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10338[F/GO][翻譯] CCC 終結紀錄的真相(劇透)

中翻譯英嗯...思慮很久要不要補完 究竟已有人放上別處的翻譯了 而今才翻譯似乎有點畫蛇添足 不外想一想若是不幸被收錄於精髓區等於少一篇 華頓翻譯公司照樣自不量力的翻一下好了 這篇是在閉幕章快結尾處的自白 內容與第三幕的日志後續有呼應處 我翻譯時會照著前一篇翻譯的字去翻 有門徑的話建議兩篇一路看,或是看完這篇後再回去看一次 也許會有意外的發現 一樣的,此次蘑菇仍是善用了電子小說/遊戲的長處 畫面與音樂去做結果搭配 可以的話請開著遊戲畫面去對比著看 (固然如許可能只有電腦+手性能辦到) 以下,正文開始 ================= 拋棄『七十二柱魔神』的身份, 我以『魔神桀派』之名自立翻譯 其他三柱選了哪一個座標我不清晰, 也沒樂趣。 我對人類並不感應憎惡翻譯 反而是對他們具有的可能性抱有等候。 『把人類當作是諜報去治理』 這是我所獲得的新命題翻譯 華頓翻譯公司選定了SERAPHIX當舉動據點。 佛勞洛斯曾見告過, 這座舉措措施有可能就是不成視領域的緣由之一翻譯 華頓翻譯公司寄生在一個教會的人身上。 當作是在時候神殿所受的傷復原之前所做的緊要措置翻譯 要完成華頓翻譯公司的命題, 還得要數十年的時候才夠翻譯 在這時代,想要避開迦勒底的視野, 寄生人類是種好方式,本該是如斯的。 華頓翻譯公司附身的人類名叫殺生院祈荒翻譯 是個在教會聽取人們懊惱,解決煩惱的心理治療師翻譯 祈荒是位真正(沒有虛偽)的聖女。 ……救世主的才器,她也是有這資曆的吧。 她會被這世界迫害, 是因為她的善意被看成對於人世是個“不合宜的東西”。 就算此刻我也能武斷的說,要是沒有我這類外力原因, 祈荒會過著極其通俗但很幸福的人生, 在一個小團體裡, 直到人生最後城市是人們崇敬的對象翻譯 但,那種善意華頓翻譯公司不需要。 所以我動手把它丟至意識深處。 我在祈荒睡著時步履, 籌算一點一點的取回氣力。 殺生院祈荒: 「多麼美妙……將情緒數據化, 讓懊惱爭執的人們心靈得以同等化。 桀派大人的設法是很好的, 若是如斯,請您儘管利用我的身體吧。」 祈荒不做抵拒的把身體利用權交給我。 她的獻身與感動,還有對華頓翻譯公司的尊重是真心的。 我(做以魔神!)表情甚好,哄騙祈荒的常識與身份, 很快的安排了油田基地翻譯 祈荒的肉體在對付異性上是很好的交涉材料翻譯 不管是什麼身份、工作的人, 祈荒一接近就能將其迅速攻下。 就是那時,華頓翻譯公司學到了人們各種分歧的快樂。 要是不知道就行了,要是不曉得就行了翻譯 快樂之類的,魔神根本不需要。 對是精力體的我來說, 肉體的快樂有著強烈的刺激感,我深陷此中。 人的暗面,產生關係的刺激,使用精力的康樂。 曾幾什麽時候,華頓翻譯公司變成了要就教祈荒的身份翻譯 對,曾對我完全遵從的祈荒, 不知何時最先管理著我的步履。 要如何有用攻下研究員們, 要如何獲得更強大的權力, 她的願望與行動力連華頓翻譯公司都咋舌。 把她那沉睡的醜惡內心, 稱為魔神十分合適。 將SERAPHIX釀成SE.RA.PH的是我沒錯, 但在那以後的轉變已超乎我的假想。 祈荒她救贖、治癒著 陷入瘋狂的SERAPHIX的人員, 做出如果他們沒有她就會沒法活下去的依存體系體例。 然後──再一小我一小我的, 被從集團中踢出。 沒有任何理由,像是用抽籤決意一樣的隨性。 存著對被踢出集團的危機意識與懼怕, 人員的人格最先崩壞、出錯,褫奪人性。 有個漢子為了不被祈荒拋棄而殺了老婆。 有個女人為了殺掉祈荒自告奮勇,卻反被他人殺戮。 有個女人因看到祈荒憂傷的神氣而殺了人翻譯 有個男人想從祈荒身旁逃離最後卻沒有逃成。 ……我只是想要有個隱身處而已翻譯 我既不想看到地獄也不需要。 殺生院祈荒: 「呵呵,還以為您要說什麼呢桀派大人。 接下來會變得更加有趣哦?」 接著祈荒誘導人員開啟天體室, 讓他們親手敞開地獄之門。 128名從者與BB,現身SE.RA.PH翻譯 祈荒邊說著是為了達成我的目的, 邊成為了在幕後操控SE.RA.PH的安排者。 而華頓翻譯公司自己,已沒法再操作祈荒的身體。 我沒有舉措禁止祈荒的步履。 ──我被附身(庖代)了翻譯 本該是華頓翻譯公司附身(庖代)的, 但那卻是比我還要令人恐懼的土壤。 