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1127帝國盛極而衰--漢武帝vs.路易十四(1)

圖:漢武帝

 

 

帝國盛極而衰--漢武帝vs.路易十四(1)

 

 

中國歷史悠久綿長,朝代眾多,自各興衰起迭,但是若要談到最有代表性的帝王,一定會談到秦皇、漢武、唐太宗,每個中國人都對他們的事跡都能如數家珍。而在相隔十萬八千里的法國,誰是法國歷史上的代表君主?詩人伏爾泰首推波旁王朝的路易十四。法國人一向對帝王吝給讚美,但是對於「太陽王」時代中,國力強大,經濟繁榮,文藝發達,思想開明,技術進步的法國,伏爾泰認為路易十四統治時期是法國最值得紀念的時代。這是歷史的巧合嗎?法國的路易十四與漢朝的漢武帝,一西一東,年代相差一千八百年,卻有著驚人相似的命運,國運也相同的極盛而衰。

 

漢武帝與路易十四比較表

 

 

比較

漢武帝

路易十四

年代

西元前157~87

西元1638~1715

國家

漢朝

法國

幼年繼位

16

5

長期執政

執政54

執政72

太后干政

竇太皇太后

安娜太后

太陽傳說

其母夢見太陽進入她肚中因而懷孕

自詡是太陽神阿波羅的化身,採太陽為其徽章,並自封為「太陽王」

削弱地方割據

鎮壓諸王謀反;酌金律、左官律、推恩令、附益之法,限制諸王參政

鎮壓反叛貴族;將貴族集中到宮廷管理,解除貴族地方管理之權

強化中央集權

設置州部刺史、司隸校尉,監察地方

建監察官制度,直接監督地方

弱化宰相相權

政策由親信近臣的「內朝」決策,再交由「外朝」丞相執行

直接廢掉宰相職位,擇選親信大臣理政

用人唯才

軍事:李廣、衛青、霍去病;

經濟:桑弘羊、孔僅

外交:張騫、蘇武

軍事:盧福瓦、佛邦蒂雷納

經濟:柯爾貝爾

外交:李奧納、塞吉埃

農工商政策

重農:大興水利,灌溉農田;修建渠道、便利漕運;推行屯墾、新農工法

抑商:行均輸法及平準法打擊投機商人;算緡令及告緡令,向商人和手工業徵稅,充實國庫

推行重商主義,促進工商業發展與稅收增加。並廢除國內部份關卡,降低稅率,修建公路,改善河道,開鑿溝通地中海與大西洋的格多克運河,促進貿易

國際貿易

絲綢之路打通,國際貿易大開

參與掠奪海外殖民地與侵略,繁榮經濟

與民爭利

鹽、鐵、酒國營專賣

興辦「王家」工廠、「特權」手工廠;設立「特權」貿易公司

教育、文化

興太學,建藏書,置寫官修郊祀,改正朔,定曆數,協音律,作詩樂,建封禪,禮百神

成立法蘭西科學院、建築科學院、喜劇院、芭蕾舞學校、音樂學院、繪畫與雕刻學院

思想專制

罷黜百家,獨尊儒術

書籍嚴格的審查制度;鎮壓新教

軍事擴張

征服夜郎、南越;收復兩廣;消滅朝鮮;北伐匈奴,打通西域

與西班牙、荷蘭、英國、神聖羅馬帝國等國進行戰爭,擴大疆域

大興宮殿

建章宮

凡爾賽宮

極好女色

阿嬌、衛子夫、王、李夫人、尹、邢妃嬪、鈎弋夫人等人

波維夫人、海莉愛塔、路薏絲.瓦利埃爾、孟德斯潘夫人、曼特農夫人、方丹詩等人

盛極而衰

國庫空虛、軍事失敗、經濟凋敝、民生困苦、農夫起義

國庫空虛、軍事失敗、經濟凋敝、民生困苦、農夫起義

大帝的懺悔

輪台罪己詔

臨終悔詔

臨終託孤

傳位8歲幼子,霍光等四重臣輔佐

傳位5歲曾孫,緬因公爵路易輔佐

 

 

漢武帝劉徹(西元前157~西元前87)7歲時冊立為太子,16歲登基,在位長達54年,是中國歷史上在位最長的帝王之一。漢武帝年幼登基時,所有朝廷政事,都隨時向其祖母竇太皇太后請示。竇氏推尊黃老思想,崇尚無為而治,聞漢武帝好儒,常出面干預朝政,致使漢武帝不敢重用儒生。竇氏去世後,漢武帝開始親政,施政上不再受竇氏壓抑而欲大展長才,大刀闊斧改革。

