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博學:川普為台灣正名之後 @ 高雄市和春技術學院應外系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請大家教歐里桑,和春應外系是怎樣的一系?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201612201130洪博學:川普為台灣正名之後

    在不對等的戰爭中,尋找恐怖平衡的方法,總是有的。圖/民報影像處理
    在不對等的戰爭中,尋找恐怖平衡的方法,總是有的。圖/民報影像處理

    一句「台灣總統」,使多少台灣人熱淚盈眶,好像喚醒多年罹患失憶症的老人,記起自己的姓名一般,這是悲喜交加的眼淚,也是囚徒的眼淚啊。

    悲的是,囚徒害怕走出囚獄,因為早已習慣囚禁的日子,如同「刺激1995」電影中,黑人囚犯莫根佛利曼所說:「離開監獄後,外面的世界比裡面更難適應」。

    台灣人應該落淚,因為這句很平常的外交稱呼辭令,台灣人幾乎走了70年,簡單說:台灣被中國獨裁者用虛假的「一中牢籠」,囚禁了整整70年。

    克里斯多福來台交涉台美斷交後合作關係

    從1945年國府接收,到1971年,中華民國被逐出聯合國,斷交國家高達65國,1972年開始,美國政府進行「聯中制俄」政策,這一路,雙方說客團體出馬,華府政治圈,口水瀰漫,經歷親台派和親中派的長期拉扯,長達八年時間,1978年12月15日,中美關係正常化的建交公報發布,蔣經國知道大勢已去,但是仍然企圖頑抗,1978年12月27日,卡特政府派特使副國務卿克里斯多福抵台北,持續為美台斷交後的關係定位晤談,卻遭到國民黨發動的台灣憤青,以石頭和雞蛋攻擊座車,卡特聞訊,相當生氣,認為是小蔣幕後指使,要求克里斯多福立即離台,經過小蔣道歉後,才留下來繼續協商。

    2天會議下來,雙方沒有結論,小蔣要求美國承認「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合法政府,遭到美國拒絕,小蔣退而求其次,如果中華民國的名號不能用,至少可以用台灣政府,只要有「政府」兩字即可,但是,美國仍然不同意,雙方會談,不歡而散,1979年1月1日,中國的鄧小平宣布中美建交,並且發表「告台灣同胞書」,中國開放老兵返鄉探親,美國也告知台灣:以三月一日為談判期限,這個時間一到,台灣在美外館及人員必須撤離,館產也必須更名,否則將被中國接收。

    2月1日,外交政次楊西崑飛抵華府,再次進行斷交後協商,經過十天閉門會議,美國亮出底線:只能稱呼台灣當局「Taiwan authority」,不能稱呼台灣政府「Taiwan goverment」,「當局」顯然比「政府」降一級,簡單說:台灣就是政治實體而已,雙方只能用協會取代外館,「美國在台協會」對應「北美事務協調會」,但是有一個但書:「台灣可以對國際宣稱:台美仍然維持官方關係,美國方面不會對此說法提出辯解」。

    1979年2月15日,台美斷交後的關係定位,正式宣布,中華民國走入歷史,中國的小鄧這下子高興了,兩天後的2月17日,中國隨即發動20萬大軍,攻擊蘇聯幕後支持的越南,這是中國報答美國的「投名狀」,也是「聯中制俄」具體表現,史稱「懲越戰爭」,這場大欺小的戰爭結局是:中國軍隊每天陣亡3000人,這是一場中國失敗的戰爭。

    美國是台灣第78個斷交國

    1979年三月,台灣清理外館,雙橡園以象徵性一美元代價,賣給親台派的高華德,所有外匯存底帳戶,改成個人戶,台灣在美國獨派人士經過游說,推動台灣關係法,確保台灣安全及民主人權的進步,3月27日獲眾院通過,3月28日參院通過,卡特企圖阻止,已經來不及,4月10日,卡特總統簽署:法案中明白訂定:「若台灣當局有違反人權及民主的舉措,美國可以片面終止該法案」,這個法案既保護了台灣,也使國民黨在處理日後的反對黨運動時,不敢明目張膽,迫害人權,也為台灣民主發展奠定基礎,即便美國公文書上已經稱呼台灣為台灣,國民黨卻不願意面對現實,仍然以頭上頂著死去的國號為樂,這是心理學上典型的戀屍症,這個死去的國號帽子,戴到現在,仍然不願卸下,請問新政府,你到底怕甚麼?