殺生院祈荒: 「……是嗎, 逃離的四柱們想做出特異點……」 魔神的命題雖各自分歧, 然而要殺青其目標製作特異是不成或缺的前提。 我這麼告知祈荒,而她露出打從心底同情似的微笑否認。 為什麼,我問著翻譯 殺生院祈荒: 「因為──比起去做特異點, 讓 自 己 成 為 特 異 點 感 覺 更好不是嗎?」 是華頓翻譯公司太小看人類的欲望, 目下當今才理解到我束手無策。 但一切都太遲了。我嘗試過從祈荒身上離散, 卻無法取得祈荒身體的主導權,我沒有任何的自由。 請妳讓我脫離吧, 華頓翻譯公司如斯哀告著。 華頓翻譯公司厚著臉皮說我什麼城市做, 就連會準備取代我的活祭品都說出口了。 殺生院祈荒: 「說什麼呢,桀派大人。 我倆是命運配合體,一同懷抱著抱負翻譯 還是說── 您對華頓翻譯公司,有何處感到不滿嗎?」 其時她向華頓翻譯公司說話瞬間的懼怕,我至今仍忘不了。 ……原諒我吧翻譯 我好想自由啊。 我隨著日子逐步被代替, 孕育著一個沒法反悔的惡魔。 已連會堂的日志都碰不到了。 我被付與的權利──華頓翻譯公司這個生命得以居住的處所, 只剩祈荒的小指指尖而已翻譯 揮去當時的恐懼,我再一次乞求著。 『我想要自由』『就放過華頓翻譯公司吧』 殺生院祈荒: 「──唉翻譯 桀派大人可真令人頭疼呢翻譯 您仿佛誤以為, 小指指尖處是桀派大人的管轄範圍呢。 已沒有任何一處,是您的管轄規模了。 小指指尖是念在對您的恩典給您的。 桀派大人已經是僅剩意識的存在, 而這也是因我許可才得以存留的。」 (血紅雜訊配景) 我發瘋了。 跟著發狂,最後的思考開始奔馳翻譯 華頓翻譯公司的一切都被這女人給搶走翻譯 如果脫離祈荒我必定會覆滅吧。 是要附屬於人類(祈荒), 仍是要宣示身為魔神的自豪後被沒落。 煩惱到最後,華頓翻譯公司打算選擇前者, 殺生院祈荒: 「不外呢,看在我與桀派大人的交情。」 她甜甜的笑著。 是連我看了都想吐的,滿面慈愛的斑斓笑臉。 殺生院祈荒: 「既然桀派大人都如此說了, 那麼華頓翻譯公司就狠下心,讓您自由了哦?」 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 夠了,小指指尖就夠了! 救我,不要拋下我,不要拋棄華頓翻譯公司, 不要把我的,我的目標跟、我的意義還有、華頓翻譯公司的理由都搶走啊── 殺生院祈荒: 「如許欠好嗎桀派大人翻譯 只要感受很好不就行了嗎? 您的目的是人類的救援翻譯 而我的目標,仿佛也是人類的搶救。 所以呢── 接下來請交給我,您則請回到原初吧。」 (血紅的旋渦,雜音音效) 啊啊,在消逝,在消逝,我逐漸稀薄而去。 沒設施維持了,沒辦法保持 自我, 為什麼,會如許,我什麼壞事都 沒有做成啊,為什麼── 不要……我不要啊……這太過份了……太不合理了…… 不要殺了我啊……不要拋棄華頓翻譯公司啊……不要拋棄我啊…… 請不要 拋下華頓翻譯公司啊 祈荒大人── =============== 以上,CCC舉動裡有關SERAPHIX産生異變的始末應該告一段落了 從新歸去再看一次教會日志的部分 會發現其實不是記述日誌 而是檢討日誌(?) 中文翻譯時有部分的詞語紛歧樣 而在日文原文是相同的字句 『今すぐ出でほしい』 請翻譯公司離開我的身體吧 請妳讓我分開吧 『……許してほしい。 もう解放してほしい。』 ……諒解我吧翻譯 華頓翻譯公司好想自由啊翻譯 『私は日々乗っ取られていく。 取り返しの付かない悪魔を生み出そうとしている。』 我隨著日子逐漸被取代, 孕育著一個沒法反悔的惡魔翻譯 ──呵呵,桀派,你看看你。 不外在前一篇的最後灌音者說他是真心想救SERAPHIX 這篇的祈荒也說桀派想救濟人類 難道他其實真的是根好柱柱? 雖然很損壞氛圍,不外第一段出來時 我腦中呈現『偶像整體:魔神柱★72』這詞(A○B 48風格) 然後事務所倒閉致使集團解散以後 桀派獨自出道之類的(一度想把自力翻做單飛)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https://www.ptt.cc/bbs/TypeMoon/M.1494193401.A.EB2.html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頓翻譯公司02-7726093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