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30739雜談《聖經》——073〈撒慕爾紀下〉第十三章

按照《舊約》的紀錄,達味有八個妻子、十九個兒子、一個女兒跟一個養子。雖然妻妾與兒女成群,但只有極少人在《舊約》中有戲份,而且彼此相處的情況似乎並不和諧,尤其是兒女之間更是如此。
達味的大老婆是米加耳公主,她跟達味之間沒有孩子。
二老婆阿希諾罕,為達味生下阿默農,而按照本章所發生的一些事情來推斷,阿默農應該是達味的長子。
三老婆阿彼蓋耳,為達味生下次子基肋阿布,後者在《聖經》中毫無事蹟。
四老婆瑪阿加,為達味生下三子阿貝沙隆,也是本章故事中的主要角色。按照《撒慕爾紀下》第十三章的描述,瑪阿加還為達味生下一個女兒,就是塔瑪爾。
若按照《舊約》的記載,塔瑪爾是達味唯一的女兒。然而按照其他家系的紀錄來看,塔瑪爾可能不是達味唯一的女兒,只是因為《聖經》多半只紀錄男性子嗣,所以女性子嗣的名字通常被遺忘。
從阿默農對塔瑪爾產生亂倫的慾望並且始亂終棄的行為,還有阿貝沙隆冷血刺殺阿默農的過程來看,這些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們平常可能甚少往來,彼此之間的感情發展也十分不正常,甚至達味在平時對待他們的方式也不是很正常。因為這一章充滿太多必須詳細分析的地方,因此下面就用夾批的方式來做討論:
……阿默農為了他妹妹塔瑪爾的緣故,竟憂悶成疾;因為她還是處女,所以在阿默農看來,對她行事幾乎不可能。(如果塔瑪爾還是「處女」,那就表示她的實際年齡應該還很小,並沒有到應該出嫁的年齡。換句話說,阿默農不但有亂倫癖,還有戀童癖。)
阿默農有個朋友,名叫約納達布,是達味的兄弟史默亞的兒子。約納達布是一個很狡猾的人。(要留意約納達布這個人,下面的一連串衝突都是這王八蛋搞出來的!)他向阿默農說:「太子,為什麼你一天一天如此萎靡不振?你不肯告訴我嗎?」
阿默農回答說:「我愛上我兄弟阿貝沙隆的妹妹塔瑪爾。」
約納達布向他說:「你躺在床上裝病,你父親來看你時,你就對他說:我很希望我的妹妹塔瑪爾來,給我準備食物,她要在我眼前準備,叫我看著,並由她手中取食。」
阿默農就臥床裝病,君王來看他時,阿默農向君王說:「求你叫我妹妹塔瑪爾來,在我眼前做兩塊餅,好叫我從她手中取食。」
達味就派人到塔瑪爾房中說:「請你到你哥哥阿默農房裡去,給他準備食物。」(從這三段話可以看出:達味平日都把女兒當成僕人們在看待,而且對長子阿默農還寵愛縱容到這種地步!)
