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300746H.K溪四日

IMG_0543.JPG - 山行八年

能高安縱走剛回來

N問要不要去H.K溪古道

才從荷重、陋食、忍苦中掙脫

滿身瘡痍疲憊

所有骨骼經脈細胞形同解體般正準備進場大修

但聽完竟然只掙扎一下下

就吐出「好吧,捨命陪君子」的微弱話語

 

兩天後再出發

 

有些山林是你去了才認識才培養感情

有些是你思思念念

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一親芳澤

 

H.K溪古道有什麼好思念的?

其實我也不太懂

只知道一聽到

好像會血脈賁張心律不整直到氣若游絲

 

勉強說來

H.K溪古道是嚮往的警備道路之一

勉強說來

H.K溪古道眺望的聖稜線

很能紓解對它的思慕

大概就這兩個致命因素吧

 

警備道路寬大、沿等高線開鑿

走來舒服又有尋幽訪勝風情

原住民、駐在所遺跡、故事及舊日文章

再再都讓心靈馳騁

1914-1928年修築的十四條警備道路

福巴越嶺道、角板山三星道路、卑亞南越嶺道、蘇花道路、霞喀羅道路、北坑溪道路、大甲溪道路、合歡越嶺道、能高越嶺道、八通關越嶺道、關山越嶺道、內本鹿越嶺道、知本越嶺道、浸水營道路

每一條道路

光聽名字

都讓人胸腔鼓動脈搏亂竄魂飛魄散吧

好像名字就已漂著昔日氣味、內建舊時光故事

  

去之前

其實已走過HSS 及HOK

那是十二月初暖暖冬陽的一日

楓紅中灑落斑駁光線

行進間

東方雲霧中

整然山容挺出陽光之上

啊!

頭鷹山 、大雪山 、小雪山 ...

是初見面的雪山西稜

然後在HSS山頂

枝幹蒼勁的松樹間

看到令人屏息的聖稜線

 

聖稜線是充滿神秘的聖域

除了名稱發出聖潔光輝外

群峰的山名奇特而拗口

漂著濃濃異域風情

 

這些奇異山名

剛開始令人頭痛

我後來用一招竟然就順順的喝入喉了

那就是找出原住民的原始發音

用發音來記憶中文山名

像布秀蘭出自Busyuran(ブシュラン)

穆特勒布源自Mutoroppu(ムトロップ)

凱蘭特昆是Karantakkun(カランタックン)的音譯

而且這樣記

好像就進入原住民的語言及文化世界

發音都不自覺地抑揚頓挫起來

一副可以和祖靈溝通的乩童氣氛了

 

而HOK山頂上的紅豆湯滋味

還有起霧的山林中

陽光穿透雲霧射下的一道道光束

成了那天難忘的鮮明記憶

 

但這樣行走

其實和H.K溪古道是緣慳一面的

古道封閉

駐在所傾頹

當時雖然也從Maruta砲台走下一段小徑

想去尋尋舊日蹤影

卻是悵然而返

 

那夢幻中的H.K溪古道是何面貌?

當時其實也毫無概念

所以當N邀訪時

好像內心聽到原本死寂的火山又隱隱蠢動

那本已經絕版找不到的L教授的古道書籍

又忽忽縈繞腦海

 

N另有一位朋友S同行

計畫先從Shikabataisan試走到Yukimi

如果走不通

再從Yukimi逆走Shikabataisan來回

我初始納悶這樣的路線規劃目的何在

N信誓旦旦說

你不覺得從Mogiri縱走Yukimi很有Fu嗎?

 

很有Fu吧

雖然不知道那和H.K溪古道有何干係

既然上船

就同舟共濟吧

(後來才知道,日本時代,這條路是由Shikabataisan經Akebonotouge南下H.K駐在所或西下Uenojima onsen 的古道,真的很有Fu,N果然有先見之明且寬宏大量)

Shikabataisan因為軍事管制

原本開放往Yukimi的山路遭封閉

我們嘗試從Shikabataisan南側砍路繞行以避開管制

但當天抵達Shikabataisan前叉路時已經下午二點多

才一上路就碰到荊棘刺藤滿佈的困境

S及N奮力揮砍

我則舉步維艱內心忐忑

一個小時幾乎只前進一二百公尺

勉強挨到雷達站下

這Shikabataisan的山頂光禿一片

已經沒有昔日點生鐵杉的巨木、其地勢酷似八通關的氣氛

我望著被逐漸西下的金黃夕陽包圍的山頭

以及遙不可及的前路

當下茫然自失

S勉強說砍到五點吧

然後沿著雷達站的鐵絲網旁踉嗆揮砍前進

 

應該才勉強前進一丁點

時間已經是四點

路途一樣荊棘滿佈而遙不可及

我這位才從苦難中歸來且探勘技能與態度均不到位的阿伯終於發難了

「可以請問一下嗎,砍到五點和砍到四點有什麼不同?」

S一瞬悵然

然後說「回頭吧」

 

