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111702朋友妻偷情的遭遇

我的一個從小玩到大的朋友名叫震!他是一個商人,長期在外面跑。他老婆怡是震以前的大學同學,畢業後在一家大型國企工作,現在大小是個幹部。他們畢業以後不久就結了婚,有一個很可愛的女兒。震的事業很成功,家庭也很好,怡很漂亮,即使現在35歲了,還是很美麗。震的女兒聰明伶俐,學習一直很好。震和他的家庭一直是我們羨慕的對象。

半年前的一段時間,震突然很頹廢,總是喊我去喝酒,喝酒期間卻總是不怎麼說話,每次就是要我陪著他喝酒,直到他快要醉了為止(震是個很自律的人,他每次喝到快要醉的時候就不喝了)。我問過他好幾次是為什麼,他總是不肯回答。後來我漸漸發現不對的地方了。因為我每次送快要醉的震回家,他妻子怡都是幫著我把震扶到他家的客房去。怡在我的映像裡面一直很賢惠,似乎不是因為丈夫喝醉就不讓丈夫進臥室的人,而且以前有過2、3次震真正喝醉之後,我送他回家都是一直送到臥室裡面的。看來是他們夫妻關係出現了問題。

這段頹廢的日子震大概過了將近一個月,後來他才把事情的始末告訴我。

原來,半年前,在震結婚紀念日之前1周,震剛好出差去深圳談生意,開始準備去1個月的樣子。但是由於那次遇到貴人相助,十分順利,只用了不到1周,就把生意談妥了。震十分高興,就準備趕在結婚紀念日當天悄悄回家,給妻子一個驚喜。結果卻在那天晚上一直到深夜11點才等到妻子回家,本來震以為老婆在加班,就沒有說什麼怪話,還拉著他老婆怡一起享用了震準備的燭光晚餐。

但是飯後,震要和妻子親熱的時候,卻發現妻子的陰毛已經在最近全部被剃光了,現在才剛剛張出一點毛頭出來。顯然,這不可能是他妻子自己剃的,於是震就要怡解釋。結果怡卻一下子跪在震面前,坦白她近半年來和她們單位一個年輕同事一直有偷情的關係。震聽了暴跳如雷。因為震在床上的戰鬥力很強悍,一般都是他妻子怡受不了。震認為不可思議,怡已經被自己喂的飽飽的,怎麼還會外去偷食呢?

結果更是出乎震的預料,怡偷情的對象居然在床上的本事還不如震,但是那小子卻會玩性虐待,而怡儘管出身在一個不錯的家庭,自小就收到很好的教育,但內裡卻有被虐待和暴露狂的潛質。怡的這個癖好被那小子所掌握,已經被那小子調教的成為那小子的性奴了。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那高雅端莊、賢惠知性的老婆居然會背著他被別人玩弄成性奴。結果後來他發現他老婆怡還真沒有說瞎話。

原來,那小子是前年大學畢業到震妻子怡單位工作的,說起來還是震和怡的師弟,怡那時候已經是部門主任了,那小子得知怡和他是一個學校畢業的後,從此就一直叫怡師姐。剛開始怡和他之間也只是純粹的同事關係,頂多看在校友的份上對他照顧一點,可在一年前怡因為自己工作上的失誤,給單位造成了一定損失,雖然數目不是太大,但會影響怡的前程。那小子剛好被抽調了參加對那次虧損的調查組,而且他發現了怡工作失誤的直接證據,但他沒有上報,而是把證據銷毀,幫怡掩飾了過去。

怡因此總覺得欠了他一個人情,對他就更加照顧了,兩人的關係也由此親近了起來。怡告訴震,她開始只是把那小子當親弟弟看待,因為那時震常常去南方,她一個人待在家裡無聊,那小子就常常邀請她參加他們的聚會,怡和那些剛畢業的年青人在一起,因為她的美麗成熟一直被那些小青年當成憧憬的對象,怡感覺自己好像也青春了許多。

後來有一次,那小子在一次聚會後送怡回家的時候抱著怡說喜歡她,她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怡因此疏遠了他一段時間,但那小子卻不管不顧地繼續不斷進攻。加上那段時間震常常出差到南方,怡有些寂寞,又覺得欠了他一份情,在一次單位工作宴請之後,有點喝多了的怡就被送她回家的那小子拉到那小子的住處,怡在半醉半醒之間半推半就地就和那小子發生了關係。

