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6151814烙在了我生命的最深處

那天晚上回宿舍後,我輾轉反側,久久不能入睡。娟子的身影一直在腦海裏縈繞,令我夜不成寐。經過反復思考,我便就著自備的煤油燈給娟子寫了一封信,大意是:感謝你對我的關心和幫助,父母供給我上學不容易,我不能辜負了他們的期望,我會記著你的一片情意,等我們考上大學的那一天再談個人感情好嗎?第二天課間,我偷偷地把信交給了娟子,娟子看完信後,只是對著我點了點頭,而後露出了會心的微笑。此後,像我預期的那樣,我們心裏都有了一份超然的默契,日子也在相互的鼓勵和緊張的學習中悄然逝去。第一次高考,我和娟子都落榜了,我選擇了複讀,而娟子卻在父母的奔走下,走上了工作崗位。從那以後,我們再也沒有見過面,那段懵懂而純真的感情就被塵封在了記憶裏。直到數年後再相見時,娟子已嫁為人婦,成了一個孩子的母親,我們再也沒有提及以前的往事,只是相視一笑,便擦肩而過,各自為各自的生活而奔波了。那段過往,經過時間的沉澱和洗禮,留存在我記憶深處的除了一點小小的遺憾,最多的要數那濃郁的槐花芳香了。

(繼續閱讀)

201506021652燭冷晚畫屏

夜涼如水,她著一襲天青色長袍,獨立於天台之上,夜幕下竟有幾分月白之色,廣袖長衫,在秋風之中略顯瘦削。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最後頁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