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032007感情的迷途

退出危險遊戲

下班了,總經理室的門還緊閉著,下午三點多的時候來了一個女客戶,在我看來準確地說應該是女孩子,因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公司的客戶,都談了幾個小時了,怎麼還沒談完呢,我心裡有一絲淡淡的醋意,也許別的部門經理和女客戶即使談一天我也沒有感覺,但總經理鵬不一樣。

我不想現在就離開公司回家去,總想找個藉口進去一下,我想知道他們在做什麼。翻遍所有的資料夾,似乎並沒有什麼緊急的檔需要他來批示,最後我終於找到了一份將要簽訂的合同文書,其實我早在前幾天就修改好了,只是一直沒有給他審批。

拿著那份合同,我站起來,用手輕輕地梳理了一下頭髮鎮定情緒,他們是在談公事呢還是在……我管不了那麼多了,準備好進門後該說的話,但就在我正要敲門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了很多。我為什麼還要敲門?他又不是我的誰,我早就從一場危險的遊戲中退出,為什麼還要跳進去,夢總有醒的時候,我也該清醒了。

最終,我沒有敲門進去,管他們在談什麼呢,收拾好坤包,我愉快而平靜地走向電梯口。以前我來公司上班,純粹是為了和鵬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我先生早就勸我回家做個全職太太了,但我不想。在公司裡除了要把工作做好,還要想著怎麼心領神會地讀懂鵬每一次那含情的一瞥。最近感覺好累,我不想這樣了,我想離開,重新一心一意地回歸家庭,結束和他這種曖昧的關係,這樣對他對我都好。

陷入一段孽情

三年前,我來到公司,負責產品的外貿出口。以前的外貿經理跳槽後帶走了很多客戶,面對全新的客戶關係,要強的我不分晝夜地工作,年終結算的時候,外貿部門的銷售業績比以前增長了十幾個百分點。總經理鵬在工作上給了我很大鼓勵和幫助,我們在工作上配合得很默契。看著他每天嚴肅的神情,我並沒有想很多,有一次他出差,把我也叫上了,我驚訝萬分,內心有一絲小小的激動。

但一路上我們都是談工作,看著他那認真而疲憊的樣子,我對他忽然有了一種敬意和愛憐的感覺。他興奮起來的時候卻像個大小孩,興沖沖地拉著我去喝酒,不談工作的時候,我們似乎還可以成為好朋友,但我們都是有家庭的人,我不想把關係弄得太複雜。從那次後回到公司,我經常會遇到他火辣辣的眼神……

公司五周年慶典上,他酒喝得特別多,那晚他不停地向我敬酒,說公司發展這麼快,我作為外貿部門主管功不可沒,幸虧人多,要不我真的會被他灌倒。那個晚上,他好像瘋了一樣,不停地喝酒,不管誰敬酒,他都照喝不誤,幾個部門主管也都爛醉如泥,最後開車的人也沒有了,大家都建議把車子停在酒店,打車回去。

也許鵬真的喝醉了,他竟然當著大家的面叫我開車送大家回去,我是公司女員工裡唯一會開車的,他從包裡摸出車鑰匙跌跌撞撞地放到我手裡,我只好硬著頭皮接過來,沒醉的幾個女同事把他們幾個塞進車裡,然後我開著車子一個一個送回家。

最後一個送的人是鵬,當車上只剩下我們兩個時,氣氛顯得特別尷尬,他一個勁地歎氣,然後我聽到他在輕聲地抽泣,這是我第一次看見男人在自己面前哭,男子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也許在他的心頭真的有很多苦痛吧,我把車子停在路邊,勸他冷靜點,生活是美好的,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並不想知道他內心深處的酸楚,幸福的人生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生各有各的不幸。

最後他說:“其實我是一個可憐的男人。”我一言不發,任憑他坐在副駕駛座上自言自語,他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但無人接聽,“她又出去打麻將了,我沒帶鑰匙,你送我去附近的酒店吧,今天只能住外面了。你晚點回家可以嗎,我要你陪我說說話。”

鵬說他和太太沒有話說,結婚多年但沒有孩子,他的太太最愛打麻將,終日不在家裡。在我和他一起共事前,他很蒼老(雖然只有38歲),性格也很內向,但是我來到公司以後,他心態很快變年輕了,充滿活力,他說他喜歡我的氣質,喜歡我的風格。雖然他在事業上一帆風順,但也許是感情上的寂寞讓他看上去是如此的蒼老。女人的心都是很軟的,看著他內心的困頓,望著他英俊的面龐,我覺得自己有一種呵護他的衝動。

那一夜我沒有回家,陪他在房間裡聽他說了很多很多關於他自己的故事。我的家庭相對他來說已經幸福多了,先生是上海新好男人,對我百依百順,但我們之間似乎缺乏激情,婚姻生活平平淡淡,和和睦睦。我似乎早就已經習慣了我已經擁有的幸福,但日子久了總感覺到沒有新意,我終於還是未能抵擋住誘惑。

