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10318<學記>白話翻譯

日文口譯人員
古代的教育軌制:二十五家之閭,設塾以教;五百家之黨設庠以教由塾升入者;一萬二千五百家之遂,設序以教由庠升入者;皇帝及諸侯的都城,則設學以教貴族後輩即由序所升入者。每年進國粹的學士,隔一年接管查核。第一年考校可否離析經文,知其旨趣;可否辨明志向,有異流俗(或譯作:辨識經文旨趣的能力)翻譯第三年考校能否嚴厲認真地對待所習之業,可否在群體中與眾人合作合作,和諧相處翻譯第五年考察可否在自己的專業以外,多方親近師長,廣博學習。第七年考視可否於學有得、自發論說,可否鄭重結交,取其善者。如果能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經由過程,就可說是學有小成翻譯到第九年如能創立通識以通曉各類學問,臨事又能有果斷的實踐力,不為外物所奪,那麼就可說學有大成。如果可以或許落實這些教、學目的,正人才能轉變人民的氣質,以成績仁慈風俗,使受其治理者甘拜下風,而未受其治理者聞風慕化;這乃是完成大成之學的通路。古書說:「螞蟻雖小卻仍不時進修。」古書上所說的就是這個意思罷?!



玉石未經揣摩,就不能成器;人不勵學,就不克不及認識寰宇、人文的大道。以此之故,古代的王者,建立國度、統理人民,皆以教、學為優先翻譯《尚書》〈兌命〉說:「從始至終,常以學為念翻譯」說的或者就是這個意思罷!

行事必致思慮,用人必求仁慈,這些可使人小有聲聞,卻不克不及讓人有足夠的能力發動眾人(,使眾人甘拜下風,情願效命)翻譯親近賢達,體恤遠人,雖然可以讓人有足夠的能力動員眾人,卻不足以變化人民的氣質。正人如果想要變化人民的氣質,以成績善良風尚,也許必然要經由「學」罷!

因此之故,君在兩種環境下不以其臣為臣:當其為祭奠之尸主,不以為臣;當其為師保,亦不以為臣翻譯依大學之禮,天子即有召見,師保不北面侍君,這乃是尊師的緣故翻譯
玄奘中文系 邱黃海譯
大學的施教方式:在不合宜的學習現象與不良行為未發之前能予以避免,此謂「豫防」;掌控恰當機遇實施教育,此謂「實時」;教授教養內容由淺而深,不陵越學生之水平,此謂「漸進」;令學生彼此觀測學習,便於切蹉琢磨、進修彼此的長處,此謂「觀摩」。這乃是講授之所以成功的四種緣由翻譯假如等到問題産生以後才制止,則障礙多而難以降服;一旦錯過進修的時機而後學,則即便加倍用功﹑備嚐艱辛也不輕易學成;選用教材不知按部就班、依循遞次而雜施,則所學必壞散混亂而不成層次;獨學而不知親近師友,則識器孤特猥瑣,聞見寡少陋劣;如果喜好與嬉遊之友溺在一路,則忤逆其師,不願受教;若是沉溺於感官慾望的慣性中,則無心於學,久而自廢。這乃是教授教養之所以不能成功的六樣啓事。正人既已領會教學所以成敗的啓事,然後就能夠為人師。所以正人教育學生的訣竅乃是要讓學生曉暢事理。因此在教授教養的過程傍邊,專務引誘而不牽強逼從;鼓勵鼓舞其志向使其高昂有為而不加按捺;指引明路,開其心志,使其本身上路而毫不領他到終點。專務引誘而不牽強逼從,則師生協和;鼓勵鼓舞而不加按捺,則教學成效事半功倍;開其心志,不領上路才能引發學生主動思慮之效翻譯師生協和、講授成效事半功倍而學生又能自動思考問題解決問題,這樣的先生真可說善於曉喻了(使學生認識打聽理解了)。
僅止於記問之學,實不足以為人之師;為人師者必聽學者所問深淺而善誘之。學者學力不足不能提問,剛剛告之;告之而仍懵然不知,即使捨之,也無不行。
即便有煮熟的、好吃的魚肉,不去吃,就不知其甘美;(一樣的事理,)即便有通達至善的大道,不去學就不知它有多好。是以,在進修的過程當中就會看出自己的不足,在教的進程裏就會真正見出自己的見識的困窮。看出本身有所不足以後,才能自華頓翻譯公司反省(而有求於師之教);認識自己的見識有所困窮以後,才會自我奮進(,而更進一步地求有所學)。所以說教與學相互上進、相互成全翻譯《尚書》〈兌命〉說:「教授教養半」(教以自強而研理益精,足以當學之半),大概就是這個事理罷!
良冶之子,因為習見其父冶金鑄器,所以很輕易地就學會補綴獸皮為裘衣的工作;良弓之子,因為習見其父撓角揉榦,所以很容易地就可以和軟竹柳學做箕;剛入手下手學習駕車的小馬與乘馬恰恰相反,小馬繫隨馬車以後而行以觀摩成馬駕車;正人體察這三事,就能夠有志於學了翻譯
教者必需知道學者有四樣過失翻譯人們進修的時辰,有的因為貪多而過失,有的因為學的太少所知不足而有過失,有的見異思遷,過求速效而有過失,有的劃地自限,株守一隅,而有過失。這四種過失代表四種不同的學習心態翻譯認識學生的進修心態,才能解救其過失翻譯教者的功能正在增進學者的拿手而補救其缺失。善於讴歌的人能令人接著唱,善於教誨的人能使學者繼承其幻想。若是出言簡約,靈通至理;微談言中,意味雋永;譬喻簡單,易於曉了;這樣的人可謂堪能承襲教員的志意了翻譯
古之學者,以同類物事互相例如;鼓聲非宮非商,不屬於五聲,但是五聲如不得鼓,就不會有協和的節拍;水清無色,不在五色之列,但是五色如果沒有了水,就不克不及得其彰明;進學讀書所學並非五官之職掌,可是五官如果少了進學的根本就很難使其所掌職務皆摒擋伏貼;師不屬於五服,但假如沒有教員講解五服的意義,則五服之間不克不及致其親。正人說:「盛德之人,流化四方,不拘於一官;聖人道大,不拘於一器之用;六合與聖人之大信不待言約而成信;寰宇之大時有其品節秩序,不齊一而至。」體察這四樣事,便可有志於務本之學了。三代聖王祭奠河川,皆先河而後海,正所謂有源有委,有來龍有去脈。正人之道如斯其闇但是日章,故稱之為務本之學。
《尚書》〈兌命〉說:「學者必需當真嚴厲看待學業,順服志意,專心向學,務必掌控時候實時盡力翻譯只有如斯,其所修之學業才能有成。」〈兌命〉說的也許是這個意思罷

