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71458那年我們一起學的英文(九十一)

晚宴「併車事件」發生之後,隔天一早,二檔頭阿福就被安排和Mike老師一起,在喬治城大學校園內的會議中心待命。所謂「待命」,就是當前狀況不明,萬一有突發狀況自己看著辦的一種臨時交辦事項。

待命時從阿福口中得知,訪團與華府智庫交流的重頭戲即將展開,部長分身Z公公早已接手智庫對口工作,與智庫重要成員密切合作,一手主導雙邊會談的內容,而且規定Mike老師不得進入會場。

阿福透露完這段訊息,刻意觀察一下Mike老師的反應,發現Mike老師還是維持一號表情毫無反應,他神情反倒透露出些許失望。按照宮廷文化,Mike老師應該使出通天本領擠進與會名單,甚至跟Z公公爭搶和美方智庫對口的關鍵角色才對,怎麼會完全不動聲色呢?

這道理其實很簡單,會搶著擠進與會名單來證明自己存在價值的人,表示本身沒什麼價值,Z公公防患未然不讓Mike老師進會場是對的。基於高中同班經驗,他非常確定擔任會議口譯時,會被Mike老師當場打槍,有可能一世英名毀於一旦,不如直接將Mike老師隔離在會場之外,眼不見為淨,以策安全。

不在與會名單內,就不必從早到晚被關在會場裏,忍受Z公公滿口怪英文的疲勞轟炸,Mike老師高興都來不及,但無需在阿福面前喜形於色,更沒必要裝得義憤填膺、如喪考妣。

阿福唯恐天下不亂,企圖挑撥離間,讓Mike老師和Z公公鷸蚌相爭,他好隔山觀虎鬥再坐收漁翁之利,沒想到Mike老師不入局。

阿福見激將法沒用,馬上轉換話題,應該是想探聽晚宴「併車事件」純屬巧合,還是早有預謀。只見他又恢復原有的獐頭鼠目,斜眼看著Mike老師,用手掌摀住半張臉問:

「你好像跟帶團團長很熟耶!當過他隨員啊?」

「你覺得我這個樣子可能當隨員嗎?你當了大官會選我當隨員才有鬼哩!」

「說得也對!你個性確實不適合當隨員。」

阿福本身就是隨員出身,當然知道Mike老師不是當隨員的料,明知故問目的只是在拐彎抹角套話。待命很無聊,窮極無聊之下就想找樂子解悶,阿福正好提供了絕佳的機會,讓待命可以多一點樂趣。

「不過,雖然不是隨員,但說真的,我跟這位長官還算熟。」

Mike老師故作神秘又面露心虛狀,想讓閱人無數的阿福認為,Mike老師是在不熟裝熟。

「真的啊!那太好了!帶團團長剛到華府,馬上要緊鑼密鼓跟智庫開會,既然都熟,你趁這個空檔單獨到他房間打聲招呼請個安,會大大增加印象分數,怎麼樣?」

阿福這招趕鴨子上架很妙,如果Mike老師藉故推托顧左右而言他,不敢到長官下榻房間,表示是在不熟裝熟,那麼「併車事件」就可以定調為不具威脅性的偶發事件;如果Mike老師吃了熊心豹子膽,不熟還敢硬闖長官房間,惹怒訪團貴賓可是重罪,核心團隊和外圍組織正好可以借題發揮打落水狗,好好跟魯蛇算總帳。

最後一個可能是吃閉門羹,因為臨時去敲長官房門是宮廷大忌,如果當場被拒於門外,表示關係不夠,而且長官原有的那麼一點點好印象,也會因為這個不識抬舉的動作抹滅殆盡,對核心團隊而言,修理Mike老師就不必投鼠忌器。

總而言之,阿福這招一出手,穩賺不賠,可見隨員沒有白當。

「現在利用空檔去向長官請安增加印象分數?你確定?」

Mike老師仍然裝出一臉狐疑的表情。

「哎唷~~當然確定!我當過隨員不會騙你!怕的話我陪你一起去!」

阿福吹牛不打草稿的功力一流,說得比唱得還好聽,而且鏗鏘有力一氣呵成。

「好吧!說走就走!」

Mike老師起身正準備往飯店方向走,卻被阿福擋了下來。

「志堅!你急什麼?哪有人跟長官請安是兩串蕉去的?我看你還真不是當隨員的料哩!」

阿福搖著頭以專業的口吻訓斥,好像Mike老師是剛從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

「嗯~~也對!我看到bookstore買點開會要用的文具,既實用又不會太唐突。」

「估~矮地兒~~勒次夠!」

阿福怪腔怪調應該是在講 Good idea! Let's go!,聽說他曾在加州某知名學府公費讀研究所,這是當隨員的基本福利,不過講起英語實在是不敢領教。

才講完Let's go!阿福就毫不猶豫轉身往會議中心的走廊大步走去,方向剛好跟書店相反。Mike老師急忙喊:

「喂~~你要去哪?」

「欸~~書店不是往這走啊?」

阿福停下來,眼珠子轉了兩圈,裝出對這附近很熟的樣子。

「幫個忙好不好!你走反了!你以為我喬治城大學讀假的啊?」

「啊~~對厚!」

阿福抓抓腦袋,趕緊折返跟著Mike老師走側門出去,不到兩分鐘就進了bookstore。阿福見到書店裏商品琳琅滿目,自顧自的逛了起來,Mike老師很快選好幾本有Georgetown University字樣和logo的筆記本,到櫃檯結完帳,阿福還東摸西摸的樂不思蜀,好像有很多東西想買。

回到會議中心,穿過長廊來到飯店lobby,Mike老師突然想起根本不知道帶團團長住哪一間suite,於是問阿福:

「糟糕!我不知道長官住幾號房耶!」

「放心,我知道,訪團人員名冊在我手上。」

阿福露出得意的笑容說著,從容按下電梯按鈕。接近權力核心的好處,就是可以掌握到最重要的資源,這點Mike老師自嘆弗如。

出了電梯,跟阿福來到某個房間門口,阿福看了看門牌號碼,示意就是這間沒錯,然後退到一旁看Mike老師表演。站在實木製的房門前,隱約可以聽到房內傳出不只一個人的講話聲,應該是在開會,顯然這個時間點不宜請安。阿福認為Mike老師會識趣打退堂鼓,沒想到Mike老師扎扎實實在門上敲了三下,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阿福一大跳。

「哪一位啊?」

房內清晰傳來帶團團長很有恫嚇效果的聲音,阿福聽了頓時目瞪口呆,眼神好像在說:你玩真的?

「報告~~劉志堅!」Mike老師一派輕鬆回覆。

「喔~~劉志堅啊!進來~~進來!」

接著聽到喀嚓的開鎖聲,門把轉動了一下,門便應聲開啟。

Mike老師推門走了進去,轉頭一看卻不見阿福蹤影,心想奇怪,剛剛不是才豪氣干雲說「怕的話我陪你一起去」,怎麼還沒進門就跟變魔術一樣,一溜煙不見了呢?

原來宮廷為官之道,不只是表演藝術,還是魔術表演。

回應
    沒有新回應!
新資料夾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