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92246春聯

950129 新年快樂.jpg - 快樂天堂

又是一年新始 / 到處流竄著一抹豔紅 / 菜市場裡飄飄揚揚染著紅金各式各樣的年節飾品與春聯 / 那一條條一串串耀眼閃亮的紅紙燙著印著古往今來多少銘言絕句 / 那垂涎欲滴的黑墨龍飛鳳舞地就是無法展翅而翔 / 我心底的黑墨也如王羲之洗硯的池水渲開氾濫 /

 

原來也只是一張張普通的紅紙 / 一旦寫上墨字 / 變成了一朵朵吉祥的想望 / 從小每到過年 / 媽媽就要忙著大掃除 / 而爸爸也很忙 / 前半月就要裁紙 / 練字 / 騰出一間房來 / 鋪上一張張一條條一通舖的春聯 / 從小我們就是圍繞著書桌 / 爸爸的筆墨神聖得不能碰觸 / 我們只能遠觀不能褻玩 / 關在房裡的紅聯就像奶奶的年糕 / 發散著喜悅豐收的香味 /

 

而那一年爸爸出了車禍住院高雄 / 他來不及寫聯 / 那一年竟是大弟代筆 / 生澀空洞的筆法傳承著年寫春聯的家風 / 那時我才第一次感受到對春聯的愛慕與想念 / 自此後 / 爸不再寫聯了 / 不是不能寫 / 不願寫 / 是懶得寫了 / 因為開始有人自願為凡塵代筆 / 只要到活動中心排隊選秀就有免費的吉祥 / 也許是家中貼的聯少了 / 不再窗窗戶戶櫥櫥櫃櫃到處豔紅 / 也許是孩子大了 / 也沒有空房來存放那飄著墨香的古味 / 也如奶奶的年糕 / 伴著孤寂的石磨 / 只是沈坐院落的裝飾 / 也許我們大了 / 年味本就相對薄弱 / 墨香米香也都遠淡了 /

 

不想我的他竟是書法的熱愛者 / 瓊瑤教會我們 / 白馬王子就該是高而冷漠 / 俊而憂鬱 / 能文能詩出口成章 / 最好還能來些吉他傳唱 / 而他不高亦不俊 / 熱情爽朗更不憂鬱寒酷 / 不能文詩更不會吉他 / 曾經他是運動健將無法玉樹飄逸 / 他嗜好書法更是與我無干 / 只是第一次過年看他磨墨 / 練字 / 像爸一樣虔誠專注而珍惜 / 那一張張一條條的紅紙溢著墨香依然鋪著 / 記憶裡的依戀卻上心頭 / 當它們掛上門口 / 彷彿吉祥正呵護著我們的家與未來 / 幸福滿潮 /

 

不想我的依戀竟也是我們的致命傷 / 只為了他要赴約麻將 / 原來我並不反對小賭怡情 / 只是盼了一年也到小年夜 / 又是親手寫下吉祥呵護一家的夜晚 / 等了又等 / 終見他洗了筆 / 磨了墨 / 鋪了紙 / 也寫下第一個字 / 不想電話響起 / 但見他洗了筆 / 收了墨 / 捲了紙 / 他走了 / 我不明白 / 至今多年 / 我依然死不明白 / 我沒有重話譏評 / 我沒有阻止挑釁 / 只是希望已啟動的幸福能繼續 / 但是他要我走 / 除夕的黎明前真是黑暗 / 為了麻將與春聯 / 一個自稱愛我等我九年的男人 / 他在除夕的天亮前開口要我走 / 我就是不明白 / 我們沒有爭吵 / 我們沒有深仇大恨 / 但是他要我走 / 天終於亮了 / 原來歡喜過年的新衣默然像關在房裡的春聯鎖入行囊 / 我不知是不是就走 / 未滿一歲的女兒還在甜睡 / 我捨不下 / 等待異鄉歸來的弟妹團圓的娘家 / 我該不該回 / 但是我還能不走嗎 / 這是第三回了 / 但是他說了 / 躺在床上的男人開口了 / 他要我最好顧全大局 / 我想黎明前的黑暗並未讓我死透 / 所以那個男人又重重補上一刀 / 我沒有死 / 我只是不愛了 / 不能愛了 / 就像家的春聯 / 依然大紅大吉守在門邊 / 只是依戀過去了 / 童年過去了 / 愛情過去了 / 心不在了 /

 

又是一年到終 / 兒子也開始寫聯了 / 他負責單字 / 春到福到 / 但是他們的爸爸並沒有耐性繼續 / 他勉強寫了一副 / 他走了 / 我想多年以來 / 麻將與春聯也許也是既生瑜 / 何生亮吧 /

 

于 95.01.29

回應

凝悲  忍歎  無可奈

從今痴淚  倆忘煙水裡

    沒有新回應!
好友動態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