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7070129台灣將要被「陳文成」了?

台灣將要被「陳文成」了? 台灣醫社社長 郭正典 立法院是否該通過「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目前正在台灣社會上引發劇烈的攻防,支持者和反對者都有。 2013年6月21日中華台北的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林中森和中國的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陳德銘以「黑箱作業、密室協商」的方式在中國上海東郊賓館簽署「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該協議全文共有4章24條及2項附件。這是馬政府繼ECFA之後對台灣人民的又一次欺騙背叛。上一次在協議ECFA時,馬政府也是以「黑箱作業、密室協商」的方式進行;立法院在整個ECFA的簽訂過程只是聊備一格而已,並沒有發揮替人民把關的作用。這一次在處理服貿協議時,馬政府又採取黑箱作業的保密態度,事前完全沒有對外透漏協商內容,也未舉辦公聽會聽取業者的意見。整個協商過程草率又粗暴,遂致民怨四起,要求立法院逐條審議。但馬政府毫不在乎民眾的反彈,說「包括新加坡、紐西蘭等相關經濟夥伴協定都在洽簽中,萬一兩岸服貿協議的簽訂出現變化,對台灣信譽將有嚴重影響。」馬政府的官員還威脅立法委員說「兩岸服貿協議只能全盤通過,不能修改任一條文。」 除了「黑箱作業」引發爭議外,「兩岸服貿協議」的另一個重大爭議是它將衝擊產業及勞工市場,讓基層民眾的基本的生存權受到威脅。之前要簽ECFA時,馬政府的官員口口聲聲說ECFA可以給台灣帶來重大利益。但是到目前為止,ECFA的效益有限。現在的「兩岸服貿協議」牽涉到台灣眾多行業,尤其是很多中小企業、個體戶等弱勢行業。一旦「服貿協議」獲得通過,那些弱勢行業將面對中國無窮盡的競爭。難怪服貿協議會引發不分藍綠民眾對馬的不信任。這次服貿協議引發爭議時第一個跳出來反對它的竟然是馬英九的國策顧問郝明義,可見馬英九的大失民心,不分藍綠。 「告知後同意」是文明社會普遍被接受的原則。不僅醫師替病人做檢查及治療時需要告知病人將採的診療步驟及風險,獲得其同意後才能往下進行,幾乎所有文明社會裡的大小事都必須秉持「告知後同意」的原則進行才不會引發衝突。小至走路要他人讓路時要說聲「借過一下」,大至買賣簽約、法案立法和政策執行等,都必須先讓可能受影響者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或其同意後再往下進行。但馬英九從政後幾乎大部分的施政都是「黑箱作業、密室協商」,用謊言和詐術治國,等引發重大爭議後再出面收拾善後。別的不說,目前正在社會上上演的大埔民宅拆遷案及「兩岸服貿協議」都是馬英九那種不

(繼續閱讀)