    往事並不如煙,看看歷史,美國是台灣第78個斷交國,能夠稱呼台灣總統,務實,也是客套,但已經不易:總統的稱號意味著:台灣從「台灣當局」,進一步成為「台灣政府」,這一句台灣總統稱呼,就算尚未正式以文書書寫,也是催化台灣前進的一大步。

    由於歷史因素,從二戰結束後,台灣人即陷入獨裁者編織的「一個中國」的牢籠,「中國」所象徵的國家名號,對台灣人民而言,既是不自由的牢籠,也是短期保護的城堡,出了牢籠,可以得著自由,卻也暴露在不確定的風險中,這是典型的「囚徒兩難」困境,而囚徒的困境,對台灣人如此,對中國人又何嘗不是如此,綑綁台灣人民的「一中牢籠」,同樣綑綁著中國,中國擔心打開牢籠,讓台灣得自由,也等於是打開西藏,新疆,蒙古,香港的牢籠,到時候,中國就不叫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勢必遭受挑戰,所以,川普這句話,正好給我們思考,是誰造成這樣的囚徒困境?又如何解決這樣的困境?這樣的囚徒困境,對台灣人肯定不公平,尤其是經貿發展上,台灣人等同是被綁住兩手兩腳,和國際其他國家從事競爭。

    今天,可以檢視昨天的錯誤,是誰讓台灣陷入牢籠呢?即便無法讓歷史倒流,卻可以以史為鑑,尋找出路。

    蔣介石錯失三次脫離中國機會

    台灣人很抱怨,戰後台灣人沒有獲得行使應有的民族自決權,這是國際社會對台灣人虧欠,事實也是如此,在喬治柯爾「被出賣的台灣」一書中,1945年9月,美國海軍先遣部隊在日本宣佈投降後,立即進入台灣,進行調查工作,一項非正式的民意調查,只針對當時台灣社會的意見領袖諮詢結果:多數人並不反對被中國政府統治,這項調查也傳回華府,但是,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後,美國政府才驚覺不對,根據美國國會解密檔案揭露:1947年八月,太平洋戰爭盟軍中國戰區參謀長魏德邁,寫了一封信給國務卿馬歇爾說:「台灣人民真誠熱切,希望脫離日本殖民統治,但是,陳儀及其幕僚卻以粗暴,貪婪,腐敗的統治,加諸善良順服的台灣人身上,國府軍隊以征服者自居,祕密警察茲意橫行,仗勢欺人,圖利國府官員,許多跡象顯示:台灣人民願意接受美國監管,或聯合國託管」,華府對這封信並非沒有反應,為了保護台灣,免於中國併吞,主管亞洲政策的助理國務卿克魯斯進行了「扶孫除蔣」的聯合國託管計畫,但是,韓戰爆發太快,連美國也措手不及,這是台灣第一次,失去脫離中國牢籠的機會。

    1950年到1960年,這十年間,「山寨中國」台灣,成為美國圍堵紅色集團擴張的基地,但是,1958年八二三炮戰一停,美國就亟思讓台灣脫離中國,尋找一勞永逸的辦法,那就是「康隆報告」所提出的「一中一台」和「兩個中國」政策架構,要求老蔣從金馬島嶼撤軍,更改國號,很可惜,老蔣獨夫的一人反攻大陸夢想,硬生生阻斷亞洲和平的來臨,從韓戰到越戰,老蔣兩次要求美國協助反攻大陸,都被拒絕,正確說:無回家的老蔣,憂憤而死。

    1960年到1971年,老蔣仍然無法知天命,被逐出聯合國之前的這十年,聯合國已經為中國代表權問題,年年爭吵不休,照理說:政治人物應該有所警惕,老蔣卻錯估時局,這是一大敗筆,這段時間,還有一次機會,讓台灣脫離中國,成為正常國家,卻仍然被老蔣堅持的漢賊不兩立,硬生生葬送了,可以成國,自己不要,寧願成為「台灣當局」,這三次機會,白白喪失,台灣如今深陷一個中國牢籠,誰令至之?

