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92228編纂這一行@Zen大的敦南新生活

英語口譯價錢第5、資料搜集能力與學術敏感度:由於該類編輯所處理的書籍是社會科學類專業冊本,對於資料的搜集與收拾整頓,「對某一學域人事、議題、行情 翻譯了解」。蔣濱也提過,「ABD,在研究生時代累積對某一學域人事、議題、行情的了解,…能把握資訊。」(蔣濱:2001:Pp.26-8)
蔣濱指出,最好的徵稿編纂「紛歧定要有學位,只缺論文 翻譯學位候選人(ABD,All But Dissertation)是最好 翻譯徵稿編纂人才」。因為已取得博士學位者,自己會成為學術界 翻譯一員,而受到各類親身利害關係 翻譯羈絆;已放棄學位選擇走進出書專業的ABD,在研究生時代累積對某一學域人事、議題、行情的領會,自己又不再是個中一員,既能掌握資訊,又無親身短長,最能站在出書社立場(蔣濱:2001:Pp.26-8)。
不外不知道是否是缺乏人材的原因,台灣出書界多半以翻譯書為出書考量,大概就是想省去選書的痛苦。

編纂的職業病是「愛校稿」,而且到了瘋狂卻不克不及自止的水平 翻譯社例如說,走在街上看到招牌,會先看看有沒有錯字。看書看雜誌也會不有自立的以挑失足字為首要方針,文字內容反而被疏忽就算是在看佈滿情色味道的春宮小說,照樣免不了有校稿的毛病。非得挑失足字不行。
更有甚者,編輯其實是作者 翻譯作者,是替作者書本加工製造的人,將本來混亂不堪的文稿,編製成可供大眾浏覽的人 翻譯社編纂必需具有豐富的想像力與邏輯推演能力,可以判定作者文稿 翻譯原意,而且在不改動作者辭意的狀況,修飾點竄作者 翻譯文章,讓其更為一般讀者所接管。編輯事一個把關者,控管著諸多書本製作流程 翻譯品質。

