象曰:「大過」陽過,陽氣過盛。頭重腳輕,棟樑不穩,組織虛胖。

大過卦意思為「所過者大」,「大」指的是陽氣,「大過」就是「陽過」,意謂陽氣過盛。

六十四卦中有四個陽爻者相當多,但為何獨此卦為「大過」?主要為四個陽爻聚集於中央,而上下分別為一個陰爻,呈現本(下爻)、末(上爻)羸弱,無法承受四陽的樣子,因此《彖》辭說:「大過,大者過也。棟橈,本末弱也。」

卦象為上澤兌,下巽木,巽木在澤中,澤本來是滋養樹木的水源,但木被水澤所淹沒,有澤滅木之象;順於內而悅於外,順自己之所欲,樂極生悲,所過者大。 

在六十四卦的排序上,大過是繼頤卦而來,頤為養的意思,大過則帶有頤養過度,而讓裡外不均衡之意。於人之養生來說,過於養尊處優而呈虛胖於內,身體自然開始疾病叢生;於公司則是人事老化,主管過多,有將無兵,大頭症嚴重,開始問題百出。

吉凶論斷上,既然棟樑不正而不穩,澤滅木,當然就不是什麼好卦。卦辭中之所以講「利有攸往,亨」,是就陽剛而能獨立自主,足以支撐整個局面的人來說;亦可指離開原有地方而遠行而吉的意思。因此若有陽剛而能獨當一面者,卜此卦或可力挽狂瀾,以中流砥柱之姿謀得長遠利益,險中求通;但反之,柔弱而無以獨立行事者卜此卦,則只有凶咎可言。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雨師娶婦,黃巖季子。成禮既婚,相呼南去。膏潤下土,年歲大有。(損之益,恒之晉,井之坤,本卦之比)

 

126 初二上 爻動:豐之鼎

豐之鼎:本卦 雷火豐 之卦 火風鼎

     象曰:「鼎」烹飪、取新、佈置新氣象。 

鼎卦大象為一個鼎的形狀,初六象徵鼎足,九二至九四三個陽爻象鼎腹,六五象鼎耳,上九象舉鼎用的鼎鉉。就二體來看,卦象為木上有火,為以薪燒火煮物,烹飪之象。

鼎不只是烹飪的器具,同時也是國家權力的象徵。

就其做為「烹飪」的器具來說,上可以敬鬼神,下可以養賢,所以《彖》說:「以木巽火,亨飪也。聖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養聖賢。」

鼎同時也是權力的象徵,夏大禹鑄九鼎之後有所謂「九鼎天下」、「問鼎天下」。所以《象》曰:「木上有火,鼎,君子以正位凝命。」

鼎卦與革卦為相反而相成的兩卦。 《雜卦》:「革,去故也。鼎,取新也。」革卦是去除舊的體制,鼎則是建立新的政權,自然也要有新的制度。革是破壞,鼎則是破壞之後的建設,兩者相輔相成,一體兩面。

卦序上革鼎為繼困、井而來。《序卦》:「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困為文王困於羑里,井為文王養德而亨於西山,革為武王伐紂革命,鼎則是建立周朝。

卜得鼎卦,凡事大吉,但以創新為宜,不應墨守成規,而應當採取全新的做法。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讒言亂國,覆是為非。伯奇乖難,恭子憂哀。(巽之觀)

 

134 初三四 爻動:豐之坤

豐之坤: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坤為地

象曰:坤為純陰之卦,六爻皆陰。代表的是大地、母親,以及柔順、包容,與慈愛等德性。吉位在西南,為十月之卦。

卜到此卦較有利於柔順謙卑的人,會有長遠的利益。但凡事不利於處於主動,或是過於積極進取;反而適於被動,跟著別人的腳步慢慢走。

凡爭先恐後、走在前面者反而會迷失自己,跟隨人後者反而可以有所獲得,能夠遇到自己可追隨的主人。往西南方可找到好友或貴人,往東北方則否。

對人對事要注意的是要懂得防微杜漸,對自己則要注意凡事退一步,不要與人爭先,你的成功之道在於堅持持久、找到能夠幫助你的領導者並追隨於他。

《繫辭》:「生生之謂易,成象之謂乾,效法之為坤。」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曳綸河海,釣魴與鯉。王孫利得,以饗仲友。

 

135 初三五 爻動:豐之萃

豐之萃:本卦 雷火豐 之卦 澤地萃

象曰:「萃」聚集、萬物薈萃,水澤滋潤大地。 

《説文》:「萃,艸皃。」萃原本是草生長茂盛的樣子,引申就是生長茂盛。《易經》中則將萃解釋作「聚」,取其萬物生長繁盛而群聚的意思。

萃卦卦象為澤在地上,水澤的功能為往下滋潤,所以澤在地上為水澤滋潤大地之象,大地受到滋潤所以萬物群聚而生。《彖》曰:「順以說,剛中而應,故聚也。 」內坤順,外兌悅,九五剛中而與六二相應,所以為聚。

卦序上萃卦是繼姤卦而來,《序卦》曰:「物相遇而後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姤卦為陰之遇陽,萃卦則是遇久而後群聚。

得萃卦人事可以亨通,利於集合大眾共同謀事,或求見德高望重的大人。凡事可以隆重而盛大舉行,不宜節儉吝嗇。利於遠行,而不利於退守。 

《象》曰:「澤上於地,萃,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眾人匯聚,則應當藏起兵器,但嚴加戒備可能的意外。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鹿食山草,不思邑里,雖久无咎。

 

136 初三上 爻動:豐之晉

豐之晉:本卦 雷火豐 之卦 火地晉

象曰:「晉」上進、晉升。 

晉卦的意思為「進」的意思,「進」又特別指的是有能力的人得以上進,能夠出頭天。

卦象為上離日,下坤地,日出地上,黎明之象,所以《雜卦傳》說「晉,晝也。」離又可象徵聰明、智慧、才華,才華得以出眾,能人得以擢升。內坤順,外離明,內心柔順而外表聰明,因此討人喜愛,受人重用,《彖傳》說:「順而麗乎大明,柔進而上行,是以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也。」

與晉卦相反的是明夷卦,明夷卦離日在下,坤地在上,太陽被藏在地底下,人才被埋沒,所以是亂世之卦。

《序卦》曰:「物不可以終壯,故受之以晉。晉者,進也。」卦序上晉卦為繼遯與大壯而來,遯與大壯是人才對於僵化社會的反動(恒卦),因此有人逃離,有人出來衝撞。晉卦與明夷則反應出這種反動的結果,或者人才終於出人頭地(晉),或者受到殺害而社會進入動亂(明夷)。

卜得晉卦,那麼有才能的人會受到重用而嶄露頭角。不斷受到上司召見面談,可謂「晝日三接」。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嚙嚙,貧鬼相責。无有歡怡,一日九結。(震之既濟)

 

145 初四五 爻動:豐之蹇

豐之蹇:本卦 雷火豐 之卦 水山蹇

象曰:「蹇」跛腳無法前進,前有危險而停止。 

蹇音「簡」,《説文》:「蹇,跛也。」蹇字的原意為跛腳,引申為事情窒礙難行的意思。

蹇卦的意思則是「難」,因為前面有危險而無法前進之意。《彖傳》說:「蹇,難也,險在前也。見險而能止,知矣哉。」卦象內艮止,外坎險,也就是見到危險而能夠停止,當止則止,這就是智慧。

《象傳》則説:「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如果面對危險而知道要潛身修養,不失為明哲保身之道,也是《彖傳》說的「知矣哉」。 所以蹇卦又是一個要人潛心修養的一卦,人在困難,無法前進時,退一步修練自己,這就是智慧。

蹇卦是在危險之前就已知要停止並反身修養,是有先見之明,所以說是智慧;反之,在危險之後才知停止,才求教於人,這是後知後覺,是蒙昧,所以蒙卦為坎險在內艮止在外。

蹇卦為東北之卦(坎艮位於東北),因此東北方有難。反之,西南方則較為有利。如果有德高望重或位高權重的人,不妨前去拜訪。 

《序卦》說:「 睽者,乖也。 乖必有難,故受之以蹇。蹇者,難也。」蹇卦是繼睽卦而來,睽卦為家庭沒治理好,家道衰敗,然後家人感情不睦。俗話說,家和萬事興,反過來則是家庭不和則患難來,蹇就是繼睽卦而來的患難。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北辰紫宮,衣冠立中。含弘建德,常受大福。