201307070126踢足球可以踢出國家的夢

踢足球可以踢出國家的夢 北榮腳球社社長 郭正典 1994年,曼德拉以一位人權鬥士的身分當選南非第一位黑人總統。曼德拉剛當選時,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已經解放了,但是白人與黑人之間的種族隔閡還是很嚴重,是南非內部發展非常重大的困境。然而,曼德拉的國家之夢就是讓南非屹立於世界各國之林。而實現這個國家之夢的途徑,就是在南非舉辦大型世界運動會。曼德拉就任南非總統第二年,世界盃橄欖球賽在南非舉行。在此之前,南非白人在失去政權後,只把橄欖球當成發洩苦悶的工具。但是曼德拉幾次蒞臨南非橄欖球國家代表隊,鼓勵球員為他們共同的國家而戰。此舉激勵了南非的球員,結果是南非隊在決賽中擊敗紐西蘭,一舉奪冠,將冠軍獎盃留在南非。決賽那天,曼德拉穿一件墨綠色橄欖球國家隊的球衣,微笑著將冠軍獎盃親自頒發給自己國家隊的隊長、白人球員弗朗科伊斯‧皮納爾。那個畫面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同時也讓南非的黑人和白人放棄了仇恨,擁抱對方,成就了曼德拉的南非國家之夢。2010年7月世界盃足球賽在南非共和國開踢,讓南非擠上了世界運動大國的行列,也凝聚了人民的愛國心。那次比賽是曼德拉距今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歷來在國際社會,運動就不只是運動,而是國家綜合國力的象徵,背後更充滿著國際政治的角力。台灣在國際運動競賽中不斷的被打壓,當然也是國際政治運作的結果。只有「中華民國」才會自我安慰「政治歸政治、運動歸運動」,甚至於在國內辦理的國際運動競賽也會自廢武功,把象徵國家的旗歌藏起來,不知道要討好誰?同時也把台灣人的團結意識及國家認同打擊到了谷底。只把運動競技當運動競技,是全球最愚蠢的執政方式。 足球是世界上參與人口最多的單項運動,也是每四年一次讓全世界為之瘋狂的運動。世界足球總會(FIFA)的會員國比聯合國(UN)的會員國還多,知道有FIFA的人也比知道有UN的人還多。台灣目前不是聯合國的會員國,卻早就是世界足球總會的會員了。苦無國際舞台的台灣是否該好好重視足球,以便在世界足球總會的舞台上讓世界看到台灣,也讓台灣進入世界舞台?可惜情形顯然不是這樣。台灣人不重視運動,也不重視足球。不只民間不重視足球,帶頭的政府更不重視足球。以首善之區的台北市來論,足球運動風氣非常差,市民連要找個像樣的地方來踢球都很困難,哪來的發展足球? 為了辦花博,郝市長把全台灣唯一經過國際認證的中山足球場改建成爭豔館。但在花博結束後,郝市長不僅不把中山足球

(繼續閱讀)

201306221843台灣中國 兩邊一國?

台灣中國 兩邊一國? 台灣醫社社長 郭正典 在他第一任的任期內,馬英九就不斷地推出親中賣台的政策,和中國簽訂不受國會監督的十八項協議就是其中代表。自連任以後,馬更如一隻脫韁的野馬,親中賣台的動作更加明目張膽,不利於台灣的政策不斷地推出,讓人民目不暇給。最近更加肆無忌憚,不僅大放厥詞說「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更聲稱他要啟動「兩岸間的基礎工程」,藉著ECFA此一「兩岸經貿關係的基本法」造成兩岸「結構性的改變」。看來馬英九已執意要執行其父「化獨漸統」的遺訓,而且打算在他第二任任期內達陣,把台灣人和中國人送作堆,完成他心目中的「歷史使命」。對於這樣突兀的變局,台灣人準備好了嗎? 最近馬英九更進一步,打算趕在今年年底以前和中國簽字,在台海兩岸互設完全沒有領事功能的辦事處。為了趕辦此事,馬英九日前指派吳伯雄擔任其的「特使」,將於近日與中共總書記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就有關中國與台灣的未來發展進程進行商討。值得注意的是,吳伯雄並不具備我國公職人員的身分,只是中國國民黨的高階黨工而已。顯然馬英九打算在那個「國共平台」上以黨對黨的方式和共產黨私相授受,用類似簽訂十八項協議的方式簽了那個互設辦事處的協議,讓中國更容易從各方面滲透台灣各階層,使台灣更加鎖入中國的牢籠中。以後台灣不管是誰當政,都無法從中國牢籠脫身。從以上黨對黨的安排看來,馬英九應該認為台灣是他和中國國民黨的禁臠,是他們的戰利品,台灣人或台灣人支持的政黨都不被容許對台灣的未來置一詞。 幾乎所有台派人士和許多國際人士都知道台灣和澎湖的主權不屬於中國國民黨,也不屬於由中國國民黨所建立的中華民國政府,既然如此,為什麼那個中國國民黨開設的中華民國政府可以不打算經過我們的同意,就把我們賣給對岸那個敵對中國,而且一路進行其傾中賣台行為到現在?台灣和澎湖目前雖然是由中華民國政府在有效地管控著,但那個流亡到台灣來的中華民國政府即使連菲律賓那樣的小國都對付不了,為什麼可以把台灣人吃得死死的,任憑它擺布?我們認為原因可能出在台灣人民和台灣的在野黨。 中國國民黨到台灣來已經有64年了,來台之初還發生過二二八種族大屠殺事件,之後還有長期戒嚴和白色恐怖。但許多台灣人還是很勇敢,很努力地為建立一個民主政體而奮鬥,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所以可以在短時間內在台灣建立了一個有點民主內涵的國家,不久之後還能把台灣之子陳水扁送進總統府,讓台灣人享受了