 

我知道

這是他對初見面阿伯的最初溫柔吧

 

S熟門熟路

請大家吃有名的排骨酥麵

當夜依計畫開車往Yukimi

他顯然做足功課

建議可宿Sumahan23K附近的工寮

以探勘行程來說

這工寮算乾淨

已經是無上的享受了

 

未來三天的行程規劃

忘了是怎麼討論出來的

反正我這跟班料的只有亂幻想的能力

結論是前兩天去探駐在所

第三天走Akebonotouge到大板根

 

S和N神通廣大

隔天問了很多人

也拿到許多駐在所相關的資料

決定先去探H.O駐在所

  

關於H.K溪古道

L教授以及T教授有做過詳細的調查

電視節目也有現場巡禮及歷史見證人的現身說法

狹義的H.K溪古道是指Nihonmatsu 到Mogiri之間的道路

古道後來由Mogiri向北延伸經Madara、Hiyama、Sato、Nemoto至Tamuradai駐在所接上S.K古道(另有一支線是由Hiyama接上Sakayachin駐在所)

另由Nihonmatsu 向西經Sumahan、Setoban抵Daiko

(另有一線是由Nihonmatsu 南接Tengu、Umezono、Zounohana再接上Setoban)

 

L教授的圖資豐富、筆觸感性

透過現場探勘以及日本時代的山行文章對照

追憶曾經的點滴

讀來頗多共鳴

特別是他認為某些古道應該遺留在孤獨的過去

它只適合孤僻的旅人或勤奮的調查者

他也認為荒廢的駐在所是最適合幽居或隱身的好地方

欣賞廢墟

有時也是一種對歷史親合的態度

一種空靈的美

一種溝通的智慧

 

不過

資料難免有誤

要盡量避免陷入以訛傳訛的困境

這幾年來爬山看舊資料

深知翻譯的難

有時看到網路上複製貼上的一些經典名言

常常心驚膽跳

原作者不是這樣說的啊

 

特別是這些經典名言

又透過有名的媒體傳播

就幾乎快速流竄到失控的程度

前幾天看了MIT台灣誌的高嶺古道

看到麥導吟詩般地傳唱沼井鐵太郎的「這神聖的稜線啊....」

又看到他在高嶺駐在所時

慎重地唸起李瑞宗一書的譯文「遠方具有白眉狀的大霸尖山 小霸尖山 桃山之外,不知名的尖山等等,超過一萬尺的高山就在眼前,呼之不應...」

內心真是百般糾結

 

聖稜線是岳友心中永恆的天際線

它出自沼井鐵太郎的文章「攀登大霸尖山 --有關攀登的考察及實行」

網路中常有以下的譯文轉載

 「這神聖的稜線啊,誰能真正地完成這大霸 尖山至雪山的縱走,戴上勝利的榮冠,述說首次完成縱走的真與美!」

 

如果對照原文

其實是有出入

原文及譯文是這樣

「聖なる稜線、 大霸尖山 --次高山の真正のトラヴアース(縱走)、 果たして何人が其の栄誉を荷ひ、 其の真美を語りうるだらうか」

中譯:

「神聖的稜線、大霸尖山 --雪山的真正縱走,究竟誰可以背負這樣的榮譽,訴說其真正之美?」

 

在引用如此經典的字句

還是要非常小心才好

特別是因為這翻譯的大量轉傳

甚至出現有將沼井的「這神聖的稜線啊」

用想像的日文將它轉譯還原成「この神聖なる稜線よ」

還讓不知情的人設計成紅包袋出售

這已經以訛傳訛到匪夷所思的程度

 

另外高嶺古道的譯文

「這裏是全程中的景勝,標高7,800尺,遠方具有白眉狀的大霸尖山 小霸尖山 桃山之外,不知名的尖山等等,超過一萬尺的高山就在眼前,呼之不應...」

原文是:

「ここは全コース中景勝の白眉で標高七千八百尺例の大霸尖山 小霸桃山外に無名の尖山等一萬尺を越ゆる山々がすぐ目の前に見え呼べば応へん風情である」

這裏的日文中

白眉的意思是指其中最佳的人或事物

並非白眉狀

白眉原意取自蜀國馬氏五兄弟都是秀才

但其中以眉毛是白色的馬良最優秀的意思而來

另「呼べば応へん風情」不是呼之不應

而是如響斯應

 

H.O駐在所的入口在界碑(海拔1765M)一帶

離Yukimi及工寮不遠

我們利用半天時間請教及確認後

約中午左右才出發

路徑有稀疏布條

約20分鐘陡下接到古道後左行數分鐘

就看到駁坎路基及斷垣殘壁的黃色夯土牆

一片廢墟

也看到標記28.9K的H.O駐在所木柱

 