塔瑪爾到了她哥哥阿默農房裡,他正躺在床上。她取了麵,在他眼前和好,烤成餅。她就拿過鍋來,在他面前將餅倒出,他卻推辭不吃。阿默農說:「你叫眾人都由我面前出去。」眾人就都由他面前出去了。阿默農對塔瑪爾說:「你給我把食物帶到內室來,好叫我由你手中取食。」塔瑪爾拿著她做的餅,進了內室,送到她哥哥阿默農前。她正遞給他吃時,他就抓住她說:「我的妹妹,來與我同寢!」
她回答說:「我的哥哥!不可這樣,不要作賤我!在以色列不應作這樣的事,不要作這愚蠢的事!我帶著這恥辱往那裡去呢?你在以色列也成了一個愚妄人。請你向君王說明,他決不會拒絕使我屬於你的!」(塔瑪爾的這段話在邏輯上有前後矛盾之處。首先,「在以色列不應作這樣的事」,那就表示當時在以色列以外的地方經常發生這樣的事情囉?後面塔瑪爾又說:「請你向君主說明,他決不會拒絕使我屬於你的!」既然兄妹亂倫不合乎以色列的律法,那麼達味身為全以色列之王,怎可能會允許阿默農娶自己的妹妹?也許達味平常就是如此縱容阿默農,因此再不合理合法的事情,達味都會答應——其實不太可能會,但對塔瑪爾來說,這或許能夠說服阿默農,好讓她有機會逃脫狼手。不過也可以從這段前後矛盾的話中,看出其他子女們對於達味獨寵長子阿默農的觀感。)
他卻不肯聽她的話,又比她有力,就強姦了她。事後,阿默農立即十分憎恨她,並且他如今對她的憎恨,遠超過他以前對她的愛戀,就向她說:「起來,走罷!」(玩完了就要甩掉對方,非常清楚的表現出一個被寵壞的死小孩性格。)
她答說:「我的哥哥!那不可以。你趕我走,比你對我所行的,更為無理!」他卻不願聽從她,就叫服侍自己的僕人來,向他說:「把這女人從我這裡趕出去!她走後,隨鎖上門!」她那時穿著彩色長衣,因為君王的女兒,在未出嫁以前,昔日都是如此裝束。他的僕人將她趕出去,隨後鎖上了門。塔瑪爾把灰撒在頭上,撕破自己所穿的彩色長衣,雙手抱著頭,一路邊哭邊走。
她的哥哥阿貝沙隆問她說:「莫非你的哥哥阿默農與你同寢了?妹妹,暫且不要出聲,因為他是你的兄弟,不可把這事放在心上!」塔瑪爾從此就憂悶不樂,住在她哥哥阿貝沙隆家裡。(由此可見阿貝沙隆並不住在王宮中,或他有自己獨居的房舍。當然阿默農也是如此。換言之,兄弟姊妹們之間的隔閡相當大,甚至不會住在一起。除此之外,從阿貝沙隆的話中,暗示阿默農恐怕不是第一次犯下這樣的罪行,但他無力直接挑戰阿默農的地位,因此只能要求塔瑪爾忍耐。)
達味王聽說了這一切事,十分生氣;但不願傷他兒子阿默農的心,因為他是長子,格外愛他。(達味知道了也不處理此事,應該是覺得家醜不可外揚,決定和諧一切!從這點來看,達味在家庭教育上已經完全失格。)
至於阿貝沙隆,無論好話歹話,一句也不向阿默農說。他惱恨阿默農,因為他污辱了他妹妹塔瑪爾。過了兩年,當阿貝沙隆在厄弗辣因的巴耳哈祚爾剪羊毛的時節,阿貝沙隆邀請了君王所有的兒子。阿貝沙隆來到君王前說:「看,到了你僕人剪羊毛的時節,請君王帶著臣僕都到你僕人那裡去!」
君王回答阿貝沙隆說:「我兒,不必如此!我們不必都去麻煩你。」他雖然懇求,君王仍不願去,只祝福了他。
阿貝沙隆便說:「至少讓我的兄弟阿默農同我們一起去!」君王回答說:「為什麼要他同你一起去?」阿貝沙隆還是再三懇求,達味便派阿默農和君王所有的兒子,同他一起去了。阿貝沙隆擺設筵席,好像御筵。阿貝沙隆吩咐他的僕人說:「你們要注意!阿默農暢飲的時候,我向你們說:刺死阿默農!你們就打死他,不要害怕,是我吩咐了你們,要大膽勇敢。」阿貝沙隆的僕人,就照他所吩咐的,對阿默農做了。君王所有的兒子遂起身,各自騎上騾子逃跑了。(從這段形容來看,阿貝沙隆安排這個局就佈置了兩年,這種心機城府完全不輸給他的老爸達味。)
