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10437喉音簡介 @ 唐龍

馬普切語翻譯

喉音根本練習
1、吸氣練習:吸氣,將氣存在肚子裏,操演腹式呼吸,應用橫隔膜的力量來呼吸。
二、摒氣練習:吸氣後摒住氣,將氣存在單田裏,學習感觸感染喉音所需的極大氣壓。
3、單口腔喉音2實習:將前兩個操練合在一路,發出單口腔喉音,演習震動舌頭。在不改變底音的情況下,操演口腔空間的轉變翻譯
4、雙口腔喉音3練習:將一、二的練習連系,加上捲舌,發出雙口腔喉音,操演捲舌的喉音翻譯在不改變底音的情形下,練習雙口腔的空間變化。
5、發聲路徑發覺實習:躺著練習發聲,藉此找到口腔、喉嚨、丹田之間的連貫性。吸氣進丹田,發聲時,同時抬頭舉腳,逼迫腹肌用力,將氣頂至聲帶,如斯擠出的喉音,才是准確的發聲路徑。
六、舌頭操演:a.操演在發聲時,輕輕抖動舌頭,發出如小河流轉的喉音。b.練習打舌尖,發出如引擎般的動彈聲。
7、嘴脣發覺實習:發聲時,嘴脣放鬆,不成靠嘴脣改變喉音音高,需謹慎覺查臉部臉色是不是有因用力而扭曲改變翻譯
8、聲樂演習:將氣沈至丹田,發聲時下顎稍稍往下拉,加大口腔空間每個聲音出現時,要乾淨,小心雜聲,要很有掌控的發出每一個聲音。
9、五個母音的發聲操練:用五個母音來練習卡基拉4和單口腔喉音。

「呼麥」是圖瓦文xoomei(蒙古文為choomei,西方拼法為khoomei)的中文音譯,原義指「喉嚨」,引申義為「喉音」(Throat singing),一種藉由喉嚨收縮而唱出「雙聲」的泛音詠唱技法。


今朝最多見的喉音有三種:
呼麥(Khoomei)為蒙文裏頭「喉嚨」的意思翻譯是所有的喉音唱法裏頭最為古老的一種,其餘的唱法皆是源自呼麥的技能。呼麥來自模擬羊的啼聲,自己的音質近似風颳過岩壁的聲音,有種怪異的神祕感。
西奇(Sygyt)的原義是「擠出來的聲音」翻譯拔尖的高音是其最大的特色,是人聲的極限可能翻譯而此種盪漾著西伯利亞薩滿魔力的非凡聲音,常使很多人在初次聽到的當下,就深深的陷入喉音的世界裏,不可自拔。
卡基拉(Karagyraa)有「咆哮」、「哮喘」的意思,圖瓦人以其為仿照寒風的吼怒與駱駝失子的悲鳴翻譯

喉唱(throat singing)或「呼麥」 (圖瓦文xoomei的中文音譯),原義指「喉嚨」,是一種藉由喉嚨收縮而唱出雙聲的泛音詠唱技法翻譯雙聲(biphonic)指一小我在演唱時能同時發出兩個凹凸分歧的聲音,構成罕有的多聲部形態,能喚起內在聲音與宇宙對話。喉唱目前主要撒播於蒙古,南西伯利亞的圖瓦、阿勒泰和卡開斯(Khakass)等地域翻譯西藏密宗格魯派的噶陀(Gyuto)、噶美(Gyume)兩寺,也有使用低沉的喉音來唱誦經咒的傳承翻譯喉唱是一種古老的歌唱體例,已有千年歷史,而今已經是蒙古國寶級的藝術,在全世界並世無雙。2006年蒙古族呼麥經國務院核准列入第一批國度級非物資文化遺產名錄。

