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231112[翻譯]薄桜鬼-飴と鞭 土方と風間の場合&宵街に吹く風

CAST:
三木真一郎(土方歳三)
津田健次郎(風間千景)


飴と鞭 土方と風間の場合

土方歲三:不安的風聲又傳到了作為保護京都治安的新撰組耳中,根據情報,似乎是長州那幫浪人又在密謀些什麼勾當。為了揪住他們的尾巴,本人新撰組副局長—— 土方歲三,今天來到了島原的角屋。這個任務如果帶人太多容易暴露,如果是少數人的話,齋藤,山崎也是合適人選,但是這次比較棘手。因為這次有情報說和敵人同行的可能還有對我們新撰組很重要的雪村網道。要確認是否是本人,這次就帶上了網道的女兒:千鶴。綜上所述,正當我和千鶴2人守候在角屋的一間房中時,房間的拉門被拉開了。
風間千景:哼,在這個天下動亂的時刻,居然還有閒情在這裡喝酒,真是悠閑自在啊,幕府的走狗。
土方歲三:你是……風間?你憑什麼隨便闖進來啊?
風間千景:沒什麼,只是湊巧聽到有點耳熟的聲音,那個女鬼是註定成為本大爺妻子的存在,此時此刻能在此處相遇,真可謂是上天的指引啊。
土方歲三:又沒有人叫你!這房間是我和她用的,不要在這裡說胡話快點滾吧。
風間千景:區區人類居然敢用這種口氣向本大爺說話麼
土方歲三:啊?那麼就說點薩摩的內部情報來聽聽吧。反正到角屋來的,不是做重要人物的護衛,就是偵察敵方為目的吧。 
風間千景:蠢材,你以為本大爺會那麼輕易地吐露內部情報嗎?
土方歲三:不然的話,就是話不投機半句多,快滾吧。 
風間千景:真是個急性子的傢伙啊。對你說也沒用。話說回來哦,女鬼啊,如果你來陪我喝幾杯的話,我會透露少許口風也說不定喲。 
土方歲三:你說什麼?! 
風間千景:我真為你感到心痛啊,被囚禁在這種粗暴沒品的人渣的巢穴中…… 
土方歲三:哼,下品的集團真是對不住了 
風間千景:而且還要被迫打扮成男人。如果你好好裝扮琢磨一下的話,擔保是個光芒四射的大美人喲。
土方歲三:我說啊,讓她以女子的裝扮置身在一群男人中不是更危險麼!! 
風間千景:這樣放任下去的話太可惜了,和我一起走吧。 
土方歲三:……喂,你不要聽風間的話,傻瓜會傳染的。 
風間千景:什麼?誰是傻瓜!還不是因為你們根本沒有守護女性的器量麼。……這方面,我可不同。不會讓為成為我的妻子而生的女人有任何不自由喲。 
土方歲三:妻子?!說的好聽。你明明只想著怎麼來利用這傢伙而已。 
風間千景:隨你怎麼說。反正人類根本無法理解我們鬼族的“愛護女性方式” 
土方歲三:愛護的方式?……喂,我說你,難不成你動心了?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語給騙了!
風間千景:女鬼,怎麼樣,如果你和我一起走的話,首先你喜歡的料理可以盡情享用,比如一貧如洗的新撰組不論多努力也只能望洋興嘆的豪華至極山珍海味,你可以吃到膩為止。 
土方歲三:!!可惡!!太卑鄙了。
風間千景:要恨的話就恨自己的無能吧
土方歲三:哼,萬年貧民真是對不住哦。
風間千景:要窮要苦隨你們的便,不要把我的妻子捲入其中就好。
土方歲三:不是說了這傢伙才不是你的妻子呢!
風間千景:我覺得這隻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吧。
土方歲三:喂,我說你好歹也算新撰組的一員吧?對自己的立場有自覺吧。食物什麼的哦,如果暴殄奢侈,會遭天譴的。
風間千景:天譴之類的何足掛齒。啊,給你訂制一套和服吧。
土方歲三:你說和服?!!這錢你從哪裡搞來啊?
