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413關於父輩們的愛情

昨天叔叔和嬸嬸從遙遠的北方城市來到了我父母家,晚上,我和媳婦一起去看他們,飯後,嬸嬸和向我和我的父母訴說起她和叔叔之間的委屈。我的父親和叔叔都是六十年代畢業的大學生,聽著他們的述說,我的思想在不知不覺中飄到了他們那個年代的愛情與婚姻故事中。關於父輩們的愛情,說的這個話題,感覺還真是有點沉重。我們的父輩們出生在上世紀40年代,新中國的成立讓出生於貧苦農民家庭的他們有了讀書、學習的機會。他們的愛情或許與我們無關,但是我們被動地走進了他們的婚姻生活,我們沒有選擇,也無法選擇。從他們平時的談話中我能感知到,在他們的大學生活,也有喜歡和被喜歡的故事,就像《山楂樹》裡的愛情一樣,很純真、很純潔。他們也憧憬著與自己心愛的人一起共同去建設偉大的祖國,去實現人生的遠大理想。現實並非如此,一首畢業歌,讓他們不得不珍藏起愛情,響應國家號召,踏上了建設祖國的道路,或支邊,或援藏,或在山區,或在農場,或在海島,或在工廠……他們離開了心中喜歡或愛著的人,他們還要生活,於是他們就在別人或組織的安排下走進了婚姻,新的生活也就重新開始。從婚姻中去瞭解另一半的生活、習慣、思想,由於知識、思想等各種的差距讓他們經常發生爭吵,隨著我們的出現,他們有了轉機,因為婚姻從此多了份責任。就是這份責任,讓他們漸漸地學會了忍耐、寬容,學會了去愛。或許他們內心深處還依然殘存著一份祈望,或許將這份祈望埋藏得很深很深。

(繼續閱讀)

201304081608久違的拙筆

為愛,我們選擇了一種最笨的辦法來完成。日夜兼程。在茫茫的高速路上,路向遠方延伸,眼前是無邊的黑夜。黎明到家。想像可以躺在床上,這個念頭在那一刻那麼奢侈。天亮了,無法睡眠,靜靜的躺一會,我像一個重新上了彈簧的發條,按部就班的做事。給阿豆做一個早餐,在回家之後的第一個清晨,應該的。收拾好下樓,打開手機,看到你發來的信息。你繳械的時候如此溫婉可人,我回你。句子中的玉人,就是你。你始終古典的搖曳在我眼前,廣袖,圓髻,耳垂邊環珮叮噹,帶著濃濃的書卷氣和逼人的才華。這感覺如此美好,距離感消失了,只有憐惜和翠綠的橄欖枝在兩個山頭互相招搖。我向前走,日子向後退去。或者,我們都向前走。我看到客廳地板上銀色的滑板,那個喘吁吁上樓,把滑板叮咚往地板上一放就去玩電腦的孩子,滑板又出現在地板上,我多麼希望你一直這樣玩,一直這樣快樂無憂。你成長的某些情境我留也留不住,不知道是歡喜還是憂傷。我錯了?我這種人是有問題的。沒有安全感,這個世界只要活著就讓人忐忑。不能屏息讀你寫的東西了,也有,很少,我不在乎你了,還是我習慣了,還是我已經很瞭解你,我為自己不夠虔敬而心生歉意。你的句子那麼纖毫畢現的柔軟,讓我沉醉。我還是喜歡那些細膩如絲的詩句,彷彿甘願被催眠,去到美好的感覺裡面。此生。是一種美好的期許,在未來,不要太遠,不要在我看不到你的時候老去,你知道我會心痛。此生只你最好。文章來源:向偉大領袖毛主席致敬!

