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311407發現老婆外遇我度日如年

不敢相信,恩愛五年的妻子竟有了情人

我與妻子結婚已經5年了。在一起很恩愛的,幾年來從沒紅過臉。她在一家銀行分理處上班,聰明能幹很是機靈,幾年來憑著較強的業務素質已擔任了分理處的副職,業務很忙。在外應酬也逐漸的多了起來,為了工作這都是很正常的。加上自個整天也挺忙的,也就從沒發現我們之間有啥問題的。

有一天,我不是太忙。在公司也沒啥事,一想好久沒與老婆在一起到外面吃飯了。就開車去她單位去了,很想給她個驚喜就沒給她打電話。到那以後我把車停在她單位對面,也就離下班時間不久了,就沒進去想在那等著她。就在這時我看見她們銀行門前開過來了一輛本田,我也沒太在意,就不經意的瞟了一眼。突然間發現我老婆從車上下來了。我看見車上一中年男人把車窗搖了下了,老婆彎下了腰,那男人在她耳邊說著什麼,老婆笑著打了他兩下。那人笑著調過車頭開走了,我老婆站在那裡,用手撫了撫有寫散亂的秀髮注視著遠去的車影轉身進了銀行內。我當時心一沉,但一想也許是她的一個重要的客戶吧,就沒太多想。過了不久老婆下班了,我把車開了過去。她一看見我,一臉很吃驚的樣子,但也沒多說啥就上了車。我說晚上我們一起出去吃,她高興的說好呀,在單位累了一整天回家也不想做飯了。我說你可真忙呀,累壞了吧。她說可不是的,在單位拴了一整天連大門都沒邁出去一下。我一聽心裡咯磴一下,仔細的看了她一下,看到她的臉上明顯的是剛補過的妝,頭髮雖然剛梭理過的,但仔細看還是能看出有那麼一絲淩亂的。看我幹嗎,不認識我呀,說完老婆撒嬌的打了我一下,我一下子想到剛才看到的那一幕,老婆笑著打那個男人的樣子。晚飯吃的我是索然無味,但老婆開心的一個勁的與我撒著嬌。我看著她開心的樣子,不敢再往下想了,心裡很是堵的難受。晚上回家老婆很是激情,在床上折騰了半夜。

接下來的日子我就留意老婆的行蹤,但一連有兩三個月也沒發現有啥不正常的,就放心了。想來還是我多心了吧。就在我放下心時,我又發現一件事,讓我起了疑心。我發現老婆不知道啥時,把手機改為震動的了,有幾次我們在一起時,看到她偷偷的將手伸進包裡把電話給掛斷了,我就假裝沒看見。有時很想把她的包翻開檢查一下,但又怕她發現了,會影響我們之間的關係。她以前回家總是把包隨筆的一放的,可現在總是很小心的放在她的視線以內。我真的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了嗎,突然我想起了,我可以看看他的聊天記錄的,但是我老婆怕上網不安全,買了套媲西伊遮斯,那個東東專門防止螢幕監控、鍵盤滑鼠記錄,防止聊天記錄被偷看防止遠端控制防止私密資訊被竊取等,結果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還是一無所獲。正在我一籌莫展之際,我突然想起她的手機卡是用我的身份證去辦的,若有事,肯定能查出來的。

