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92329● ​先救低薪才能救過勞:正面看待加薪五箭

陳泰瑞/網通廠工程師我剛剛結婚一年,小孩也準備出生了。雖然現在是兩個人在賺錢,但要支付房貸並維持生活品質,經濟壓力越來越大。我需要錢。如果今天每個月可以多領一萬,我願意每天再多做一個小時。小英提出終結低薪,而不是終結過勞,其實有她的道理。低薪好解,過勞難解;要解過勞,先解低薪-在這個世界上,可能找不出案例可以推翻這個定律。甚至在大部分情況下,解決低薪和解決過勞是互相衝突的目標。例如,因為薪水太低而去兼差,收入雖然增加,卻可能導致過勞。例如,很多亞洲企業長期用長工時來換取業績。除非產業升級轉型,不然只能用少接訂單的方式來降工時;但訂單少了,企業的利潤和員工的薪水怎麼有辦法增加?然而升級轉型也不是萬靈丹。企業透過創新研發提昇產品層次的過程中,通常也需要員工投入更多工時。就算真的升級轉型成功,高薪的工作確實會增加,但過勞的問題頂多得到紓緩,並無法獲致根本性的解決。日本許多品牌電器商以及許多極為關鍵的零組件製造廠,是台灣資通訊或傳統產業升級轉型可以效法的對象,但他們工時都很長。在供應鏈當中升級到最頂端的蘋果公司等矽谷企業,他們的長工時也早就不是新聞。一般人可能會認為,聖誕節到元旦這段時間外國人都在放假,但我就有很多美國客戶為了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CES(消費電子展)日夜檢討樣品。全世界要達到富裕又可以悠閒的,大概只有少數歐洲國家吧。明年的手機,我們要求它更輕、更薄、更有效率。明年的AI技術,我們期待它要能夠更掌握人類的行為。如果台灣產業可以跟上市場趨勢、研發跑在最前面,台灣人就可以賺更多錢,低薪的問題也會因此迎韌而解。不過,除非資本主義或快速消費的型態改變,不然長工時的處境絕對難以翻轉。此外,認真工作被東亞國家當做美德,文化因素也需要考慮進去。話說回來,長工時也有淡旺季,我們不是一年356天都在賣命。真正不公平的地方在於,我們跟別的國家的年輕人一樣努力,薪水卻少人好幾倍。Paul Bloom在《失控的同理心》提醒我們,在討論公共政策的時候,除了用心,也要用腦。針對這一點,我要跟對勞工有著滿滿關懷的覺青共勉之。台灣的問題不是出在勞基法的升級太慢,而是產業和勞動生產力的升級太慢,導致我們的付出沒辦法得到更多回報。加嚴工時的規定並沒有辦法讓年輕人脫離困境,反而還會讓有心想要最後一搏的企業多了重重限制。我認為,政府應該要像戰後日本復興產業一樣,把整個國家的企業和人力都投入去衝刺升級轉型,就算過勞也在所不惜,這麼做台灣也許還有一絲希望。小英的加薪五箭第一箭就是產業升級轉型,我衷心期待她是玩真的。先解決了低薪問題,我們才有餘裕思考什麼樣的工作要接或不接,也才能擺出姿態,向要求趕工的客戶說不,也許工時就真得會慢慢降下來。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論者認為,要解過勞需先解低薪,但現今加嚴工時的規定無法讓年輕人脫離困境,反而還會讓有心想要升級轉型、最後一搏的企業多了重重限制。圖為勞團為反《勞基法》再修法,曾赴政院門口抗議,要求歸還7天假。資料照片

人氣(1669)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