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人眼裡的太陽花 (下) - 網狀民主運動的美麗與哀愁 @ 冷冽的烏托邦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推文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201404021810資訊人眼裡的太陽花 (下) - 網狀民主運動的美麗與哀愁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上一篇的「顛覆代議式民主的魔獸世代」已經說明太陽花和以往學生運動的不同之處,網狀網路打破傳統代議式民主的樹狀結構,型塑一個新的民主運作型態。就目前的觀察,網狀民主運動型態大幅提高動員、決策和執行的效率,但基於網路運作的特性,它勢必也會有侷限和弱點。僅以本文來分析一下。

     

    強韌的結構和快速行動力

    首先,網狀網路比較不會有單點失效的風險。

    甚麼是單點失效?... 就是一個節點的損壞而造成系統崩潰。舉例來說,最近戶政系統當機的問題可能就是應用伺服器單點失效,造成所有的客戶端全部失敗。在代議式的政治組織上,馬英九就是單點失效的典型範例 :因為位居控制中心的單一節點失效,而造成整體系統癱瘓。代議式民主仰賴少數的代議士來執行決策,倘若代議士背離選民承諾或是怠惰不作為,就會讓他所代表的選民的政治權益受損甚至喪失。而且代議士有任期保障,系統失效的期間沒有替代方案,除非人工介入拔除壞掉的節點... 也就是進行罷免。可惜的是,這個人工介入過程因為法律門檻的因素,常常是難以成功的。


    單點失效

     

    美國軍方在冷戰時代發展 Internet 的初衷,就是希望在戰爭時不會因為少數節點被破壞而癱瘓整個通訊網路,所以利用網狀網路特性來降低網路控制中心的重要性,讓訊息路由可以避開損壞的節點繞道而行。網狀的民主運動組織也是如此,不仰賴少數的決策中心,人人可以直接參與行動,節點可以互相備援。儘管媒體都把「帆廷」當作太陽花的領袖,但這是傳統代議式民主的思維;我認為即使關掉這兩個節點,其他節點仍然可以讓系統持續運作。

     

    網狀網路節點和節點之間通訊的時候,不需要通知控制中心徵求同意,也不需要控制中心統一調節指揮,所以命令執行非常快速。如果每個節點對刺激都能快速反應和傳遞,就能建構出一套神經網路(Neural Network)。

    神經網路

    (圖片取自 http://www-d0.fnal.gov/Run2Physics/top/singletop_observation/Neural_network_image.png

     

    不同的想法或號令從幾個節點發散開來,和他相連的節點同時被觸發;網友在臉書上對消息按的讚和分享,在PTT上發文留言,都是神經網路的節點對刺激的反應。這些反應經過神經網路的綜合和交換之後,可以對刺激做出決策和反應。這些突觸的反應以等比級數的速度散開,所以可以在三小時內號召3621位網友籌足630萬購買報紙廣告。反之,回到90年代的學運,恐怕得先投票決定計畫內容,選出小組負責人和成員才能開始動作。單單凝聚共識、決定方向大概就先耗掉好些天。

     

    網路的聚合、分解和死亡

    主從式架構必定有不間斷工作的伺服器,由伺服器來許可客戶端是否可以加入網路,授權客戶端可用的資源,以及橋接客戶端彼此的通訊。代議式民主的運作很像主從式系統,選民要登記造冊,才可以加入選舉的遊戲,才可以使用共同資源。網狀網路就大不相同,對等結構鼓勵各節點彼此授權、分享資源,不受單一控制中心的節制。

     

    單機要加入一個網狀網路,基本上只要通訊協定的設定正確就可以了。在學運團體裡頭,這個「共同的通訊協定」就是群體共同的意志和行動方法。我們可以觀察到,太陽花學運出現的幾個團體平常各自獨立,目標和訴求也不盡相同,但是反對黑箱服貿的意志相同(通訊協定相同),只要微調系統設定,兩個子網很容易就可以連上。同樣的,通訊協定相同但路由設定不同,一個網路也可以迅速分割成獨立的網路;行政院佔領行動參與的節點就是從大網裡分割出來擁有不同路由的獨立網路。

     

    通訊協定不同,網路就很難連接了,除非網路之間透過網關(Gateway)組成異質網路(Heterogeneous network)。例如,「黑色島國青年」和「白色正義」顯然沒有相同的通訊協定,沒有太多溝通的可能。同樣地,如果某個網路的通訊協定太冷門,沒有單機願意加入,這個網路協定就會失去市場,甚至死亡。在電腦發展史上,Novell Netware 的 IPX/SPX 協定曾經是市場的霸主,但由盛而衰,最後缺乏使用者青睞,幾乎完全被TCP/IP 所取代。