想到這後,我就立即去了通信公司,調出電話單後,我一看,還真有問題。有一個號碼與她聯繫的很頻繁,他們每天都在聯繫,最多的近三十次。現在有了線索,證明了我沒猜錯。下一步我就得抓住他們的證據了。雖說她很小心,但肯定要有疏忽的時候吧。一天機會終於來了。那次我回到家,發現她的包在家,人不知道去那了。我迅速地打開包,拿出手機打開短信一看就是那個號,短信裡那人稱呼她我的寶貝,她稱呼他老公。從短信上看他們不只一次的在約會。而且說的內容很肉麻。這天老婆打來電話,說晚上不回家吃了,有個姐妹過生日要回來晚一些。我立刻停下手中的工作去她單位,但不敢開自個的車急忙向朋友借了一輛,在快下班時一直在那等著。果然在下班後,那輛本田準時的開了過來。老婆神采奕奕的走出了大門直接上了那輛車,我就一直跟著他們跟到了一家賓館,遠遠看到他們從車上下來,那男的半摟半抱著我老婆走進了賓館,那男的還不時的低下頭在她的耳邊說著什麼,逗的她不住的撒著嬌的去擰那男的臉。看著他們走了進去我整個的心仿佛都被人給掏空了。自個獨自一人在一家飯館裡打開了一瓶酒抽幹了它,嗆的我眼淚直流,不一會酒勁上來了感到天旋地轉的,打電話讓我朋友把車開走,自個打的回了家,回到家都進十一點了,她還沒回來。晚飯也沒吃啥肚裡是翻江倒海的,一下子連中午沒消化的全出來了,我倒在客廳裡也沒勁爬起來了吐的身上地上全是的。不一會就啥也不記得了。等我在醒來時已經是深夜了。我也在床上躺著呢,腦袋疼的像要炸了似的。透過門縫,我看見老婆在客廳裡忙碌著,我全身衣服都被換了下來,身上也被擦乾淨了。再一看都深夜兩點多了,我就喊她。老婆忙進來了。說醒來了,給我倒了杯水又拿來醒酒藥讓我吃下。責怪的說,看我不在家,你喝那麼多幹嗎,與誰在一起喝的,你不會不喝嗎,這樣很傷身體的。我沒有說話,看著她為我忙忙碌碌的,話到嘴邊沒說出口。只說了有時間我們能在一起談談嗎,我看到她身子抖了一下,笑著說天天都在一起還要找時間,又不是談戀愛,都老夫老妻的了,談啥呀,說著又去收拾客廳去了。看到她忙碌的身影我真的沒法說出來。

是的,我們在一起幾年了,漸漸的對一些事情已經忽略了。但我是愛她的呀,她不能這樣對待我呀。我該找誰訴說,不敢與家裡人說,怕老爸老媽生氣,更怕血氣方剛的侄男侄女及外甥們給我惹出事。

確定老婆偷情後,我在痛苦著計畫著…

自從知道這事後,我一直在痛苦中生活著。表面上還得強裝笑臉,生活好累呀,我甚至要失去了生活的勇氣。在以前我有個幸福的家庭,事業也是小有成就。朋友們都在羡慕我,這事若被人知道了,我還咋活下去呀。我該怎麼辦呀,我的腦子真的是一片空白。誰能告訴我到底該咋辦呀?這種事放在誰身上,誰也受不了呀。我想過去把那男的給廢了,但我有家庭,有父母有我的兄弟姐妹還有個很小的孩子,我生活的責任遠遠要比這個重要的多。

經過幾天的深思熟慮後,我決定先把家庭財產給轉移,這是第一步。等我一切完成後,就來個釜底抽薪,走人。我把計畫具體的考卷成熟後就開始行動了。首先,我給一個遠方的同學打了電話,只告訴他我要做一筆生意,要從他的公司裡過一筆帳。在得到他的同意後,我就開始準備工作了。我準備把錢轉過去後用這筆錢,再註冊一家公司,然後再從那轉到我姑家。這樣的話,她是找不到了的。

在一切準備就緒後,我就與老婆談了。我說,我同學在南方的公司效益不錯,就是缺少資金想讓我們入股。老婆說那好呀,不過你得實地考察一下,再把公司的詳細資料給我看看,我看能投資嗎。這些可是小菜,幾天下來我就搞定。老婆很放心的把家底都給我交了出來。我一看,就趁熱打鐵說咱把房子押出去多貸得資金會周轉的快些。她說成,很快也就辦妥了。當把這一切辦妥後,我的心裡是空蕩蕩的,看著她那無憂無慮的樣子,我真不知道她知道這一切後該是啥樣的。

