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152026銘心的荒誕情史

在大家的注視下,我們來到神父面前,正當神父拿著那本書,準備向我們問話時,一旁的兒子對著新郎說:“哥哥,你真要娶我娘嗎?”在這本來就安靜的教堂,兒子童稚的聲音在整個教堂迴響,新郎怔怔的望著我兒子;我怔怔的望著我兒子;神父怔怔的望著我兒子;在場的所有親戚朋友都怔怔的望著我兒子,此時的教堂更加安靜,似乎能夠聽到每個人的心跳。

“弟弟,你以後應該叫我爸爸,因為我將娶你的媽為妻。”

“你本來就是我的親哥,為什麼要叫你為爸爸。”兒子揚起頭疑惑的望著旁邊的新郎,而站在一旁的我,雖然在這並不炎熱的初夏,汗水已經濕透了我的全身,站在中間的新郎緊緊的拉著我的手,手上的汗水早已流到了我的手上。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場面,新郎的親弟弟為什麼會成為他的兒子呢?

事情還得從八年前說起。那年夏天,大學畢業的我,由於沒有找到好的工作,來到深圳打工,憑藉我的學歷和相貌,我很輕鬆的找到一家家族企業,我知道,憑我的學歷,在深圳這個城市算不了什麼,當時招聘我的人事部經理並沒有把我放在眼裡,正準備叫我離開時,突然,一位40多歲的中年男人來到我面前,招聘我的人事部經理馬上畢恭畢敬的站起來,說了聲:“林董事長,您也來了!我正在按照您的要求招聘員工。”我正沮喪的準備離開時,抬頭看到了林老闆那雙眼睛,林老板正在朝我看,他拿過簡歷,問了我一些情況,對我說:“這是我的名片,你明天來我公司上班吧。”我感到不可思議,想不到事情如此峰迴路轉,我馬上點頭:“謝謝林董事長!”

第二天,我按照名片上的地址找到了公司所在地,那是位於福田區的一個電子廠,規模很大,來到門口,保安問我幹什麼,我向保安說明了情況,保安馬上帶我來到公司內部的一幢樓房,並帶我來到三樓,來到一個門口,立正報告:“報告林懂事長,李小姐來了。”說完馬上轉身下樓。我來到門口,林董事長早已來到我面前,握著我的手說:“歡迎李小姐加盟我公司,快請座,你的辦公室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就在我辦公室的外面,做我的秘書,不知李小姐是否感到屈駕?還有,在辦公室旁邊,我給你安排了一套房間,做你的臥室。”

“能夠在林董事長手下工作是我的榮幸,只是我初次工作,不知能否幹好?”林董事長還握著我的手不放,我感到一絲疼痛。

“如此高材生能夠來我公司工作,是我公司的榮幸,李小姐真是謙虛!為了歡迎李小姐加盟我公司,我已經吩咐辦公室,在皇朝大酒店包下了一個最大的娛樂廳,晚上所有的中層以上幹部都將參加,為李小姐接風”

我感到不可思議,我一個打工妹,竟然受到林董事長如此隆重的接待,我真感到有點受寵若驚。然後,林董事長叫人給我送來幾套衣服,說我應該換上高檔的衣服,並說裡面有兩套晚禮服,是今晚宴會時穿的,並叫一位女員工帶我去臥室打扮。

隨著那位女員工來到臥室,哇,裡面什麼都有,電視機、電視、空調、床、梳粧檯、各種我從來沒有見過的香水,裡面還有浴室,我美美的泡了一個澡,穿上晚上要穿的禮服,那禮服很合身,可是胸部十分暴露,我有點不好意思,正準備換下,隨同來的員工告訴我,這裡就流行這樣的晚禮服,久了就習慣了,再說這是林董事長安排的,希望我穿上。我只得按照要求穿上。傍晚,一輛黑色的小車來到我門前,林董事長從車裡出來,請我去赴宴,坐進轎車,來到市區的一座酒店前,有酒店保安前來打開車門,並弓腰說了聲:“林董事長,請。”我隨林董事長進入酒店,馬上有小姐過來請我們來到一個門口,推開房門,裡面早已坐著不少人,看見林董事長進來,馬上站進來歡迎。林董事長帶我來到桌子旁邊,看著大家說:“今天,我向大家隆重介紹李豔娟小姐,是某某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她從今天開始加盟我公司,做我的秘書,希望大家以後支持她的工作。”大家熱烈鼓掌,林董事長示意大家坐下,然後一一給我介紹在坐的各位,最後一位也就是坐在我旁邊的那一位引起了我的重視,他是林董事長的兒子,叫林浩,剛留學回來,擔任公司副董事長,當我的目光移向他時,他正在看著我。