 

146 初四上 爻動:豐之艮

豐之艮:本卦 雷火豐 之卦 艮為山

象曰:「艮」止、停止;重山阻擋去路。 

艮為山,山阻擋在前,為停止不前之意。重重的山擋住去路,去路不通,凡事停止無法前進。

大體來說,艮卦是偏凶的一卦。卜到艮卦者凡事停止不前,原地踏步,尋人不著,諸事不順遂,會遇到諸如差一號就中頭彩這樣的事,若能安之若命,順應時勢,當止則止,力求守住本位,不踰越本份,那麼可以求得不犯錯;但若一意孤行,該停止而卻反而躁動妄行,則容易遭遇災咎。

艮卦為東北之卦,又有成物終物的意義,《繫辭》:「艮,東北之卦也,萬物之所成終而所成始也,故曰成言乎艮。」又說:「終萬物始萬物者莫盛乎艮。」

卜此卦諸事不成,建議深居簡出,不要積極做為,能夠不犯錯已是最佳結果。

艮卦各爻以人體從下(腳指)到上(口頰)的各個部位來做比喻,並藉以論其吉凶,但六爻中只有上九為吉。因為在易經六十四卦中,最上面的一爻通常是代表即將走出該卦的階段,因此經常是吉卦變凶,凶卦變吉,否極泰來,泰極否來之時。

在六十四卦卦序中艮卦在震卦之後,與震卦相綜的對卦。《序卦》:「震者動也。物不可以終動,止之,故受之以艮,艮者止也。」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雞鳴同興,思邪无家。執佩持鳧,莫使致之。(漸之鼎)

 

156 初五上 爻動:豐之遯

豐之遯: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天山遯

    象曰:「遯」逃避、隱居;明哲保身。 

遯,音「頓」,逃避、隱居的意思。卦序上是繼恒卦而來,《序卦》:「 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故受之以遯,遯者退也。 

遯卦上乾健,下艮止,艮又為門闕。大畜卦(上艮止下乾健)是將人才納於門下,為養賢之象;遯則是相反,人才在門外,為賢人遠避以逃難之象。

就卦氣來看,陽氣到四月乾卦達到鼎盛,並開始進入陽氣消退的循環。五月姤卦陰爻回來,開始陰氣用事,六月遯卦時陰氣增長,小人道長,君子開始退避逃離以避難。

卦序上遯卦與大壯是相綜的一對卦,繼恒卦而來。恒卦代表的是穩定的社會狀態,然而久了不免於僵化,僵化之後有識之士力圖突破。其一是逃離這個僵化的社會以呼吸新的空氣,也就是遯卦;其次則是用力衝撞,打破它的僵固不合理,也就是大壯(大撞)。

卜到遯卦最好設法隱藏自己,甚至躲到山裡去隱居,不管什麼事情,都是逃得越遠越好。收斂自己的陽剛之氣,盡量不要出風頭;盡量和小人離遠一些,不要和人交惡,要潔身自愛,讓人沒有把柄可以抓。如果事態嚴重的話,甚至最好躲到山裡去,離群索居,讓人找不到。反正,卜到這一卦是逃得越遠越好。 

得遯卦還要注意的是,遯卦乍看為吉卦,卦辭說「亨,小利貞」之外,也有許多爻都是「吉」、「無不利」等。但遯之所以吉,是因為逃的遠,隱居得很好,因為遠離了災難與小人,因此而吉,而不是因為得到實際的功勞與利益。因此,若是卜問者求的是功名,「吉」並不是說真的能夠獲得功名。問事業或升遷,也不是真的能夠得到升遷。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甘忍利害,還相克敵。商子酷刑,鞅喪厥身。

 

234 二三四 爻動:豐之臨

豐之臨: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地澤臨

象曰:「臨」臨近、監督視察;在上位者親臨視察。 

在上位者親身下去督察下屬,探訪民情。八月會有災禍。

就卦氣來看,臨卦為二個陽爻逐漸往上增長,陽氣漸漸進逼於陰氣,代表君子之道在增長,小人之道在消退的時候,也有長官親臨進逼於下屬的意謂。卦氣的消長從十月坤卦之後,為「息卦」(息是生長的意思),也就是陽氣增長陰氣消退的卦。十一月復卦一陽歸來,為一元復始,十二月臨卦,陽氣開始增長,為陽剛用事。到一月泰卦,小往大來,三陽開泰。至四月乾卦之後開始則為「消卦」(消為消退),也就是陽氣消退陰氣增長,五月姤卦陰氣歸來,女子用事。

所以從臨卦之後,剛長的結果將會是泰卦--也就是太平盛世。

而就上下卦來看,卦象則是內澤兌,外坤順,意謂長官近臨下屬時當和悅於內而柔順於外,行事中庸而與下屬有所互動,如此事情才能亨通。所以《彖》傳說:「臨,剛浸而長,說而順,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道也。」剛中而應意指臨卦主爻九二居中而與上五相應。

卦序上臨卦與觀卦是繼蠱卦之後,相綜的一對對卦。蠱卦為家道中落,國政腐敗,於是君王開始發奮圖強,E勵精圖治的兩卦,也是依蠱卦「先甲三日,後甲三日」而有的作為。臨卦是探訪民情,親自督察百官,觀卦則是公布政令,召告天下。《序卦》:「喜隨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蠱,蠱者事也。有事而後可大,故受之以臨,臨者大也。物大然後可觀,故受之以觀。」

臨卦的凶應雖說是在八月,但實則就義理來說,八月代表的是陽剛之氣消退而反讓陰柔之氣增長。八月有災是在警告說,小心陽剛之氣無法持續,所以反應在事情上則是,應當注意對事情的熱情只有三分鐘熱度。或者在組織之中,官長對事情的關注,只是短暫性的,而無法持續性或是制度性的持續下去,如此則不需多久,小人之勢將會反撲。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鵠求魚食,過彼射邑。繒加我頭,繳挂羽翼。欲飛不能,為羿所得。

 

235 二三五 爻動:豐之兌

豐之兌: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兌為澤

象曰:「兌」喜悅,滋潤,朋友講習。 

「兌」同「說」、「悅」,為喜悅的意思。兌卦與震卦,還有離、坎共為「四正卦」,離坎分主南北兩方,而震兌分主東西。兌為西方之卦,於時節為秋季,秋天豐收為喜悅的季節。

兌卦上下都是兌,三畫卦的兌為水澤,滋潤、喜悅,為少女。重卦的兌卦除了有同樣的意思外,因為上下相互滋潤受益,因此也有朋友相互講習的意思,所以《象》曰:「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

喜悅是驅動人心的力量,所以《彖》傳說:「說以先民,民忘其勞;說以犯難,民忘其死。說之大,民勸矣哉。」意思是說,以喜悅來驅動人民,可以讓人忘記辛勞,可以讓人冒險犯難而不怕死。

卦序上兌卦是繼巽卦而來,《序卦》:「巽者入也。入而後說之,故受之以兌,兌者說也。」

卜得兌卦者,凡事可以亨通,但利於守正,忌於偏邪。施比受者有福,施惠於人則自己也將受益。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水壞我里,東流為海。鳧鼃讙囂,不得安居。(旅之歸妹)

 

236 二三上 爻動:豐之睽

豐之睽:本卦 雷火豐 之卦 火澤睽

象曰:「睽」睽違、分離、孤獨;涇渭分明。 

睽卦的意思為乖離,人與人相互見外,彼此涇渭分明。同牀異夢、各走各的路、道不同不相為謀,都可以用來說明睽卦。

睽與家人為一個對「反對卦」,意義也完全相反。《雜卦傳》說:「睽,外也。家人,內也。」睽卦是在一起的兩個女人彼此見外,相敬如「冰」;家人卦則是兩個女人彼此為「一家之人」。

就卦象來看, 家人卦為中女與長女相處融洽,長女在上,中女在下,六二及六四都當位。睽卦則是兩女同居不同心,少女在下,中女在上,六三與六五都不當位,澤水在下又潤下,離火在上又炎上,澤與火背道而馳,各走各的路;兩個女人同住而各有所思,但所思不同,無法相處。 