一場婚姻瓦解

我和鵬相戀了,白天我是他工作上的搭檔,晚上我們出去約會,大家生活在這個城市很多年了,到處都是認識的熟人,很多時候鵬都會開車去杭州或蘇州找個溫馨的飯店和我一起吃燭光晚餐,那種感覺好美好,讓我欲罷不能,有時我也會覺得對不起先生,想和鵬分手,但他似乎已經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我身上了,每次我提出要分手,他都會買來一大束玫瑰花求我不要離開他,他說沒有我陪伴在他身邊,他就會失去自我。

有時候他會什麼都不做,只要我坐在他身邊,陪伴著他,他就在椅子上坐著睡著了。看著他酣睡的樣子,我不知道自己是應該退還是進,我和他都是有家庭的人,這樣下去肯定不是辦法。鵬想和妻子離婚,他說他們早就名存實亡了,即使沒有我,他們也還是要離婚的。我沒有發表什麼看法,只希望他自己好好考慮清楚,將來不要後悔就是,但我還是不能給他任何承諾,我心裡還有自己的家。

鵬和妻已經談好了離婚的事情,法院宣判那天,他希望我也去,我沒有拒絕他。法庭上的氣氛很嚴肅,看著鵬的妻子,我覺得她既可憐又可悲,三十多歲的女人了,整日沉迷於麻將,看著她那迷茫的眼神和麻木的表情,我也替鵬感到痛心,也許他們兩個真的不適合,分離對他們兩個都好吧。

這樣還有機會去尋找屬於他們自己的那份幸福,鵬把房子和大部分的存款都給了他的妻子,大家的情緒都很平靜,我從來都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場面,一場婚姻經營了沒幾年就這樣無奈地瓦解了,我心裡感覺到一陣陣淒涼,也許當初他們也是相愛的吧,最後卻變成了這個樣子,真是世事難料啊。

鵬從家裡搬了出來,暫時還沒有找到合意的新樓盤,就住在公司附近的酒店。我和他的關係在公司裡成了公開的秘密。

內心受到震撼

我先生工作很忙,他根本就沒有覺察到我的變化,我心裡也感覺很內疚,覺得對不起他,他是個好男人,沒有什麼不良嗜好,對家盡心盡責,而且年輕有為,我們之間惟一的不足就是我們沒有多少共同語言,因為他在做生意,我是在公司上班,而且我的愛好他都不喜歡,我喜歡釣魚,但他不願意總在一個地方傻坐著,雖然有時候他也陪我去,但可以看出那是勉強的,所以有時候就覺得索然無味了!

和鵬在一起,我們有說不完的話,工作上配合也很密切。我不想離開鵬,更捨不得和先生分開,我在感情的迷途上痛苦地彷徨著,感動於鵬的執著,感動于先生的善良,卻不知道何去何從。

就在我痛苦彷徨的時候,一件事情讓我醒悟了過來。有天早上我剛到辦公室不久,就聽見前臺有人在大喊大叫:“她人在哪裡,她人在哪裡,我要找她……”大家都在朝那邊看,行政部的李經理走過來和我說:“劉經理,你暫時避一避,宋總她老婆來找你了,雖然他們在法律上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但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我坐在座位上沒有出去,大家都說我沒有來公司上班,如果有什麼事情會轉告我的。但是她根本就不聽,嘴裡直嚷:“她今天不出來我就不走!”

恰好鵬不在,去浙江出差了,我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勇敢地站出來面對他前妻的挑釁。我呆呆地望著辦公桌上的咖啡杯,內心在作最後的掙扎,最後我終於站起來走了出去,鎮靜地來到她面前:“你好,聽說您找我,有什麼事情請來我辦公室談。”她不再高聲大叫,跟著我走進我的辦公室,我給她沖了一杯咖啡,很禮貌地請她坐下,我感覺她眼神裡有一種火辣辣的敵意,端著我給她沖的咖啡,她開始抽泣,我突然覺得面前的這個女人好可憐。

“我老公是為了你才和我離婚的嗎?”她開始發話了,“本來我可以和他過一輩子的,即使他不愛我,我也願意,但你的出現,讓我的夢想徹底破滅,我真的很恨你!”我歎了一口氣,輕輕地說:“對不起。”其實他們的分開是必然的,也許是我的出現加速了他們婚姻的瓦解,但我和鵬確實是在他們夫妻名存實亡後才在一起的。

面對這樣一個背負著傷痛的女人,我不忍心做太多的辨白。他的前妻說:“是你破壞了我的家庭,你要受到懲罰的,你這樣做對得起你的丈夫嗎?你對得起你的家庭嗎?別人說我是一個不負責的妻子,你也一樣。”他的前妻走後,我想了很多,眼淚不住地往外淌,不管我是對是錯,我都決定退出這場危險的遊戲。

現在我還在公司裡工作,他的前妻也沒有再來找我了,但每次鵬約會我,我都會以各種理由推脫。我為自己能退出這段感情感到一絲高興,但是每當我回到家中,想到先生對我的呵護和關愛,我就感到十分愧疚,我究竟該如何面對他呢?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我的最愛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