風間千景:你忘了嗎?我可是西方鬼族的統帥,先不談薩摩給的報酬,隱藏財產也有那麼二,三處……
土方歲三:啊啊,是我不好,反正我們只是一介草民而已。
風間千景:就選能襯出你的雪膚的色調好了,如何,難道你不想趁早放棄男子的裝扮,恢復女兒身抓住屬於自己的幸福嗎?
土方歲三:什麼叫身為女兒身的幸福啊?!本來啊,這傢伙就算不是女子裝扮也十分……
風間千景:十分?十分什麼?
土方歲三:……!!沒什麼。總之,都是因為你沒有說明白這傢伙才會粘在這裡不走。快跟他說個清楚“我沒有空跟你耗。”
風間千景:要退場的是你才對吧。女鬼喲,選我吧。
土方歲三:什麼?“被你這樣一說,人家會很為難?”……
風間千景:也就是說無法選擇任何一方嗎?
土方歲三:我說啊,跟這種傢伙有什麼好客氣的
風間千景:這是我想說的才對。難不成,你對新撰組還心存迷戀?那麼的話我還有一手。
土方歲三:哈,在酒席上拔刀?不諧風情也該有個限度吧
風間千景:都因為你們不爽快啊,如何,女鬼喲?如果你不聽我的話,我就把這個男人的腦袋砍下來
土方歲三:混蛋,我會乖乖讓你砍麼?
風間千景:我就好好教你見識見識鬼和人類的身分懸殊。區區人類,怎可能贏得了本鬼族之首?
土方歲三:不動手可不知道哦。腕力如何我不是很清楚,要說劍術的話,我可是更高一籌哦。
風間千景:信口開河!
土方歲三:說起來,你在這裡鬧起來沒有關係麼?你不是因為有任務才來的嗎?
風間千景:人類的政治勾當與我無關,多少我會出手略加輔助,比起這些來,得到女鬼才是最重要的。
土方歲三:真是個棘手的傢伙。如果是新撰組的成員的話,早就因為違抗命令而切腹了。
風間千景:別把壬生狼的那套套我身上,但是,現在求饒的話也為時不晚哦。夾著尾巴早早滾吧。當然,那個女鬼要留下來。
土方歲三:我可不幹。什麼向你求饒,把後背留給敵人這種丟臉的可恥行為,把這傢伙拋棄之類的我可都不會乾。
風間千景:果然你小子真夠愚鈍的。
土方歲三:才不是,這種叫做武士之范。聽好了,你就躲到我身後,不用多想。!!我說,你這是什麼表情啊?!!
風間千景:怎麼了?為什麼一付要哭出來的樣子啊?
土方歲三:你該不會認為真打起來我會落下風嗎?不用瞎操心,相信我。
風間千景:相信你?哼,明明沒有把她視為同伴,這種時候還盡會說些漂亮話呢。
土方歲三:啊啊,的確我們沒有把她視為同伴。
風間千景:聽到了嗎?吾妻喲。到頭來,鬼只能作為鬼而活下去。
土方歲三:都說了不是你的妻子了!這傢伙不是同伴,而且還是鬼。但是這又怎麼樣?
風間千景:你說什麼?
土方歲三:我們已經決定保護她到底。不論身體裡流淌的是什麼血,想要借她本人也無法決定的出身理由而來擺布干涉她的命運的傢伙手裡,保護她!
風間千景:她和我一起走的話,對她才是幸福。為什麼你不明白?!
土方歲三:因為我們有責任。害她被捲入,以“大義”為名,一直讓她過著拘束的生活。儘管如此,她從來沒有說過一句怨言。像這樣的女人,作為武士怎可見死不救?!
風間千景:小姑娘,這樣的男人可以信任嗎?只是一介鄉下武士的一面之詞而已哦。
土方歲三:聽好了,不用擔心。我一定會打敗風間。把你平安送回屯所。所以,你就放心在一邊看著吧。沒錯,新撰組就是你的歸宿,所以,你不需要有任何的擔心。
風間千景:喂,為什麼眼睛都紅了啊,你難不成被他的說辭打動了嗎?這個土方可是萬一情況變化就會殺了你的人啊。
土方歲三:你很囉嗦啊。如果她身上的鬼之血消失了,你還會對她有興趣嗎?