在以後的日子裡,我常常向她彙報著入股後的發展是一片大。緊接著我也在這邊做好了撤資的準備。看著她蒙在鼓裡,我心裡也不好受。有天我突然問她,假如我們一無所有了咋辦呀,她笑著說錢不是人掙的嗎,以前我們不也是一無所有嗎,那還不是照樣過,你今怎麼怪怪的問這幹嗎,我默默無言。

說實話,我這人就是心太軟。看到她對我毫無戒心的,我真不忍心去欺騙她。有幾次我都忍不想與她說,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我想啥也不說了,現在好好善待她吧。每到週末我們把孩子從父母家接回來,在一起過著愉快假日,上公園逛商場。每到深夜時,我常常會獨自醒來。看著她縮倦在身邊,熟睡的樣子,我真的不忍心就這樣拋棄她。

心裡湧上一個念頭,算了吧,我不去揭穿她,多給她體貼,照顧讓她感到家的溫暖,自個去了結,就當是一片雲飄過。我真的不願讓家,讓孩子受到傷害。孩子還小,若受到了傷害要遠遠的超過大人,我大不了再找一個,可孩子咋辦。嗨,在家裡待長了就是憂愁寡斷。

想到這麼多,我在那段日子也是放棄不少事,來照顧家。我常常會擁抱著老婆,深深地對她說我愛你!每次她都激動的淚光閃爍,眼圈發紅。那段日子從內心裡我真的已原諒了她,竟管她不知道一直蒙在鼓裡,我想可能她會了結的,以後我也不會讓她知道我的發現。

在我打算原諒她時,又一件事刺激了我

本來在我看來還有合好的可能,若那樣我永遠也不會把我的發現說出來,不讓它出現那道裂痕,只讓我的心滴血。可她再一次的讓我失望。那天是她的生日,我買了塊手錶想在晚上吃飯時送她。下午我過去找到她,邀她晚上去吃頓燭光晚餐。可她極力的說晚上有事走不開,我問她真的有事嗎。她說是的,但眼光不敢看我,手不自主的拉著衣服。非得今天去嗎,嗯,她點點頭。我說那好,晚上我去我爸家吃飯。氣得我真想給她個大耳光子,但我還是忍下了。直接去了我爸家,吃完飯後帶著孩子玩,晚上我也不打算回去了。到了深夜電話打了過來,我沒接,一遍又一遍乾脆我給關了。她又打的過來了,我怕吵醒父母就與她一起回去了。你生氣了,我真的有事,對不起。我說沒有,我只是困了在這睡著了。那你咋不打電話說一聲,給你打也沒人接,真讓人擔心,我還以為你出啥事了呢,那麼大了咋還給小孩似的讓人擔心。她在一句句的責怪著我,我真想大罵她一通以解我心頭的怒火。

回到家裡躺在床上我是根本一點睡意沒有,我的一腔怒火就想發瀉。起來我上了趟衛生間,一眼看見了她扔在洗漱臺上的內褲,我一看那裡黏呼呼的一片液體,火騰的竄了上來。以前她換下後都是及時的泡在盆裡,今可能我不在家,她著急忘記了。當時我是腦袋一熱,一下子竄進了廚房把菜刀就拎了出來,來到了床前。可我又想起了可愛的孩子,就軟了下來。我進了衛生間打開涼水沖在了身上,這時老婆起來了。問我深更半夜不睡覺幹嗎呢,我說熱我沖一下。你沖澡咋還拿把菜刀呀。我,我不會是在夢遊吧。她笑了,快睡吧別折騰了。回到床上,她一頭鑽到了我的懷裡,我真想一腳把她給踹下去。衝動是魔鬼,真的可怕,要不明天得多少親人在痛苦。可那人會活的依然瀟灑快活。我要離了,把老婆推給他,這場悲劇讓他們去演吧。第二天老婆看到我給她買的表,激動的抱著我,讓我給她戴上,說對不起我真的不該掃你的興。我說沒關係,只要你高興開心,就是我的願望。我一直送她到單位,她還捨不得下車。

