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0947馬勒五號 巴畢羅里 伯恩斯坦 福特萬格勒

「巴畢羅里 馬勒五號交響曲」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現在正在聽巴畢羅里的馬勒五號。這位指揮一般人比較少聽過,感覺他的風格是比較斯文的,好像指揮像「綠袖子」那種英國曲子特別優美(不過看名字像義大利人)。

非常特別的,他的這首五號名列企鵝排行榜之首,也引起許多討論,但我卻似乎沒注意到他有其他的馬勒錄音。馬勒的名指揮家有伯恩斯坦、華爾特、卡拉揚、克倫培勒、鄧許泰特、庫貝利克等,但他們絕對不可能只有一首馬勒有名的。

果然,如我所想像的,巴畢羅里是太「溫和」了點,第一樂章的許多狂暴樂段,會顯得還在「理性」範圍內,換句話說,就是不夠「盡興」啦!心中的首選,自然還是伯恩斯坦了。巴畢羅里其實是我聽此曲的第一個版本,一般來說,對自己應該有先入為主的印象,會覺得那就是最好的。像這樣被其他版本「取代」的情形比較少見。

 

以前認識一個朋友,他其實本來是不聽古典樂的,甚至還是重金屬搖滾迷。一個機會之下(不知是不是跟我有關)聽了福特萬格勒指揮的錄音,驚為天人,從此開始「收集」福老的一切錄音。那時「淘兒」(Tower)剛好有賣一堆VIRTUOSO的低價板福老的CD(一張大概才140元,相信許多朋友當時都「搶購」不少,我現在後悔的是沒有「全部」買下,包含一套忘了是誰指揮的「指環」),這位仁兄就從福特萬格勒「入門」,開始「了解及欣賞」古典音樂。(真是「詭異」的方式,因為福老都是mono錄音,音質通常都很不理想。)

我要說的是,「參考」一下他的方式,有時會有額外的體會。例如喜歡伯恩斯坦的馬勒一號或五號,不如直接買他的全套,由伯恩斯坦來進入馬勒的交響曲世界。通常同一個人指揮的風格,雖然是不同的曲子,仍可以看到某些相同的「影子」在裡頭,會覺得很「熟悉」,有「共鳴」。如果換一個指揮,可能就會有部份要「調適」的地方。

這個情形在獨奏樂器者可能更明顯。例如杜普蕾拉的大提琴,無論什麼曲子,好像都可以找到她那自然而順暢的呼吸感、及不斷湧現的熱情,這樣的人就可以買她一套CD,由她的演奏裡去了解一些有名的大提琴曲目。這樣即使自己對作曲家本身有點生澀,但是因為對演奏者的熟悉,就多一點動力能支撐自己去了解這些你原本不熟的音樂。

古典樂比較難的一點,就是要先花一點學習的「成本」。如果沒有一聽就喜歡貝多芬,那是正常,不算「音痴」。多給它一些機會,搞不好以後和它就會產生如膠似漆、不可自拔的關係。常常覺得聽某些沒聽過的大曲子是在「養孩子」,一開始沒感覺,多聽幾遍,等到「養熟了」,對音樂產生情感,那就是「自己的孩子」了。此時只要樂聲揚起,自然在心中「音」隨意走,情緒也會自然跟著起伏,享受著其他人無法領略的喜悅。

本來是不預備寫這麼多的,寫到一半就意外生了這些插曲,音樂都結束了還在寫,真是有趣的經驗…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ivideo 無限wifi分享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