上文部分引自-徐灝翔-探訪人聲極限可能,發掘古老吟頌的祕密─
蒙古草原喉音學習計劃。

喉音簡介

實習喉唱時身體要完全的放鬆,聲帶會變得富有彈性,能發出多重泛音。練習喉唱、凝聽泛音的益處是幫助華頓翻譯公司們凝聽自己的聲音,能聽到心靈的聲音,這跟靜心冥想很類似,由聲音帶動的震盪直達心靈的進口,能讓唱者得到鎮靜和豐碩的感受,將能量和意念跟宇宙接觸和共融。
喉唱是草原上摹擬大天然聲音的讴歌情勢。唱者以鼻和喉,同時發出含高音和低音的複合聲音,又稱雙聲。長和諧短調則是遊牧民族最重要的唱詠情勢。長調多用於宗教、節日慶典或日常運動翻譯唱者能以肚氣功能和肺氣功能,一口吻唱出既高亢又寬厚的音質,加以繁多裝飾音,務求令洪亮聲音延續。這兩種怪異藝術若何與西方音樂融和確是耐人尋味和具挑戰性。

喉唱(Throat singing),是一門泛音唱法(overtone singing)與雙聲唱法(double-voice singing),發源自圖瓦(Tuva)一帶草原居民所源遠流長的傳統民間音樂,所以亦喚作Tuvan throat singing及Khoomii——Khoomii即圖瓦語的「喉嚨」之意。 喉聲唱法是歌者以控制調劑口腔各部位的外形來產生泛音,與聲帶的發聲作共識,從而可以同時候唱出多個聲部。


喉音理論是歷史說話學中普遍接管的理論,它提出叫做喉音的一組三個(或更多)子音,它們呈現在大多數當前對原始印歐語(PIE)的重構中翻譯這些語音在所有現存的印歐語言中都消逝了,可是有一些喉音據信存在於安納托利亞語族中,包括西臺語。叫做喉音是因為它們有著常常觸及到在喉頭四周縮短的發音部位,如咽音、會厭音和聲門音翻譯

喉唱

 發音
相當多的爭辯環繞著喉音的發音並且已給出了各種論證來切確定位它們的發音位置。起首這些語音在鄰接音位上的影響已被良好的建檔了。來自西臺語和烏拉爾語的證據足夠充裕的得出這些語音是「聲門音」或在口腔中非常後面的部位上發音。一樣的證據也一致於它們是擦音的假定(不是近音或塞音),這個假定被喉音在子音叢中的顯示所強烈支撐。

它們的證據大多是間接的,然則這個理論充當了對逾越印歐語系說話間在母音之間的差別的注釋。例如梵語和古希臘語,兩者都是 PIE 的後代,展現了很多有分歧母音的近似的詞。假定希臘語的詞包含母音 [e] 而對應的梵語的詞轉而包括 [i]翻譯喉音理論假定這些詞最初有不異的母音,然則已消逝了的臨近的輔音改變了這個母音翻譯如果翻譯公司符號設想的輔音為 ,則最初的 PIE 詞可以保存近似 *eh₁ 或 *ih₁ 的某個東西,或多是完全分歧的聲音如 *ah₁翻譯喉音的最初音值仍是有爭議的。

喉音是蒙古獨有的演唱技巧,一小我可以同時演唱出兩種以上分歧的聲音,並可清楚的聽見在演唱時需利用極大的胸壓,自聲帶擠壓出神祕的哨音翻譯而這個哨音是可以在演唱者的控制下,演唱一些簡單的小曲,局限不跨越八至十二度。圖瓦人首先將如許的民族演唱技能帶至歐洲,刹時瘋迷了全部世界音樂界。

「雙聲」(biphonic)指一小我在讴歌時能同時發出兩個凹凸分歧的聲音。而這項源自圖瓦人的傳統文化,近些年來在歐洲蔚為一股風潮,許多歌手紛纭至圖瓦及外蒙「取經」,並轉化出更多分歧的雙聲唱法,統稱為「泛音」技能,而這很多的名詞在九零年月之後,英美逐步統一用法為:
(1)直接以khoomei指稱圖瓦、蒙古的呼呼麥,同時,為了利便一般讀者、消費者,也以throat singing 予以意譯。
(2)將西方歌手、樂團所仿照、研發的喉音、泛音統稱為overtone singing或overtone chanting。
以上文字援用/改寫自美育雙月刊NO.140,鍾明德 2003 「呼麥:泛音詠唱乃入神的上道。」



本文來自: http://blog.xuite.net/sl5261/twblog/119294874-%E5%96%89%E9%9F%B3%E7%B0%A1%E4%BB%8B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頓翻譯公司02-7726093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