卦序上睽卦是繼家人卦而來,《序卦》說:「家道窮必乖,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所以睽卦講的是一家之人,因為家道衰落之後,彼此形同陌路,相互乖離而無法相互關心。

因此,卜得睽卦很清楚的,若是問感情、友情等一類的事情,那麼這是一個很不好的卦,表示相處不和睦,雙方打冷戰。凡事小事或者可成,但是因為人心違和,所以不能成大事,反而應該注意如何管理人心向背的問題。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絕世遊魂,福祿不存。精神渙散,離其躬身。

 

245 二四五 爻動:豐之需

豐之需:本卦 雷火豐 之卦 水天需

象曰:「需」龍困淺灘,等待時機。二月之卦。

需卦為「須」,等待的意思。又需字,上為雨,下為天(「天」字的篆文就是「而」。「天」、「而」兩字的篆文也相似),水在天上的意思。

卦象上為水險,下為剛健。人雖剛健而有能力,但眼前卻有水險阻隔,而無法前進,為龍困淺灘,等待時機之象。

又水上於天成雲,雲在天上不能成雨,雨象徵的是陰陽調和與開花結果。雲在天上,則必需等待更多水氣之累積,與天時地利才能夠下雨。比喻條件未齊備,必需再等待時機成熟才能夠發揮你的實力。

雖有剛健的德性而可以涉險,能力足以化險為夷。但眼下仍以退守、靜待時機之成熟才是上策。所以《雜卦傳》說:「需,不進也。」意謂處「需」的時候,不當前進。

在卦序上需卦是繼屯蒙而來,屯、蒙為文明初開,人民草昧無知的時候,需卦講的則是開始教民農漁,解決飲食基本問題之事,所以《序卦》說:「蒙者物之稚也。 物稚不可不養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飲食之道也。」《象》傳說:「雲上於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君子之所以「飲食宴樂」,是因為危險在前,時機未到,所以養精畜銳,等待時機。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三龍北行,道逢六狼。暮宿中澤,為禍所傷。

 

246 二四上 爻動:豐之大畜

豐之大畜: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山天大畜

象曰:「大畜」大養,所養之大;聚養人才,畜勢以待發。 

畜有三種解釋:一是「止」,二是「聚」,三是「養」。若與「小畜」合在一起看則更能了解「大畜」的意思。小畜是人才未受重用而坐吃山空於家裡,所止、所聚、所養都很小,所以稱「小畜」;而大畜則為人才食祿於外,因為所止、所聚、所養都很大,所以叫「大畜」。

大畜卦象為下乾天,上艮止,又為門闕(《說卦傳》「艮為門闕」),乾為剛健的賢才,因為受到供養而聚止於門闕之下,此為古代養門客的風氣,賢才聚集於門下。因此卦辭說「不家食」,《彖傳》說「不家食吉,養賢也」。

《序卦》說:「有无妄然後可畜,故受之以大畜。」卦序上大畜與無妄為相綜的對卦,是繼剝、復而來。復卦為改過遷善,以至於無妄之後,開始廣納賢才,做為國家棟樑。

因此大畜卦若是卜問功名,那麼可大膽前往,才華會受到賞識而被重用,但很可能是「食祿於外」,也就是說可能會因此而無法兼顧家庭。但若卜問婚姻,那麼可能有因事業忙碌而無法兼顧家庭的情況。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鬼舞國社,歲樂民喜。臣忠於君,子孝於父。

 

256 二五上 爻動:豐之乾

豐之乾:本卦 雷火豐 之卦 乾為天

象曰:「乾」剛健不屈,隨時而變。

這是純陽之卦,此卦太過陽剛,所以最忌諱的就是高傲、頑固,及不能隨機應變。卜到這卦最好能見機行事,懂得彈性應變才是上策。

全卦以「龍」為意象,剛健為德性;以變化、彈性為吉應,「過高」、「剛強好勝」、頑固或堅持己見為大忌。

易經以「龍」來詮釋該卦,六爻中的龍因為不同的時機而各有不同形態變化,意謂君子能屈能伸,懂得應變之道,在不同的時機要有不同的做為。應當潛藏低調時就要潛藏低調(初九,潛龍,勿用);應當出面求人時就當出面求人(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得乾卦者,其人自有源源不絕的創造力,凡事能力並不是問題,問題都在於時機。能夠守住自己既有的美德,只待時機之成熟,自可水到渠成。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 鼎足承德,嘉謀生福。為王開庭,得心所欲。(晉之大壯)

 

345 三四五 爻動:豐之屯

豐之屯:本卦 雷火豐 之卦 水雷屯

象曰:「屯」開天闢地,前進有難。凡事起頭難,創業維艱。

處開天闢地,一團混沌的時候;相對的,也是建立典範,完成制度的最佳時機。所以雖然面對的事很艱難而不知從何下手,但也是從頭開始草創的最佳時機。 

上面是水,表示外面有危險,下面是雷,表示「動」,整卦的意思為「面對危險的行動」。

「屯」這個字是取小草剛從地面上冒出頭來,有點卷曲而未申展開來的樣子。屯的難處,在於物體剛出生而尚未茁壯。所以這是一種「凡事起頭難」的挑戰。

屯也是是從無到有的創造過程--例如創業(從零到有建立一個事業),創作一件藝術品……或者做其他別人或自己從未做過的事。

屯又有聚集、聚積的意思,如我們講「屯兵」、「屯糧」、「屯積」。意謂屯卦所應著重的應是實力的累積,養精畜銳是最佳對策。處屯之時,動靜不應有常,行動固然危險,但守靜亦難有所成,動靜之間的最佳平衡應該在於致力鞏固根基,培養實力,但不可輕易主動出擊,因此卦辭說「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東山臯落,叛逆不服。興師征討,恭子敗覆。

 

346 三四上 爻動:豐之頤

豐之頤: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山雷頤

象曰:「頤」口頰,頤養;養身養性,閉關修練。

頤原意就是人的口頰,引伸為「養」的意思:或者說是頤養。

頤卦上下兩個陽爻象嘴唇,中間四個陰爻象牙齒-所以取頤的卦義。所以頤卦是一個很典型的肖形卦:也就是卦的形狀長得和卦名很像。這一類的卦中最有名的像是鼎卦,噬嗑卦(口中含物),小過卦(飛鳥之象)。

《象傳》說:「山下有雷,頤,君子以愼言語,節飲食。」人靠嘴攝食以維持生命,因此頤引申就是「養」的意思。「養」則有兩個面向,一是養生,二是養德。

卦象為上艮止,下震動,也有些類似人的嘴巴咀嚼的動作:上顎是停止的,動的是下巴。又卦象內震動而外艮止,有如人閉關苦練修養一樣:外表看來停止不前,但內在其實努力在運作。

卦象又有動而知止的意思,也就是說一舉一動都要知道適可而止,特別是在飲食和言語這兩項與「嘴巴」有關的事情上。具體來說,話要少講,講話要謹慎,才不會有口舌之災;吃東西要謹慎而節制,小心不要吃壞身體。

就卦序來說,頤卦是繼大畜而來。《序卦》:「物畜然後可養,故受之以頤。」大畜講的是畜(聚)集了一些賢才而用之,頤卦緊接在後則有聚養賢才之意。

卜到頤卦者,以守正居靜為吉,多看少吃,多聽少說,才是養身修德之道。在解全卦吉凶時,也應以此為大原則。也因此,屬「動」(震)的下三爻全部都是凶;屬「靜」(艮止)的上三爻全為吉。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慈母望子,遙思不已。久客外野,我心悲苦。

 

356 三五上 爻動:豐之无妄

豐之无妄: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天雷无妄

象曰:「无妄」至誠不二、堅持勇進、毫無虛妄。 

无妄有兩層意思,一是就做事的態度來說,「沒有虛妄」、「不亂來」(妄作「虛妄」、「亂」),意謂凡事依照道理而無一絲茍且隨便。二是就修養的心境來說,「沒有期望」,意思為內心放空,不期望於世俗的成就與名利,超然於物外。