怡說本來只是想當做還他人情的,再說可以滿足一下自己的身體和心理,就和他發生過幾次正常地兩性關係,然後就想和他了斷,但那小子不但很會嘴甜會哄女人開心,在床上也十分溫柔,而且還很注意女人地感受,會發掘女人的性感,給女人極大的滿足。

在怡提出和他分手後,他說能夠理解怡的心情,畢竟怡並不想破壞自己的家庭。但是那小子要求和怡單獨出去旅遊一天,再痛痛快快地做一次,讓他們的關系結束在優美的風景裡面,讓他留下一個一輩子難以忘記的美好回憶。怡看那小子一臉癡迷自己、很純情的樣子,很是有點得意。一時心軟就答應了那小子,結果怡就借口開會和那小子出去到臨近省分的一個著名旅遊點去了一天,根本不知道那小子早就發現了怡內在的悶騷的被虐待的潛質,蓄謀已久地要把怡調教成他的性奴。

就在那天,在那小子的一力營造之下,怡一直陶醉在那即將別離的有一點點傷感的情緒裡面,就放縱了一回自己,任由那小子玩弄。結果,那小子借助藥物的幫助,徹徹底底地打碎了怡所有矜持的面具,把他帶著的一大包性虐待的玩具都用到了怡的身上,通過強烈性虐待性質的蹂躪、玩弄和調教,讓怡完全地被奔放的性慾望所控制。

於是在他們回到本地後,怡沒有回家,而是跟著那小子到了那小子的住處。接下來一天,怡打電話騙家裡說會議延長一天,讓她父母繼續照看孩子一天,實際上怡卻是光著身子被那小子整整調教、玩弄了一整天。

怡在那種瘋狂的玩弄下很快就墮落了。那小子還拍下了怡無數一絲不掛、作出恬不知恥姿勢和性交、性虐待的照片和錄像。隨著怡的情慾全被他控制,那小子逐步開始系統地調教怡。怡割捨不了情慾的滿足,同時在不斷地調教過程中,怡淫賤的樣子也不知道被那小子拍了多少照片和錄像,怡也有點不敢提出分手,結果怡就此陷了進去。

怡陶醉在做那小子性奴之中,為了討好他,還花大價錢對自己身體進行保養,每天堅持鍛煉體型全部是為了討好那小子。但是怡每次在回到家裡,看到孩子和震之後,又覺得自己實在是荒淫無恥。好在那小子並沒有太過分,除了肆意玩弄怡,並沒有想破壞怡的家庭,沒有觸及怡的底線。因此,怡也就漸漸適應了家裡的主婦、那小子的性奴的雙重角色,而且還樂此不疲。只是,面對震的寵溺,她每天都是在自責中生活。

這次暴露姦情,是因為在震出差後,怡在陪那小子的時候,無意中說震要1個月才回來,那小子就乘機提出來要和怡玩剃毛遊戲,怡認為震要一個月之後才回來,就算給那小子剃了毛也來得及在震回來之前長出來,最多就是陰毛短一點,沒有什麼大礙,可以很容易解釋。所以就由著那小子為她剃毛,兩人還狠狠的玩了一次。結果,震僅僅7天就回來了,還事先沒有通知怡。怡那天晚回來,就是借口加班,和那小子在辦公室裡面又玩過一次禁忌遊戲了。結果,姦情暴露了。

怡跪在震面前,哭著求震原諒。震不知道該怎麼對待怡,但卻知道,首先不能再讓那小子手裡存有怡淫賤樣子和性交的圖片和錄像了。於是震找了一些人把那小子綁架了拷問,沒想到那小子根本就沒有骨頭,三下五去二就什麼都交待了,還帶著震找的人把全部照片、視頻和電腦存檔的檔案全部交了出來。然後,第二天就辭職跑路了。

那小子跑了,震清點拿回來的那些圖片、影像,發現不僅有怡的,還有怡單位另外2個比較漂亮的女人的。看來那小子的性奴還不只怡一個。那段時間,每次看到那些圖片、影像,震就痛恨怡不知自重,想把怡趕走。但是面對不知情的女兒和怡的父母、震的父母震又無法開口說出離婚的理由。所以那一段時間震十分頹廢,總是來找我喝酒。

怡一直惴惴不安地等待震決定如何對待她。她自己知道自己這次犯了大錯。所以她一直繼續做好家裡的主婦,但是震已經住到客房裡面去,和她分居了。還好在怡的婉轉承歡之下,加上怡本來確實很賢惠,震也感覺家裡還是離不了怡,震就沒有和怡離婚。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我的最愛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