風間千景:但是血不會消失的,這種設定毫無意義。
土方歲三:你我不論哪方,都抗拒不了未來的巨大變遷,儘管如此,我還是想要保護她。所以,不管對手是誰我都不會退卻。
風間千景:真無聊,都因為你,害我壞了興致。我走了。
土方歲三:那就趁早……!!喂,你拉著他幹嗎?
風間千景:哦?果然是打算和我同行了嗎?什麼?“可以陪你喝酒,所以請告訴我薩摩的情報?”
土方歲三:哈哈,啊,對了,一開始就有說過。
風間千景:為什麼要一邊看壬生狼的臭臉一邊喝酒?
土方歲三:我也不想,不過如果你能按照約定告訴我們情報的話,我就姑且委屈一下好了。
風間千景:我拒絕!酒會變臭的。什麼?“這樣就不算男人?”
土方歲三:喂,我們可是在交換情報啊。如果你死活都不肯說,那麼鬼族的面子也蕩然無存囉。
風間千景:我不能背叛薩摩,但是長州的情況的話可以告訴一點給你們。還有就是酒錢要算在新撰組頭上。這就是條件。
土方歲三:……唔,好吧。
到最後,網道和長州浪人等都沒有出現。托了跟來的這傢伙的福,從風間這裡得到了不少貴重的情報。這樣把不軌之徒一網打盡也來日不遠。看著這傢伙對風間那廝笑臉相迎,不停斟酒的樣子,總覺得心情很微妙。不過到頭來,也不算太壞……大概吧。 

〉〉土方……錢字當頭啊啊啊,咱還是要麵包不要愛情的。至少能填飽肚子


宵街に吹く風


風間:天霧那混蛋是什麼意思?居然說我對人類,而且對新選組那種東西有興趣?我和不知火可不一樣。新選組本就是一群明不知武士之榮為何物卻自稱為武士,連刀上的鐵鏽都不如的傢伙。我放他們一馬尚不知收手,一群掂不清自己有幾斤幾兩的蠢貨。居然說我對他們有興趣?說什麼傻話。
我何必為這等事動氣。若被不知火聽到,會笑話我說這般鄭重其事地否認反倒顯得奇怪了。若換成天霧,又該開始他喋喋不休的說教了吧。
真美啊,光影交融的黃昏…嗎?天霧的那句話,去喝上一杯就拋諸腦後吧。
來京之後,因身負己任,我極少在街上閑庭散步。這樣一路走來,寺廟與神社疊起,街景頗有旨趣,這就是所謂的幽居安樂,古色古香嗎?雖說人類本身愚蠢。他們建造出的此等景致倒也不壞。不,關於這一點我就大方認可了吧。然空負締造出此等美景的才華,卻不知珍惜,只知亂鬥自毀。所以說人類愚蠢之至。那個新選組亦是如此。
土方:留步。且報上藩和姓名來。
風間:哼…
土方:果然是你。你在這裡晃悠究竟有何企圖?
風間:池田屋也好,二條城也罷,你總是出現在我面前壞我好事,真是個礙眼的傢伙。
土方:那麼,我們不妨在這裡給二條城的紛爭來個了解罷。
風間:我本就是因為爾等的破事兒弄得心頭郁結,上街換換心情。把你砍倒我倒出氣了。
你的身手和那個叫衝田的男人半斤八兩,也就那麼點水平。
土方:才交過一次手,你知道總司的什麼呀。和不為大義只知砍人的你不同,總司的刀裡可是蘊著他的驕傲與靈魂!
風間:不堪一擊的人類就別亂吠了。你也不過和我交了一次手,你又知道我點什麼?
土方:啥都不知道啊。也不想知道!
風間:怎麼了?你那幾招也就夠給我稍微找點樂子的。
土方:你的身手太遲鈍了,鈍得我無聊地都犯困了!
風間:那我助你再也睜不開眼好了。
土方:這句話該由我說!