在接下來的酒宴中,大家都來向我敬酒,由於我從來沒有喝過酒,但我又不敢不喝,我把目光投向林董事長,林董事長告訴我,一點紅酒不要緊,並說做他的秘書,應該學會喝酒。我只得喝,幾杯下肚,我感覺暈暈沉沉,這時,我聽到一個響亮的聲音:“喝酒找女同志喝,不算好漢,我代表李小姐向大家敬酒。”從聲音中聽得出這是林浩的聲音,我感激的向他點頭。大家聽林浩這麼一說,就撇下我,和他喝了起來。一會兒,我看到林浩也喝得差不多了,走起路來搖搖晃晃,這時,林董事長發話了,酒喝到這裡為止,開始舞會,於是,音樂響起,大家開始跳舞。林董事長做出邀請我的姿態,我隨林董事長步入舞池,大家隨即鼓起掌來,我朦朧中,我抬頭看到林浩坐在角落,默默的望著我,但我在林董事長有懷抱,我不敢走向他。也許是酒喝得太多的緣故,我突然感到心裡在翻滾,頭也仿佛變大,豆大般的汗水湧向全身,一陣發暈,我倒在了林董事長的懷抱……

當我醒來,我發現我赤身裸體,我趕緊坐起來,一看旁邊竟睡著林董事長,他也是赤身裸體,我明白發生了什麼事,馬上縮進被子裡哭了起來,此時,林董事長也醒來了,他馬上將我抱起,說:“小李,我太喜歡你了。”

“林董事長,您不能這樣對待我,您叫我以後如何做人?”我越哭越傷心。

“別哭了,我的孩子也大了,我也該結婚了,林浩他媽死去多年,我一直未娶,也沒有看到心儀的,前天,自從我看到你,我感覺我的生命又一次燃起了青春,我知道我生活的另一半終於有了歸宿。”我停止哭泣,望著林董事長,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原來,林董事長有妻子在5年前去世,兒子林浩又正好外出留學,直到林浩學成回來,林董事長也沒有再娶,他說他要娶我為妻。聽到這裡,我還有什麼可說的,身體都給他了,在我們家鄉,有這樣一個習俗:如果身體給男人了,就一定要嫁給他。

我曾經幻想過嫁給一個王子,卻從沒有想過嫁給一個年過半百的老人。李宗盛的貴人歌“生來皆凡人,為何兩重天,有的忙生計,有的賽神仙,那個有因才有果,全在一念間”,事已如此,我也只好認命。

於是,在我上班不久,我就成了林董事長的夫人,同樣在皇朝大酒店,我們舉辦了隆重的婚禮,在婚禮上,我看到了林浩那憂鬱的眼神。從此,我住進了林董事長的家,家裡就老公、林浩和我。結婚後,我就沒有上班了,在家做專職太太。天天沒事就去做做美容,上上網,有時去游泳或健身。老公由於是公司負責人,每天有許多應酬,而林浩竟然下班後就準時回家了,很少去應酬,回來後總要和我聊聊天,陪我上上網,直到老公回來。所以,許多時候就我和林浩在一起。

一天,老公去省外談業務,林浩在家主持工作,下班後,林浩回到家,依然來到我的房間和我聊天,談公司情況,談天下時事,當時正好也是足球世界盃,和我一起侃足球,雖然我不懂,但我只要看到他,總覺得很高興,所以,就陪他一起看足球,夜很深了,我不知不覺的在沙發上睡著了,當我朦朧中醒來,我發現林浩抱著我,正在用手撫摸我,我感到渾身發熱,裝作沒有醒來,他的撫摸更加有力,我呼吸開始急促,他開始吻我,我緊緊的抱著他,迎合著他的吻,他開始解我的衣服……