善為教之君子既知致學某種學問之難易,又之學者材質之高低,然後能多方喻解。能多方喻解,然後能為師。能為師,然後能為一官之長。能為一官之長,而後能為一國之君。所教授教養為師,為的是要學做一國之君。所以說選擇師保不行不謹嚴。古書上說:「三王四代雖皆聖人,無不謹慎擇師翻譯」古書上所說的就是這個事理罷?!
大學的教學內容:四時之教,各有正課;退而燕息,必有燕居之學。如習琴瑟,不學操縵雜弄,則手指不便,不克不及安正其弦。如學詩,先依倚博識譬喻,若不學博識譬喻,則不克不及安善其詩。如學禮,若不於灑掃進退之際瑣事之,則不克不及安禮翻譯總而言之,如對所習的六藝不真感愛好,則不能歡愉進修翻譯是以正人為學之法,必使業不離身,心無二用;平居時藏懷於此,受課時修習於此,退省時息養於此,閒暇時游翫於此,無時無地,不消心於此。因為如許,所以才能安於所學而親近師長,樂與學友交游而篤信至道。因此,即便往後闊別師友夾持,也能不改其所學。
善學的人,不但其師勞少而功加倍,又隨著在厥後將本身的功歸於師;不善學的人,其師勤奮而功減半,又隨著在厥後埋怨師。善問者就好像攻伐堅木一般,先修整輕易析理的枝葉,爾後再砍伐枝幹束縛的節目;如斯按部就班以久,就在師徒共相愉悅當中領會。不善問者與此相反。善於回答問題的人,其答問的情形有如人之撞鐘,叩之以小則小鳴,扣之以大則大鳴,待其優游很久,餘聲乃盡翻譯不善回覆問題的人與此相反。以上所說皆進學的路徑。
欲踏上進修的正路,所要注重進修的多方物事裏,以尊師最為難能。能尊師,道才更顯得嚴厲莊重。道嚴厲持重了,一般黎民方知敬學。
學士入學之初,皇帝、諸侯各遣有司,著白鹿皮製禮帽,備菜疏,以祭先聖先師;這為的是要示學者以持重尊重之道。祭菜之時,歌《詩經•小雅》,習〈鹿鳴〉、〈四牡〉、〈皇皇者華〉三篇,在入學之始,以此三詩示其上下協和之旨。入學之時,大胥之官,伐鼓以召學士,學士既至,乃發其筐筴,以出其書;這為的是要使學者恭敬其所持經業。夏、楚二物,用來扑撻犯禮之輩,以收斂其儀威。皇帝、諸侯視學考校之前,必先有卜、禘等大祭之典禮,使學者得暇以游其志意翻譯教者時時觀之,而不叮嚀告語,待學者心憤、口悱,然後啟發,令所學皆存其心。幼者之學,只聽而不問,因為學有品級,不成踰越。這七樣是教者的重大留意事項翻譯古書說:「進修的方式:已仕者,先其職事之所急,未仕者,先正直其志向翻譯」古書上所說的就是這個意思罷?!
?!今之教者,但要肄業者吟誦簡牘,而不留意如何使其通其奧蘊;只會多方訓說,卻不知若何令其自悟;但求速進,卻不管學者是不是真能體味翻譯不認識學生的心理、不注重學生的水平而教導之。施教的體例,捍格相悖而不克不及入;責求的方式,戾暴而欠亨人情。因為如許,所以才會痛患其學,疾怨其師;以其難曉為苦,而不知所學事實有何好處。如此,即使終能結業,也必定很快地就忘得六根清淨翻譯教授教養成效不彰,可能是因為這些個原因罷?!

<學記>白話翻譯

<學記>白話翻譯


本文引用自: http://blog.roodo.com/chiu19607/archives/1389129.html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頓翻譯公司02-7726093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