(繼續閱讀)

201206151037布布拉薩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布什:欺負伊阿有一套布萊爾:愛上那告上那告拉登:安南媽的都不管薩達姆:黑哨布什:坐著空軍的一號布萊爾:心裡美呀開口笑拉登:總統大選要來到薩達姆:點票 布什:俺有航母和大炮布萊爾:咱就跟著瞎胡鬧拉登:要把你倆都抓住薩達姆:我靠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布什:近來麻煩真不少布萊爾:生化武器不好找拉登:聽說要找一百年薩達姆:我倒布什:拉登罪行世人討布萊爾:敢把美英來惹惱拉登:好漢不吃眼前虧薩達姆:我跑布什:美英帝國主義好布萊爾:沒完沒了胡亂搞拉登:把你兩個切成片薩達姆:我烤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布什:全國戒備把你防布萊爾:始終站在老兄旁拉登:飛機撞你沒商量薩達姆:超強文章來源:Press Pass: UA Wildcats Blog - 夢想在沉睡 - 馮克軍的藝術空間 - 星星看透你的心 - 劉曉慶 -

(繼續閱讀)

201205031914打高爾夫怎樣握桿是正確的

美國的傳奇教練Harvey Penick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如果你有一個糟糕的握桿的話,那麼你就不可能有一個好的揮桿。」本豪根也曾經說過:「有一個合適的握桿是打好高爾夫的最重要的一步。」為什麼握桿如此重要呢?原因很簡單,因為高爾夫是要借助球桿才能完成的運動,而手是身體唯一和球桿接觸的部位,所以手的姿勢的正確就直接影響到球桿以及桿面的運動。從另外一個角度講,一個正確的放鬆的完整的握桿能夠令桿面在擊球的瞬間保持正確的角度,從而實現一個結實的擊球,令你揮桿所產生的力量能夠得到最大限度的發揮。反之,一個不正確的握桿很有可能會導致你的擊球軟弱無力,同時會出現左曲或者右曲等各種你最不想看到的擊球。  那麼什麼是正確的握桿呢?這很難說。因為高爾夫是一種個性化的運動,也就是說一些所謂的標準動作都是相對的,也是因人而異的。如果我們仔細分析一些高水平的職業選手,可能會驚奇的發現他們的一些動作正是一些高爾夫教科書中所說的錯誤的動作,但他 們使用這些動作打出來的球卻是又直又遠。如果我們把有史以來所有偉大的高爾夫球手們做一個比較,也會輕而易舉的發現沒有兩個人的揮桿動作是完全一樣的。也許,凡是存在的事物就有它的合理性,人和人是有差異的,從身高體重到力量技巧,都是不同的,這也就導致了每個人揮桿的不同,所以說最適合自己的揮桿就是最好的揮桿。但在另外一方面,每個人不同的揮桿也有很多相同點,就是那些最基本的要素,比如說重心的移動,下桿的軌跡等等,我們以後會慢慢談到。對於握桿來說,也有三種基本的握桿方法,互鎖式握桿,重疊式握桿,以及棒球式握桿。  互鎖式握桿,指的是握桿時右手的小指插入到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間,與左手的食指勾鎖在一起。這個方法適用於那些手指較短的球手。使用這種握桿方法的著名高爾夫選手有Gene Sarazen, Jack Nicklaus,Tom Kite和老虎伍茲。.  重疊式握桿,就是握桿時右手的小指搭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間,這種方法是比較普遍的使用的。使用這種握桿方法的著名高爾夫選手有Ben Hogan, Arnold Palmer, Byron Nelson, Ben Crenshaw, Sam Snead等人。  棒球式握桿,顧名思義,就是用兩手分別十指握住球桿,然後右手的小指和左手的食指相貼即可。這種握桿主要適用於缺少力量的女士和老年人,但也有一些職業球手使用這種方法。

(繼續閱讀)