有了這一次,從此,我們只要有機會,就會悄悄的做,不久,我懷孕了,老公很高興,我卻在懷疑,孩子到底是誰的?是老公的還是林浩的,但我懷疑歸懷疑,卻不敢做聲,在我的驚恐中終於迎來了小生命的誕生,幸好,孩子很像老公,當然也像林浩,因為他們父子十分相像。但我知道,如果我再和林浩這樣下去,總有敗露的一天,所以,生下兒子後,我漸漸疏遠了林浩,並四處給他張羅物件,可他就是不同意,我經常悄悄地對林浩說你應該結婚了,我們是不可能的,因為我是你的後媽,雖然我比你還小兩歲。但他就是不說話。

日子就這樣過著,兒子也漸漸的在長大,老公看到孩子十分可愛,也漸漸的把精力移向了孩子,把公司的重擔漸漸轉給了林浩,只有重大事情才去管理一下,拍一下板,重要客人才去接待一下。我也和老公經常帶著孩子外去散去,看大海、去公園、逛逛街……漸漸的把精力移到了孩子和老公身上。

然而,去年冬天,由於來了一位重要客人,林浩請老公去陪客,我在家帶孩子。正當我把孩子哄睡後,接到電話,是林浩的,說老公正在醫院搶救,我趕緊來到醫院,老公渾身鮮血,已經昏迷不醒,渾身插著管子,我問林浩是怎麼回事,林浩告訴我:老爸陪完客後準備回家,車剛出酒店門口,對面一輛車迎面開來,撞向老爸的車,老爸當場就昏迷不醒……我請醫生一定要救活我老公,醫生搖搖頭,說他其實腦已死亡,只有心臟在跳動,已經沒有活過來的過來。我怔怔的坐在那裡,不知道如何是好。第二天早晨,我老公的身體漸漸冰涼,臉色已經蒼白,我趕緊叫醫生,醫生過來,說我老公已經去世了,我撲向老公痛哭起來……

老公出葬後,家裡就只有林浩、我和兒子,白天,林浩去公司,我一個人在家,兒子讀書去了,我提出我去上班,林浩同意了我的要求,叫我擔任副董事長兼總經理,林浩擔任董事長。就這樣,每天我們一同去上班,晚上一起回來,或一起陪客或一起出差,星期五晚上一起去接兒子,儼然又是一家人。我雖然在心裡有過一絲念頭,但一想到我是林浩後媽,又不敢再想下去了。

一天,我正在房間看電視,林浩推門進來,突然抱著我說:“娟子,嫁給我吧。”

“我可是你媽,孩子以後如何稱呼,他可是你弟弟。”我流著淚說。

“我不管,你知道嗎?我從第一次見到你就愛上了你,可是我爸爸卻把你佔有了,我只能默默的愛著你,自從我們有了肌膚之親後,我是更加的愛你,我知道你在逐漸的疏遠我,給我介紹物件,就是因為你是我的後媽,現在,老爸去世了,你應該結婚,然而,你才28歲,比我都小兩歲,你應該有一個幸福的家,有一個愛你的男人,我就是愛你的男人,你嫁給我吧,我會讓你幸福的。”說完,把我抱得更緊,並開始瘋狂的吻我、撫摸我,在他的撫摸下,我本來就脆弱的防線一下子崩潰了,我們滾到了一起……

接下來的星期六,林浩和我牽著兒子的手去公園玩,在草地上,我問兒子我嫁給哥哥好不好,兒子天真的望著我和林浩說好。林浩抱著我和兒子開心的笑了。晚上,我抱著林浩說出了我心中的疑惑,兒子是不是我們的,我把當時的情形告訴了他,第二天,我們帶著兒子去做親子鑒定,一個星期後,結果出來了,果然,兒子是林浩的,林浩抱著兒子親了起來。然而,煩惱又來了,我們如何告訴兒子,說他是哥哥的兒子,林浩告訴我,等兒子長大後再告訴他吧,他還小。

於是,我們開始準備結婚。由於林浩多年在國外,他喜歡國外的那種教堂結婚方式,我同意了,就按照西方結婚的方式結婚。這一段荒誕的情史將永遠刻在我的心中。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感動人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