我們常講「無妄之災」,意思為無妄的災難。《雜卦傳》說:「无妄,災也。」也就是卜到無妄卦,往往會有災難, 但一定要堅持原則,不可因此而動搖心志。就如《尚書》所言:「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後被改為「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如果災難的發生是因天命如此,為老天之作孽,並不是你有什麼錯,那麼尚有平反之機會;但反之,如果因自己造孽,那麼恐怕萬劫不復。

卦象為動以天(下雷動,外乾天),所以無妄(妄即虛妄)。反之,如果動以人,就會有妄。如果卜卦者是本著道理(動以天),理直氣正,災難會是能夠控制,且承受得起的,事情過去就好了;但如果是以自己的私心貪念(動以人)在做事,災難恐怕會無法收拾。所以卜到這一卦,凡事一定要循規蹈矩,切勿行險求速。 

就卦序來看,無妄與大畜為相綜的一對卦,是繼剝、復兩卦而來。《序卦》:「復則不妄,故受之以无妄。」復卦為陽爻歸來,也比喻改過遷善,改過遷善當然要以「無妄」為目標。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三狸捕鼠,遮遏前後。死於環域,不得脫走。(離之遯)

 

456 四五上 爻動:豐之家人

豐之家人: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風火家人

象曰:「家人」家中之人;家有賢妻,治家有方。 

家人卦是家中有佳人--也是女人賢慧,治家有道的意思。因為治家有方,所以能讓男人無後顧之憂的在外努力打拼。所以《彖傳》說:「家人,女正位乎內,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義也。」

理解家人卦必需與它的的反對卦*睽卦合看。家人卦為中女與長女相處融洽之象,長女在上,中女在下,六二及六四皆當位,火性在下而炎上,熱氣在上則風以散之。睽卦則是兩女同居不同心之象,少女在下,中女在上,六三與六五皆不當位,澤水在下又潤下,離火在上又炎上,澤與火背道而馳,各行其是,互不相犯。

卦序上家人是繼明夷卦而來,明夷是指戰亂、亂世,也有傷害的意思。《序卦》曰:「進必有所傷,故受之以明夷,夷者傷也。傷於外者必反於家,故受之以家人。」人遇到挫折傷害之後,需要家中女人給予溫暖與安全感,因此以家人繼明夷之後。

卜得家人卦對於女子最好,女人卜到這一卦凡事皆吉,如果是男人卜到此卦,最好求諸妻子、母親、女朋友、姊妹的幫助。卜婚姻則必成。又家人卦有處理好家內事的意思,家內事處理好,則一切都好;若處理不好,則一切都不好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天山紫芝,雍梁朱草。生長和氣,王以為寶。公尸侑食,福祿來處。

 

1234 初二三四 爻動:豐之師

豐之師: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地水師

象曰:「師」以寡統眾,帶兵打仗。責任重大,憂慮很深。

師是一人統領眾人,帶兵打仗的意思。卜到此卦表示事情複雜,責任重大,因此讓人憂心重重。

上面為地,下面有水,處於危險而能以柔順的態度來應付。柔順之君王授命於剛健的將帥,為授命出征之象。

舉凡卜到師卦,事情多數多憂。若是與人事相關的事情,則以選擇年老持重而有處事經驗的長者最好,比較有成功的可能。反而,若選擇年輕而無經驗者,則一敗塗地的機會很大。

在卦序上,師卦與比卦為上下相反的一對綜卦,是繼需、訟兩卦而來。《序卦》:「訟必有眾起,故受之以師,師者眾也。」蓋師卦是因為兩國爭訟,因此聚眾出師以解決爭端,也是戰爭的意思。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狐狸雉兔,畏人逃去。分走竄匿,不如所處。(益之解,睽之大有)

 

1235 初二三五 爻動:豐之困

豐之困:本卦 雷火豐 之卦 澤水困

象曰:「困」窮困,山窮水盡,水澤乾涸。 

困卦為窮困的意思,卦象上澤下水,水澤無法保留住水而讓水往下漏,為澤無水之象。反之,若水在澤上,則是水進澤中,那麼反而水澤是做為「調節」水源之用,就是節卦。所以《象》曰:「澤無水,困。」水澤沒有水,就是困。

卦序上困卦是繼升卦而來,《序卦》曰:「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進升到極點,升無可升就是困,就是窮途末路。困卦又與井卦為相綜的一對卦,困卦水在澤下,澤無水之象;井卦則是水在木上,為木桶汲水,井之象。困為水源乾涸,井卦則是水源不斷。

困卦也是君子窮中求通的一卦。《繫辭傳》:「困,德之辨也。井,德之地也。」又說:「困,窮而通。井,居其所而遷」。窮困之時,正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操守與修養,君子在窮困的時候能夠堅守節操,窮中求通,所以卦辭說「困亨,貞,大人吉」。

一般來說,卜到困卦諸事難成,凡事走投無路。錢財方面不只捉襟見肘,甚至很可能負債破產,窮困潦倒。

雖然窮困而無路可走,但要能安然面對,未來仍有轉運的時候,所以於卦險而悅(內坎水,外兌澤)。窮困的時候除了注意堅守節操,能夠窮中求通之外,應當以謹慎言語為吉,因為吉人之辭寡,特別是人在窮途潦倒時說的話,既沒份量又只會讓人以為是癡人夢話,因此這時千萬不要試圖說服別人來幫自己擺脫困境,也不要自求口實,否則反而引來罪咎與羞辱。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管仲遇桓,得其願歡。膠牢振冠,冠帶无憂。笑戲不莊,空言妄行。(明夷之旅)

 

1236 初二三上 爻動:豐之未濟

豐之未濟:本卦 雷火豐 之卦 火水未濟

象曰:「未濟」水火不濟,冷熱不調,同受水火之害。 

未濟指的是水火無法相交,陰陽、冷熱無法調和。《易經》中以「小狐汔濟,濡其尾」來說明。小狐狸在旱季(汔)裡找水喝(濟),看到了水坑,不知深淺就冒然跳下去,結果沒喝到水還濕了尾巴,同時受到水火之害,此比喻水火無法調合。

卦象火在上、水在下,火性炎上而又居上,水性潤下而又居下,結果是水火違行而無法交合,造成了陰陽、冷熱的失調。這有如否卦,地氣陰而停於下,天氣陽而停於上,天地之氣無法交泰。

這一卦又有外文明(火)而內幽暗(水)的卦象,外表看來很體面,但實則處境危險。

和既濟卦每一爻陰陽都當位相反的,未濟卦每一爻都陰陽失序,陽爻在陰位,陰爻在陽位。

未濟卦是繼既濟卦而來,也是六十四卦的最終卦。《序卦》:「有過物者必濟,故受之以既濟。物不可窮也,故受之以未濟終焉。 」既濟與未濟是成對的綜卦(反對卦),也是錯卦(旁通卦)。而之所以不將既濟排於最後,是因萬物不可窮盡,以既濟為結束則是代表完美畫下句點,也是六十四卦的結束,但實則天道循環,始卒若環,無始無終,所以以未濟為終正是代表這不是一個實質的結束,而是另一循環的開始,所以《序卦》說:「物不可窮也,故受之以未濟終焉。」

凡卜得未濟卦者,諸事要退守守靜為宜,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小心觀察之後再做判斷,絕對不可輕舉妄動,否則很容易因此遇險。對於自己所處的位置,更應當小心選擇。所以《象》曰:「火在水上,未濟,君子以慎,辨物居方。」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喁喁嘉草,思降甘雨。景風升上,沾洽時澍,生我禾稼。

 

1245 初二四五 爻動:豐之井

豐之井:本卦 雷火豐 之卦 水風井

象曰:「井」水井,地中的泉水。泉水用以養人,貴在自清。

井卦卦象為木下於水,又裝水而出,也就是以木桶汲水之象。又上坎險下巽入,漸進以通險,雖有險而能逐漸累積功夫,培養實力以渡過難關。

井卦講的是一個破舊的水井,如何修復到好,最後又為人所飲用的過程。比喻人如何修德,最後終為人所擁戴。

井水本身固定在原地不會移動,一旦水質不好或是泉水乾涸,大家就會棄井而去,不會有人來飲水;反之如果將水井修好,泉水甘美,大家都會自動前來飲水。比喻君子必須培養自己的實力和氣質,自然會受人賞識。

