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92334迷迷糊糊的落墨坐在時光裏懷想


迷迷糊糊的落墨,迷迷糊糊的想你。當心再次被往事遷回去痔瘡,那些不堪回首的故事,在記憶裏,如斷線了的珠子,一顆顆在心底滑落,帶來不窮的想念。如果說想念是一種病,或許我因為你,而病入膏肓,無藥可醫了。你說我還是我,你還是你,從來沒有變過,變得只是歲月,在漫長光陰裏,臉頰爬了流年裏的滄桑,我們荏苒度著,但是情,卻如此不變的蔥蘢,而不曾隨時光老去。你的心依然連接著我的心,走在你我的紅塵路上,相攙同行。

坐在時光裏懷想,總有一些人,讓我們難忘,總有一些故事,想起來眼角澀澀,很多惆悵,填滿心房。但是也總有一些美好的相遇,還在路上,丟掉過去的憂傷,把煩惱拋卻,紅塵中,原來還有那麼多的美好,站立在我們的前方,等我們去擁有,去珍惜,去欣賞。錯過的風景,錯過的人,那些都是宿命的安排,舍與不舍,都將統統付之雲煙。不要感覺孤單和寂寞,你看前面依然是花香漫延,天高雲淡。風乾年華,歲月如沙霓影晚霞,暮雲隔崖清馨晚來風,都隨了她天涯相思,老去。

花落心濺淚,秋冷落葉飛路長長,情慢慢夢裏囈語也慌亂,執守流年拋不開的紅塵情緣,空空等待眸深鎖,青絲綰,為君守紅顏素裙釵,念心虔染了相思落眉彎,癡癡怨怨斷腸人,天涯可相看蝶在肩頭繞中六出路,心緒早蹣跚那人還在燈火闌珊處是否斷了念?伊人煢煢孑影顫顫。一夢千尋,花前人獨立落寞情思憑欄意,與君遇,紅塵裏歲月無情,人有意怎奈相遇容易,別時難好夢催人醒,醒是夢裏空緣分盡時如花落,隨流水,任如何?清隱居士不染塵,無端心又擾指彈紅塵淺,一紙諾言風影遠,清風寒,亍窗卷簾獨自念念,若不相遇,何來相離若不相知,何來相牽人世間無不散宴席,天涯一別各自珍重,蠲忿今時,萱草忘憂。

時光,會讓我們為很多故事畫上句號。安靜的人,在時光裏把心,養宜的更安穩,而煩躁的人,也會被時光打磨掉那些躁動的棱角,讓心變得逐漸圓潤起來。那些憂傷的過往,偶爾想起,是一種回憶,時時想起,那麼就是一種煎熬。腳在地上,地在腳下,人生中,總有一段路,我們必須去走,也許是崎嶇的,也許平坦的,崎嶇的,就當作是曆練,平坦的,就當是幸福。陽光,永遠在我們的前頭,一路追趕陽光,不要一直回頭看曾經的路,向著陽光奔跑,人生就會感覺舒適。就如這個清晨,當那縷陽光灑落在我的肩頭,心便徜徉在這樣暖暖的景致裏,沒有風打擾,只看到天空之城,飄逸的雲朵枕頭,舞動著天空的浪漫,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一朵雲朵裏,都藏著一個美麗如蝶的傳說?我們的故事,是不是也在一朵雲裏,安睡著,封存著。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