這裏海拔資料是1421M

等於下降約340M

我隨意走走

心中有說不上的荒涼

也許廢墟才能看見時間

看見它真實走過、流逝的身影

才能深切體會它的無情與公平吧

 

H.O是我H.K溪古道第一個造訪的駐在所

它安安靜靜的傾頹在那裡

我因為不用功

沒有隻字片語的題材可以和它對話

不了解它的建築格局、發生的故事及人事物

在搜尋過的日本時代山行旅記中

也殊少描述在H.O發生的情景

它不過是古道中小小的驛站

1923年興建

直到戰後1947年才裁撤

之後短短的70年

歷史已連同建物變成廢墟

悄悄湮沒在旅人行腳難及的角落

 

返回工寮

N播放著夏川美里的悠緩曲調「明日の子守唄」

一面快速地下麵煮晚餐

爐火轟轟作響

寂靜的工寮內

偶而聽到山羌憤然般的叫聲

好像在抗議我們幾個不速之客

 

N及S決定明天去探勘HK駐在所

 

說是探勘

其實這樣的山行方式

我才嘗試過三次

對於迥然不同的山林生活方式

還處在困惑及慌亂的調適之中

 

第一次探勘已是一年半前2016年9月間的事了

當時正熱衷於探尋鹿野忠雄「越嶺卑亞南山旅」筆下的路線

熱情的阿草知道學妹J.J正好開隊要去探卑亞南古道的斷崖及突稜駐在所

就牽線幫我送入隊伍內

現在想來

年輕的他們雖然很寬待我這位初見面時會特別剛毅木訥的阿伯

但這毫無探勘經驗且不善言辭又固執的五十幾歲阿伯

一定給這些大學生帶來很大的困擾

然後是去年八月參加鄭安睎的來藝婦隘勇線及十月的東埔上郡大

 

探勘是獵人身手

但我還是徹徹底底的農夫

只會在既定的鄉間小路上哼唱小調

對野炊嚮導領隊等技能一無所悉

不過也許大家對五十幾歲還願意重裝走探勘路線的阿伯都抱持憐憫之心

所以對我頗多照顧及擔待

真正體會探勘本質及心態的調整

已經是很後面的事了

 

隔天早上我們找人詢問

N得到的情報是

探勘HK駐在所

從Sumahan32K(1891M)下切後往返需六小時

這讓我心頭一驚

光是走到32K處就要好幾小時

想要不摸黑

看來只能埋頭疾行了

 

我幾乎是卯起來走

快中午時抵達下切處

我們先前進取水後

再回頭順著路徑而下

不消20分鐘

就看到木造的房舍座落在大片寬緩的草地上

我們面面相覷

不相信這是往返需要六小時行程的駐在所

這駐在所有兩層長長的疊石駁坎

木造房舍據說是戰後新蓋

牆柱寫滿塗鴉

我悠哉信步

徜徉在時間洗禮下很有頹廢美的遺跡

 

後來才知道

這駐在所是古道的指揮中心

警察位階最高

人員編制多

也是登山及下往Uenojima onsen重要的中繼站

 

為了次日的大板根

我們將營地設在HOK山登山口附近一處平坦轉彎處

綁好天幕

升起營火開始野炊時

不覺間就起了漂浪(Wandering)的心情

這種悠然放浪天地間的氣氛

才真正是山人嚮往的方式吧

 

從HOK山往北

經過Akebonotouge後

沿著山腰繞路

就來到大板根

S說這種板根寬大的樹大多是儲木

我在樹葉濃綠濕氣重的一偶坐了下來

想像這條山徑可能通往的地方

以及這裏可能發生的過往

 

回程在Akebonotouge歇息

N說西下的山路是往Uenojima onsen喔

要不要走一下

我身心閒散

已經無心再戰

就呼攏說「免,蛋糕吃一口就知好不好」

 

後來才知道這荒涼的Akebonotouge和路徑模糊的Uenojima onsen是很厲害的地方

曾經有過絡繹不絕的旅人

 

我閒散地完成H.K溪四日的行程

以為H.K溪古道行應該就此壽終正寢

永遠不會再來了

沒料到後來為了Sasaki氏那篇聖稜線縱走中

由Hiyama駐在所循西北稜上尖山的話所蠱

夢想著可以一探那個登山口

而踏上Hiyama駐在所的探訪

也沒料到後來又揮刀東支線去尋Takane駐在所

然後開始翻譯起所有H.K溪古道相關的重要山行紀錄

 

一切都在始料未及之中

 

所有的這一切

應該只是單純來自閱讀往昔山人的共感

才會在「看起來只有65歲」的年齡下

還願意努力學習總務開菜單、地判當嚮導吧

 

這孜孜矻矻的阿伯身影

是不是看起來有一種笨拙又毋願放棄的美感?

(阿伯都不禁攬鏡自憐起來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