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伯仁:永遠的戰士-228事件二七部隊長鍾逸人 @ 高雄市和春技術學院應外系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請大家教歐里桑,和春應外系是怎樣的一系?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201612191201王伯仁:永遠的戰士-228事件二七部隊長鍾逸人

     
    鍾逸人在綠島人權園區。圖/曹欽榮提供
    鍾逸人在綠島人權園區。圖/曹欽榮提供

    二二八事件時的「二七部隊」部隊長的鍾逸人,現年95歲高齡,尚可駕車南往北來,堪稱台灣史上傳奇人物之一。

    大難不死 95高歲猶精神瞿然

    鍾逸人,是個歷經二二八事件而大難不死、現年95歲高齡猶精神瞿然,尚可駕車南往北來的傳奇人物。他在二二八事件中,在中部與台灣抗國府第一名女人「台共」謝雪紅,文學社會運動家楊逵、葉陶夫婦,都扮演了某些面向的重要角色。而鍾逸人是「行動派」,籌組「二七部隊」,擁有實際武裝力量,曾試圖置兵於鐵路的大安溪隘囗,欲阻國民黨軍隊自北南下台中,然獨木難撐大廈,於是退守埔里山區,所部黃金島隊,於牛欄吊橋附近和國府軍隊遭遇,發生戰鬥,但後續無援,遂告潰散,武裝抵抗失敗。不過,由於二七部隊的組成和實戰,使國府軍隊未敢小覷,對中部地區幾無鎮壓,也大大有別於台北、嘉義和高雄等地區的血流成河慘況。

    兵敗潰散而逃亡的鍾逸人,輾轉各地藏慝,一度想買舟東渡日本不果,終場還是被「抓耙仔」許子哲所出賣而就逮,和楊逵夫婦繫獄隔牢。而謝雪紅在稍早之前,經由在左營軍區當教官的台籍友人掩護,搭乘補給艦潛至中國,以致於後來中共號稱二二八事件,是由台灣共產黨發動領導的革命運動,其實是悖離事實毫無根據自我膨風的宣傳。

    判刑15年  鍾逸人卻坐了17年牢

    鍾逸人和楊逵夫婦同時繫獄,其中楊逵夫婦經查未參與實際行動,故後來判無罪開釋,鍾逸人則命在旦夕,隨時有被軍法判死刑槍斃的可能。此時幸逢蔣介石欲平撫民心,撤銷了陳儀主政專制的行政長官公署,改設省政府,由外交部長魏道明出任首任省主席,二二八涉案者由軍法審判改由司法審判。鍾逸人從鬼門關走一回,由法院一審判15年徒刑,他恐怕上訴反加重其刑,故放棄上訴而定讞。

    鍾逸人服刑大部分都在綠島政治犯監獄唱小夜曲,天天搬石頭建監獄圍牆,把自己和難友們圈起來。他把吃苦當做吃補,練就了一身強健的體魄。

    發生在不久前的高雄大寮監獄挾持人質事件,涉案嫌犯稱讚馬英九當年在當法務部長時,修正法令使服刑期滿三分之一以上,即可申請假釋。若時光倒流,鍾逸人在綠島坐牢5年,應有獲假釋機會,或援用一般滿二分之一以上可假釋出獄的規定,那也只是喪失七、八年的自由。但國民黨政府對政治良心犯特別「優待」,一定要讓他們吃「免錢飯」到刑期期滿,少一天都不行。而鍾逸人不知為何,15年期滿並未獲釋,也未因他案加判,他却結結實實關了17年才重獲自由。他對多2年刑期乙事,也莫名所以,常自我安慰:「大概是本刑15年的利息吧」!

    回首二二八事件中,鍾逸人在台中市受推為「二七部隊」部隊長,緣於他曾留學日本入「東京外語學校」,卻因思想問題而坐過巢鴨監獄的牢。二戰末期因父病危未完成學位即返台。自此,他未再赴日完成外語學業,而藉工作職務之便,常到台北「文山茶行」與王添燈、連溫卿、林日高、王萬得、蘇新等傾向社會主義的人聯絡聊天。在台中地區,則與謝雪紅、楊逵、葉陶夫婦、二林洪挑醫師等相熟。簡括來說,五湖四海,交遊廣闊,尤其二戰後參與在台中地區籌組「三民主義青年團台中分團」之時,風雲際會,分團及區隊、分隊之負責人,幾乎網羅全大台中地區之知名文化人、醫師、律師…等,皆一時俊彥。

    如眾所知,二二八乃突發性「星火燎原」的擦槍走火事件,並非事先籌劃預謀的,而是陳儀部以「勝利者」高傲姿態,來台當「接收者」,而視台民為「戰敗者」、「被光復者」的岐視。種種對台人不公不義所引起怨懟的累積,故而二二八雖是「突然」,但也是「必然」,當天不爆發,往後任何一天都會爆發。鍾逸人參與領導抗暴,其實也是身為台灣人的正義使命感驅使,而非一時興起。

    出版回憶錄  記錄二戰後寶貴台灣史料

    鍾逸人出獄後,和等他17年的未婚妻北斗望族林玉扃小姐結婚,是現代版的王寶釧苦守寒窯記,令人動容。前年93歲高齡,一度罹癌開刀,但復原後然仍可健步如飛,精氣神瞿然,毫無老態。近二十多年來,除了蒐集資料加上其天賦異稟的驚人記憶力,陸續出版了三大冊的回憶錄,包括二戰以前留學日本、二戰中在台經歷,及最重要的終戰後國府派陳儀來台「劫收」的實況記錄,都是寶貴的史料。他也常獲北美各地台灣同鄉會之邀,面對面述説當年往事及評論,甚受歡迎。他本人更如前輩史明一樣,是台灣本土的鮮活國寶。

    鍾逸人是二二八事變中部地區唯一有武裝的反抗團隊的領導人,吾人不以成敗論英雄。他以台灣人價值為念,敢揭竿抗暴,終是獨木難撐大廈,但已寫下可歌可泣的史詩篇章。如今做為二二八事件重要參與者,雖逃過死劫但也結結實實坐了17年黑牢的他,幾乎是唯一碩果僅存的老兵,就如麥克阿瑟將軍所說:老兵不死,只是逐漸凋零而已。吾人無以名之,謹勉力為此前記,誌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之慕。

    (本文轉載自民報文化雜誌第六期)

    延伸閱讀:
    盼來了祖國 又避祖國─林獻堂的心路
    台中文化之城──從文化協會談起
    摩登男兒謝雪紅

    〔 資料來源: 民報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

    莊榮宏:川普要錢中共要命...|日誌首頁|管淑平:無懼禁令 加國小姐再批...上一篇莊榮宏:川普要錢中共要命下一篇管淑平:無懼禁令 加國小姐再批中強摘器官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