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091933不安分的女人

其實早婚也是出於無奈。一場家庭變故讓我這個家中長女過早地承擔了生活的重壓。1998年我爸被判無期徒刑,媽媽帶著我們四個孩子,生活再沒以前那麼寬裕了。作為家中老大,我必須承擔起家庭責任,選擇了輟學出來打工。

在服裝廠上班時,我跟一個蔡甸的男孩談起了戀愛,稀裡糊塗就發生了關係。以前在學校上生理課時,同學們總是不好意思地哄笑,我也沒好好聽講,對男女之事根本不懂,跟那男孩發生關係後,我還不甚明白是怎麼回事,只感覺問題很嚴重。更可怕的是,發生關係後,那男孩就不要我了,理由是我爸坐牢了,他不可能跟我結婚。因此,別人介紹我跟前夫秋馳認識後,我一五一十地對他講了我爸坐牢和我失身的事,他說他不在乎,我立馬就願意嫁給他.

秋馳是黃岡人,在武漢做裝修,我並不完全是出於感激嫁給他,我確實也喜歡他。結婚後,我們家跟別人家是反過來的,我把工資全交給秋馳,自己只留點零花錢。他對我說,你爸不在家了,你是家裡的老大,弟弟妹妹們都還小,你該貼娘家還是貼。這話說得很中聽,我對他更感激了,覺得他是個明事理的大氣男人。

但後來有幾件事讓我認清了他的口是心非。有一次,我廠裡發了50元過節費,我去漢正街買了一些布,給我兩個弟弟各做了兩條褲子,秋馳發現了,竟然生氣地說:“我們又不是蠻有錢。”原來,他這麼小家子氣,以前說的那些大話都是虛情假意。

秋馳還很自私,我可以給他買這買那,好吃的都留著他,他卻從來不顧及我的,一寸紗都沒見他給我買過。

不是我為自己開脫,後來我的出軌確實與認清了秋馳的真面目有一定關係,因為,讓我出軌的那個男人,也就是我現在的老公紹寒,是與秋馳完全相反的那種男人。紹寒其實是我爸爸的“牢友”,他犯的是經濟罪,據說是挪用公款炒股。紹寒出獄後,我去探監時,我爸把紹寒的電話號碼給我了,說紹寒是個很有本事的人,為人也很義氣,夠朋友,讓我有什麼困難可以去找他。當時我並沒太當回事,但2005年5月,我突然主動聯繫了紹寒。

那天,我快要來月經了,心情很煩躁,不想做家務,我讓秋馳洗碗,他坐在那看報,動都懶得動,我一氣之下把桌子掀了。秋馳默不作聲地收拾殘局,我氣呼呼地跑出去了。我在女友家等著秋馳打電話來哄我回去呢,哪知道他根本不找我,我好沒面子,一氣之下就找出紹寒的電話,我約他出來,他說要在家陪媽媽過母親節,我也不知道當時我怎麼那麼厚臉皮,竟然說:“要不,我去你那兒吧。”

我去了紹寒家,在他家過了夜,跟他發生了關係。第二天早上,我心情好複雜,似乎既愧疚,又害怕,總之是五味雜陳。我哭了,給秋馳發了條短信說:“老公,在幹什麼?我好想你!”秋馳說他在上班,我心裡湧出一股強烈的內疚感。

後來,我經常跟紹寒一起廝混,有時夜晚也不回家,秋馳有了懷疑,我這人一向敢做敢當,我就承認了。我要離婚,秋馳不願意,一直拖到2007年,我們才離婚。

再婚後,我又背著現在的老公跟前夫偷情

離婚之後,秋馳離開了武漢,到處跑,有時在浙江,有時在山東。離婚後,我們發現一個致命的問題:我和秋馳互相還愛著對方,誰也離不開誰,有時想得厲害還想得哭呢,我們似乎比離婚前感情更好了,但生活已不可能回到從前的軌道。

紹寒比我大12歲,未婚,2008年4月,我跟他結婚了。他確實是有個能力的人,出獄後度過了一段困難時期,後來又進了金融這一行,幹得如魚得水,年收入幾十萬元。我再也不用為錢發愁了,想出去做點事就做,不想做就打麻將,我打麻將基本上很少輸錢,基本上都是嬴,就這樣,我每月還能大手大腳地花掉六七千。紹寒從不干涉我花錢,對我總是有求必應。

紹寒對我什麼都好,就是一樣不依我:不許我把孩子接到身邊,我去黃岡看孩子,他也不願意,我只能偷偷地去看孩子。

秋馳四處漂泊,把孩子丟給他父母,孩子的爺爺奶奶忙於做生意,照顧孩子也不是很仔細。一個女孩子,居然滿頭蝨子,身上的衣服也髒得不成樣子,每次我過去看女兒,都心疼得直流淚。

