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01519185636號小行星的眼淚


 

 

185636號小行星的眼淚

 

     --談丁威仁的「夜祭-寫給小林村」
       (
有荷文學雜誌22期詩評)

                                                             王希成

 

原詩:

 

走詩高雄:夜祭——寫給小林村〉丁威仁

 

我們沿途把腳印種在

罹難的土地,每一座傾頹的山脊

都將死去,把怨念

留給地表的

聚落

 

我翻開那些帶著血漬的紀錄

胸口變成了堰塞的湖泊

土石的反彈,掩埋了

那些脆弱的人生

官員把睡意變成嘴角的

一滴口水,卻形成發酵的山崩

公園裡的每一棵樹

倒敘著每個戶口的日常

我們都是囚徒,被關在記憶

的奔流, 於楠仔仙溪

跳悲歡的水漂

 

壞掉的政客與氣候

形成共犯的氣流

悶熱的午後,我們從紀念公園

一路哭到了館舍

早熟的夏季,越過了村落

再也無法北返

 

啤酒空瓶倒在路邊

去不掉的苦,停在舌根像是

留在蜿蜒的山道

長滿芋頭的街心依舊繁榮

孩子望著遠方的黃昏

就長大了

 

我們沿途把詩句燒成祈福的

紙籤,八八風災的典故

在獻肚山前坍塌

編號185636的小行星像是

眼淚,替敗訴的日常

留下永恆

 

而散亂的積木已無法團圓

倖存的生命撿起

乾燥的光陰,以月色

夜祭,那說不清的

水庫史⋯⋯

 

詩評:

 

  以詩的型態來看這是篇有關小林村滅村的悼念詩場景很明確就是高雄縣甲仙鄉小林村敘述者即為詩人本身採第一人稱敘述法,通論縱觀就用我們為主敘者個人深入抒發感受則用」,「我們」與「」雙線交錯進行,讓情感可以是單數的,也可以是複數的。詩的語意時帶哀傷,時表憤憤不平,有幾分鬱鬱藍調,有幾分重金屬,文字充滿畫面,讀著讀著就跟隨詩人踏進小林村。

的確,當我們把腳印種在難的土地上,看見夷為平地的蒼涼,翻閱帶著血漬的紀錄便會如詩人所寫:「胸口變成了堰塞的湖泊」,再也說不出話來,更無奔瀉的出口,整個人悶在情境裏面。

 

  悼念詩文寫得好就會有如此的文字魅力讓我們如臨現場感同身受隨著詩句轉折情緒起伏感受嘆息不捨扼腕雖然小林村事件早已事過境遷了但閱讀當下土石的奔流,屋舍的傾頹,人畜的跌落一切的一切被掩埋包括來不及發出聲音的求救哀嚎,依然那麼鮮明,歷歷如在眼前,感覺驚悚,感覺痛。

         為了加深拓廣閱讀者感受,簡單重述一下整個事件始末。那是200988日下午3點30分左右,莫拉克颱風侵襲台灣,風強雨大超乎預期,小林部落旁的小竹溪暴漲,水勢竄出公路護欄,隔天清晨5點,小林村東北側的獻肚山因不堪豪大雨沖刷而走山,帶著大量土石流進入楠梓仙溪,土石堆積圍堵形成堰塞湖。同日6點零6堰塞湖潰堤小林國小、小林衛生所、小林派出所等建築,全數遭深層崩壞五層樓高的土石流覆滅,491人失蹤

   

          背景了解後回頭來讀詩。技巧部份,詩人採抒情筆法虛實意像交叉掩映,帶出過去與現在的對比情境;而情感部份,隨現場走訪,場景變換引發感觸,時蓄時發,有反思有議論,營造出一種哀而不傷的氛圍。

 

全詩共分六段。第一段簡要書寫踏上罹難土地的初感受,第二段沉重地翻閱事件,批評當政者的防災救援不力,第三段進一步指控政客與溫室效應釀災,第四段寫災後的小林村景像,第五段則是悼念受傷的土地與人民,第六段是倖存者與來訪者的夜祭

      悼念感懷的詩其實也不使用什麼複雜的技巧只要情真意切,經營出那種動人的感受即可。而為了避免太直太平太白,詩人採取藉物寓情的方式,有些隱晦,卻又言之有物,物與情相融,讓行距段落之間充滿詩情與哲意。

               闢如第一段的「把腳印種在罹難的土地,寫腳步與心情的沉重如同種入土地中種用得相當應景。第四段「長滿芋頭的街心依舊繁榮/孩子望著遠方的黃昏/就長大了」,甲仙鄉以出產芋頭聞名,它是經濟作更是營生必需,說長滿芋頭的街心就有了土地與人的深意了而歷經苦難的孩子,心理年齡一夜間成長,不看當下的挫折與悲情,望著遠方的黃昏就長大了

 

第五段「編號185636的小行星像是/眼淚,替敗訴的日常/留下永恆」。為紀念小林村的亡者,鹿林天文台於200827日發現的編號185636號小行星,遂命名為小林小行星。小林村雖然在地面上不見了,但小林小行星猶高掛天空,供人瞻望懷想。詩人把星星視為眼淚,因為它的形狀,因為閃爍的星光很像淚光,天上地下相互呼應,便拉出了時空距離的美感。而替敗訴的日常留下永恆也算是對災難的無言對抗與控訴

 

         藉物諷刺部份官員把睡意變成嘴角的/一滴口水/卻形成發酵的山崩」批評官員的無防災意識,只會打口水戰,讓口水形成發酵的山崩發酵用得好,有時間的成分在裡面,也有化學變化,山崩很能貼近實際現況整個串連讀起詩句會很有感。同樣,「壞掉的政客與氣候/形成共犯的氣流也是這種隱喻壞掉暗喻政客的施政也陳述著溫室效應造成的災害,天地不仁去對應人謀不臧,緊接著的共犯與氣流更是用得貼切生動

 

         另外幾個相當有畫面的詩句我們都是囚徒/被關在記憶/的奔流於楠仔仙溪/跳悲歡的水漂」囚徒的意像鮮明,監獄則是記憶的奔流,創傷症候群他們或許有,我們或許也相同感受,同樣一個島,同樣的颱風地震不斷,同樣的一些壞掉的政客,會兔死狐悲吧!跳悲歡的水漂,於楠梓仙溪,情與景都融合得恰如其分,讓水漂跳出感覺的水花呢!

至於相當有想像空間的:「啤酒空瓶倒在路邊/去不掉的苦,停在舌根像是/留在蜿蜒的山道」。空瓶是實景也是心境,去不掉的苦,可以是酒味,也可以是心情。以酒來譬喻,也有藉酒消愁的想像。而舌根與蜿蜒的山道,更是可以讓這種苦無限延伸,當我們站在事件現場的山道,啤酒在舌尖的苦,與那蜿蜒變形四野無人的山道似乎合一為巨大感懷的可能。夜祭小林村時候,天空中編號185636小行星是否正流下了眼淚呢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