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82239天堂&地獄-白俊煌醫師&傅得虎醫師

三寸天堂.jpg - 萬水千山總是情

98.10.08

天亮了,天堂就亮了,明明觸手可及…

地獄無門,為什麼偏偏闖不出去…

 

一開始就知道,皮肉有傷就不能接骨,怕感染「骨隨炎」。但沒人告訴我們〜即使是外固定,也不能停留那麼久。

大牛的第一個骨科醫師是「海軍」任醫師,那年他也是初來乍到,後來也成為婆婆店裡的常客;很熟,人很好。

大牛受傷後,婆婆遇到大小問題都會與任醫師討論參考。因為沒有實際看到傷口後來的狀況,任醫師只是擔憂外固定放太久,但不知皮肉傷進展如何?所以不能給予太多判斷。

婆婆熟識「台北三總」的「整形科」–傅如鵬醫師,因為大牛傷得太嚴重,無法負荷救護車護送北上,所以他推薦了「義大」的學弟–侯冠明醫師。

有了上次差點陷入流離失所的窘境,最糟的狀況就是只好轉院「義大」;還好後來又被收留下來,但已經初步接洽過了。

其實我們一直無法信任白俊煌醫師,不是他醫術的問題,而是他始終不聞不問,一副事未關己的態度,是不是好歹得跟家屬簡介一下醫療方向?但他勉為其難來會診,只是輕鬆的說〜有了那隻外固定,就可以下床走路了呀!

移植過的皮肉容易水腫,大牛才學坐輪椅不久就已面臨到這樣的問題,所以皮肉傷未好怎能下床行走?

林醫師說過曾和白醫師討論過這問題,但他還是回應〜等皮肉傷好了,我再接手。

因為這樣的態度,我們只有傻傻的等,不放心的等,所以婆婆考慮轉往義大接骨。所以我們預定今日出院後,先到義大看診,等回了澎湖再討論做決定。<

劉大哥有個鄰居–紀姐,在長庚上班,有時會托她帶大骨湯來給大牛喝,我們也會諮詢她相關的意見。

如果可以,我和劉爸都不想離開這個熟悉的醫療團隊和環境,再去重新適應另一個完全不熟悉的全部,而且交通不便。所以紀姐推薦了–傅得虎醫師,正是那年輕小夥子的主治醫師。

原來我們想等回診時就直接掛傅醫師的號,但有了差點失所的經驗,怕屆時傅醫師得花時間了解病歷,若不能即時安排住院開刀,又會陷入失所窘境。所以紀姐建議可以「指定醫師」,所以我們就這麼跟林醫師提出要求了。

 

出院在即,大概我們提出的時間點太倉促,所以雖然我們心急想要趕緊確認,但傅醫師卻始終無消息。

昨天早上傅醫師來了,他很親切地徵詢了幾個問題,他說〜原來每天早上老遠傳來的慘叫聲就是你啊!果然傷得蠻重的。難怪!他開了11∕3的「住院預約單」,後來又開了「X光」檢查單;一切都有了眉目,終於〝守得雲開終於見月明〞。

當大牛連床排隊等著照X光時,我也辦妥了住院預約手續。忙了一早上,下午我開始整理行李;前二次說要出院,有些東西已經陸續被送回澎湖或台北,所以身邊的東西已不多。因為電腦已被劉爸帶走,所以有些無聊,但心情很輕鬆。

 

晚上護理站通知我接電話,竟是傅醫師打來的,他要我們考慮留下來不走,而且明天一早就動手術。

這真是晴天霹靂,該算好消息?壞消息?我們等了那麼久,現在又要往前邁一大步;我卻覺得腦袋嗡嗡,亂得不知所云。

再過幾個小時,天會亮,我們會上飛機,會回到天堂般的澎湖勝境,就差幾個小時了。

傅醫師說車禍當下,大牛的的韌帶已清創清掉,已確定是「垂足」。只能靠復健用肌肉帶動腳踝,若真的不行就得裝「人工腳踝」固定成90°,但就再不能轉動了(這些白醫師沒說過)。而X光片裡顯示,大牛的外固定放太久,已使膝關節變形,必須儘快動手術矯正(這些白醫師沒說過)。同時他會將長至大腿的外固定,換成只有小腿長的外固定。

他說週五是他的開刀日,週六他值班也可,只是怕人手不足;如果要延一周也無所謂,但總是愈快處理愈好。

我不能立刻回覆,我說問題太突然,我得先和澎湖家人商量。

 

這180°的大逆轉讓我心惶然了!是不是問題太嚴重了?才會出現這樣的轉折,我沒辦法下決心。

最後我們決定照原來計劃,還是去一趟義大,多參考一份意見再做確認,只是暫時不辦出院了。

當傅醫師第二次來電話,我很感激他願意接手原不屬於他的Case,還積極地花了時間精神了解大牛的病歷。我不想傷害他,但我不知該找什麼藉口拒絕明天的手術?最後我只好選擇坦白。幸好傅醫師沒有發脾氣,他還鼓勵我〜有夢有希望就去追尋,不要讓自己有遺憾。

我不知傅醫師是不是真的完全不介意?但他真是個仁人智者,我真的不希望傷害到他的心。

 

接第一次電話前,我正準備跟大牛上「國語」課。回房後,我暗示大牛〜行程恐怕又有變,我們可能又會回不去了。

接第二次電話後,我們倆就興味索然地坐著,不說話。大牛當然是失望的,因為我也是。

 

就差幾小時了,為什麼觸不到那扇近在咫尺的天堂的門?

 

倒是林醫師有些生氣了,他覺得我們過分予取予求了;但聽到傅醫師的反應後,他也莫可奈何。

所以辦了請假手續,我們就搭了「復康巴士」前往義大。

 

侯醫師為我們安排的是–于尚文醫師,但他們看了大牛的X光片後,也認為拿掉外固定的手術不能再拖了,還建議要做「微創」手術。而他們一致認為這方面最強的是–馬景侯醫師,所以約好了下週一看診,週二開刀。

 

其實他們的看法說法與傅醫師是一致的,但為什麼白醫師絕口不提?他的醫術實在太糟了,還好我們決定換醫師。

但最後我們該選擇誰呢?經過于醫師的認證,我更相信傅醫師的醫術。但不諱言,「義大」骨科的名氣是較「長庚」強,在看法說法相當的狀況下,因為媽媽曾受惠於「微創」手術治好了直不起腰的毛病,所以我對微創手術頗有好感,所以最後決定就是「義大」了。但該對傅醫師如何交代呢?他實在是個好人啊!我得趁這二天帶大牛親自去向他道謝和道歉。若不是他二通電話的警告,我們近三個月的努力就要被白醫師耽誤了。

 

林醫師對我們的要求簡直感到不可思議,因為我們既已決定去義大接骨,卻還要留在長庚賴到週一。但〝請神容易送神難〞,他還是勉為其難地接受了;他一定覺得可以確定把我們這批人送走,就是〝阿彌陀佛〞了。

所以我們又一次留在這邊的世界了。

 

就差幾小時了,為什麼觸不到那扇近在咫尺的天堂的門?

回應

凝悲  忍歎  無可奈

從今痴淚  倆忘煙水裡

    沒有新回應!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好友動態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