201204291111別許復

當初許哥搬住到這裡,所有的家當都被塞於這兩個條形皮箱。它們安靜地倚靠於牆角,說實話,屋子並不會因為它的插入而改變太大——假設眼光不仔細搜查,還真有可能將其落下呢。不過條形箱明顯是經過了壓縮。你完全可以把箱內的物件想像成為氣球——一些未吹氣的橡膠薄膜。等入住時間久了。牆上被貼掛得滿滿。被窩裡一個翻身,感覺也似乎有個硬邦邦的物件在腰窩上抵了一下。這時節,不僅僅是許哥了,連我也懷疑起條形箱懂得玩變魔術的把戲?不然的話,箱子怎麼會有數不盡的物什抽出、各自將勢力分散到屋子的每個角隅?這裡邊藏著的奧妙,我當然明白。氣球原來的狀態是癟著的,然而現在,已經被吹成鼓鼓的了。可是人在一處,終究是沒有長住的道理。過去被嵌得很緊的東西,因為換季,空氣的濕度與溫度都有了較大的改變。這也導致物體間開始出現了一些空隙,慢慢地鬆動。這個早晨醒來,我嗅到南風味如發酵的粉塵。開始意識到許哥與這個屋子的鬆動程度,已近乎臨界狀態。這一回,許哥是真要走了,牆上貼的,抽屜裡塞的,衣架上掛的,又被變戲法似的,集攏到了兩個條形皮箱中。左手與右手各拎一個,屋子就變得空空蕩蕩的了。我很卑鄙,這個早晨我居然假裝不知許哥要離開這。可是種種跡像已經把事情挑得很明瞭了。我抓緊時間洗漱,洗漱完了就得找一個適當的機會開溜。總之不能讓許哥拎著行李先我出門。先出門,哪怕一步,我就有可能望見他離開時候的背影,這個背景會令我黯然神傷。並且一直將貼於門框。所以我得趁早溜掉,雲淡風輕,去哪兒都好,關鍵的是,要讓許哥從背後消失掉。從身後消退的事物,到時就完全可把它理解成為夢境了。沒錯,今日許哥與我辭別就是得益於這番夢境。為了方便理解,我不妨先假設出一樁畫面。有一枚從高空墜落的石子正要扎入水中,倘若按照這個速度,石塊與水的撞擊強度必然是巨大的,可是如果在石子貼近水面的瞬間,使其倏然靜止,然後再緩緩沉入。這個衝突無形間即會大為減弱。我讓許哥依照這個方式沉入深水。所以在兩天之後,我也並沒有因為好友的離別——而潸然流淚。出了門直向東走,整個北京西路如一條蟻道。通常螞蟻在行進的過程中尾部會釋放出一種追蹤素。後邊的螞蟻即是根據這種氣味來尋路的。我很直覺地判斷出汽車尾氣與追蹤術的某些內在關聯。當整個交通狀況出現問題,後排車差不多就是跟著前排車的屁股煙囪來挪移。我站在天橋上,用餘光

(繼續閱讀)

201204271314並不僅僅是懷舊

星期六,是農曆的十一月廿六,往年的南陽盆地已經進入冬寒時節,可今年不同;小雪節已過數日,可冬陽仍如秋天一般,或說陽春一樣。驅車離開城市,向家——風掠過唐河一個名叫喬灣的地方。一路上,看到公路兩旁和農田邊大樹上金黃色的樹葉在風中搖曳,飄零落下如同蝴蝶飛舞,大片大片綠地毯似的冬小麥滿目蒼翠,讓人看了真是疑似春日。這是一個遲來的或者說是一個暖冬的季節,不說人有些不適應,就連那些越冬或南飛的鳥兒,也好像忘了季節變換,該走的還沒走,不該來的卻提前來了;更有不該瘋長的幼苗,也慌慌地鑽出地皮,過早地來到新界。冬陽如春,這個冬天,對那些流浪乞討的,哮喘怕冷的,彷彿是再合適不過了!十一年前,我的父親就是在這個日子,在我的懷抱中撒手西去。但那是個陰冷的天氣,還有雪花漫飛。農家很貧,父親勞累了一輩子,他想趁大雪還未來臨之際,讓兒女們送他去天堂,路或許好走些。父親苦了一輩子,到死還在想著兒女們。他想得很周到。陽光確實很溫暖,把那些在路邊房前曬太陽的老人臉上的溝溝壑壑照射得很清晰,看著他們,羅中立油畫中的《父親》和我父親的影像都躍然眼前。我的眼睛有些酸澀,飽脹得甚至有些疼痛;我的父親,他要是活著,不仍是路邊的這些老人嗎?父親的墳緊挨著我的村莊,上面被一些籐類植物覆蓋著,落葉很厚。我和我的小姐拿著重重的冥鈔和祭品跪在父親墳旁,一摞一摞地燒著。父親雖是農民,但很明白事理。他活著時不信神不信鬼,他常說,活著不孝,死了胡鬧,做兒女的,只要孝順並真心做了,比啥都好。我奶奶活了八十五歲,到死都是父親洗的腳。可他剛過七十,我們還沒來得及給他洗一回腳,他甚至還沒丟下農活,就永遠地倒在了土地中。我們兄妹五人可說是他的血汗餵養大的,如今,他躺在冰冷的冬日的麥田中,父親,你可知道,我們的心碎,我的心痛!祭奠了父親後,來看望酒後摔傷的兩個童伴。他們因情而興,因情而傷,酒後駕摩托車而摔,如今,躺在病床上後悔不已。握著他們腫脹的手,那因泥土或泥漿的腐蝕皸裂如粗糙的榆樹皮,滿臉的血痂讓我不知說什麼好。“人都老了還這樣逞能”他們的媳婦在一旁嗔怪著,他們也當著面承諾著以後長記性了。可我知道,一旦再入酒場,他們又是半斤八兩,把以往的傷痛和辛酸拋在腦後。不是貪杯,在鄉下,豪爽、義氣、江湖仍是衡量人品的一個標準,酒品如人品。離午飯還有一段時間,堂兄族侄們領我到田野河邊轉轉。清澈

