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10003兩難

  我一直以為,孩子只有離開爸媽的庇護,離開家庭,才能成長,也才能得到自由。

  從孩子上高中起,我就跟他們說,這是你們在家最後三年,這三年內我要訓練你們獨立生活,洗晾衣物,整理寢務之必然,穿衣打扮之必要,寫收支簿、做計畫書、條列每日完成事項,因為你們上大學後都必須到遠處上學,不許什麼事都賴著爸媽。

  終於,送女兒到台北。其實是我鬆了一口氣,終於不必再跟著日夜擔心她--太晚睡!會遲到!要考試了有沒有複習?穿什麼衣服?全部眼不見為淨!女兒去台北讀書,真好~

  現在換兒子,他高二了,還有一年,我的決心動搖。

  今晚吃火鍋,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大姆指尖很刺痛,終於等大家吃完後我拿出針線包來,取針消毒,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刺到,但剛才我有洗蝦子,或許不小心被蝦子刺到了,這很危險,一定要處理。兒子被要求洗碗,所以一直待在桌上,見我喊痛,問我怎麼了,我回答,應該是被什麼東西刺到了。我先用打火機消毒了縫衣針,在一邊的兒子原本盯著他的手遊,現在放下手機,持起我的拇指說,怎麼了?他端詳著指尖。

  不知道是什麼?但八成是刺到了,因為那種尖刺感,不同於一般受傷的的鈍痛.但我老花眼,實在看不太出來,所以瞎子摸象中....

  兒子繼續端詳指尖,接過針,試著挑看看,接著他去拿他個人的修剪盒--從夾娃娃機夾到的小巧的一盒道具,仿照我的方法先用打火機烤過,動手挑刺。其實媽媽也沒把握針刺在哪裡,但他仍小心的挑夾測試,兩個膝蓋夾著手機打光,時間有點久,膝蓋忍不住抖著。

  每當被小兒細心的照護時,我就開始動搖,把他留在身邊吧,我需要他。年紀越大越需要眼力好腿力好的年輕人,替個手幫個忙,遠則換燈管燈泡,近則這樣的小尖刺,小小尖刺若無眼明之人,簡直磨死人。但我能這麼自私嗎?趁他年幼無知不知世界之廣時,用溫暖的家庭生活把他留下來,填個附近的學校,讓他住家裡,或住宿舍但可以想回家就回家,這樣可以嗎?

  小兒子實在太有用了,跟他一起生活,大概沒人不喜歡的。前一陣子我胃痛,痛到跪在床前,連上去躺著都沒辦法,說不出話來時,小兒就默默在一邊划手機,邊注意我的需求,或者我需要熱敷包或腸胃藥,吃藥用的溫開水等等,他會應我要求去拿,邊勸我上床躺著好點,在這樣的照拂下打結的胃腸也會舒緩吧。

  我望著眼前正專注在我手指頭上的人,心想,五年十年後,等他有媳婦時,媳婦也會吃味吧,覺得媽媽太矯情,一點尖刺也要跟兒子撒嬌,讓兒子抓著手指挑刺?!

  兒子這麼體貼溫和的個性,又從沒表示過喜歡女生,倒是很重視同性友人,我一直非常擔心,他可能只喜歡男生。可是現在我釋懷了,無論他喜歡的是男生還是女生,我若能得到他溫柔的陪伴,那又有什麼關係呢?既然他的溫柔是我喜歡且需要的,那他的性向或一切我也該能包容且支持吧。

  他終於挑出一根疑似針刺的東西,我感激感動的說:今晚我洗碗吧。雖然後來,因為持續的疼痛我又坐下來直到挑出另一根刺,但小兒那份溫柔仍深深的撼動著我。伴隨而來的問題:明年填志願,是否就填台中的學校?!

  我真不該當個自私的媽媽。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