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1849別錯失學術改革契機

別錯失學術改革契機

 

 

杜宇/陳李農改研究團隊執行長國立台灣大學生醫研究論文涉及造假疑雲爆發後台大雖成立調查委員會,至今已經一個多月卻還無法讓真相水落石出並做出適當的處分,相關部會光在枝微末節打轉(如請來美國學術倫理專家為大學主管上學術倫理課)顯示教育部、科技部等政府機構並沒有下定決心要還給學術研究一個乾淨的空間。中研院前副院長王惠鈞認為研究牽涉升遷等壓力,難免有不好的事情發生。現在社會在各種議題上常要求「零容忍」,但真實世界不可能有「零容忍」。

問題是面對這些造假事件我們是用甚麼態度去看待,是避重就輕?和稀泥?還是嚴肅看待?

日本著名科學家小保方晴子論文資料造假事件發生後,當事人不僅遭早稻田大學取消博士學位,其任職的日本理化學研究所主席曾獲諾貝爾獎得主野依良治也引咎辭職。

不僅如此,日本科研界同時針對年輕科研人員的急功近利、政府科研補助經費的大幅刪減、大學法人化的得失、重應用輕基礎等等做出深刻檢討反省,難怪日本會出那麼多獲得諾貝爾的頂尖科學家;

與其質疑「PubPeer」的種種缺失,為何不用事實來證明郭明良、楊泮池等人的論文沒有造假;

為何對研究生論文寫作要求非常嚴苛,卻用「最低的道德標準」來看待這些享盡國家學術榮耀與計劃經費的名牌學者教授(郭明良從98年到105年來,共拿到科技部高達1億5000萬元補助經費),這樣的做法與態度如何作為後輩榜樣?國內科研計畫經費長期遭少數學閥派系壟斷早已不是新聞,如同在政壇需政治正確才能在官場出人頭地一般,在學術界也要跟對人才會在謀求教職,計畫申請,教師升等上一帆風順,然而天下沒有白吃午餐,必須為大老服務包括:

代寫研究論文、代執行計畫、論文給予掛名、計畫經費分享等等,大老們自然也會在計畫申請、教師升等審查上投桃報李,若不願依附派系,想要進入學術研究機構或國立大學任教難如登天,這樣的陋習普遍存在國內科研及學術界(包括水產領域)且盤根錯節,難以撼動。過去科技部對於確認抄襲、造假的學者,多只是追回補助款,停權一兩年,其他機構對於補助計畫內容是否重複,造假根本懶得查證,反正只要將這些補助計畫列入密件,外界自然無從知悉,對於蓄意造假者根本無關痛癢致難收遏止效果。為避免私相授受,黑箱作業,應該要求政府相關部門將科研計畫資訊公開透明化由全民來監督,少數有特殊需要保密者採專案處理,水清自然難以摸魚。台灣科技想要在未來經濟成長上扮演強力的推動引擎,人才是關鍵。而學術界是培育人才的重要搖籃,若無法給年輕學子正確的做研究觀念(要忠於實驗數據)並斷開少數學閥派系壟斷學術資源的枷鎖,為學術及科研界注入新活水,台灣才有可能在激烈的科技競爭中闖出一片天,別錯失學術改革的契機!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