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80518我終於愛上這男人

我疑心宋德有了外遇。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如果你懷疑你的丈夫/情人有了外遇,那麼十有八九肯定是有了。女人的直覺往往是精准的,勝過世界上任何精密的探測器。在無邊的黑夜裡,我的思緒仿佛在海面上飄蕩,如果他真的有了外遇,我該怎麼辦呢?我凝視他熟睡的臉,一瞬間竟然無限傷感。

網路可真是個萬能的東西,我只不過在搜尋引擎上打出了“外遇”兩個字,就刷刷地出來了一大片。我想看看究竟外遇都會有什麼樣的結局。我在網上耗費了整整兩個下午,看了大量的有關外遇的故事。大致可分為三種類型,破鏡重圓型,恩斷義絕型,黯然神傷型。

破鏡重圓當然是個美好的結局,就算某一方做了對不起另一方的事情,但最終還是回到舊人身邊,繼續恩愛生活。但這不適合我和宋德,因為破鏡重圓的前提是,夫妻雙方必定有很深的感情基礎,他們共同經歷過許多風風雨雨,最終方才能夠不離不棄。

但我和宋德之間,有那麼多舊情可念嗎?我嫁與宋德,說起來有點好笑,我們以相親的形式認識,以結婚為目標,他第一次牽我的手,我順從了;第一次吻我的時候,我有些猶豫,卻還是一閉眼,迎合了他的吻……你說,彼此都是成年男女了,犯得著還像初戀男女那般矜持嗎?我們都是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走到一起來的,就是為了順人事,聽天命,完成結婚的這個重大任務。我們過得沒有不好,卻也沒有很好。但這種溫吞的生活,怎會讓人有舊情可念?我們對於對方的記憶,不過是些模糊的影子罷了。

那麼恩斷義絕型呢?做出這事的,往往是視愛情為生命的,抑或是傷心到了極點,不肯再給對方機會,拂袖而去,從此清風明月兩不相干。但,我做得出嗎?我是做不出的。我與宋德之間,既無刻骨銘心的愛,卻也無痛徹骨髓的恨。

黯然神傷呢?這也許是最複雜的一種了,既有現實的無奈,也許還有不能癒合的傷痛。總之,不論兩個人能否在一起,外遇總歸是一道長在心底的傷痕了,我想想忽然笑起來,這個倒是比較符合我當下的心態。你看我在這裡已經憂傷開了,而宋德卻尚在外逍遙。也許此刻,他正跟那個她在一起吧?我坐在那裡想了一會,我覺得我現在的首要問題不是坐在這裡繼續胡思亂想,而是應該去行動,去找出那個女人來。親眼看到後,我想我的大部分問題即將迎刃而解。

我買了寬邊帽子,大墨鏡,以及一把大大的遮陽傘。我跟蹤了宋德好幾天,發現他下班之後,穿過繁華熱鬧的街道,拐進一條逼仄的小巷。他進了一個小商店,買了些什麼東西出來。提著一個塑膠袋,他繼續前行。

他停在了一棟建築面前,那棟小小的兩層樓房外面用大紅大綠的油漆畫了簡單的圖畫,有兔子,小狗,草地,果樹……畫法拙劣,色彩斑斕脫落,明顯那是一個簡陋的幼稚園,宋德站在門前,叩響了門。開門的是一個年輕女子,她看到宋德,眼裡就綻開了笑意。她是那種長相甜美的女子,從我同為女子的眼光來看,她並不算生得美,但勝在有一對可愛的酒窩,當笑起來的時候,就顯得分外甜蜜,像一顆棉花糖一樣,有飽滿甜糯的香。

這便是宋德喜歡的女子了麼?家常,甜美,像一隻溫潤可人的小鳥。她給他那麼甜美粲然的一笑,看得我心頭忽然有了凜冽的一緊。宋德在晚上回來,他洗了澡,帶著一身清香在我的身邊躺下。我擁抱住他,將頭埋在他胸口,聽那顆心安穩地跳動,他不語,只是將一隻手輕輕放在我耳邊摩挲我的頭髮,我將唇貼近他,用力地吻上去,這是我第一次如此用力地吻他,吻到周身都灼熱起來,他也似乎被我情緒感染,攬住了我的腰……這是一個縱情的夜晚,亦是我與他第一遭投入的夜晚。當激情如同潮水般退去時,我抱住他的腰,問,你愛我嗎?我感覺到他的手指輕輕地,不易察覺地抖了一下。他說,嗯。這是我第一次問他,他給了一個如此簡單的答案。

我去了那個幼稚園,開門的依然是那個甜美笑容的女子,我拿了宋德的照片,說,這是我先生。她笑了,哦,宋先生啊。我認識。她笑得依然甜美動人,讓我不由得提高了警惕。我說,我想知道他每次到這裡來做什麼。她說,他不是嘉嘉的舅舅嗎?隔著玻璃我看到了那個叫做嘉嘉的小女孩,我問她,那嘉嘉的媽媽是誰?老師沉吟了一下。她工作很忙,有時候一個月才能來一次,給嘉嘉辦的是全托。走出幼稚園的時候,我忽然想起了我18歲的時候愛上的人,我們一起經歷過那麼多的青春歲月,第一次學著接吻,第一次將對方深深擁有,我因此為他打掉過一個孩子。可他還是離開了。

我不是不恨他的,他讓我徘徊在青春的尾巴上,不得已草草選擇了今日的歸宿。他讓我用盡了我所有愛情的力量,讓我不能夠再傾情與他人相愛。我遲遲不願意與宋德要一個孩子,藉口是工作太忙。其實我知道的,是因為我已經迫於世俗的力量,低頭走進婚姻。我不想讓自己再強迫自己做出違背內心的事情,與不愛的人,生一個孩子。這個叫做嘉嘉的孩子,她跟宋德究竟有怎麼樣的關係呢?

早晨醒來的時候我是吃了一驚的,房間裡一片狼藉,我想起身,可是頭好疼,仿佛有千斤重。我呻吟一聲,宋德醒了,他俯身問我,好點沒有?我怎麼了?我問他。他說,你一個人在家裡喝了五罐啤酒,把自己灌醉了。他去廚房盛了湯,端來喂我喝。我忽然眼睛有些發酸,問他,怎麼對我這麼好?他溫柔地笑了,他說,你知不知道,你喝醉的時候一直說什麼?我搖頭。他說,你說,宋德,我愛你。

那天早晨我們都向單位請了假,沒有去上班。我們手拉著手去菜市場買菜,一起做了一桌豐盛的菜肴。我甚至還陪他看了一場球賽,我賴在他的懷裡,同他一起笑鬧。這時光,忽然變得生動跳脫起來。原來,我與他一樣可以如此快樂。我將頭埋在他胸前,低聲說,親愛的,我們要個孩子好不好?

他欣喜地睜大眼,說,好啊。你不知道,我以前的大學同學,一個女生,托我照看她的孩子呢。以前她認我做哥哥的,有了孩子還真讓孩子叫我舅舅。你不知道那孩子多可愛啊。我抬頭,問道,哦?認的妹妹?關係可非同一般呀。他笑著拍一下我的頭,瞧你想哪裡去了。改天讓她帶著孩子來作客你就明白了。還好,只是妹妹。還好,那孩子與他無任何瓜葛。這便是最大的欣喜。用了三年的時光,我終於開始愛上眼前這個男人。這是我,從未料到的結局。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感動人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