(繼續閱讀)

201306221839屌一以貫之?

屌一以貫之? 台灣醫社 郭正典 馬英九主導授權的中國國民黨訪問團6月13日在中國北京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會面。習近平提出「四點堅持」,堅持從中華民族整體利益的高度把握兩岸關係大局、堅持穩步推進兩岸關係全面發展、堅持在認清歷史發展趨勢中把握兩岸關係前途,以及堅持增進互信、良性互動、求同存異、務實進取。獲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授權的吳伯雄則在會中以中國國民黨的名義提出「七項主張」,大談一中原則及反對台獨。其中的「增強民族認同,祖先無從選擇」的主張指從血緣、文化、宗教等角度來看,祖先不能選擇。吳伯雄說,血緣上他是客家人,當然是台灣人,但從民族認同來看,也是中國人。 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國民黨常用「中華民族」來欺騙台灣人,說台灣人也是中華民族的一支。中華台北區長馬英九尤好此道,其父馬鶴凌骨灰罈上「化獨漸統,全面振興中國」和「協強扶弱,一起邁向大同」的遺囑所根據的就是「中華民族」的信念。馬英九擔任中華台北區長期間常於民族掃墓節舉辦遙祭黃帝陵典禮儀式,內政部新聞稿以「中華民族遠祖黃帝」一詞來以形容黃帝,說黃帝「為我中華民族樹立民族觀念與國家形式,也為我國創造深厚文化,可說是我中華民族之始祖。」其實「中華民族」只是政治用語,並不是人類學上的種族分類名詞。但不少住在台灣卻心向中國的人卻很吃中國那一套,也不管自己是否真的有漢人血緣,常跟著中國人喊:「我是中國人」、「我是純種的中國人」、「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等,實在很噁心。吳伯雄的 「祖先無從選擇」是「純種中國人」為了騙台灣人所發明的最新力作。 愛喝中國製迷魂湯的人好像一直活在遠古的中國,一點都不像現代人,不知道血緣和國家的組成其實是毫無關係的。根據1933年《蒙特維多國家權利與義務公約》的規定,國家作為國際法人應具備的資格是:(1)固定的人口;(2)一定界限的領土;(3)有效統治的政府;及(4)與他國交往的能力。以上四種資格中完全沒有提到人民的血緣或種族。但中國為了併吞台灣,一貫的做法是祭出血緣關係,聲稱台灣人的祖先來自中國,有中國人的血緣,因此台灣必須成為中國的一部分。中國共產黨為了併吞台灣,當然會用「血緣」來騙台灣人。中國國民黨為了挾中國自重,也用「血緣」來騙台灣人,其實也不令人意外。兩個中國黨合唱「血緣」雙簧,不禁令人想起名作家李敖「吾屌一以貫之」的名言。 中國的孔子曾說:「參乎!吾道一以貫之。」「吾道一以貫之」出自《論

(繼續閱讀)