卦序上井卦是繼困卦而來,並與困卦成相綜的一對對卦,《序卦》:「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困卦是人一直往上爬升之後升無可升,然後窮困無路,井卦則是重新回到基礎,修養德性。所以《繫辭》說:「困,德之辨也。井,德之地也。」又說:「困,窮而通。井,居其所而遷。」 

卜得井卦,凡事應該反躬自省,培養實力,多積陰德,未雨綢繆,等到自己修身積德夠了,自然水到渠成。若是急欲求功,不但欲速而不達,反而遭災大凶。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桀跖並處,民困愁苦。行旅遲遲,留連齊魯。(復之離)

 

1246 初二四上 爻動:豐之蠱

豐之蠱: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山風蠱

象曰:「蠱」敗壞、蠱惑、迷惑,出事;家道中落,力挽狂瀾。 

「蠱」的字義是皿上有蟲,意思為東西腐壞。蠱又有蠱惑,惑亂的意思。

《左傳》:「女惑男,風落山,謂之蠱。」蠱卦上為少男,下為長女,長女與少男皆不當位,為長女迷惑、誘拐少男之象;上卦為艮為山,下卦為巽為風,風落於山下,則在山谷中成亂流,吹亂草木,所以為壞亂之象。

下巽入(漸進、侵蝕)、上艮止(停止),表示「逐漸受侵蝕而停止」;又有上位者停止、不動作,在下位者順勢而逐漸入侵的意思。

東西放太久了腐敗而長蟲,快樂日久而委糜敗壞,比喻太平盛世下所隱藏的腐敗現象。表面上天下為歌舞昇平,但實際上內部已是敗壞委糜,如果此時不振作,則會病入膏肓。

卦序上蠱是繼隨卦而來,隨為順其自然的意思,但順其自然不免於「隨便」、「隨興」的流蔽,日子久了自然會出事,出事情的時候就是「蠱」,所以《序卦》說:「以喜隨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蠱,蠱者事也。」出事時當然就要去處理,所以《雜卦》:「隨,无故也。蠱則飭也。」隨卦階段,天下太平無事(無故也),但隨便就了就出事,出事(蠱)就要整飭(蠱擇飭也)。

蠱卦有如人身體的慢性病一樣,一旦發現時表示病情拖延已久,但還不至於立即死人,因此若開始調養身體,改變成好的生活、養生習慣,則可以重新得到健康。卜到蠱卦時,當知腐敗已經產生,若能夠盡快處理,重新規畫新的未來,則亡羊補牢,時猶未晚,蠱卦也有亨通之道;但若有事還不處理,繼續放任下去,那麼就會一路壞到底,無法挽回。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豐年多儲,江海饒魚。商客善賈,大國富有。

 

1256 初二五上 爻動:豐之姤

豐之姤: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天風姤

象曰:「姤」相遇,邂逅,女人主事。

姤卦意思為「遇到」,一女遇到五男,女子強悍而不貞,因此這種關係只能當作一時的邂遘,不用想天長地久。所以《彖傳》說:「姤,遇也,柔遇剛也。勿用取女,不可與長也。」不可以娶女,因為無法長久。

姤卦又有女子主事之象。就卦氣來看,三月夬卦為陰氣將消退結束而五陽處決一陰,四月最後一陰被處決之後就是純陽的乾卦,五月姤卦則為陰氣歸來,一陰在五陽之始,一陰承五陽,這一個陰爻因剽悍壯碩,所以說「女壯」。 

卦象上乾天,下巽風,為天下有風,風行天下,皇后誥命天下之象。 所以《象》曰:「天下有風,姤,后以施命誥四方。」

卦序上姤卦與夬卦為相綜的一對卦,並繼夬卦而來。《序卦》曰:「決必有遇,故受之以姤。姤者,遇也。」夬卦是五陽與一陰畫清界限並處決一陰,姤卦則是一陰重新又與五陽相遇,所謂分久必合也。

姤卦若卜問感情,則只是短暫的邂遘,無法長久,原因可能為女方過於強勢或同時有多人交往。若卜問其他諸事,則可能是由女人發號施令。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三鳥飛來,自到逢時。俱行先至,多得大利。(同人之大有,震之夬)

 

1345 初三四五 爻動:豐之比

豐之比:本卦 雷火豐 之卦 水地比

象曰:「比」親近,比附;輔助,輔佐。

比卦卦象為五個陰爻向一個陽爻親近、比附,有眾臣親近、輔佐君王之象,因此得到「比」的卦義。

比卦的「親比」是一種下對上的關係,也是一種不平等的關係:眾人向強者靠攏親近,陰順陽,小從大。下人討好上面的人,下屬討好上司、晚輩取悅於長輩、百姓對官員、居下風者對得勢者

因此比道的對策是要積極主動,就如為人臣者輔助、親近君王絕對要當仁不讓,不落人後。但在此同時,也應注意自己立場,不要因為想要奉承上意而背離自己(如六三),更切記不可恃才傲物(如上六)不屈就於上司,那就是大凶。這也是判斷比卦吉凶的重要法則。

比卦在六十四卦裡排在師卦之後,並與師卦相綜(卦象上下相反)而成一對卦。《序卦傳》:「師者,眾也。眾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

兩卦最大差別在於師卦一陽在下(九二),而比卦則是陽爻在上(九五)。師卦陽爻(代表君子、大人、長官)在下為身先士卒,為領兵統眾之道。而比卦陽爻在上則代表高居廟堂,為眾人所景仰與親近。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雨師娶婦,黃巖季女。成禮既婚,相呼南去。膏潤下土,年歲大有。(損之益,井之坤,恒之晉,本卦之大過)

 

1346 初三四上 爻動:豐之剝

豐之剝: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山地剝

象曰:「剝」剝落、剝除;喪失安居之所。 

剝為東西爛掉而剝落、剝除的意思,所以《雜卦傳》說:「剝,爛也。」

卦象為內坤順,外艮止。高山在地面上,有山倒崩塌的危險,所以不可前往。卦德為內柔順而外停止,有順勢而止之意,應當順應時勢而停止,不可冒然向前。

卦氣的陰陽消長,四月乾卦陽氣到頂點,之後開始陽退陰進,五月姤卦陰氣歸來,女子用事,六月遯卦陰氣增長君子開始隱居避難,七月否卦大往小來,天地閉塞,八月觀卦則陽大懸之廟堂僅供觀賞,九月剝卦,為五陰即將剝去最後一陽,有如夬卦五陽將解決一陰。

因此剝卦是陰氣滋長,逼退陽氣,小人逼退君子,陽氣已被剝除殆盡,只剩最上面的陽爻在支撐。卜到此卦,不宜行事,應當設法避難。 

卦序上剝卦與復卦為上下相反(相綜)的一對卦,繼噬嗑與賁卦之後而來。《序卦》:「賁者飾也。至飾然後亨則盡矣,故受之以剝,剝者剝也。」因此剝也有剝除裝飾,坦承相見之意。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山沒丘浮,陸為水魚,燕雀无廬。

 

1356 初三五上 爻動:豐之否

豐之否: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天地否

象曰:「否」閉塞不通,溝通不良。

「否」字從不從口,代表人與人之間無法講話溝通,因此為溝通不良的意思。引申則是陰陽之氣無法交流,天地違和,生命沒有出口,萬物凋零。

就卦象來看,否卦為乾天陽氣停留在上,坤地陰氣停留在下,天地陰陽之氣無法交流融和,萬物閉塞不通,政亂而人不和之象。這是君子退散,小人得勢,天下混亂的時候,《象》傳說:「天地不交,否。君子以儉德辟難,不可榮以祿。」意思是說,君子這個時候不應想著求功名利祿,而是應當退守隱居以避難。意謂卜此卦者應潛藏守靜,靜靜等待時機。 

卦象下坤順而外乾健,陰氣回到裡面,陽氣被逼到外面,陰陽不和,內心順著自己的欲望,外在又剛強用事,凡事違和。

於卦氣上,泰卦為春天一月之卦,主生,萬物茲長繁茂;否卦則是秋天七月之卦,主殺,萬物開始凋零。陽氣從復卦之後開始回來(一元復始),一月泰卦為最為陰陽調和的時候(三陽開泰),四月乾卦則是陽氣增長的頂峰,接著到五月為姤卦,陰爻回來,女人(小人)開始用事,遯卦陰氣增長,君子開始逃離,到否卦則已是陰陽無法交流而天地閉塞。