他們還在路上,消息已傳到達味前說:「阿貝沙隆殺了君王所有的兒子,沒有一個幸免。」君王便起來,撕裂了自己的衣服,俯伏在地;他身邊的臣僕,也都撕裂了自己的衣服。
達味的兄弟史默亞的兒子約納達布說道:「我主不要想:所有的青年,君王所有的兒子都被殺了;其實只有阿默農一人死了。自從阿默農污辱了他的妹妹塔瑪爾那日起,阿貝沙隆就決定了這事。我主君王,且不要將這事放在心上,以為君王所有的兒子都死了,因為只有阿默農一人死了。」(注意:約納達布又出現了!明明就是他出計讓阿默農得逞獸慾的,現在又忽然改變立場,改幫阿貝沙隆說話。)
阿貝沙隆逃走了。守衛的僕人舉目一望,看見在往曷洛納因山坡的路上,有一大群人下來。守衛的就去報告君王說:「我看見一群人,從曷洛納因山坡的路上下來了。」
約納達布就向君王說:「看,君王的兒子回來了,正如你僕人所說的,現在實現了。」他剛說完這話,君王的兒子都來到了,放聲大哭;君王和他的眾臣僕,也都號咷痛哭。
同時,阿貝沙隆逃到革叔爾王阿米胡得的兒子塔耳買那裡去了。君王天天哀悼自己的兒子。阿貝沙隆逃到革叔爾,在那裡住了三年。(革叔爾王阿米胡得之子塔耳買就是阿貝沙隆的外公,他連投奔路線跟逃亡準備工作都作好了。)
此時,君王的心漸漸不再惱怒阿貝沙隆,對阿默農的死,也不再難過了。(這段話非常的值得玩味。當然,除了手心手背都是肉之外,阿貝沙隆還有一個強大的外公當後台,為妹妹報仇也很符合當時人所信奉的公平正義,身為政治人物的達味自然得要有足夠的清醒跟冷靜的頭腦去衡量這個事件的輕重關係。)
然而,達味因為太過於寵溺阿默農而導致這一筆爛帳出現,事情是有這麼單純的嗎?從日後阿貝沙隆的事蹟來看,似乎沒有這麼單純。其實這場「阿貝沙隆為了妹妹塔瑪爾受辱而刺殺阿默農」的故事背後,恐怕只是阿貝沙隆企圖奪取王位的一場煙霧而已。
在「阿貝沙隆謀殺阿默農」這一案中,其實有一些疑點:
一、雖然長子地位很重要,但也不至於會被縱容到像達味一樣幾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和稀泥到如此黑白不分的地步,那麼是不是有比「不想讓家醜外揚」的理由造成達味對「阿默農強姦塔瑪爾」案採取明知卻不理的態度呢?
達味或許有一千萬個理由可以不懲罰阿默農,但這並不表示他就不能懲處幫阿默農出主意的約納達布。然而從這一章的下半文來看,約納達布在朝廷中的發言權顯然很高,儼然像是達味身邊的顧問!可見他不但沒有因此受到任何懲處,甚至可能還升官了!達味應不至於如此用人不明。
當時的國王是最高司法執行者,不管他是否要公開會審,假設達味是一個公正的國王,他就必須同時聽取雙方的供詞。然而此案的受害人塔瑪爾卻住在阿貝沙隆的家,後來完全沒有她再次登場,這可能是暗示她若不是從此躲在阿貝沙隆的家中不肯出來,就是她不久之後就過世了。而阿貝沙隆也因此再也不肯跟阿默農說話,那麼達味如果想要對此事作出裁決,受害人既不肯出面,受害人家屬也持續保持沉默,達味就得以聽到的傳聞來處罰阿默農嗎?況且阿貝沙隆還對塔瑪爾說:「因為他是你的兄弟,不可把這事放在心上!」(撒下,13:20)換句話說他要求塔瑪爾什麼樣的抗議舉動都不要有,那麼達味又能如何對此事下達審判?