201306221835大水庫 馬英九有 陳水扁沒有

大水庫 馬英九有 陳水扁沒有 ◎ 郭正典 2013-6-13 自由時報 扁子陳致中寫了一篇「扁案兩種錢 與馬宋比較」,隔天就有法務部檢察司出面說明馬英九前經起訴之特別費為何無罪,陳水扁總統的國務機要費為何有罪;也說明宋楚瑜的海外匯款為何未被起訴,而陳水扁總統的海外匯款為何被起訴且判刑確定。 馬英九市長被市議員顏聖冠質詢時曾答說那些特支費都用在公務跟公益上,且與私人生活費分得很清楚,表示他知道特支費不能用於私務上。但馬市長還是把特別費領出後直接匯入其私人帳戶,再轉匯給家人並用於家中日常開銷。事情被揭發後馬才趕快把錢捐給公益團體。這種偷錢被發覺後才趕快還錢的戲碼,法官竟然說馬個人財產用在公務用途的金額大於其所領取的特別費金額,所以認定馬沒有將款項非法納為己有,好像真的一樣。 馬英九的特別費中,報帳時也用了不實發票及不實犒賞清冊,這部分當年檢方放水沒起訴,馬也害怕下台後繼續被法辦,故藍營主導的立法院於二○一一年將首長特別費除罪化。最近的會計法修法回到原點,馬英九卻已在數年前就享受成果,合理嗎?之後綠營想要修法讓「國務機要費」也適用除罪,卻被藍委阻擋迄今。陳水扁公私帳分明,雖然用於公務的金額遠大於國務機要費的金額,但因報帳時也用了一些不實發票,就被法官認定為公款私用,合理嗎? 宋楚瑜將鉅款匯往美國置產,雖然金錢來源交代不清,檢察官竟不認為有貪污洗錢嫌疑。阿扁將選舉結餘款及政治獻金匯往海外,檢察官卻根據找人作偽證的證詞認定那是貪污所得,馬政府再以換法官、司法院長摸摸頭等方式讓法官以自創的「實質影響力說」判阿扁重罪。這種嚴重違反程序正義的判決竟然能夠成立至今,法務部檢察司竟然還有臉說阿扁的錢「已被證明為特定重大犯罪的犯罪所得」,其臉皮之厚及勇氣之大實非常人可比! (作者為台灣醫社社長)

(繼續閱讀)

201305041053台灣人何時恢復對台灣的主權?

台灣人何時恢復對台灣的主權? 郭正典 日本政府28日在舊金山和約生效61周年後首度在東京憲政紀念館由官方舉行「主權恢復日」典禮,紀念日本脫離美國託管61週年。日皇明仁、皇后美智子、首相安倍晉三、參眾議院院長、最高法院法官和國會議員等各界代表約400人出席。日皇明仁的出席別具意義,因為明仁天皇的父親裕仁天皇在1945年透過廣播宣布日本投降。 據報導,以往這類「主權恢復」紀念活動幾乎都是安倍領導的自民黨內的保守派議員和其右翼支持者私下舉行,今年是首度由政府主辦,別具意義。日本政府舉辦這項活動的主要目地是要修復日本人的民族自尊。首相安倍晉三致詞時表示:「今天是我們回顧過去,邁向未來,重新抱持希望與決心的日子。我認為我們有責任使日本更強大和堅毅不拔,成為一個世人能夠依賴的國家。」安倍說:「我們一定要把日本變得更強壯,讓世人覺得可依靠;我們的世代不論有多少的難題在眼前,也要面對,負責將日本打造成更美的國家」。 雖然台灣的獨派團體也有意圖「恢復主權」的動作,公投護台灣聯盟、908台灣國總會等獨派團體在29日赴日本交流協會遞交陳情信,指出日方根據「舊金山和約」重獲獨立,但台灣迄今仍被中華民國占領,呼籲日本幫助台灣恢復主權。可惜聲音微弱,引不起注意。前中興大學企管系教授沈建德也說,中華民國以「開羅宣言」為由占領台灣,實際上1943年舉行的「開羅會議」根本沒有發出正式「宣言」,所謂開羅宣言只是一紙新聞稿;台灣人長期被洗腦,對此噤聲不語,如今中國也根據「開羅宣言」宣稱擁有釣魚台和台灣澎湖主權,日本怎麼可以任由中國亂講?可惜在國際強權政治的影響下,沈建德教授的抗議也只是狗吠火車而已。 看看日本,想想台灣,令人不勝唏噓。日本雖然在1945年戰敗,但1952年舊金山和約生效後就脫離美國的託管,獨立自主,迄今已達61年。台灣自從當年被麥克阿瑟將軍以第一號命令交給蔣介石的軍隊來台劫收後,到現在還繼續處於中國國民黨政府的鴨霸管理之下,回復主權之日遙遙無期,獨立建國的日子更是渺渺茫茫。 舊金山和約第6條規定:「自本條約生效之後,所有聯盟國佔領軍應儘速自日本撤出,此項撤軍不得晚於本條約生效後 90 日。若日本與聯盟國締結有關外國軍隊駐紮或保有於日本領土之雙邊或多邊協定者,不受本條規定所限。」台灣當時是日本的領土,依據舊金山和約第6條的規定,蔣介石的軍隊必須在舊金山和約生效後3個月內撤出台灣