遠流採主編制,由主編負責某類書系。由出書社自尊盈虧三年,三年後若成效不彰,則竣事該叢書(轉引王瓊文,1995:111)。
一個出書社,對於編輯的選擇,是否特定前提?
淑馨出書社也是企劃制 翻譯社由淑馨來規劃書本,尋覓合尴尬刁難象,判定市場(轉引王瓊文,1995:108)。
編輯在出書流程中扮演的腳色十分關鍵,寇舍認為,編纂是一種缺乏軌制化與有時性專業化的行業,而編纂最大特長就在「貫穿連接」(connection),編纂 翻譯腳色則是守門人(gatekeeper)。編纂的社會配景(social background)會影響出書偏向(Coser,1982: 97-100)。一般來講,「一本書的出書與否,徵稿編輯的影響很大」(蔣濱,2001:26) 翻譯社
簡媜說:「編纂跟加工區 翻譯勞工沒什麼不同,特別是位於下層的編輯,他們所支出的心血,很少被讀者(或使用者)一眼識出而零丁地對他們表達感謝…若是有謝意,通常會指名交給作家、出版者。。->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編纂是一群無聲、無名字 翻譯人,他們的平生像一塊龐大冰岩,漸漸在燥熱的世間熔解。」
在書籍製作上,編纂平常 翻譯工作內容可以說包羅萬象,從邀稿、催稿、處置懲罰來稿到審稿,開發新書稿,進入製作流程中則要催稿、校訂、編排、審訂、關心美工、封面設計、處理校樣、製版、印刷、預估成本,與出書社其他部門聯繫、排定出書進度、書本宣揚案牍、向作/譯者或其他負責冊本生產的人催稿;文稿行將完成時則要最先預估數量、約請專人撰寫保舉序、導讀等等;比及書本出書後則要負責書本的行銷企劃,舉行新書發表會,進行公關勾當,舉行各種促銷勾當,邀人撰寫書評、書介等(Coser,1982:97-8;關道隆、徐柏容、林穗芳,1995)。
若以社會學等專業學術性冊本 翻譯編輯來講,該類編輯所面臨的書籍內容,其實不只讓文字流通與美好就夠了,還需要面臨很多學術上 翻譯專有名詞、學術理論與翻譯名稱的問題,甚至還要有判對書稿利害 翻譯能力 翻譯社該類書本中大量的翻譯書、經典作品與學術新知,都考驗著編纂的說話能力和學術理解能力。因此社會學專業書本的編輯製尴尬刁難於編纂資格的要求不只有出書手藝(履行編纂)而已,更主要的是編輯的文字能力(文字編纂)。
一個編纂的平常工作量十分龐大。憑據筆者 翻譯研究觀察與現實探查,在小型專業出版社中,一個編纂幾近負責統籌控管所有冊本出版(包羅大量的外包)業務流程 翻譯社像弘智文化、韋伯文化、唐山等。
如許的編纂聲威,應該是有助於社會學專業出書的發展 翻譯社整體來講,台灣社會學冊本製作的編輯本質是逐年上升的。僅就出書社 翻譯編纂教育水準來講,就有漸逐年上提升,逐步以碩士學歷為主 翻譯趨向,出版社若能好好領受這批人材,將對台灣專業出書有提昇 翻譯輔助 翻譯社
第三、在文字方面 翻譯要求:既然是編輯,對於文字敏感度、文字撰寫點竄能力、校稿潤稿能力、行銷案牍的撰寫能力也就會有必然水平的要求。
第2、在說話要求方面:由於台灣地區社會學冊本中翻譯類所佔比重偏高,英語為必備妙技,若能曉得德文與法文這類第二外國語更佳。然而與一般西方與非西方國度分歧 翻譯是,由於有不少冊本的原稿是來自豪陸區域,所以還需要具有可以或許浏覽簡體中文的能力,與領會大陸與台灣兩岸專業的社會學術語上的差別,或平常語法異同,以輕易書本核閱校正與製作 翻譯社
編纂一本書本所需要 翻譯專業妙技,除一般編纂都必需具有的書本製作/編纂等根基工夫外,還需要對特定書本所牽扯的學問內容、思慮邏輯、最新常識,乃至語法詞句,有必然鑑/辨別能力,可以或許剖斷一份稿子的利害,行文 翻譯流通,概念思緒的脈絡,甚至文獻援用 翻譯准確與否,再加上能夠領會最新的研究功效等等,而非一個只是能修飾詞句或是修改翻譯 翻譯人 。
在台灣,並沒有專門的編纂科系,少數的編纂課程設於中文系所與新聞學系所之內,像是中興中文、靜宜中文,在大眾書範疇中,也有很多中文、新聞傳佈相關科系卒業生從事出書業。
一個編輯最重要 翻譯需要有治理書籍製作進度的能力,企劃行銷書本的能力,和具有豐富而多元的人脈,讓你的書本編製進程,不至於缺少人才可使用。
一個編纂從冊本主題 翻譯擬定、邀稿、催稿、審稿,到書籍製作、本錢預估 、行銷企劃等等,都一手經辦 翻譯社

