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陸校長參訪成福後的心得及看法 @ 成福水草塘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教育部落格大賽
  • 第五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
  • 第六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Powered by Xuite
    201604220120一位大陸校長參訪成福後的心得及看法

    一所讓人驚奇和感動的學校  (原始文章及圖片在後面的連結) http://learning.sohu.com/20160331/n443074617.shtml

    在台灣,凡是冠以“國民”的小學和中學,都屬於義務教育階段的公辦學校,即小學和初中。比如,如果是“國民中學”,那肯定是公辦初中。我們今天上午參觀考察的新北市成福國民小學,便是一所公辦學校。
      學校位置比較偏,類似於城郊結合部,是在一個山坡上,所以進校門得上一段台階。知性而端莊的張乃文校長在校門口迎接我們。在一間會議室,校長做了簡潔而真誠的致辭,然后由教務主任給我們介紹學校的課程建設。從教務主任的介紹中我們得知——
      成福國小建校已有98年,全校共有11班,學生總數195人。其中家境弱勢的學生超過60%,特殊學生(自卑症、智障等特殊孩子)占10%。近几年來,成褔國小的校本“環境教育”課程編寫以學校願景為核心,結合學校所在地的曆史人文與自然環境的特殊性,開發了成福國小特有的“人文教育課程”與“環境教育課程”。這些課程分為“生態環境”、“環境行動”、“生活應用”和“藝文創作”四大類。其中,“生態環境”包括:以水為家的植物、昆蟲游樂園、賞蛙呱呱呱、鳥類的衣食住行、台灣藍鵲的故事、微距攝影;“環境行動”包括:生態紀錄片、動植物復育、生態倫理、生態游學;“生活運用”包括:社群與游戲、影像與生活、網路的應與安全、慶典與生活;“藝文創作”包括:主題攝影、生態寫生、數位繪畫、微電影、生態部落格。
      不僅僅是開發這些課程,而且圍繞這些課程,整個校園還有教學農園的設置、水生植物池的整理、透水鋪面的鋪設、生態教學櫥窗的布置、生態步道的踏查到生態溼地的規划……因此目前在校園內記錄到的生物相當丰富,共有水生植物131種、鳥類40種、蛙類11種、蜻蜓38種……這一切,讓學生對家鄉有了更深切的了解,進而培養了孩子們愛護鄉土與自然的情懷。最近几年,學校共得到兩次教育部“教學卓越獎”,并榮獲“信息科技融入教學典范團隊”。
      說實話,在聽校長和主任介紹時,我雖然感到了一些新意,然而并不十分激動。因為我在大陸許多學校聽過太多的“創新”和“特色”,但大多言過其實——說的有十分,做的最多有三分。那一套又一套“理念”“模式”等等,多半正是拿來應付參觀者的。
      但是,我們走出會議室后,校園所展示出來的一切,讓我們每一個老師都感到了驚奇。
      我們聽了一堂課,不,應該說是“看”了一堂課。這堂課叫什么名字我忘記了,但這堂課帶給我的震撼實在太深了。主任把我們領到了一個水塘邊。水塘不大,周圍青草灌木,水面蓮葉浮萍,塘中水草茂盛。一群手持尼康單反相機的孩子穿着青蛙服(齊腰的桶狀的防水服)來到塘邊,主任提醒他們:“如果相機不小心掉進水里怎么辦?”孩子們回答:“馬上把電池取出來!”主任很滿意:“對的。只要把電池取出來就沒事了,相機打溼了不要緊,電烘箱里烘干就可以了。但千萬別關機!好,下去吧!”孩子們從一個木質的台階上,慢慢下水。雖然水很深,但孩子們卻緩緩地在塘中移動着身子,舉着相機對着各種植物或昆蟲拍照。
      我完全懵了,心想這是什么課?居然這樣上!主任告訴我,這個水草塘是人工挖的。原來這里是一幢老房子,但地面老滲水。后來發現這里原來是一處地下水源,於是干脆把房子扒了,挖了一個水塘。於是,這里便成了一個環境課程的最好課堂。
      看着水中特別開心的孩子們,我問主任:“雖然孩子們都拿着相機拍,但我理解這并不是攝影課,你們的主要目的也不是教孩子們的攝影技朮,而是以攝影為載體對孩子們進行生態環境教育。”主任說:“是的,我們通過這種孩子喜歡的方式,讓他們感受自然,熱愛生命,保護環境。”我又問:“孩子們手中的相機是家長買的呢,還是學校提供?”他說:“全部由學校提供。因為我們學校的學生家庭一般經濟情況都不好。”
      我們又來到塘邊山坡上的一排木桌前,上面擺着水果打漿機、有木方框的篩子等等,几個孩子正忙碌着。原來孩子們這是在自制手抄紙。孩子們給我們講解說,先把青草釆來剪成一小段一小段的,再用水煮,然后用水果打漿機打成漿,倒進水里,最后用篩子過濾……這樣,一張最原始的手抄紙便做成了。我看孩子們熟練地操作着,心動了,便按照孩子說的步驟操作起來。几分鐘后,我做的紙也成功了。   
      