喂,把貓趕遠點。
風間:若瞧著不爽就砍死吧。它正巧就鑽進我們當中來了。
真是個了不起的傢伙。插進別人的生死相搏中還能如此自得。
土方:你是薩摩的人吧。先前你說「別再把人改造成鬼了」是什麼意思?是來自薩摩的忠告嗎?
風間:是我對爾等的忠告。因為可憐你們。
土方:可憐?
風間:連這都想不通?
土方:為何身在薩摩的你卻要同情我們?
風間:薩摩與長州聯手一事近在眼前。若我在這裡和新選組起衝突,想必薩摩不敢對我大放厥詞。可天霧決不會坐視不管,再聽他在耳邊念叨也挺煩人的。
土方:別像個悶頭葫蘆似的快回答我!
收刀了…你究竟意欲何為?
風間:我沒興致了。今天就放你一馬好了。
土方:放我一馬?我可輪不到你放。而且我也沒打算放過你。
風間:若我現在砍了你的確可以出口氣,可後頭就煩死人了。
土方:煩人?
風間:我來回答你好了。
首先,我不是薩摩的人。我只是為了回報一族所受恩惠,暫時助薩摩一臂之力罷了。
土方:一族?
風間:這點我不必對你解釋。我並非心懷對薩摩的忠義而行動。就是這麼回事。不過就算如此,一旦我和新選組對上了,有人會囉嗦個不休的。而你現在若是和身屬薩摩麾下的我交手,也沒那麼好收場的。
土方:的確,若我砍了薩摩的人,沒準會給會津藩招來事端吧。
風間:至於我為何可憐爾等,因為爾等委實太過凄慘了。
土方:你說什麼!?
風間:區區人類是無法善用那種藥的。你們妄想得到我鬼族的力量終究是竹籃打水。
土方:鬼族!?
風間:連這些都不明白,妄想突破人類與鬼之間生物法則的這種愚蠢行徑,爾等真是太過可憐了。你們為之豁出命去的幕府,值得你們做到這一步嗎?不知審時度勢本就是一種悲哀。
土方:你說我們不知審時度勢?
風間:沒錯。與鳥知辨風,魚解流水一般,若不知審時度勢且迎時而上,終會墜地沉底。時代的變遷就是這麼回事。
土方:若為迎時而上而扭曲了自我的信念,倒不如死了算了!
風間:信念?
土方:人活著就是要貫徹自己的信念!
風間:真是愚蠢。
土方:我本以為你會立即把這貓砍死。
風間:重複無謂的殺生不正是爾等人類的拿手好戲嗎?人類只知自相殘殺,為了一己私慾大量傷人,為了自己永無止境的貪婪再起爭鬥…爭鬥不休。為何不殘殺同族就沒法活下去?只能嘆爾等愚蠢了。
土方:不這麼做我們就沒法活到最後。
風間:的確有夠蠢的。不遭滅頂之災就察覺不到自己的愚蠢嗎?
土方:弱者該亡。但我們就算匍匐在地就算大啖泥水也要活下去,也要贏到最後!
風間:話說完了。
土方:等等。
風間:還有什麼事嗎?
土方:綱道大夫真的和你們在一起嗎?
風間:你為何打聽這事?
土方:我問你話呢。
風間:你們不會是打算來奪回綱道吧。
土方:你不刨根究地就答不了話嗎?
風間:我沒必要答你。千鶴自己過來確認就好。
土方:我怎麼可能讓她到打算拐走她的傢伙那裡去。
風間:總有一天你會知道一切。
土方:喂!給我站住!
風間:你再對我糾纏不休,我們就接著剛才的架打吧。
土方:逃之夭夭了嗎…
天快黑了。你快回家去吧。京都之夜可是很危險的。
風間:新選組…還打算利用雪村綱道嗎?完全沒把我的忠告放在心上,果然那不過是一群蠢貨罷了。千鶴也鐵定是作為他們逼迫綱道再開藥物研究的殺手■而捏在手心。那種宵小怎麼可能知道千鶴真正的價值。果然沒法放任不管啊。找個機會一定去把千鶴奪來,就算把新選組的傢伙殺個片甲不留也在所不惜。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