但此時諸候王國勢力依然強大,為了建立一個君主專制的中央集權帝國,便積極改革體制。漢武帝在政治體制中集權中央,在民生經濟上控制金融要脈,在教育文化裏控制思想,處處強化中央集權,牢牢鞏固皇權。漢武帝的積極作為,在政治制度、經濟、文化、軍事上改革,使得諸候王國勢力消退,而漢武帝的中央政府空前強大,國力鼎盛。漢武帝也展開帝國的軍事擴張,扭轉了漢朝立國以來對匈奴軍事劣勢,打開了絲綢之路,促進東西文化與商業的交流。漢武帝將漢朝推向盛世的高峰,但也為人民帶來沉重的負擔。在歷史上常給漢武帝這樣的評價:雄才大略,文治武功,功績顯赫;亦有負面評價:窮兵黷武,好大喜功

 

政治體制

太陽傳說:史記記載,漢武帝其母王氏懷孕時,「王美人夢日入其懷。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貴徵也』」(1)。又當董仲舒提出「君權神授」時,正好說中漢武帝的下懷,讓漢武帝一拍即合。漢武帝藉由太陽之子的傳說,董仲舒等儒生的鼓動,極大的推展君權神授,王權至上的思想,為君主專制與中央集權的體制備好說帖。

削弱地方割據:漢武帝親政之初,為了削弱諸候王國勢力,使用恩威並施、懷柔並濟的方法。對於反叛的諸王強力鎮壓,誅戮餘黨,斬草除根;一方面推行各種和緩削藩的法令,如:金律、左官律、推恩令、附益法、私出界罪、非正與亂妻妾位律,和平且漸近的限制諸王參政,達成削弱諸侯王國勢力。

強化中央集權在地方設置十三州部刺史,京師七郡則另外設立司隸校尉監察,監察地方官員和地方豪強,並向中央稟報。

弱化宰相相權:漢武帝為了鞏固皇權,改變丞相位高權重的傳統。挑選親信近臣構成「內朝」,負責政策決策,並只向皇帝負責。宰相及其餘官員稱為「外朝」,只負責執行政策。

用人唯才:漢武帝非常注重人才的開發,確立了察舉制度,並鼓勵平民上書自薦,是中國有系統選拔人才制度之濫觴。「疇咨海內,舉其俊茂」,「興造功業,制度遺文」。於是大量人才輩出,在軍事上有李廣、衛青、霍去病等流;經濟上有桑弘羊、孔僅之輩;外交上有張騫、蘇武等。史書讚曰:「漢之得人,於茲為盛」。


圖:一幅敦煌壁畫的局部。畫漢武帝與群臣一行人為張騫(畫中左面跪着者)送行

 

農工商政策:漢武帝的農工商政策,大體上是延續漢初的重農抑商政策。在重農方面,大興水利,灌溉農田;修建渠道、便利漕運;推行屯墾、新農工法;在抑商方面,行均輸法及平準法打擊投機商人,算緡令及告緡令,向商人和手工業徵稅,充實國庫。(請參考:「鹽鐵論與國富論-論農工商1」文章)

 

國際貿易:在漢武帝多次討伐匈奴後,漢朝終於控制了西域地區,促成中國文化與西域文化的交流與貿易。打通了絲綢之路,連通從東到長安,西到羅馬帝國,最遠至埃及亞歷山大的國際貿易大通道。在其他地區國家方面,如倭奴國、南朝鮮和東南亞等地,也與西漢有文化上的交流與商業上的往來。

 

 


圖:西漢壁畫,反應當時農耕與狩獵的生活

 

 

與民爭利:財經大臣桑弘羊為了彌補國家的財政赤字,又不增加農業的稅賦,採用了鹽、鐵、酒國營專賣,來充實國庫,司馬遷曾讚說「民不益賦而天下用饒」,其實太史公的經濟理論是錯的。因為羊毛出在羊身上,鹽、鐵、酒國營專賣不僅剝奪了商人、手工業者的工作機會,給予一批新的權貴來壟斷專賣,無法自由競爭。而國營專賣的產品質差價高,寓稅於價,其代價是間接的負擔在老百姓的身上。(請參考:「鹽鐵論與國富論-論專賣12」文章)

 

文化思想

教育、文化:漢武帝興建太學,設置五經博士,教化本源,養天下士;建藏書之策,置寫書之官,各類圖書,廣充秘府,史稱「書積如丘山」。定郊祀之禮,行封禪之祭祀,禮敬百神,告命於天;頒佈太初曆法,更新正朔起始,順應農時節氣,預測日月蝕周期;建立樂府,協調音律,收集民歌,「采詩夜誦」;鼓勵詩賦創作,「抒下情而通諷諭」,「宣上德而盡忠孝」,漢賦文風大盛。

 

圖:西漢《文翁石室授經講學圖》漢武帝下令全國,普遍興辦文翁石室式的官學。

 

 

思想專制:董仲舒曾指出漢初思想是「師異道,人異論,百家殊方」,漢武帝為了鞏固皇權,急需統一的思想標準。故採用「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壟斷天下之思想,使失其自由」。漢初原本頗有戰國時期「百家爭鳴」復興盛況,在漢武帝的箝制之下,從此失去學術思想自由。