     

    所以網狀網路式民主要能夠持續存在必須有個大家喜歡、想用的通訊協定。保持這種優勢就必須要有殺手級應用(Killer Application),提供一個大家平常在網上聯繫溝通的平台,保持大家的興趣。你想到了吧...對!PTT、臉書...這些社交網路洽好扮演了這種角色,他們讓意志相近的鄉民保持聯繫共同交流。有共同通訊協定的人群越是集中,會越滾越大,也會排擠「道不同不相為謀」的節點,以至於這些節點要不改變志向融入大環境,要不就得避走他鄉、自成一格。PTT 八卦版最後幾乎等同於反服貿版,就是這個道理。

     

    組織的純粹性和不妥協性

    網狀民主呈現單一的意志和決策,而且不容易改變。網路內部意見有重大分岐的時候,比較可能的是分割網路,保持各自意見的純粹性,而不是因人而改變初衷。代議式的民主制度就不一樣,領導中心的路線歧異,更多的是討論和妥協,甚至利益交換,最後達成共識或修改方向。代議士被賦予足夠的權力以制定及修改政策,他們代表對外談判並做出最後決定。網狀民主的不妥協性高,也因此太陽花的僵局可能比以往的運動拉得更長。

     

    沒有決策中心的團體會有民粹的風險,倘若團體成員的自制力不好,彼此激化的動能太大,系統大幅度的集體共振後,也有可能導致不可逆的災難性結果。可喜的是,從佔領行政院的行動和330遊行的理性結局,太陽花主要網路的自我協調機制可說是相當成功,超過容許度的動作都被團體成員自我過濾。行政院的流血事件固然是一件不幸事件,但是施暴者畢竟是外部來源。2011年倫敦的青年暴動則是負面的教材,同樣是網路世代,成員間的容錯率太大,就會發生脫軌的行為。

     

    另一方面,組織的純粹性也抑抑了個體的想像力和網路的成長空間。部份個體的想像力超乎網路的容錯度,就會解離而去。除非網路的政治意志(通訊協定)是完全中立,對所有人都無害,不然很難囊括所有異質性網路連在一起。在意識形態紛亂的國家,這個條件幾乎是不可能成立。

     

    駭客和病毒的威脅

    既然是網路,駭客和病毒就是網狀式民主最大的罩門。網狀民主的不妥協性,讓對手很難透過談判或收買來改變這個組織的方向,唯有利用駭客攻入網路、植入病毒來破壞甚至瓦解這個網路。病毒可以是兩種,一種是刻意變更單機的設定,改變網路路由,讓網路越分化越小,最後瓦解。林飛帆是個聰明的小孩,他很快就發現「分化」是對手最直接的武器,所以不斷對分化動作做出說明。另一種是植入不同的意念,讓參與的節點產生質變,進而變更這個組織的方向。傳播謠言或者親情攻勢都是可用的病毒。

     

    網狀網路對病毒的防禦力相對弱於主從架構。郵件伺服器的防毒軟體可以先掃描郵件,確定沒有病毒再傳遞給客戶端;病毒檔案透過 Line或臉書傳播的時候,沒有安裝防毒軟體的客戶端都可能中招,而且就像神經網路,散布的速度也是等比級數。大家一定要牢記「ID4:星際終結者」,地球人就是用病毒摧毀外星人侵略艦隊的。

     

    結語

    網狀網路式的民主能夠替換代議式民主嗎?我認為不能,至少短期內不能。最主要是每個國民的網路能力不相當,有太多的節點只能單機作業,不能構成網路。即使人民有能力依據意志組織區域性的網路,也可能因為異質性太高(意識形態迴異),無法取得共識連結成網。所以,現階段這種民主組織應只能存在於小規模以及特定的議題當中。 不過,網狀形民主在太陽花運動裡頭實踐所得的成果,也似乎證實人的社會行為可以隨著科技而轉變,這個改變也會成為民主發展的方向之一。

     

    我作此文的目的是想從網路拓樸來思考這個世代年輕人的網路民主運作模式。支持者或反對者如果用傳統代議式民主的概念來面對這次學運,所做出的反應和決策可能會有偏差。我支持太陽花,至於這個運動後續如何?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