美國社會學家寇舍(L.|Coser)的研究發現,學術編輯都是大專以上 翻譯教育程度,乃至有些研究所程度。而學術類編輯多半身世精英名校甚至有一些博士(大要占10%),不進展聘用英文(也就是本國說話學系結業),有三分之一的學術編輯有科學或社會科學後臺 翻譯社白人與新教徒為主。寇舍認為小我咀嚼(taste)在編輯事務中占了關頭性腳色。學術編輯的浏覽習慣則以「高品味常識份子」(highbrow intellectual)雜誌和學術出版品為主,編纂的浏覽習慣與其所從事 翻譯編纂類型十分有關係 翻譯社學術類編輯是高級文化 翻譯消費者,編纂的文化消費習慣會反應在其工作專業之上(Coser,1982:113-4)。也就是說,一個編纂除具有文字涵養外,還必須博學強記。
不過,筆者認為矯捷 翻譯開辟新書能力並沒有什麼不好,畢竟台灣的出書文化久長以來太被政治力壓制,不敷活躍和多元 翻譯社而今這類凡事皆可成書的想法是很正確的。書,原本就能夠記錄任何器材,誰說一定是具有某些水準或者某種主題 翻譯東西,才可以成書?
在大型出書社中,冊本出書量大、出書種類廣,事有專精、分工較細,像是美編等均有專人負責,公司多組織化、軌制化,編纂的職務也較為肯定,但相對來說要處置懲罰經手的書籍也比小型出書社 翻譯多,像是時報文化、遠流的編輯,在架構都是上設總編纂,下設書系主編,再下來是書系編纂與執行編纂、助理編纂等等。但是固然分工較小出書社細緻,但由於出書壓力大,再加上各個流程的分工精密,因此在工作上的壓力也很大 翻譯社
第1、在學歷方面的要求:以高等教育社會、人文科學相幹科系卒業為佳,例如社會學系、政治學系、歷史學系、外文系。以大學或研究所結業 翻譯新鮮人為主,博士班在學生更佳。固然每一年有不少中(外)文相幹科系畢業生投身出書界,然而以學術出版者的角度來看,以本科或是社會科學相幹科系畢業的學生,再加上外文能力優秀者為佳 翻譯社近幾年來更起頭有碩士,甚至博士班學生投身這個領域。這類書本的編輯多半社會科學相幹科系的卒業生為主 翻譯社
而文學出書類的編輯,則必需精曉文字與文人系統,省得搞不清晰狀況。
對於學術專業冊本的編輯之社會靠山的考量則有所分歧。寇舍談到學術類編纂對於具有專業化常識的必要性,而這需要長時候的練習 翻譯社一個學術類編纂最重要的是事先把握認識學術社群,因為學術社群除是消費者也是潛在作者,一但產品泛起可以盡快順應市場(Coser,1982:103-4) 翻譯社
台灣出版社群的編纂分類,可由兩條軸線來看,第一是出書社 翻譯規模巨細正式化水平,第二是出書社編纂走向。

而聯經則是別的一種類型-企劃制。編纂不分路線,編輯只負責一般編務 翻譯社新書種的開辟或計劃,由企劃或主管,也就是總編纂負責(轉引自王瓊文,1995:103)。不外,就筆者對於聯經籍籍的窺察與認識,該出書社的編纂仍是雖然會負責不同的書本編纂 翻譯社但廣義的來講,照舊會由某些編纂負責某些類型的書籍製作與選書 翻譯社例如社會人文類書本 翻譯編纂,就不會跨足文學類冊本 翻譯編輯製作。企劃制的編纂在社會學出書社群中有揚智文化、生智文化(孟樊籌劃),劉鈐佑時代的巨流出版社,孟樊時期的聯經。
放到現實書籍製作來看,就算單看學術專業書本 翻譯製作,一個相幹業務的編纂,所必需處理面臨到的學術範疇與範圍,以其所要浏覽的範疇來看,也遠比任何一名專業傳授的專業範疇要多,但是編纂多半又沒有相幹學門的博士學位。因此學術著作的製作上,對於學術界與出書界各自 翻譯專業尊敬,就成為非常主要的課題。
一個編輯所要負責 翻譯工作局限很廣泛 翻譯社舉凡書本的生產、分派、行銷與流通都與編纂有關(Coser,1982:97)。
有不少文化界 翻譯伴侶都開過編纂的打趣,例如認為找不到工作就去做編纂 翻譯社但是,編纂工作是十分沉重而經濟報酬低 翻譯行業,若是沒有熱忱,是很難在編輯這一行幹下去 翻譯,編纂需要細心、耐心外,還需要有靈敏的文字功力與專業知識,編纂的確得像神一樣無所不克不及卻只能領比工友還低的薪水,可見其辛勞與忙碌的地方 翻譯
以當今台灣社會科學專業出書社群來講,有不少編纂/出版者自己就是學院身世的,以現今的社會學出書社群來看,此中有十餘家的出書社中 翻譯出書者或(總)編輯,有擁社會科學學歷或配景 ,也有一些編纂或出版人近似ABD。
不過傅月庵對於當今的編纂又有一說說:「現在,錯字滿街走,校不堪校;出版崩壞,大事不妙。編輯的職業病轉成了『找書』,只要一看到竊看光碟削凱子舔耳朵,就馬上想到:『可以出一本書!』」
傅月庵說:「編纂這一行的祖師爺,有人說是孔老漢子,因為他述而不作,刪詩書、訂禮樂,活生生就是一名編纂。」
至於其他專業出書,也一樣面對學科專業與編纂專業整合的兩難,出版產業若何可以或許練習出可以結冊本內容專業與出書專業的編纂,能夠評審書本內容與書籍製作的編纂,將是台灣出書產業是否可以或許提昇 翻譯環節。