 

 

 

盛極而衰

 

軍事擴張:漢武帝征服夜郎、南越;收復兩廣;開拓西南;北伐匈奴,遠征大宛,降服西域;極盛版圖東抵日本海、南吞交趾、西逾蔥嶺、北達陰山。其中尤其以多次致命打擊匈奴,使「匈奴遠遁,漠南無王庭」,為漢朝經濟文化的發展奠定了有利的條件。

圖:漢武帝時代歐亞大陸形勢

 

 

大興宮殿:漢武帝先後建未央宮、甘泉宮、建章宮、蜚廉桂觀、益延壽觀、通天莖台等。其中的建章宮,「千門萬戶」,碧麗輝煌,與未央宮和長樂宮並稱「漢三宮」,供漢武帝遊玩賞樂,「金屋藏嬌」(2)之用。

 

沉迷女色:漢武帝風流成性,沉迷女色,曾寵愛陳阿嬌、衛子夫、王、李夫人、尹、邢妃嬪、鈎弋夫人等人,後宮蓄女作樂,漢武帝曾自言:「能三日不食,不能一日無婦人。」

 

盛極而衰:由於漢武帝長年窮兵黷武與肆意揮霍,導致國庫空虛;晚年在討伐匈奴,卻慘遭嚴重的挫敗,大量人民被徵召從軍,死傷慘重,「海內虛耗,人口減半」,影響經濟發展;經濟上實施國營專賣壟斷,與民爭利,導致經濟凋敝;賣官鬻爵政策,官風貪污敗壞,強豪欺壓百姓,民生困苦;大量農民破產,爆發接連的農民起義,越演越烈。

 

 

 

臨終懺悔

 

大帝的懺悔:漢武帝晚年下「輪台罪己詔」,公開向臣民懺悔反省:「朕即位以來,所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並指出在輪台屯守之建議,「有傷害百姓,糜費天下者」、「是重困老弱孤獨也」。承諾此後重回與民休息及重視發展經濟的軌道:「當今務,在禁苛暴,止擅賦,力本農,修馬復令,以補缺,毋乏武備而已。」此後漢朝的統治方針發生了急劇轉變,從而避免了像秦朝般迅速敗亡的結局。

 

臨終託孤:漢武帝晚年得子劉弗陵,並將帝位傳給8歲的劉弗陵,即來後的漢昭帝,令大將軍霍光為首輔,金日磾、上官桀以及桑弘羊等四重臣來輔佐劉弗陵。

 

 

 

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禍

 

經秦末天下大亂,漢初百廢待興,社會經濟薄弱。漢文帝、漢景帝推崇黃老治術,無為而治,採取「輕徭薄賦」、「與民休息」的政策。父子在將近半世紀的治理下,百姓在和平穩定的環境下創造了大量財富,百姓富裕,豐衣足食,安居樂業,天下安樂。但至漢武帝時,司馬光在「資治通鑒」中曾評論:「孝武窮奢極欲,繁刑重斂……,使百姓疲敝,起為盜賊,其所以異於秦始皇者無幾矣。」(3)

 

就在社稷危傾、風雨飄搖的時刻,漢武帝晚年能勇於認錯,知錯能改,「禁苛暴,止擅賦,力本農」,終於「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禍乎」。至漢昭帝、漢宣帝時,更是注重輕徭薄賦、與民生息。經過近半世紀的治理,終於恢復嚴重損耗的國力,重回太平盛世。劉向讚曰:「政教明,法令行,邊境安,四夷親,單于款塞,天下殷富,百姓康樂」,史稱「昭宣中興」。從漢武帝去世,到東漢滅亡,漢朝國祚還維持了三百多年。

 

 

 

 

 

註:

 

1.《史記 卷四十九 外戚世家第十九》王太后……太子幸愛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時,王美人夢日入其懷。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貴徵也。」未生而孝文帝崩,孝景帝即位,王夫人生男。

 

2.「漢武故事」中記載:「長公主嫖抱置膝上,問曰:『兒欲得婦不?』膠東王曰:『欲得婦。』長主指左右長御百餘人,皆雲不用。末指其女問曰:『阿嬌好不?』於是乃笑對曰:『好!若得阿嬌作婦,當作金屋貯之也。』」

 

3.《資治通鑒‧漢記十四》孝武窮奢極欲,繁刑重斂,內侈宮室,外事四夷,信惑神怪,巡遊無度,使百姓疲敝,起為盜賊,其所以異於秦始皇者無幾矣。然秦以之亡,漢以之興者,孝武能尊先王之道,知所統守,受忠直之言,惡人欺蔽,好賢不倦,誅賞嚴明,晚而改過,顧託得人,此其所以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禍乎!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