    川普再度對中國喊話:美國為甚麼必需死守「一中政策」,事實上,美國的「一中政策」就是典型「一中各表」,從戰爭時期,充當國共之間的和事佬,希望中國走向兩黨民主政治,無法成功,到國民黨失敗,甚至到中美建交,所有美國外交正式文件上所述:「只是認知中國所說的:台灣是中國一部分而已」,美國從來不承認「真實中國」或「山寨中國」對台灣擁有主權,這是美國一貫政策,說白了,台灣主權仍在台灣人手上。

    或許美國不是完美的國家,但是,一路走來,美國對台灣卻是講義氣的國家,也是最後才對中華民國斷交的大國。

    聽到台灣總統這句話,台灣人還會有第四次脫離中國宰制的機會嗎?

    川普打破虛假「一中牢籠」 台灣敢走出牢籠嗎

    統派國民黨熱愛山寨中華民國,自欺欺人,其實此黨早已和中國獨裁政黨,合為一體,陰謀野心,也就不必再談,台灣的獨派人士呢:多少年來,台灣一直盼望美國政府修改「一中政策」,現在,川普已經提出要檢討了,川普為囚禁台灣70年虛假的「一中牢籠」,已經公然打開一小扇窗,台灣人,你要勇敢走出牢籠,或者像忍者龜,縮回牢籠呢?難道,聽到中國戰鬥機巡航,你就被驚嚇了嗎?

    中國交好蘇俄,寧願割讓150萬平方公里土地給俄國,卻不容台灣人擁有一個安身立命的小島,老共欺善怕惡,莫過於此,說甚麼民族大義,完全欺世盜名,乎弄人民而已,中國企圖以獨裁共黨專政,一路走到黑,但是,台灣人民反獨裁的民主典範進程,正是中國最怕的核心,中國所謂核心價值:就是臥榻之旁不容他人酣睡的帝王價值。

    華盛頓說:「隨時準備戰爭,才會擁有和平」,台灣軍武排名世界19,就算不能和世界第三的中國對抗,但是,在不對等的戰爭中,尋找恐怖平衡的方法,總是有的,商人總統川普一句實在話,傳達一個訊息:「搞政治要實際」,明明就是一個中國,一個台灣,國共兩黨卻偏偏說成:「一個中國」,還要表來表去,表到頭昏,川普不喜歡這一套,這句話也希望喚醒專門搞務虛的中國人,可不可以不要再裝睡,趕快醒過來,脫掉白手套,就中台兩國事實現狀,談一點實事。

    過去,台灣政治界多次呼籲美國政府檢討一中政策,現在美國政府正準備這樣做了,或許只是中美談判籌碼,或許是給台灣走出牢籠機會,台灣人民也無須猜測,懼怕,最糟也就是回到囚籠而已,不是嗎?

    如果台灣已經厭煩老共耍流氓,三不五時恫嚇,對台灣說三道四,那麼對付流氓的方法就是以暴制暴,與其向美國購買一大堆次級軍品充數,那麼就直接向美國開出軍購項目:請商人川普賣給台灣兩個可攜式核彈,一個對準北京,一個對準上海,川普說過:「日本自己可以發展核武保護自己,核子彈不是作來好看的」,當然可以買賣,我絕不相信:台灣人民尋找自己的民主生活方式,不礙著中國,有必要弄到中國兩大城市,一起為這個目標陪葬嗎?習大大應該好好想一想。就如同川普說的話:「中國可以持續一黨專政,但是,一中政策必須鬆手」。

    台灣人應該明白:走出一中牢籠,建立正常國家,獲得自由,不會沒有代價,如同聖經裡「出埃及記」的故事,請問:台灣人,如果你希望死的時候,墓誌銘上寫著台灣國人,你準備好為此目標付出代價了嗎?

    〔 資料來源: 民報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

    唐詩:獲推薦監委 陳師孟:樂意...|日誌首頁|魚夫:最新判決:法院也是國民黨...上一篇唐詩:獲推薦監委 陳師孟:樂意清除司法敗類!下一篇魚夫:最新判決:法院也是國民黨黨產!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