換言之,阿默農強姦塔瑪爾案,其實只是阿貝沙隆這一方暗中放出來的消息,達味聽到了,也覺得傳聞內容是有可能的,但受害方卻始終不肯提供證據,那麼他就要為了這個傳聞,專聽一面之詞,就下令懲罰阿默農嗎?當然不能。
二、達味的子女似乎都各有自己的居所,塔瑪爾被強姦後,她就算不敢躲進自己的家,也應該是跑去她的母親瑪阿加的寢宮,而不是跑進阿貝沙隆的家中吧?畢竟她的媽媽可是王妃,而且在這種情況下,女人總比男人更值得信賴。當然,倘若此時瑪阿加已經過世,但達味還在啊!塔瑪爾居然沒有想到要去找老爸申冤,而是去投奔自己的親哥哥,她是認為阿貝沙隆一定會幫她嗎?可是阿貝沙隆卻要她閉嘴呢!在這種情況下,塔瑪爾居然還認真聽話了起來。不但認真聽話的乖乖認命,還乖乖的躲在阿貝沙隆的家裡不再出來。
這種不合情理的劇情發展,讓人深感懷疑:
阿貝沙隆是不是策劃了這一切?是不是真的有這場亂倫強姦案發生?如果不是,那麼阿貝沙隆的目的是什麼?當然就是他從此有了殺害阿默農的合法性。
三、在剛開始的時候,約納達布幫阿默農出主意如何去強姦塔瑪爾。後來阿貝沙隆謀刺阿默農,產生阿默農謀殺所有王子的謠言時,約納達布忽然變成了闢謠者,並且還幫阿貝沙隆解釋立場。約納達布忽然從阿默農的支持者,搖身一變成了阿貝沙隆的支持者,他真的會認為阿貝沙隆會因此原諒他獻給阿默農的姦妹詭計?後來阿貝沙隆居然沒有提到此事,約納達布後來也莫名其妙的沒有了任何再次登場的機會,這究竟發生了什麼?
假設阿默農其實從來沒有強姦塔瑪爾,這一切都是阿貝沙隆的詭計,那麼約納達布其實是阿貝沙隆的同謀。從後面幾章的情節發展來看,會發現阿貝沙隆不僅老謀深算,而且黨羽甚眾,發動叛亂之後的規模之大,甚至讓達味差一點走投無路。既然阿貝沙隆有這麼厲害,那他在阿默農跟達味身邊安插一個能言善道的約納達布,又有何難?
此外,約納達布第一次獻計,種下阿默農被殺與阿貝沙隆崛起之因;第二次發言內容,則是幫阿貝沙隆取得了合情合理的殺人理由。
四、阿默農的母親是依次勒耳部落出生的阿希諾罕,可能是該部落長老的女兒,依次勒耳部落是依撒加爾支派的旁系。相對的,阿貝沙隆的母親是革叔爾王塔耳買的女兒瑪阿加,雖然是外邦人,但也是一國的公主。依撒加爾支派位於加里肋亞海的西南方,革叔爾王國則位於加里肋亞海的東北方,從地理位置跟希伯來人長年跟鄰近各國的相處歷史來看,雙方恐怕還是敵對關係。也就是說,阿默農之母的出身其實要比阿貝沙隆之母的出身低,而且兩家還是仇家。
然而阿默農身為長子,將來也是理所當然的下一任國王,就算他沒去強姦塔瑪爾,將來他登基之後,是否會善待阿貝沙隆?就算阿默農會這樣想,但這並不表示阿貝沙隆會這樣看。參考世界各國的歷史,遇到上述這種事情時,身為老三又是外邦公主之子的阿貝沙隆,自然不可能會願意跟部落長老的外孫阿默農和平共存的。
換言之,不管阿默農是不是真的有強姦塔瑪爾,這起事件最後變成了阿貝沙隆叛父奪位的開端。因此這一章其實是達味的兒子們之間的第一場權力鬥爭,因此也不排除阿貝沙隆為了爭奪權位,不惜犧牲親妹妹來達成排除掉爭奪權位之路中最大的阻礙。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