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91834張大春批評廖玉蕙:文言文倒像桀紂了

嘉文翻譯

他並未直接點名廖玉蕙,但此文倒是針對她,他說,有個知名的作者,勸人到偏鄉去走一走,看看那兒 翻譯孩子(意思是精力上物質上都很窮困可憫的下一代),我乍看以為是要募捐,細看才覺察,本來是這位作者設想著:偏鄉的孩子比城市裡的孩子更蒙受到文言文的虐待。她是在暗示:偏鄉的講義裡文言文 翻譯比例更重?仍是說偏鄉的老師更不會傳授文言文?

張大春說,一不當心會在臉書上看見異常可笑的定見,有時忍住了不回嘴,有時忍不住調侃幾句,有時忍住話不由得笑,有時忍住了笑、卻不能不教訓幾句 翻譯社教訓 翻譯不是那一個可笑的人,更是定見背後可悲的設法主意。

他暗示,讓我們先把偏鄉不偏鄉擱一邊,先看看過去我們怎麼學國語文。曩昔我們只要選讀了看起來是文言文的教材,最後的講授結果必定是將全篇一字無誤也一字不漏地背誦下來、語譯出來。不喜背誦的學子因之憤懣怨毒,就算是喜好欣賞古文辭華章麗采之美的孩子常常也受不了臨考要求一字錯不得 翻譯名詞註解 翻譯社但是,幾代人學古文就是這般練開門式、起手式。並且我還可以告訴你:幾代以來教古文的也就是憑著手上多一本教師手冊之類的寶典秘籍而行走江湖、在講台上看似呼風喚雨的。

小說家張大春。 本報系資料照
小說家張大春。 本報系資料照
小說家張大春再發議論,對於散女作家廖玉蕙揭曉偏鄉孩子學文言文翻譯說法,予以批判。。->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他說,若真像這位作者 翻譯假想,那文言文倒像桀紂了,萬惡皆可歸之,我們倒要弔民伐罪,揭竿而起,聲討文言文這個國賊了。

他認為,是不會教,致使了借考以教;是借考以教,致使了抱恨不學 翻譯社

張大春從論語中孔子對於學生發問,亦常以「吾不知也」作答,進一步舉多首唐詩宋詞 翻譯句中有「不知」一詞而申論說,這也不知,那也不知,這些個不知,其實都在不及偏鄉那麼遠 翻譯古典裡,說著我們心裡的話,這些話也許看來在人世愈來愈貧乏,那是因為我們不說了。我們不只以為那是遙遠的文言文,並且他媽 翻譯還居然有人認為偏鄉的孩子不配具有呢!敢說什麼古典遠不遠?

他暗示,其情如若屬實,則文言文倒像是桀紂了,萬惡皆可以歸之了,社會福利、本錢公理、資本分派……都是文言文惹的禍,那麼,我們應當即刻揭竿而起,弔民伐罪,聲討文言文這個大大的國賊了呀!

張大春還引了他與朋友之間的對話說,「我的同夥問我:這位名作家怎麼這麼說?我說:〖吾不知也!〗我還把這四個字翻成白話文,就是說:〖我不知道呀!〗你可能要跟我這位同夥一樣利誘問了:〖吾不知也〗,我聽得懂啊!你為什麼要再翻譯一次呢?我就說:我不把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你怎麼知道我說 翻譯是文言文呢?」



以下內文出自: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2694666有關翻譯的問題歡迎諮詢華頓翻譯社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