事到如此,我就必需加快步伐,實施我的計畫了。

自從那次後,老婆回家的比較勤了,也不在很晚才回家了,除了必要的應酬外大都在家。每次都會做點我愛吃的,等我回來。在這平靜的日子裡掩蓋著內心的世界。我為了將我的計畫儘快完成,去了趟南方。經過幾天的忙碌,完成了我的宿願。夜晚獨自一人走在沿江路上,看著攏罩在夜幕下的珠江,心中充滿了愁悵。忍不住往家裡打了個電話,沒人接。又打她手機,關機。我鬱悶的從南方回到了家,看到她那燦爛的笑容,真不知道她是為誰而悅。看著她那忙裡忙外的身影,我想對她說我要離開你了。每天我總是穿著她洗淨熨好的衣服走出家門,以後有誰為我再做這些呢。每天我走出家門,總會想今天我還會回來嗎,當我不能回來時,這座房子也要變為他人的了,她會去那住呢,去她媽家,還是去那人家,肯定要去她媽家了,那人是有家的,決不敢那麼大膽帶回家。每個月我還是去把話單打出來,他們依然是頻繁的在聯繫。期間我又偷看了她的短信,我真想把她給煽了。那內容看的我是,他若在我面前我真要一刀宰了他。“我的小寶貝還有我那美麗的弧,讓我枕著你那對可愛的小白兔靜靜的入眠。。。”她回的是“你壞你壞你壞壞。。我要讓你起不來”還有“今晨醒來你的舌香依舊流連忘返,昨夜你那美麗的臀依舊在我的懷抱中,我那生命之根依舊感受到你暖暖的穴溫,我要你那呻吟的高歌還有那美妙的巔峰”她回的是“我在期待著那暢美的下一時刻。”

老婆偷情的醜事被別人捅破,我竭力為她掩護

我在加緊的把最後的股份低押了出去,我計畫可進可退。若她非要與我爭,我就放棄走人,若她不爭,那我還把股份收回依然過我的正常生活。就在這時人算不如天算,把我計畫全給打亂了。那天晚上我在與朋友吃飯,我外甥急衝衝的給我打來電話,讓我立即過去。在一間出租屋裡我見到了他,一看裡面坐了十多個人,桌上擺著砍刀與鋼管,我問他咋的了。你說咋的了,你還活的挺滋潤的,人家給你戴了頂大帽子,你還在那窮嘚瑟呢。今晚跟我去,把他給砍了,他們現在西郊一輛本田車上呢。我一聽腦袋就大了,我說你是認錯人了吧不可能的。心想這一去,我的一切計畫全完了,肯定要出大事的。我能認錯人,你當我是瞎子。那小子是搞建築的,開家建築安裝公司,上次找我朋友給他打過場子。朋友親口對我說他那個馬子是你舅媽,我當時還不信的,看了好幾天,讓我給逮住了。這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我今是準備好了叫你來的,他在沖我嚷嚷著。我說若是真的,我會處理好的,你別多事。啥,我讓你現場去,你不去,你是個軟蛋呀。你不去我一刀劈了你,說著就拎起了一把砍刀。看著他那紅紅的眼球,我相信他會砍過來的。那好去,你也得讓我換身衣服換雙鞋吧。好的,不一會他找來了鞋與衣服。這一去出了事,根據這種關係,警察第一個肯定是懷疑我的,這案太好破了,我得讓他們走開。

我在想咋通知她,就說你們先下去,我換了衣服就下來。他們下樓後,我就趕緊給老婆打電話,一遍兩遍沒人接。第三次終於接了,我告訴她孩子發高燒讓她回去,她說好的馬上就去。我說不行立馬就去,我直接去醫院。電話那邊可以聽出她的慌亂,還有微微的喘息聲。我想去砍他們,但我不能因小失大。

做上中巴,向西郊駛去。開到半道,那邊盯稍的打電話說車開走了。追過去,可他們很快的進了市區。外甥氣的臉色鐵青,回來的路上他突然說,老舅電話給我用一下。我遲疑了一下,遞了過去。他摁了幾下,說停車。下來後,問為啥給她打電話,我說我不想出事。他一下子就把我的手機給摔了。一拳打了過來,我感到腦袋嗡的一下,臉上就有液流了下來。他是體工隊出身,練過散打。一拳接一拳,我倒在了地下,昏了過去。在醒來時已在醫院裡了。