凡卜到否卦,萬事不順。如果是做人上司的,建議最好聽聽下面的聲音;為人屬下的,應想辦法表達自己的看法。若能打破上下無法溝通的局面,則可否極泰來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蜲虵九子,長尾不殆。均明光澤,燕自受福。

 

1456 初四五上 爻動:豐之漸

豐之漸: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風山漸

象曰:「漸」漸進,循序漸進。 

漸卦卦象為內艮止,外巽入,止而漸入,內能守住自己本份,外則循序漸進。山上有木,樹木生長於山上,適得其所;少男下於長女,女子得其歸宿。

漸的意思原為「進」,《序卦》:「物不可以終止,故受之以漸,漸者進也。」然而漸卦的進與晉卦的進有所不同。晉卦的進指人才出人頭地,得到晉用。漸卦的進,則是循序漸進,就如漸卦的卦象:「止而進」,邊停邊走的前進。

《彖》曰:「漸之進也,女歸吉也。進得位,往有功也,進以正,可以正邦也。其位剛得中也。止而巽,動不窮也。」漸的循序漸進,不但女子嫁人吉,君子進也可以得位,前往會有功業,循序漸進以守正可以守國家。停止然後再漸進(止而巽),則前進的力量可以源源不絕。

也因此爻辭中漸卦講的是鴻鳥如何邊停邊飛。鴻是一種大型水鳥,有人說是雁。《說文》則以鵠與鴻互解,鴻鵠即天鵝。但就卦義來看,鴻應是指雁。雁的飛行,井然有序,循序漸進,並不會直接到達下一個目的,而是先找近處的地方停靠,邊停邊看邊飛,逐步到達。

漸卦又有少男與長女婚合之象,少男下於長女,剛柔得位,柔又能承剛,因此卦辭說「女歸吉」,女子嫁人大吉。《序卦》又說:「物不可以終止,故受之以漸,漸者進也。進必有所歸,故受之以歸妹。」漸是繼艮卦而來,艮為止,止而後漸進。

卜到漸卦,不止嫁取可成,延申到其他事情,凡事循序漸進也是自然可成;但反之,如果焦躁而冒然前進,反而無法成功。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義不勝情,以欲自榮。覬利危寵,摧角折頸。(坤之豐,復之坤,小過之升)

 

2345 二三四五 爻動:豐之節

豐之節:本卦 雷火豐 之卦 水澤節

象曰:「節」節制,調節,適可而止。 

節卦為節制、調節,適可而止的意思。

卦象上坎水,下兌澤。澤是儲存水的地方,澤上有水,則有溢滿的危險,所以當調節、節制,為適可而止之象。這就好比是手中拿著一個盛滿水的杯子,要保持讓杯子的水不滿出,則如何保持一個優美的動態平衡,是一個難題,既不可完全不動,也不能動作太過,其中的藝術就是所謂的節制之道。

又卦象內兌悅,外坎險,喜悅以行險,吃苦當吃補,這也是處節的亨通之道。

卦序上節卦是繼渙卦而來,《序卦》:「渙者離也。物不可以終離,故受之以節。」又《雜卦》說:「節,止也。」渙卦與節卦為相綜相反的一對對卦,渙是渙散、鬆懈,節則是相反,為適可而止以收拾渙散的心志。

卜得節卦,凡事應適可而止,但節制也不可太過,所謂「苦節不可貞」,意指「節制」本身也應當適可而止,這就是中庸之道,否則節制太過,就變成苦節,苦節就變成吝嗇,這是窮困之道,無法長久。

但最根本而可長可久的節制之道則是建立制度,建立一個可依循的準則,所以《彖傳》說;「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民。」《象》則說:「澤上有水,節。君子以制數度,議德行。」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陰變為陽,女化為男。治道大通,君臣相承。(屯之離,未濟之夬,渙之旅)

 

2346 二三四上 爻動:豐之損

豐之損: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山澤損

象曰:「損」損有餘、戒除缺點、去除欲望;犧牲短利。 

損就是去除,剝除,減損的意思,但要去除什麼?於修身則是去除自己多餘的慾望、壞習性;於處世則是犧牲自己的利益,成全大我的成就。

損卦卦象為下兌澤,上艮山,損下益上之象。鄭玄說:「艮爲山,兌爲澤。互體坤,坤爲地。山在地上,澤在地下,澤以自損增山之高也。猶諸侯損其國之富以貢獻於天子,故謂之損矣。」鄭玄這段話的意思是說,損卦上面為山,下面為水澤,中間有坤地互體,因此山在地上,澤在地下,水澤自損它的深度以增加地上山陵的高度,就好比諸侯國貢獻財富於天子。

損下益上的另一解釋是,損下之剛以益上之柔。這是以卦變及陰陽升降來說明損卦,認為損卦是從泰卦(上為坤下為乾)而來,犧牲泰卦的九三陽爻,與上六陰爻交換,就成為損。

損又有戒欲的意思。就上下卦的卦象來看,損卦內悅而外止,內心喜悅,外在行為知所節制而有所不為,是動乎情,止乎禮之象。所以《象》曰:「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欲。」

損下益上引伸到實際生活與處境中,就是臣下貢獻於君王,下屬奉獻於上司,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引伸到修身,就是犧牲短期利益以完成長遠利益,克制欲望,戒除壞習性,遠離淫亂,以換取未來長遠的健康與幸福。若是卜問投資,就是停損,放棄不好的資產,斷尾求生,以換取長遠的利益。

所以損卦又是一個修生養性之卦,《繫辭》說:「損,德之脩也。益,德之裕也。」損卦是道德的修養,益卦則是道德修養的發揚光大。這有點老子「為學日益,為道日損」的意思。《繫辭傳》又說:「損以遠害,益以興利。」意思是說,損卦是要人遠離有害的東西,益卦是要用來興建有利益的事物。又說:「損,先難而後易。益,長裕而不設。」

卦序上損卦與益卦為相綜的對卦,繼蹇卦與解卦而來。《序卦》:「解者緩也。緩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損。」又蹇卦《象傳》則説:「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這裡說的反身修德就是指損,《繫辭》說:「損,德之脩也。」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兩女共室,心不聊食。首髮如蓬,憂常在中。(艮之剝)

 

2356 二三五上 爻動:豐之履

豐之履: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天澤履

象曰:「履」禮、履行,禮節和規矩;如履薄冰,小心再小心。

卜此卦者要小心「伴君如伴虎」,凡事要照規矩來,否則那天老虎不高興回頭咬人,老闆翻臉不認人,恐有災難。

履原為鞋子的意思,引申則有履行,踐履的意思。再引申到道德上,意指行為所當踐履的,也就是禮。因此履也解釋作禮。馬王堆出土的帛書本,卦名即作禮。

上為天尊,下面和顏悅色來比附;卜此卦者應內心和悅而禮法嚴謹,一切照規矩行事,小心上下、尊卑之間的分際,不得茍且踰越,以免老虎不高興而吃人。卦辭以「履虎尾」釋義,形容情勢之險惡,但若能小心翼翼,而能讓老虎不吃人,事情也可亨通。

《彖》傳說:「履,柔履剛也。說而應乎乾,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柔履剛」說明為何履卦危險,也就是一個陰爻(柔)在兩個陽爻(剛)之上。而「說而應乎乾」說的則是因應之道,因為以喜悅的態度(下卦為澤兌,為悅),去呼應上面的意思(六三與上九相應)。

在卦序上履卦與小畜為相綜的對卦,是繼師、比兩卦而來。卦序發展到比卦為人民已經聚集,因而開始有培養人才的問題,小畜處於人才培養階段;履卦講的是教導群眾禮儀,以讓人民了解體制,學習君臣、上下之分際,行為的準則與方向。《序卦》說:「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象》傳則說:「上天下澤,履,君子以辯上下,定民志。」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天命絕後,孤傷无主。彷徨兩社,獨不得酒。

 