(繼續閱讀)

201305041052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郭正典 在民進黨前主席蔡英文日前出席東吳大學「今日,我與領導有約」系列演講時表示她擔任主席或是競選時有許多人幫忙,包括姚人多,他們都有很多不同的想法,但最大公約數都相信「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媒體追問蔡英文這是否代表台獨言論不必再出現?蔡英文說政策思考要從最大公約數,現在最大公約數就是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國家」,應該爭取更多國家來爭支持這個理念。 認同台灣的人應該會很喜歡聽到「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國家」的說法,因為建立一個屬於台灣人自己的國家是許許多多台灣人的共同願望。問題是台灣獨立建國是未來式,不是現在式。如果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為何世界各國沒有一個國家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只有少數小國家承認目前還佔據台灣的中華民國?為何在台灣這個島嶼上飄揚的”國旗”竟然不是由台灣人制定來代表台灣的旗幟,而是中華民國從中國帶來的一面稱作”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子?為何台灣無法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國,和世界各國平起平坐?如果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那麼多的台灣人還需要經常上街喊獨立建國嗎? 2004年10月25日美國前國務院國務卿包威爾曾發表聲明說:「台灣不是獨立的國家,不是享有主權獨立的國家」。包威爾的說法應該是根據1952年4月28日生效的舊金山和約。1952年的舊金山和約中並無任何一條條文把台灣和澎湖的主權讓渡給中國,不論此處的”中國”指的是中華民國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雖然接受盟軍統帥麥克阿瑟第一號命令在1945年10月25日到台北來接受日本軍隊投降的蔣介石軍隊宣布那一天為「臺灣光復節」,並且宣稱台灣和澎湖的領土主權已經被轉移給中華民國了,但參戰的同盟國並沒有任何國家承認那種說法的合法性,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國際條約或國際法支持蔣介石或中華民國政府擁有台灣和澎湖領土主權的說法。1945年10月25日以後的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執行的只是管轄權而已,並未擁有台灣的領土主權。 蔡英文曾說現在的中華民國政府已非外來政府,而是在台灣的政府。蔡強調,今天絕大多數的台灣人都可以認同「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她並期盼未來可以與國民黨一起合作,讓台灣人更團結。雖然台灣目前是由中華民國政府在治理,但台灣不等於中華民國,中華民國也不等於台灣,主要的原因還是出在舊金山和約。如果中華民國政府不擁有台灣的領土主權,中華民國如何等於台灣?

(繼續閱讀)

