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11126游安順參與大愛新劇「幸福一牛車」的報導

僅雯演大愛老NG 「喜趣」演成悲劇!

更新日期:2009/04/21 10:41 影劇中心

大愛劇場將在4月22日推出溫馨好戲「幸福一牛車--張碧珠師姊的故事」--由馬如風、慕鈺華、僅雯、游安順、范瑞君等人主演,故事敘述張碧珠師姊從小看著父親「牽牛車」維生,期望長大後能賺大錢;嫁為人妻後,怨明明有一身好技術的先生竟沒企圖心……張碧珠如何跳脫以錢為衡量一切的標準、成為心靈富有之人?

以歌手身分出道,僅雯以往的戲劇經驗都只是客串演出;這一回不但戲分重,還要從年輕演到老,同劇的演員又個個都是硬底子;加上不熟悉拍戲作業,一切都讓她緊張到幾乎無所適從。但是,看見大家都在「等她跟上來」,心中五味雜陳;那種又哀怨又辛酸又感激的心情,恰恰表現出張碧珠師姊的成長心情。

戲一開拍才意識到,戲裡的環境是自己完全陌生的。僅雯說,不論真實人生或戲劇經驗,都讓她這個在都會長大的女生完全地「狀況外」;這種無法入戲的心理壓力,也大大影響了她的演出表現。一次NG、兩次NG,連「對」的情緒都不見了;原本設定為「喜趣」的戲劇調子,硬是讓女主角緊張的「臭臉」演成了悲劇。

僅雯自嘲地說,她在戲裡可都是真哭;因為老是NG,心裡急,表現就愈顯得糟糕,前二十集簡直把陳家俊導演累壞了。後來接手的歐陽昇導演教她一招:有空就多對著鏡子練習,看看自己情緒走到哪裡、表情會到哪裡,用很細微的肢體加深表演層次;練習多了信心也多了,後來果然就順暢多了。

從大愛劇場〈擺渡〉至今已久違的馬如風,在商業電視台演多了反派角色,這一回則飾演敦厚的老爸張慶安;年輕時以「牽牛車」為業,算是最早的「農產運輸業」。現代人很難想像,一大家子人要靠老爸牽著一隻牛和一台牛車養。馬如風說,早年的台灣社會還真是如此光景;有錢人可以僱人種田,沒錢的人就當佃農,家裡養著一頭牛算是很重要的生財工具;不論老小,對牛都有一分近乎家人的情感。

馬如風說,拍大愛劇場不僅是戲劇健康,拍攝環境也很健康;出外景的戲,讓他好像重回童年一樣,不論趕牛車或騎自行車,都是台灣早期農村的寫照。在劇中飾演一個看似重男輕女的老爸,內心裡其實有著許多對女兒的無言感情。有一場戲是要帶女兒去應徵工作,在路口與學生們相遇;升學或就業,在那個分岔的路口,決定了不同的人生路……

勤儉持家也是劇中母親們的共同價值觀。飾演碧珠母親的慕鈺華說,管錢的人也是最為辛苦的人,一家子每天張開眼睛,吃喝都是錢;萬一收入不夠多,那就更考驗這個人的分配能力了。雖然母親好像比較偏袒兒子,事實上對兒女的心也是一樣的;女兒後來需要金錢支援時,母親也二話不說就拿出錢來資助。

慕鈺華說,舊社會的女性不習慣甜言蜜語;但子女若遇到老鷹(困難)來時,這隻溫和的老母雞就會立刻張開雙翼奮力向前,只為了保護孩子。

在〈幸福一牛車〉中飾演吳彩涼的游安順,也是繼〈走過好味道〉的菜粽伯之後,又一個好男人的代表作。游安順說,老實的好人,其實是台灣舊社會男人的縮影;沉默寡言、賣力工作,加上顧家又孝順,幾乎是無可挑剔的人。這個對事業沒有企圖心、對妻小非常照顧、把岳父母當成自己父母照顧的男人,一生中也有做錯事的時候,但仍然發揮正面的警世效果。

原來一心想要開工廠賺大錢的張碧珠,後來發現丈夫完全沒有此意;在發財無望之際,就轉而向「投機」求財。民國七十幾年,全台陷入大家樂「瘋」;她雖然一心想要發財,卻一路賠上所有積蓄。於是,她對著老天發願,只要讓她中一次大獎,從此就收手不再賭博。

恰巧與丈夫閒聊間「問出號碼」,這一次果然簽中大獎,把陸續輸掉的錢一次回本了。原本信守承諾準備收手的張碧珠卻不知,從不簽賭的丈夫,竟然賭性大發;才簽三次,便把所有的錢轉手又輸個精光。面對殘酷的現實,張碧珠相信這就是「天意」:原來不該得的,如何強求也都無濟於事。

不再強求「世間財」的張碧珠,後來受李朝森師兄的引領走入慈濟,漸漸認識證嚴上人的法,慢慢體悟:人世間真正的幸福能量,是來自與人為善、與人分享。雖然家無恆產,但為自己與眾人累積了功德財富,就如同當初父親留給自己的好名聲一樣,推己及人,為后里地區的慈濟志業,深耕這片豐沃福田。

回應

對於喜愛的事物,永遠是完美主義。

    沒有新回應!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梓兒開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