2456 二四五上 爻動:豐之小畜

豐之小畜: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風天小畜

象曰:小畜即「以小畜大」--小人畜養君子,或女子畜養男子之意。

畜有三種解釋:一是「養」,二是「聚」,也就是「聚集」的意思;三是止,就是阻礙,阻止的意思。因為這一卦以六四單獨一個陰爻,養了五個陽爻,所以為小畜;亦可視為一個陰爻,擋住了下方三個陽爻的去路。

卦象上為巽,為木,為風,為漸入;下為乾,為天,為剛健。「風在天上」之象。風在天上吹,把天空的雲聚集到西郊,聚集了密雲,密雲而不雨。易經中「遇雨則吉」,「雨」代表陰陽通泰,表示有了結果,為吉;有雲無雨則代表仍須等待,或事情有疑慮。小畜卦說「密雲不雨」,則表示疑慮很深。

若與「大畜」合在一起看則更能了解「小畜」的意思。大畜為人才得到重用而食祿於外,所止、所聚、所養都很大,所以叫大畜。小畜則是賦閒在家吃自己,為女人所養,所止、所聚、所養都很小,所以稱小畜。

又上巽風為命令(王命),巽風停在天上而不在地下,命令未能下達,只能天馬行空、做做文宣與宣傳而已,無法像觀卦一樣下達百姓,當然也就無法像觀卦一樣達到風行草偃的實際功效。

就卦序來說,小畜是繼師比兩卦而來,與履卦為相綜的一對卦。《序卦》:「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比卦為眾多小人比附君子,眾人比附之後開始有養賢問題,即為小畜卦;並有禮儀問題,也就是履卦。

一般而言,卜到小畜卦可做小事,不可做大事;可出行,但不利出遠門。卜此卦者,事情多不明確而讓人有疑慮。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外棲野鼠,與雉為伍。瘡痍不息,即去其室。 

 

3456 三四五上 爻動:豐之益

豐之益: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風雷益

象曰:「益」增益、努力上進,積極進取,彌補自己的不足。

卦象下震動,上巽入,動而漸入,有埋頭苦幹、腳踏實地一步一步慢慢往上爬之象,也有改過遷善之意。《象》曰:「風雷,益,君子以見善則遷,有過則改。」益卦的「努力」,不宜在原地方打轉,應當從自己所缺乏的地方下手,以增加自己的優點。以見賢思齊,多向別人觀摩,往自己所未曾有過的地方去開發較佳。 

由於「努力」的成果總要等待時間的累積,因此就吉凶的判斷上,益卦和損卦一樣,都比較屬於長遠性的利益,而不是短期、立即性的,因此卦辭都有「利有攸往」。

損卦卦象為「損下益上」,益則反過來,是「損上益下」,也就是說為人上司的拉下身段,委屈自己以福利下屬,因此下屬心悅誠服。損是下屬犧牲小我,貢獻上司;益卦則是上司施恩惠於下屬,以收買人心。

卦序上益卦為繼損卦而來,《序卦》曰:「損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益卦與損卦也是卦義相反相成的一對綜卦(或稱反對卦,也就是卦象上下相反)。所以《繫辭下》說:「損,德之脩也。益,德之裕也。」「損,先難而後易。益,長裕而不設。」「損以遠害,益以興利。」

正所謂「損有餘,補不足」,損卦是將多餘、過剩,不需要的東西去除掉;而益卦則是將不足的、缺乏的,需要但欠缺的東西,設法增補之。 

就修道的功夫來說,損就是去除多餘的欲望、不好的壞習慣,益則是努力修煉,增強自己的能力。老子說:「為學日益,為道日損」。益講的就是努力學習,損講的則是去除人欲的功夫。 

就人際關係來說,損是「損下益上」,益則是「損上益下」(也就是以在「下」者的立場來講損益)。損是犧牲小我、下屬的利益,以成就大我、在上者;而益卦則是相反,是在上者必需施惠於在下者。 

就投資來說,損是停損、減少投資,去除不好的資產;益則是加碼,增加投資。就戰略來說,損是斷尾求生,益則是乘勝追擊。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去辛就蓼,毒愈苦甚。避穽遇坑,憂患日主。

 

12345 初二三四五 爻動:豐之坎

豐之坎: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坎為水

象曰:「坎」前後都有危險,習慣於危險。

坎卦意思的由來,取三畫卦(八卦)中,其陽爻坎陷,被兩陰所包圍而沒有出路。坎為水,也是危險之意。

在六畫卦(六十四卦)中,坎卦通常又稱「習坎」。習有兩個意思:一是重覆,意指兩個坎卦重疊,也就是內外都是坎險。二是習慣,內外皆是險,因此而習慣於危險,在危險中求亨通。所以習坎就是上下(內外)都是水險,從此險到彼險,雖危險,但能通於內外,可以遊走於危險之中,險中求通。

《序卦》說:「物不可以終過,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大過為陽氣過盛,因此必需對陽氣有所限制,坎卦就是將陽爻坎陷,制約「陽過」的一卦,所以卦序上在大過之後。

在吉凶上,坎卦本身就代表著危險,六十四卦中凡有坎者幾乎都代表危險:如屯卦,因有險而取其「難」意;蹇卦因前有坎險而停止不前;困卦也是因為內有水險,而取其「困」意。而習坎卦是有雙重的危險,當然是很不好的一卦,因此爻辭多數都是以偏凶居多。

解釋此卦要特別注意的是,卦辭及爻辭中有亨,有「小有得」等正面的情況,但並非真的意謂沒有危險,或是脫離危險。實際上都是險中求通,所以卦辭説「維心亨」。「維心亨」道出了坎卦的本質:既然內外皆危險,進退都是坎,那不如把他看開,因此坎卦之能亨通,是屬於心理及修為層次的問題,而不是求卦者在現實上真的脫離危險而事情亨通。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百狗同室,相嚙爭食。枉矢西流,射我暴國。高宗鬼方,三年乃服。

 

12346 初二三四上 爻動:豐之蒙

豐之蒙: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山水蒙

象曰:「蒙」幼稚不懂事,昏昧無知。

蒙為「啟蒙」的蒙,繼「屯卦」而來,表示天地初開之後的蒙昧狀態,在人則比喻小孩尚未懂事的階段。

卦象為山下出泉,雖然泉水匯流可成大河,但剛從山下冒出的泉水並沒有一個定向,隨處亂流,能量亦不足,距離成為「奔流入海的大河」還有很長的距離。

「蒙」又有內水險、外艮止的卦象(艮為山,象徵「停止」的意思)。意謂因危險而停止。因處蒙卦之時,能力不足以應付危險,面對危險應當停下來靜觀其變,求教於有智慧、有經驗的長者則是最好的策略。

但求問於人則應當誠心,避免繁瑣而亂問,所以卦辭說「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事情問一次人家會告訴你,再問第二次、第三次,那就是褻瀆,褻瀆則不告。求神問卜是如此,求教於人亦然。

蒙卦在卦序裡是繼屯卦之後,與屯卦為相綜(卦形上下相反)的一對對卦。屯卦為「動之險」(行動前往危險);蒙卦則剛好相反。蒙卦裡面是水(危險),外面是山(停止),是「危險而停止」;亦有山下有險之象。屯卦為「山中有老虎,更向虎山行」,積極面對危險與挑戰;蒙卦則是面對危險,知道自己才能不足(蒙昧無知),所以停止不前。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千里騂駒,為王服車。嘉其麗榮,君子有成。

 

12356 初二三五上 爻動:豐之訟

豐之訟: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天水訟

   象曰:「訟」官司、爭吵、爭議。先吉後凶。凡事放棄內心的堅持為上策。

訟卦內水險而外剛健,象徵一個人的想法相當危險,而又倔強求勝;對於自己的危險想法堅持到底,一意孤行。因此而與人興訟、爭吵。

訟卦乾剛在上,水險在下,又有上司(乾)以氣勢威迫下屬,而下屬以危險(坎)的行為因應的卦象。又「象曰:天與水違行,訟,君子以作事謀始」,意思為乾天之氣停留在上(有否卦之象),水本就潤下,但又停留於下,所以天與水兩者背道而馳,沒有交集。而君子則必需從源頭來解決事情。