201305041052換法官、換醫師

換法官、換醫師 郭正典 今天下午三點半左右,我、陳順勝教授和涂醒哲前立委在陳歐珀立委的帶領下到台中監獄看望阿扁總統。進去後我們發現幸妤已經在會客室陪著阿扁總統。阿扁看起來很憔悴,有點驚惶的樣子,口吃和手抖的症狀比以前更加嚴重。寒暄過後不久幸妤就先離開了,因為她已來了一陣子了。陳歐珀立委和阿扁總統交談了一陣子,關心他的情形之後,不久也已因為有事就先行離去了。 北榮周元華主任日前有來看阿扁,且提出兩個問題:其一是阿扁現在所住的地方是台中監獄(中監)還是培德醫院?其二是誰負責阿扁的醫療?這兩個問題到目前為止尚無明確的答案。周主任認為如果是中監,則和他所建議的”不宜回北監”不合,並不妥當。由現場看不到醫師和護理人員、北榮開給阿扁的藥由「衛生科」保管、由戒護人員發藥而不是由護理人員發藥等事看來,阿扁所住的地方應該是中監所屬的一個專區,而不是培德醫院。只是這個專區距離培德醫院比較近,有事時培德的人可以過來幫忙罷了。至於是由誰負責阿扁的醫療?阿扁說副典獄長有來告訴他將由台中榮總接手他的醫療,台中榮總許副院長將擔任醫療團隊召集人,中榮精神部主任負責精神科的部分。但詳細情形要等今天下午他們開過會後才確定。 阿扁說他來這裡以後就不吃中監提供的伙食,也不吃藥了。伙食部分後來因為有鄭羽秀幫忙採買,所以阿扁有吃了一些。但因為胃口不好,所以吃得不多。關於藥品,阿扁說周元華主任有勸他至少服用一些北榮開的安眠藥以幫助睡眠。但因負責他的醫療的醫師已不是周主任,新的醫療團隊也還沒確定,所以阿扁仍不願意吃藥。由於不吃藥,阿扁這幾天都沒法好好睡,很累,但躺在床上又睡不著。 現在的阿扁看起來有點像當初被強制送到北榮的情形:因為不信任對方而拒絕合作。當初在北榮時有我居間潤滑,縮短阿扁和北榮醫師間的鴻溝。現在阿扁又被強制送到中監,卻沒有適合的人可以居間協調。阿扁顯然需要一些時間來調適了。我告訴阿扁我會儘力協調他和中榮醫師間的關係,讓雙方能儘快有互信。我還說如果他們允許不必立委帶路我也能進來,則我會常來看他。我這樣說明後,阿扁看起來有比較放心的樣子。 我們告訴阿扁今天法務部有公布他的錄影帶,說他看起來沒病。阿扁聽了很生氣,但要辯駁時又結結巴巴的,無法暢所欲言。我們又告訴他法務部說他沒有自殺。阿扁聽了也很生氣,結結巴巴地說他模仿日本的自殺女王,用長袖內衣往自己的脖子上套兩圈後綁在無障礙的金屬扶手上

(繼續閱讀)

201304170037台灣人半路認老爸?

台灣人半路認老爸? 郭正典 清明節到了,幾乎每個家庭都會找出時間去祖墳掃墓,故清明掃墓祭祖是台灣人很重要的習俗之一,是一年中的大事之一。與清明祭祖直接相關的是認祖歸宗的觀念。台灣人受中國文化的影響,也很重視”認祖歸宗”和”慎終追遠”,故台灣大部分的家庭都有所謂的”族譜”,世界各地也都可以看到各種姓氏的宗親會、祖厝、宗祠、家廟、神龕等,尤其是在中國和台灣。臺灣世居的住民常將其中國祖籍銘刻於神主或墓碑之上,以表示他們的遠祖來自中國。例如福建泉州府的晉江、惠安、同安等;福建漳州府的龍溪、詔安等;廣東惠州府的海豐、陸豐、永安等;廣東潮州府的潮陽、海陽等。當然也有中國其他省份的各地地名的。台灣人的祖先真的來自中國嗎? 馬偕紀念醫院的顧問醫師林媽利教授以基因研究的科學證據告訴我們以下的事實:(1) 將近85%的「台灣人」(福佬人及客家人)帶有台灣原住民的血緣。這一結論確認了先前其他學者從史料文獻、地名、諺語、風俗習慣等的推論,即大部分「台灣人」都是「漢化番」的後代;(2) 「唐山公」其實是中國東南沿海的越族,並不是中國北方黃河流域的漢族。換言之,400年來陸續渡海來台的部分「台灣人」祖先根本就不是其族譜所記載的正統中原漢人,而是一群群被漢化的越族後代;(3)平埔族雖大多已漢化,但從血緣來看,平埔族並未消失,只是溶入「台灣人」之中,被稱為台灣人,而不稱為平埔族而已。而且,平埔族不僅與高山族共有相近的血緣,他們還帶有獨特的亞洲大陸血緣,其時間可往前推至數千年前,比原先認知的來自400年前的「唐山公」更為久遠;(4) 高山原住民並非同源,而是異質多元。台灣高山族的語言雖然同屬於南島語言,但他們卻具有不同的體質,應該是在不同時期從東南亞的島嶼以不同的遷移途徑落腳於台灣,然後互相隔離千年。林教授也在國際上首次證實,阿美族與波里尼西亞人之間有母系血緣的直接關聯,因此《經濟學人》就曾報導說夏威夷人是「made in Taiwan」的人種。 中國一直要台灣人相信台灣人是純種北方漢人的後代,說當年是因為中國北方的五胡亂華,加上魏晉南北朝及元朝游牧民族的大屠殺,使台灣人的祖先陸續南遷到福建和廣東,再渡海到台灣。林媽利教授的研究指出以上說法是謬誤的,理由是台灣人85% 都有平埔族的血緣,是平埔族的後裔。台灣人即使有「唐山公」的血緣,那些血緣也是來自中國東南沿海的越族,而不是中國北方黃河流域的