(繼續閱讀)

201204221618中秋湘鄉夢

月月十五月亮圓,年年中秋月最圓。每年的中秋來臨之際,古人那些借月抒懷吟詠思情的膾炙人口的詩句總會在腦海縈繞,也成為朋友之間增進友誼互送中秋祝福的佳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月是故鄉明。每到此時,一種濃濃的思鄉之情便會縈繞在心頭,久久揮之不去……朋友前些日子回了趟老家,摘花椒摘柿子,回來之後見到我便滔滔不絕地講述著回家鄉的樂趣,好是讓我羨慕一番。有家鄉多好啊!可我的家鄉呢?家鄉對我而言就是籍貫的代名詞,一生中填了無數次表格,在籍貫那一欄裡“湖南長沙”幾個字,就是家鄉的全部涵義。父親很小就離家求學,直到現在耄耋之年何時能回家鄉看看,也成了他的心願。家鄉在我的眼裡就是那張泛黃的,爺爺坐在院落裡房屋前的照片。爺爺去世早,我們從未見過面。倒是奶奶從我記事起就和我們在一起生活,家鄉的生活習慣和鄉音,也是奶奶留給我們唯一的印記。還是花冠年華的時節,每天無憂無慮的與快樂相伴。那年,鄰居同學不知從哪裡弄來一大塊地板蠟,他把自家的地板打磨的油光珵亮。同學切下一塊地板蠟給了我。於是,我們姐弟四人把我們那間屋子的地板也打磨的像塊明鏡似的,紫紅色的地板竟能照出人影。我們幾人歡快地在上邊“滑冰”“拉雪橇”玩的不亦樂乎。奶奶在隔壁聽到我們的折騰聲,邁著她那三寸金蓮的小腳,慢慢地走到我們房間,誰知剛一進門,撲通一聲就滑到了,已是古稀之年的人那經得起這樣摔啊,嚇得我們趕緊把奶奶扶起。奶奶大聲地呵斥著“碰等個鬼!你們做么子咯!”。於是,在姐姐的命令下,我們極不情願地撒了許多洗衣粉,使勁地擦呀擦呀,趕在爸媽下班之前讓地板恢復了原樣。奶奶一天三餐都要吃大米飯,大米不夠時用糧店供應的僅有的百分之三十的細糧,二斤白面換一斤大米。如果哪頓飯沒有大米時,奶奶便會說“我某的恰飯咯”。奶奶耳不聾眼不花,每天都是“我要恰茶咯”。閒暇時手裡總是拿著鞋底不住地納著,說是給我們“做孩子”。心胸寬廣的奶奶不愛操心,就連長沙唯一的叔叔英年早逝,嬸子改嫁這麼大的事爸爸一直瞞著她,幾十年沒見到小兒子了,她也很少問起。偶爾爸爸拿出一張紙,佯裝叔叔的來信念給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