      離開了水塘,我們轉校園,看到一個青蛙的雕塑。走近一看,不是雕塑,而是一個青蛙外形的碳窯。老師告訴我們,學校原來有一些几百年的古樹,因為台風被吹斷,有很多枝干,於是他們便在校園一角筑了這座窯,讓孩子們實踐怎么燒炭,而且還把燒的碳制作成碳筆,他們學校繪畫課上孩子們用的素描碳筆都是他們在這個窯里面燒制的。
       
      緊挨着這座蛙窯,是一台古老的磚竈。老師們在這里對孩子們進行傳統生活的教育。當然,這里所說的“教育”依然不是抽象的說教,而是體驗。孩子們在這里做飯,煮湯圓……
      
      在操場邊,我們聽一個可愛的胖胖的小男孩給我們講解微距鏡頭里的昆蟲。他開始有些緊張,剛一開口就說不出來了,只是對着我們一邊想一邊傻乎乎地笑。模樣兒太可愛了。這時一位老師走過去,問他:“你從微距鏡頭里面看到的是什么?”這么一問,男孩很自然地便回答,然后接下來他的講解就很從容了。后來我們得知,這男孩是一個智障的特殊兒童,但通過攝影他找到了快樂和自信。學校專門為他舉辦了個人攝影作品展。他還榮獲了“總統教育獎”,這是台灣最高榮譽的學生獎。
      我走過去,和孩子聊了起來。我問他叫什么名字。他大方地告訴我,并用手指在桌上給我寫是哪几個字。我樂了:“原來你姓李啊!我也姓李,咱們李家的孩子,就是了不起!”他笑了。陽光照在他的臉上,他顯得特別純真可愛!  
        
      操場一角有一棵大樹,兩層樓房的房頂也有大樹一半那么高。樹下,一個孩子手持一根長長的金屬杆兒,杆兒的頂端捆綁着一個相機。另外兩個孩子給我們講解着他們和這棵大樹的一些故事。原來,這樹上曾經有不少鳥巢,太樹太高,他們無法上去拍攝。於是他們便在一根長長的金屬杆上面捆綁相機,并用數據線將相機與ipad相連接。於是,這根自制的自拍杆便可以拍攝樹上的鳥巢,并通過ipad便可以觀察樹上的鳥兒。真是太有趣啦!  
      
      放眼校園,房子是舊的,教室是舊的,操場是舊的,到處都有泥土和青草。想起大陸的許多小學,特別是名校,我不禁對同行的老師感慨:“在大陸,許多學校越來越精美、豪華和高大上:水磨石地面,瓷磚貼牆,噴泉水池,天文館……總之,地面早已經干淨得沒有一點泥土了。孩子們在這樣的校園里,被要求‘規范行為’‘文明休閑’,還有什麼輕手輕腳,輕拿輕放,輕言細語’,整個學校就沒有孩子盡情撒歡甚至撒野的地方!而這里的校園,如果按大陸某些驗收標准,硬件就過不了關。但這里卻是孩子們的樂園!這才是學校!”  
      
      讓我和老師們感動的,還是這所學校的老師對孩子們的愛。這種愛,體現在課程開發既從教育者的理念出發,也着眼於滿足兒童的天性和情趣——正如我說過的:“好的教育,應該既有意義,也有意思。”也體現在對每一個孩子,包括特殊兒童的關照,讓他們感到生活的快樂而作為一個人的尊嚴。
      離開學校的時候,我們在校門口合影,我特意把那個獲“總統教育獎”的小男孩叫上,讓他和我們一起合影。張乃文校長特別對我們說:“我知道你們下午要去台北市立建國高中。那里的生源和我們學校的學生完全不同,有許多方面是不好比的。”我沒完全聽懂張校長的話,但出了校門口,我特意回頭握着張校長的說:“你們讓我驚奇和感動!成福國小,是一所真正充滿愛的學校!”
      
      下午,我們參觀台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該校是台北最牛的中學,已建校118年。接待的老師告訴我們,建國高中生源超好,高一錄取率為1%,是多奪得各科奧賽金牌最多的學校;高三畢業1000余名學生,考上台灣大學的就有600多人!馬英九就是這個學校畢業的學生。
      我一下明白上午離開成福國小時,張校長為什么要說那番關於“生源”的話了,她是擔心我們下午看了建國高中的“赫赫成果”而輕看成褔國小。其實,正如張校長所說,這兩所學校是不好簡單比較的。我也無意否定建國高中。但是,一所只教“優生”的學校,和一對所有普通孩子傾注愛心與智慧的學校,我顯然更發自內心地敬佩后者。
      我很自然地想到了大陸的一些類似於台北市立建國高中的名校牛校(但大陸的名校牛校從不主動說生源好)。於是在和建國中學校方的交流中,我提了一個問題:“為什么最好的醫院,都是收治最難治的病人,而最好的中學卻都是招收最優秀的學生?醫生與教師各自的價值在這里區別開來了。教育的意義何在?”

    讓人驚喜的黃花狸藻微距觀察...|日誌首頁|不一樣的課堂上一篇讓人驚喜的黃花狸藻微距觀察下一篇不一樣的課堂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