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2214安妮投稿/ 往事留聲機 茉莉花

今天有點讓人難過及擔憂的是,媽媽一早LINE我:姊婆昨晚又跌倒,像熊貓一樣。

人老了不好好照顧自己,就會帶來很多麻煩和問題。姊婆起初就是因憂鬱症加上失眠,不去看醫生,後來失智,接著月來越多問題接踵而來。哎......套用一句室友名言:「人生真難。」

 

往事留聲機 茉莉花

 

2016-12-18

@安妮居士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芬芳美麗滿枝椏,又香又白人人誇……」姊婆(客語:外婆)瞇著眼緩緩地張口唱道。

《茉莉花》是姊婆少數還記得起的歌曲。姊婆平時多半將自己浸泡在寧靜的陽光裡,常常在白天打盹兒,就算醒著也是鬱悶地不發一語,問她問題,總以點頭、搖頭來回應。然而,每當聽到民謠《茉莉花》時,她的臉上就會揚起幸福的微笑,跟著輕輕吟唱。

上回媽媽將我的文章〈美好時光〉──內容關於姊婆及她難以忘懷先師的故事──念給姊婆聽時,她似懂非懂的點頭微笑,接著悠悠的說:「我要唱《茉莉花》給老師聽。」說罷,開始對著蔚藍的天空唱起《茉莉花》,眼眶中噙著淚水。

幾年前,姊婆記憶力還不差時,我曾問過她,這一生中覺得最開心的事是什麼。她毫不猶疑地說:「在學校上課的時候。」我又問姊婆,影響她一生最深的是什麼,她回答:「我的小學老師。」

當時我感到非常震驚,回首姊婆近八十年的人生,對她來說最重要、最幸福的時刻,竟是那短短六年的小學時光!而劉老師更是姊婆生命中的貴人,是他鼓勵姊婆學習,是他讓姊婆看見知識的力量,也是他教姊婆民謠《茉莉花》。只可惜,劉老師的熱誠依舊無法感化姊婆的父母,因此儘管姊婆以全校第一名的優異成績從小學畢業,仍舊無法繼續升學。

教育,對姊婆來說是如此珍貴且渴望的一件事,卻因經濟環境與傳統價值觀的不允許,不得不放棄升學,成為一輩子最大的遺憾。升學是她心中永遠無法完成的夢,唯一的療癒方式就是到學校見劉老師──那位點亮她學習之燭的老師。

十幾年前,劉老師辭世,姊婆在葬禮上痛哭失聲,對她來說,劉老師就像親人一般。因此,儘管姊婆近年來記憶力逐漸退化,忘了是否吃過飯,忘了今天星期幾,忘了我的名字,她始終不會忘記讀書時的快樂,以及劉老師的名字。

「讓我來將你摘下,送給別人家,茉莉花呀茉莉花。」我跟著姊婆的歌聲搖擺,聽她的歌聲在風中迴盪,飄散。

刊登於自由時報副刊花編: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1062872

 

回應

安妮

藝文   美食 旅遊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廣告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