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70759偷情日記

地下情無解偷情日記懷舊愛

二○○○年二月八日 他家

在莫札特的古典樂,及森呼吸芳薰精油的催情作用下,我們的吻由淺至深,從小蜜蜂的輕啄、法式舌吻、到拚命狂吻,我只感到一陣酥酥麻麻,全身無力,幾乎癱在床上。

這是我和他第一次偷情的肌膚之親,僅止於上半身,但我已感到幸福正在起飛。

初見裸體眼睛噴火

二○○○年二月十三日 星乃湯

衣服一件件褪下,上衣、褲子、裙子、內衣、內褲灑落在椅子、桌子、地毯、床上,他第一次看到全身赤裸的我,忍不住說了一聲:「妳身材好辣!」。

聽到他的讚美,我一瞬間有飄飄然的感覺,好像被泉水氤氳的熱氣包裹住,開心極了。

他兩隻眼睛盯著我光溜溜的身子,像是快噴出炬焰,一把抱起我,雙手恣意遊走全身,他的舌像是靈活的雕刻刀,琢磨鑽石般的精雕我的全身,輕輕延著我的晶瑩的臉頰、堅挺的雙峰、纖細的蠻腰、豐滿的臀部、窈窕的大腿、修長的小腿,再從足部蜿蜒而上,前進到女人最神秘的第三點,細細撫弄我茂盛的草叢,掀起兩片小小的門簾,用最長的長度往黑幽幽的緊緻深洞探索。

硬挺衝撞痛苦不已

「妳如果想叫就叫出來!」他說完這句話我瞬間發出一陣稚嫩的叫聲,更挑起他男性原始的飢渴,早已堅硬挺拔的陽具,橫衝直撞的想要潛進我的身體,可我卻被突如其來的硬物刺得疼痛不堪,糾結的表情、扭曲著面孔說:「好痛!」

他看到我痛苦的表情及叫聲,倏地縮回去已上崗的槍枝,雙手抱起嬌弱無力的我,細細咬著耳朵,輕聲說「我們去洗溫泉吧!」。

泡完澡和他再回到床上繾綣,雙唇分不開,赤裸裸的身子交纏在一起,這是我和他第二次偷情的肌膚之親,延續至下半身,我已深深感到幸福洋溢,對於這份已確定擁有的戀情,愛苗正在一個雙十年華的小女人及已屆不惑之年的老男人身體裡成長。

二○○○年二月二十八日 凱悅大飯店

辦好住房登記,進了房間一踏進房間,我像隻因為過於飢渴而變成野狼的小綿羊,雙手扣著他的脖子,讓他不得不彎下身來,我沾了胭脂的火熱雙唇不停在他臉上、脖子留下愛的印記。

「妳等一等,別這麼急,看看我買給妳的卡蒂亞碧海星光晶鑽戒指!」正在興頭上的我那管得了這麼許多,雙唇湊上去。他一面將戒指套在我的無名指上,又急忙一件件褪去我的外衣,他粗暴地撥下我的胸罩及內褲,雙手不停在洶湧隆起的乳房摩娑,豎立的高爾夫球桿,不再像上次那樣只在洞口徘徊,準備一桿進洞,並低聲跟我說:「妳要跨越障礙,大腿能張開多大,就拚命給它撐大,這樣我們兩人才能同時享受性愛的舒服!」

溫存過後,汗水淋漓沾濕了床單,和他洗過鴛鴦澡,整好儀容,我看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覺得自己比花嬌貴,兩人的愛比彩虹還要夢幻美麗,突然將它拿下來,重新套在右手中指上。

戒指定情注定分離

「套在左手無名指上,只表示訂婚,今天我們倆已經結婚,所以要套在右手中指上!」

這是我和他第三次偷情的肌膚之親,蔓延至全身,我已被幸福團團圍繞,對於這份更堅固的戀情,愛苗正在一個雙十年華的小女人及已屆不惑之年的老男人身體裡茁壯。

二○○一年十月七日 馥華飯店

他一踏進房間,就急忙抱起我,雙唇在我像天鵝般光滑筆直的美頸上,不斷留下戳印,但我卻一反常態的推開他,往後退了幾步,因為我得了莫名的病,不知道原因,沒有藥醫,注定被囚禁在情慾的無形牢籠裡,為了不拖累他,我選擇離開。

「等一下,今天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說!」「什麼事情,待會再說!」他繼續向前,不讓我有脫逃的機會。我心裡想這應該是兩人最後一次溫存,就盡情享受吧!

他用手的力量撐住我的身體,下半身也忙個不停,前進後退,左扭右動,使出渾身解數,汗流浹背,卻不想休息,或許是心理作用,最後的總是最美的,我感到他這次的表現,是兩人在一起之後,最令人心神蕩漾,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都直入雲霄,有著騰雲駕霧的感覺,但又想到兩人即將分離,忍不住嚎啕哭出了聲音。

「我們分手吧!」我抽抽搐搐地說。「為什麼!」「我再也受不了只能當個地下情人,想見你時見不到,睡醒時只有我一個人,和你出去時偷偷摸摸,怕遇到認識的人。」他沒拒絕,或許早就想將玩累的肉慾收回,回到應陪伴的枕邊人身旁。

這是我和他最後一次偷情的肌膚之親,用著得莫名怪病的軀殼。愛苗正在一個雙十年華的小女人及已屆不惑之年的老男人今生的身體裡,暫時消逝。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我的最愛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