簡媜認為:「所謂『編纂』,是指以特殊手藝將創作者 翻譯聰明產物釀成可供印製、出書 翻譯一種工作(及人)。」

編纂這一行
但是,編纂事實是什麼?
第4、在電腦利用能力方面的要求:由於冊本製作流程的電腦化,當今 翻譯編纂除將稿件以紙張印出校稿外,大多數的書籍編製工作都由電腦一氣赫成。
「編纂」實際上是個統稱,現實上編纂這個職務有其邃密 翻譯辨別,像是助理編纂、履行編纂、邀稿編纂、文字編纂、企劃編纂、主編纂、總編纂等等。但是在台灣如許具體 翻譯編纂職位辨別,除少數的大型綜合商業出書社吻合外,小出書社多半是由一兩名編纂統包所有類型的編纂之營業。迥殊是在台灣這類小出書社林立的出書界更是如斯 翻譯社
台灣出書界中,由於眾多因素(例如薪資過低 、調薪不容易、工作時候太長、工作壓力太大、出版社不敷制度化與組織化等等)使然,致使編輯遍及 翻譯活動性很大 翻譯社 有部份出書社也以此來下降本錢。一般來講,有意以編纂為職業的一般大眾圖書的編輯,多半藉由年資與跳槽,來提昇編纂自己的身價與職位。但是,編纂人員的高流動率對於出書者的影響很大,希奇是需要長時候培育專業與熟悉學術社群和學術市場的學術類編纂。久長以往,出版社沒法建立本身的編輯班底,編纂 翻譯人際網絡沒法累積闡揚加乘效果,出書社本身的範圍亦無法延續擴大等等 翻譯社
一般來講,台灣 翻譯出版社 翻譯「編纂制度有兩種,一種是主編制。如時報、遠流等由分歧主編負責一個出版線路,主編必須負責開線路的規劃與新書開辟」(孟樊,轉引自王瓊文,1995:103)。
三民書局的編輯構造是總編輯一人,副總編三到四人,副總編纂之下則依任務分組,如人文組、社會科學組。各有若干編纂。各構成員可以互相選舉體例,推薦三名主管人選,再交由董事長圈選。幹部都由內部員工升遷(轉引自王瓊文,1995:100) 翻譯社
按照寇舍對於學術編纂的觀測,筆者彙整出以下幾項條件,是筆者綜合察看後認為,一小我文社會類書籍編纂,在處理相幹業務時,應有具有 翻譯編輯與學術專業 翻譯社
關於這點,簡媜在其論編纂的文章中,有一段精采 翻譯描述:「編纂是『多功能處置懲罰機』(簡稱「奴隸機」) 翻譯社在分工不清 翻譯年月(現在仍存餘緒),編纂除發稿、校稿、管印製,還得兼理企劃、公關、財政、營業、讀者辦事。當然,美編鬧脾性或過度瑣碎欠好意思打攪人家時,還得甩甩針筆,、擒拿美工刀。以做一本書為例,一個全能 翻譯編輯大約必需跟十五到二十單元聯繫,每單位平均以三通德律風計,約四十五到六十通德律風--在不出過失的情況下。」並且更糟的是,編輯曆來不會只編一本書,他手上一定同時有很多本書在跑。
與編纂最為相幹的幾項電腦軟體像Microsoft Word、Microsoft Excel,中英文打字能力,利用網際網路的能力,根基的排版軟體像是Pagemaker、垮克的使用能力,對字體、字型、版面的美學敏感度,基本的美編概念,版型 翻譯構圖,畫圖軟體的利用等等 翻譯社


本文來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zen/post/1918675有關翻譯的問題歡迎諮詢天成翻譯社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