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吉安慶修院 @ Yaco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 200706102229花蓮吉安慶修院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未完說明:

    其實本來在上個月月底還會再去吉安慶修院,可是那次去光哥那邊就把我的時間與精力給耗盡了。

    而我要再次去花蓮吉安可能要等很久的時間,所以我想先PO這一點東西出來讓大家先看看慶修院佛像的美。

    慶修院

    1.國家三級古蹟,建於民國六年

    2.住址:花蓮縣吉安鄉中興路345號

    3.歷史沿革

    中日甲午戰後,台灣割讓日本,隨著日人進駐,日本佛教各宗派也隨之傳入。最初來台的宗教主要在於慰藉日軍士兵及眷屬,直到地方抗爭平靜之後,才展開佈教工作。日本佛教在台的佈教對象一度因在台日人人數有限而以漢人為主,但受制於語言隔閡,遂轉向開設日語講習班、醫療所等服務。後因來台日人漸多,繁忙於日人喪葬禮儀等法事,乃漸停滯對漢人的佈教。


     吉野村是日本有計畫建設的移民村,是當時最為繁盛的村落,村民的宗教信仰以佛教本願派為主。大正六年(民國六年),日人川端滿二募建真言宗高野派「吉野布教所」,此為慶修院的前身。大正十一年(民國十一年),原布教所旁增建木造屋舍一座,供做講堂課室與信眾靈療養病之用。台灣光復後由吳添妹女士接管,改名「慶修院」,廢棄原供奉之不動明王,改祀釋迦牟尼佛與觀世音菩薩。


     民國七十一年吳氏過世,隔年三月,其養子吳仕端拆除院旁之木造屋舍,新建二層鋼筋水泥房,供其家人居住與客堂之用。後來吳仕端因車禍意外身亡,慶修院遂由性良法師接掌。


     慶修院因經歷長年歲月而殘破不堪,雖曾分別於民國五十三年、六十一年進行較大規模的整修,但終究不妥。性良法師原有意重新翻造,但礙於建築基地為縣有土地,遂於民國七十七年擇地另建「懿泉寺」。民國八十六年,慶修院列為第三級古蹟,並於民國八十八年由內政部補助進行調查研究;民國九十一年初進行修復工程以還其原貌,民國九十二年八月完工,並預定於十一月邀請地方首長、地方人士、文史研究者,以及曾經在此居住的日本移民前來,共同為重獲新生的慶修院開幕,而慶修院也將朝文史空間與人文觀光方向經營。

    4.特色

    慶修院是唯一保存完整的日式寺院,所在區域是日治時期的吉野移民村,移民大多為來自日本四國地區德島縣的吉野川沿岸,為了懷念故鄉,遂把此地稱為「吉野」,也就是今日的吉安。對移民來說這裡是他們的第二故鄉,更有移民子孫是在此出生,所以他們對這座古寺的感情非外人可言喻。二次大戰日本戰敗,日人陸續返國之後,迭有曾移民來此居住的日人前來追憶。
     今日慶修院的前身:「吉野真言宗佈教所」是移民宗教與精神之寄託。

    目前寺內留有神龕、不動明王石刻、百度石等,以及八十八尊石佛等重要文物,據史料推論這八十八尊石佛有可能是川端滿二遵循當年空海遺規,行遍日本四國八十八所寺院請回。

     慶修院遵循日本傳統構造形式,結構型態以木構架系統為主。屋頂為日本「寶形造」(四注攢尖),屋面舖金屬浪板則是少有案例。慶修院具講堂及祭祀功能,屬較莊嚴的場所。四周環境清幽,寺院正面採出軒式入口「向拜」出簷,三邊帶廊附有木欄杆,格局面寬三間、進深四間,略成方形;中開間向後延伸為布教壇,進深四間。木構架上的頭貫、斗拱(三斗六枝掛)、木鼻等構件,散發著典型的江戶風格。而在傳統日式建築下融合本土之氣候,亦增添了慶修院的獨特風貌。


     此外,庭院內有一座刻有「光明真言百萬遍」字樣的石碑,以往許多病患到此膜拜求神明袪除病厄,住持法師或布教師會手持唸珠帶領雙手合十的病人,繞走石碑一百零八圈,並唸密宗佛號「嘛呢囉呢吽」一百零八遍,據說病人往往能因而痊癒。而院落裡新建有與四國地形相仿的水池,象徵著寺院的由來,以及早期移民拓墾的這段歷史。

     ● 自若

    .

    .

    .

    ● 很好奇它在看啥

    .

    .

    .

    ● 不動明王

    .

    .

    .

    ● 與不動明王握手

    .

    .

    .

    ● 暗示?明示?

    .

    .

    .

    ● 光明真言

    .

    .

    .

    ● 佛

    .

    .

    .

    ● 望

    .

    .

    .

    ● 千百眾佛

    .

    .

    .

    ● 百度石

    .

    .

    .

    ● 三貼哥

     

    後記:

    佛像這次有幾張我拍的不錯,雖然天氣陰陰的但是不阻礙我拍攝的熱情盡力把它拍到最好。

    而其中《暗示?明示?》那張是我目前很喜歡的一張照片,當初那個雕刻家雕的很好把佛像雕的有玄機感或是禪的味道。當初一看就是被那種味道給吸引,似是而非的樣子彷彿又想告知我什麼??  

    或者、是我想太多了 ~   而是我的心   動了。

    相關連結:

    1. 吉安慶修院:有著非常詳細的說明與資料,我只節錄其中的歷史沿革與特色來作為簡介。

    2.自然攝影中心的人文版,這位大哥有拍慶修院的外貌也可一觀。

    《以上連結如有冒犯請告知小弟處理》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