醒來後的我,很難受,床邊只有我一個侄女趴在那哭。看到我醒來她哭著問我知道誰打的嗎。我說不知道,我不認識他們。她要打電話給她老公讓他去報案,我堅決不讓。他是警察,我不想讓他知道。只讓給我老婆打了個電話,告訴她我在醫院裡。過了會,她趕了過來。一看我躺在那裡,她哭了,問我咋回事,她回去看孩子好好的,再給我打電話就不通了,她又去附近醫院去找我也沒找到,又上街去找,擔心別出車禍,接到電話趕緊就過來了。我沒說啥,只說今有人打電話說我爸要帶孩子去看病,家沒人托他給我打電話讓我趕緊過去。我與你說讓你先過去,我一會就到的。不想半道被人堵住了,挨了頓胖揍。我也不認識人家,也不知道為啥。

這夜我們都沒說啥,她與我侄女一起在床邊看護著。我看她坐在一邊愣愣的發著呆,不知道在想著啥。看她那淩亂的頭髮,發皺的衣裙,我就像吃了顆蒼蠅一樣。反正我們要離的,不想管她了。

老婆向我坦白,並求我原諒

第二天我大姐過來看護我,我不許他們與家裡老人說。姐姐眼都哭的通紅,我一想真要出事的話,我們家還咋過呀。我不能讓親人為我痛苦。

老婆下午過來了,燉了湯帶過來給我喝。下午她也沒去上班,在我面前我看到她的電話震動了起來,她沒接,一連幾次她都給掛了,但那電話還是固執的在動,後來她乾脆給關上了。我說你咋不接電話,她說一個打錯的。上午就與他說打錯了還打過來。

對於她的所說我不以為然,昏昏的睡去了。一覺醒來,聽見她在陽臺上打著電話,她在說是不是你幹的,聽口氣她在與人在爭吵,我知道她肯定是與那男的在爭執。我聽出,她認為我的被打與那人有關,認為是他找的人把我給打了。我閉上眼,不想讓她知道我醒了過來。

再後來,她坐在那裡看著我,眼淚一個勁的往下掉。看到我睜開眼後,問我:你恨我嗎。我沒說,她哭了,說我知道你已經知道了,我對不起你,別這樣對我好不,我想與你說說話。我看著她一臉的漠然。我愛你,別拋下我好嗎我求你了,她向我訴說。

以前他只是她的一個客戶,從沒有深交。兩年前我離開了單位,自個開始創業。可我資金有限,朋友邀我合夥,我沒錢。她在單位挪用了公款,告訴我是貸的。時間一長,要的補上。在這時候,他與她交往中得知了,主動拿出了錢給她補上了,她很感激他,交往的就頻繁了。最終在他的進攻下,進入了男女關係,本來她想把錢還給他後就再也不來往的。可他的溫柔讓她陷了進去。每天都在與她聯繫,讓她割舍不了,她每天都在自責中生活。我知道錯了,我保證再也不會發生了,我會好好的愛你的,求你原諒我好麼。

我該說啥,我真的想哭,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我真的眼淚下來了。我愛她,可她在欺騙了我。我寧願過住平淡的生活,也不願這樣。我沒理她,接下來的日子我出了院,回到了家,我們開始了分居。我也不想理她,每天她總是把家收拾好,給我洗好衣服,做好飯,我總是不理她。我要離開了,再也不回來了。我回到了父母家,她哭著求我別離開她,我愛你愛這個家,別拋下她。

過了不久,房子轉讓給了別人,她只好回了娘家。這期間我知道了,那男人曾找人要幹我,可一找人一聽說我是三的老舅,就告訴了他,他一聽說嚇的跑到外地躲了起來。他的公司在當地已找不到市場了,我外甥放出話誰讓他接活就廢了誰。他老婆把家產都把住了,一夜之間捲走財產與一個小夥跑了。他老婆是在他公司掌管著財務的,很可能早就知道他的事了。這都是我一個侄後來與我說的。