(繼續閱讀)

201303241944國家的司法不該是中國黨的私法

國家的司法不該是中國黨的私法 台灣醫社社長 郭正典 台灣的司法是台灣向前進步的最大阻礙,也是台灣的寧靜革命無法讓台灣成為一個真正民主國家的根本原因。中國國民黨一向把司法據為己有,幾十年來都如此,毫無法治國家的觀念。自2008年政黨輪替以後,中國黨更變本加厲地把司法當作私法,用它來打擊政敵迫害政敵,已達毫無顧忌的地步。台灣如果要轉型為一個有民主、法治、與人權的國家,司法必須國家化,就像軍隊必須國家化一般,否則台灣永遠是中國國民黨治下的黨國,並不是一個真正的民主法治國家。 2008年政黨輪替後有許多位扁朝的政府官員頻頻被檢察官追訴,但最後卻都判無罪。雖然司法最後還給那些扁朝政務官公道,但是「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那些遭受檢察官濫權追訴及法官枉法裁判的綠營政務官已經身心俱疲,名譽受損。更重要的是,馬英九已成功地透過那樣惡質的司法操作將「貪腐」的標籤貼在民進黨政務官的額頭上,一方面讓民進黨人從此人人自危,沒人敢聲援冤屈情形更嚴重的阿扁總統的各項案件,另一方面也替全世界最大的黑金政黨漂白,替他的2012年連任鋪路。2012年馬英九果然成功地連任中華台北的區長,那些濫權的司法人員居功厥偉。但這樣的胡作非為已讓人民的憤怒累積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綠色逗陣之友會經過半年多的討論,在今年3月4日舉辦「破繭/檢行動記者會」,呼籲人民挺身反抗惡質司法,維護人權與法治,並且邀請陳傳岳、顧立雄等20多位律師組成義務律師團,自2013年3月20日起以每週一案的方式向5個無罪定讞案件的12位檢察官及調查員提出濫訴之訴,追究他們的罪刑。那5個案件的承辦檢察官分別是:劉錦仁、蔣志祥、王清杰(吳明敏案);周士榆(吳澧培案);朱朝亮、高峰祈(謝清志案);林文亮(蘇治芬案);朱朝亮、吳文政、陳明進、王森榮、蘇隆興(許添財案)。第一波控告惡檢行動是由曾被指控貪污最後無罪定讞的前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吳明敏採取的控告行動。吳明敏在3月16日向台中地院遞自訴狀,控告陳信安、李清峰、高怡欣三名調查員在偵辦他被檢舉收賄案時,疑有筆錄造假、教唆證人作偽證等情形。第二波控告惡檢的行動是由前總統府資政吳澧培針對他被控洗錢罪獲判無罪定讞一事委由律師提起自訴,控告時任特偵組主任檢察官的陳雲南、檢察官蔡宗熙涉嫌濫權起訴罪,並控告法官蔡守訓、李英豪涉嫌誣告罪。 司法是社會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如果沒有公平、公正、公開的司法,整個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