我就像一隻飛遠了的風箏,但秋馳和女兒,就是拴著我的兩根線,扯得我心痛。除了經常找外出的由頭背著紹寒去黃岡看孩子,我還經常去外地跟前夫秋馳約會,編個理由騙紹寒,說外出散散心,僅去年一年,我就去山東威海與秋馳幽會了三次,每次都是在那住一陣子。紹寒對我太好了,居然從沒懷疑,我在威海的時候,他還打電話問我那邊冷不冷,要不要錢買衣服。他總擔心我在外面缺錢花,說隨時給我匯錢。他對我那麼信任,那麼寵愛,我卻在與前夫幽會,而且在與前夫親密的時候,對他沒有絲毫愧疚感,我真的被他寵壞了。

我所有的激情都轉移到前夫秋馳那邊,對現在的老公紹寒毫無感覺了,有時甚至一連兩三個月我碰都不想碰一下紹寒,他竟然沒覺察到我的情緒變化,反而自責地認為是他打鼾影響了我休息,自覺地到客廳的沙發上睡。

我問妍婷:“你跟現在的老公為什麼不生個孩子呢,這樣也許你不至於那麼空虛,另外,孩子也可以成為你們夫妻感情的一個紐帶。”她表情淡漠地搖搖頭:“他根本沒有生育能力。也許是因為他太胖了吧,1.60米的身高,體重竟然達100公斤。”我安慰她說:“胖也不一定沒生育能力,你們應該去醫院好好檢查檢查。”她繼續搖頭:“他太自信了,他根本不相信自己有什麼問題,怎麼會同意去醫院檢查呢?”停頓了一會,她接著說:“再說,我也沒理由要求他去醫院,因為去年我懷過一胎,他認為那是他的孩子,當然不可能懷疑自己的生育能力。只有我清楚,那孩子不是他的,是前夫秋馳的。我執意要打掉,紹寒也沒辦法,只得依我。在他面前,我從來都是說一不二的。”

東窗事發,我不知何去何從

紹寒一直沒懷疑過我,直到今年正月初二,他才有所察覺,跟我吵了。

大年初一那天,我在超市里買東西時,不知道為什麼隨手買了兩個安全套,事後我自己都覺得奇怪,我前夫和現在的老公都不習慣用這玩意,除了他們我也沒有別的男人,也許當時只是覺得那安全套的外包裝不錯吧。

初二我背著紹寒去黃岡看女兒了,當然,順便也跟回家過年的前夫秋馳幽會,那兩個安全套當然沒開封,事實上一直到現在那兩個安全套都還在我包包裡。

紹寒以前從不翻我包包的,也許是我的疑點越來越多,他也開始對我有所警惕了。我從黃岡回武漢後,他翻我包包,發現了車票和安全套,非常生氣,逼問我是怎麼回事,我也沒隱瞞,向他承認我一直跟前夫秋馳沒斷過聯繫。他非常痛苦。

紹寒跟我吵,甚至提到了離婚,但我知道,他捨不得我,離婚只是說說而已。

前幾天,我離家出走,在賓館開房住,每天在麻將桌上打得昏天黑地。這幾天,我回家了,但我們由熱吵轉入冷戰,誰也不理誰。紹寒不會做飯,我不做飯他就天天吃泡面,睡沙發,我看了也心酸。但我真的對他毫無激情,從來就沒愛過他,我不可能假裝說些肉麻的話,做出肉麻的舉動。我問妍婷:“既然你不愛他,那你當初為什麼還沒跟前夫離婚就跟他有了婚外情呢,而且後來還離婚嫁給了他?”她想了想,神情茫然地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為他對我太好了吧,相比之下,我前夫很自私,對我又太不好了。”接著,她又舉例說明:“記得他剛出獄那會,手頭很拮据,有一次快過年了,他手頭有300元,那可是他全部的生活費呀,但他竟然花二百幾十元給我買了件新襖子過年。這種事,前夫秋馳是萬萬做不到的。”

秋馳並不知道我現在又結婚了,他只是知道我身邊有個男人。他一直說,希望我再回到他身邊,我們重新開始。

朋友們都說我身在福中不知福,是犯賤。他們勸我說:秋馳他當初就是因為你有了外遇才要離婚的,現在你再回頭,他怎麼可能重新接受你呢?我也明白他不可能重新接受我,但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喜歡跟他在一起偷情的那種感覺,我也覺得自己很賤,放著人人羡慕的好日子不過,放著一個對我好的男人不愛,卻偏要愛一個對我不好的男人。秋馳現在仍然對我不好,他還是原來那個自私的男人,我們在一起,我總是付出的一方,我在他身上花不少錢,甚至我們在賓館開房的錢都是我出。

有時我想,如果紹寒允許我把女兒接到身邊,有個孩子捆住我,也許我就會老老實實呆在家裡,守著老公和孩子好好過日子,不會像現在這樣不安分。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我的最愛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