對於深愛的老婆出軌,我自己的一些反省…

她家裡知道後,很傷心。他爸氣的住進了醫院,她媽老了很多,接著我們辦了離婚。沒過多久她媽突然給我打電話,說我老婆吃了安眠藥。我趕緊趕了過去,在醫院我看到她洗胃時的那種痛苦,我真的好難受。在醫院的走廊裡,她媽一下子給我跪了下來。我求你把她領回去吧,她知道錯了看在我們老的面上原諒她吧,她爸在家躺著,我實在是受不下去了,我的眼淚嘩的流了下來。

在以後的日子裡我常去她們家看望她們,她老爸明顯的身體好了起來,已經能下地走動了。我怕她們家真的要家破人亡的,她是獨女若有了事,父母可咋辦呀。現在每到週末我都帶著孩子去她們家過,我真的怕有什麼閃失。她總是在我去時,小心亦亦的。我真的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咋過。

昨一夜沒睡好,不是我太寡斷了。你們知道嗎,當我看見孩子與她在一起,在她身上爬來爬去的嘻鬧著,那種無人可代替的情景。我能那麼自私嗎。我這人不喜歡打打殺殺的,做每件事不考慮成熟我也不會去做的,為此也失去過很多。兒時的夥伴愛打愛鬧的,有的吃上了公家飯,有的走上不歸路。我決不會為自個一時的痛快而走上絕路的。

在她離開的日子裡,我與她溝通過談了很多次。我也反省自個有啥做不到的地方。

她本身不是個壞女人。她沒有那種嬌生慣養,工作盡職盡責,家裡能操持。當初相愛時,也是愛的要死要活的,給過我很多的幫助。想起這些,心情好像又回到了當初那種甜蜜的時光。

結婚後,對一些往事也淡忘了。也忽略了不少對她的愛,雖然我愛她,但很少直接對她說我愛你,總認為那是拍馬子時說的。婚後在一起逛街少了,遊玩少了,少的事情太多了。不像那時一天見不到都在牽掛著。沒有對她的幫助,只有索取她的愛。

老婆嬌好的容貌,苗條的身材,青春活力,加上幾年來工作環境造就的氣質,很容易被那人盯上的。正好在一個合適的機會下幫助了她,給他造成了接近的機遇。

老婆與我談過,一開始她也是提防著他,只是一般朋友的接觸。那人太有耐心了,在他的不斷進攻下,加上欠他一份情,就超越了一般的關係。本想還他後,就了斷的,那知陷了進去。那人很會哄女人開心,有些事我說了可能會有人說我白話,還是不說了吧。我從沒帶老婆去過練歌房,夜總會之類的地方,總認為那不是女人該去的地方。現在想想,沒事帶帶老婆唱唱歌,跳跳舞是有必要的。這些年我也沒給予過她什麼,當要求她的太多了。我在想,先過一段時間在說吧,這期間多帶她走走,多給她點愛。以前,就是閑了沒事,也是與朋友們在一起聚會,與朋友在一起玩。都說老婆太煩,總在說自個的煩惱,從沒考慮過老婆的感受。

後記

有人說的很對,知道這事後與老婆做愛是有障礙。那男人很會一套,上樓背著她上。吃飯喂著她,很會寵的。為了約會,還專們租的房子,高興了就去大酒店開房。一想到他們在酒店,在郊外,在車上做愛我心裡就堵的慌。那個男人還與一個牌友炫耀說,他的馬子玩的是隨手而轉,最可他心意。這都是以後,我打聽他的事時聽說的,不過別人對不上號。

我想等過個一年後,再決定與她是不是徹底的分開。既使分開,也要給她一定的時間來承受。不管怎麼說當初她也是準備拋開家庭與我結合的,而我當時是一個下了崗的窮工人,還是個小混混樣的人,那時沒人能看得起我們。那時人們看她的異樣的眼光我還記得…

 

引用:http://news.sina.com/qg/2009/0518/1033867059.shtml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我的最愛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