訟卦是禍中有福,福中有禍,福禍得失無常的一卦。往往先吉者後來變為凶,反之則先凶則後吉。這是因為訴訟若是開始有利,反因此與人結怨,更增強其危險的想法,並積下惡因,所以勝利的喜悅不會太久。反之,若開始就失利,反而因此讓人早日看開而放棄心中堅持,不再與人做無謂的爭吵,因而最後得吉。

放下堅持、退一步海闊天空,絕對是卜到訟卦的最佳對策。

訟卦在六十四卦卦序中與需卦是上下相反的一對綜卦,是繼屯、蒙兩卦而來。屯蒙為文明初始的啟蒙階段,之後到需卦為開始教民漁獵,而有飲食之道,演變至訟卦則是因飲食而有了糾紛與爭執。所以《序卦傳》說:「需者飲食之道也。飲食必有訟,故受之以訟。」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天災所遊,凶不可居。轉徙獲福,留止危憂。

 

12456 初二四五上 爻動:豐之巽

豐之巽:本卦 雷火豐 之卦 巽為風

    象曰:「巽」進入、柔順而漸進、逐漸進入、反覆申命。 

巽是八純卦之一,其上下都是由三畫卦的巽所構成。巽在三畫卦中代表風、木、命令。於人倫上為長女,因為巽是一索而得女。巽卦的意思又有「浸入」,逐漸滲透、進入的意思,也有流行、風潮的意思。

巽卦卦象裡,上下卦的兩個陰爻都能夠承順於陽,內外都是巽,所以本質上是非常柔順的一卦。上下都是風,有如風吹一樣,無孔不入,就像風潮的流行,亦如君王命令的施行。所以《象》曰:「隨風,巽,君子以申命行事。 」《繫辭》:「巽以行權。」

卦序上巽是繼旅卦而來,《序卦》曰:「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巽者,入也。」旅卦為客居他鄉,流離失所的時候,一人孤立無援,則凡事必需柔順而浸入才能亨通,所以旅之後受之以巽。

卜得巽卦則小事可逐漸亨通,但不宜做大事。利見大人,可找德高望重而有品德的人追隨,就可以逐漸出人頭地。執行任何事情時應記得反覆丁寧,不厭其煩。若問流行文化,則巽卦大吉。卜問胎生,必生女孩。財運、生意則近市利三倍,大吉。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六虵奔走,俱入茂草。驚於長路,畏懼啄口。(井之兌,中孚之家人)

 

13456 初三四五上 爻動:豐之觀

豐之觀: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風地觀

象曰:「觀」觀摩學習、仰頭觀看;神道設教。 

臨卦陽爻在下,為君長下臨百姓;觀卦則是君長在廟堂之上,百姓仰觀。 

觀卦上為風,下為地,風行地上,內順服而外漸進,有風行草偃的卦象,表示君子以德感人;巽又有命令的意思,所以又有誥命天下之意。巽木在地上,則象徵命令、告示於天下,法律施行的意思。

《彖》傳說:「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象》傳説:「風行地上,觀,先王以省方,觀民設教。」觀卦講的也是古代君王神道設教的事,就是以宗教措施來感化教導民眾。

卦序上觀卦與臨卦為相綜的對卦,是繼國家有事(蠱)之後而來,為國君勵精圖治的時候,首先是下察民情與百官,也就是臨卦;接著則是令行天下,教化百姓,也就是觀卦。因此觀卦的卦義相當多面向:包括了將政令告示天下(巽在地上)、以德化民(風行地上、風行草偃)、神道設教以觀天道,展示國力以觀國之光。《序卦》:「蠱者事也。有事而後可大,故受之以臨,臨者大也。物大然後可觀,故受之以觀。」

卜此卦者要多觀摩並學習,多看少做,自我反省,薰陶日久,自然可以水到渠成。而觀摩的吉道,在於能夠接近權力,誠心而莊重,有如觀看國慶大典,越是離總統位置近的,越能對全貌觀看清楚,而越是用心觀看越能看出門道。反之,若是「外行看熱鬧」,那麼也只是白看一場。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望城抱子,見邑不殆。公孫上堂,大君悅喜。

 

23456 二三四五上 爻動:豐之中孚

豐之中孚: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風澤中孚

象曰:「中孚」誠信、信實、可靠;虛心於內,誠實於外。 

孚為信,誠信、可靠的意思。中孚則有兩重的意義。一是忠孚,忠為誠,孚為信,中孚即誠信;二是衷孚,意謂誠信必需發乎內心。

中孚卦大象中間兩爻為陰,外面上下各有兩畫陽爻,為中空、虛心於內,陽剛誠實於外之象。

內兌外巽,內心兌悅而外順巽,悅而能漸入,是君子以誠信感化他人之象。

又上巽木下兌澤,為巽木浮於澤水之上,整卦中空象舟船外實而中空,所以卦辭說利涉大川,《彖》曰:「 利涉大川,乘木舟虛也。」意思是說,以虛心為用,則能夠如船幫助人渡過大河一樣,渡過危險。

卦序上中孚是繼節卦而來,《序卦》曰:「節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節制之後然後才開始有信任,所以繼之以中孚。

中孚與小過為相錯的一對卦,所謂相錯又稱旁通,就是每爻的陰陽都是相反的。中孚卦是虛心於內而誠實於外,是以誠信感動人心者;小過則是實質於內而虛浮於外,則是以個人定見而行事者。

又孚也可作孵,外實內虛,象卵,中孚即雞卵孵化,引伸為信;小過則是卵已孵成,為飛鳥,外面羽毛彭鬆而內實。朱駿聲《六十四卦經解》:「中孚柔在內而剛在外,鳥卵之象;小過二陽在內為身,四陰在外為羽,鳥飛舒翮之象。」

卜得中孚卦,雖然諸事不順,暗藏危機,但只要能虛心、老實地做事,立下信譽,逐漸感動人心,就能度過難關,求得亨通。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踐履危難,脫厄去患。入福喜門,見誨大君。(震之家人,兌之乾)

 

123456 初二三四五上 爻皆動:豐之渙

豐之渙:本卦 雷火豐 之卦 風水渙

象曰:「渙」渙散、逃難,離散;化解危險。 

渙卦卦象下為坎水,上為巽木,是水上有木之象。

坎是水險、加憂,心病,而浮在水上的巽木則為舟楫,能夠幫人渡河、濟險,化解危險,所以卦辭說「利涉大川」,《繫辭》說:「刳木為舟,剡木為楫,舟楫之利,以濟不通,致遠以利天下,蓋取諸渙。」意思是渙卦能夠讓人以舟楫渡過危險。又巽風能夠吹散憂慮、心病,因此渙卦也有散心的意謂。

《序卦》:「說而後散之,故受之以渙,渙者離也。物不可以終離,故受之以節。」卦序上渙卦是繼兌卦而來,兌為快樂、喜悅的意思。渙又有喜悅之後、心情過於輕鬆,而意志過於鬆懈的意思。又,水上浮木雖能救人,但漫無方向,所以渙卦卦象又有散亂不整,離散,一盤散沙的意思。

所以渙卦之道雖然可以濟險,但若是用於做事,則反而難成,必需注意心理的管理。如軍隊打仗,若軍心渙散、毫無軍紀,則必敗無疑。這也是為何渙卦之後接著是節卦,節就是節制的意思。

卜得渙卦,危險可以渡過,但凡事需注意如何收拾渙散的人心。 

與渙卦很像的是解卦,兩卦都是化解危險的意思,但於手段與方式上有所不同。解卦是以「震」,也就是積極的行動來脫離危險,渙卦則是「巽」,以舟楫渡河,也就是利用耐心外力與智慧來渡險。

這一爻,焦氏易林注,飛不遠去,卑斯內侍,祿食未富。(渙之大畜)

回應
天涯牧羊人 塗鴉總集
目錄選單
.
塗鴉總集 調色盤
塗鴉總集文章分類
關鍵字
點擊 ⇧ 回本頁最頂端

中華電信 Xuite 隨意窩 

天涯牧羊人 2006.12.28 

在此設置本部落 

本部落所引用之圖文,如有侵權行為或有任何意見,敬請告知天涯

E-mail:

shepherd@hotmail.con.tw

shepherd@ki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