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軌跡‧這一年〗 @ 堅持寂寞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以為耐得住寂寞,堅持寂寞的人;以為可以不計較得失,卻斤斤計較的人;以為是誠實的,卻日日在謊言堆裡打滾的人。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關鍵字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201012302128〖軌跡‧這一年〗

     

    樂曲標題:江河水

    伶歌演唱:于魁智(老生)

    伶歌歌詞:

    江河水

    江水東流流不盡萬古煩憂,

    江水東流流不盡這長夜無盡頭,

     

    江水東流流不盡痴心難休。

    無心栽柳柳成蔭,憾事處處有。

     

    春水默默江中流,醉看人間情難收。

    看春水流,醉情難收,

    任世間風情萬種付與江水奔流。

     

    江水流無盡頭,

    春到秋,春到秋。

     




    以上取材自網絡

     

     

       〖軌跡‧這一年〗


      圖片標題:軌跡

      攝影\文字\憐芳草


      題記:聆聽伶歌加上低沉迴旋的大提琴與悠遠的洞簫之後,愴然淚下的循那歲月的軌跡,以為告別2010這一年。

     

      時序迴旋,春天的腳步近了;而月令迴旋,則是將迎向新的一年了。

      回顧二零一零年,竟有著難以描述的悲傷,及難以言喻的莫可奈何!職場上,原本就爾虞我詐,各懷心思,加上我沒讓單位的委員們,躺著就能安穩的再次選上,以致投下黝暗的陰影,而陰影潮濕了眼眸的風景。所以縱使保有再四年的平安過,但那只不過是表面的風平浪靜,而實際上仍是暗潮洶湧
    ,處處都有使人滑跤的漩渦暗流!欸,昨天的風,冷卻了明日的金色陽光。

      實在說,單位也不是怎樣的工作,只是工時短,並保有相當寬鬆的活動場域罷了;不然既無誘人的福利,也沒那公定例假日可休息,僅僅是尚可餬口而已!何況都甚麼年紀了,哪有力氣面對中年失業?在不想因故失業的形勢比人強之下,則只好隱忍吞下委屈了!只好依舊投身在身不由己的環境中浮沉,以笑意眉尖,掩飾將落的淚水;假裝開朗,化解憤怒;更以庸俗的思緒,駕馭認得不多的字,好像若無其事的編織夢幻,並以無聊囈語架構蜃樓。因此,我的網誌,我的影音,還是照常更新,還是照常在網海裡,載浮載沉,隨波逐流的抹畫阡陌縱橫的碎夢殘痕!

      再盤點這一年,健康上也亮起了紅燈,本認為自己很堅強的,可以坦然接受生死輪迴!卻突然發覺自己,其實是如斯的脆弱!一時之間,竟不敢想像後續結果該如何因應,瞬間彷彿掉進瑟縮的寒冬,猶如晴天霹靂般的始料未及!甚至,始終都不願相信那是真的,始終不願意相信……怎會這樣,怎會讓我遇上?因此,常以悲傷的旋律,淹沒自憐自艾的情緒;常以觸動心弦的音符,陪伴自己的無助!就說寓情、移情、怡情也好!或當作心靈上的休憩片刻也罷!而暫時以為自己心無罣礙,心無旁騖,輕鬆悠閒的漫步在人生小路上。

      然而,當我一次又一次,審視素色的流年不歇地風雨人生時,又總是難免慨歎:忽忽悠悠,孑孑一身,交錯幾多的矛盾和莫名悲傷。悲與歡,離與合,喜和怒,哀和樂,是否,僅存噓唏喟嘆,而不見美好的一面?是否,僅僅累積更多的世態炎涼,而不見人情亦存在著芳馨溫暖?或將繁複險惡的人和事,抽離自我之後的冷眼旁觀?又或說,這塊文字緣的平台,終究,大家不都是陌路天涯?匆匆邂逅,又急急擦肩!誰來了,誰走了,或從此不見了,一串長夢,終是零亂偶然的不朽和永恆!

      一回眸,殷紅雲霞已盤桓在西邊的天際,相映在地角的某一隅的白首紛紛飛揚,只見躑躅蹀踱的身影,落寞地低迴又低迴──時不我與。

      終於;斑駁的軌跡交織蒼涼的音韻,流淌我心,流淌我的──堅持寂寞。

      別了!二零一零。二零一零所有不順遂和憂傷!別了。且讓我重新以美麗的心情,迎向嶄新的二零壹壹年吧。 

      

     

    【我聽----崖下棲心】|日誌首頁|【私語,潺潺流漾】上一篇【我聽----崖下棲心】下一篇【私語,潺潺流漾】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