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1449《他和她和……貓?》(白起)




部落格首發。

話不多說,一台又快又穩的車……( ̄ー+ ̄)キラーン

是說,我在開車的時候,我媽一直叫我做家事!!!
啊啊啊啊開車那種氛圍不能斷阿媽!!!
開車講的是一鼓作氣啊!!!
你看學長就是沒有一鼓作氣所以晚上悲劇了啊!!!(閉嘴

 


 

 

白起一早先去了趟局裡,把幾個案子的檔案送回去歸檔,又和同事嘮嗑了幾句,才提著早餐回家。

昨晚上她和合作廠商聚餐,席間喝了酒,結束後打電話讓他來載,說是胸悶、不想打車,剛好白起有空,便騎著車去飯店接人。
快到時,遠遠的,白起就看到她人坐在飯店門口的長椅上,暈黃的燈光照著她,像是鍍了層淡淡的金光。
她沒穿職業套裝,而是難得的穿了件淡粉色的小禮服,及肩的長髮挽成了一個漂亮的髮髻,就像……初春的櫻花,白起想。
白起在她面前停下車,她居然毫無所覺。他走到她身邊,才發現女孩閉著眼睛似乎是睡著了,白起皺了眉頭,這傢伙也太沒警戒心了,一個女孩子,喝了酒,居然還敢坐在路邊的椅子上,就這麼睡著了?白起想到三不五時發生的撿屍案,光想他都覺得後怕。
白起輕輕搖了她的肩膀,女孩嗯了一聲,突然噌地站了起來。因為起的猛,一時沒站穩,她的腳拐了一下就往旁邊倒去,白起連忙把女孩拉住,撈到懷裡。
女孩似乎嚇了一跳,她拍著胸口平復了一下,才抬頭看向白起。
「……白起~」她瞇著眼,甜甜地叫了聲。
白起眉頭又皺的更緊了……她一直都還是習慣叫他學長,叫名字的次數少之又少,「妳醉了?」
女孩輕輕搖了搖頭,「沒呢,我就……嗯……只喝了一點點而已~」
白起嘆了口氣,她身上是沒什麼味道,或許她說的一點點也真的不多,但她酒量本就不好,也不知道今天他們喝的是什麼酒。
而女孩穿著裙子,騎車也不方便,看她樣子,白起更擔心如果騎車,會不會她沒抓好,不小心就掉下去。
沒辦法,白起先拉著女孩回飯店裡。

因為白起還穿著制服,飯店的前台一看到警察就緊張的站了起來,白起向前台招招手,他把女孩安置在沙發上,然後對著跑過來的前台說:「別緊張,沒事。麻煩你幫我顧一下我女朋友,我去停個車。」
前台聽了猛點頭,表示這女孩他記得的,說是要等人,剛剛才走出去,邀功似的接著說自己有問她要不要在裡面等、還幫女孩趕走了幾個騷擾她的客人。
女孩的眼睛還是瞇瞇的,她看了看白起、又看了看前台,軟軟地說:「嗯~對~他幫我趕走了幾個人~」白起拍拍前台的肩,道了聲謝。

白起停好車後,看到女孩歪著似乎又睡著了,他輕輕地將女孩打橫抱起,前台再一次靠過來,壓低著聲音,不失熱情的問白起是不是騎車來的,要不要幫忙叫車。
白起搖搖頭,又謝了他一次,「不用,我帶她到附近走走,謝謝你。」


女孩感覺到白起把自己穩穩的抱在懷裡,她睜開眼,雙手擐上白起的脖子,靠在白起的耳朵邊,「白起~不騎車嗎?」
女孩聲音軟軟嬌嬌的、她溫熱的氣息吐在白起的耳朵和脖子處,讓白起微微僵了一下,她知道女孩是無意識的,但該死的他居然隱約有了反應。
白起清了清喉嚨,聲音有點低啞。

「咳。妳這樣沒辦法騎車,我們直接回去。」
女孩像是聽懂了,又像是沒聽懂,她的腦袋蹭了蹭白起的臉,長長的喔了一聲。
白起又嘆口氣,把女孩抱緊了點,找了一處沒人的地方,直接帶著女孩飛回家去。

在回去的路上,期間女孩蹭了白起無數次,斷斷續續的在白起耳邊喚他,還時不時咬他耳朵,白起好幾次差點抱不住女孩……怎麼就這麼不安分。

終於到家,白起覺得自己還沒有哪次飛的這麼狼狽過。
他已經被女孩撩的慾望抬了頭,偏偏罪魁禍首那個樣子,完全就是沒法滅火的狀態,白起真想拿手銬把那傢伙銬起來,狠狠的做一輪。

白起原以為把女孩安頓好,哄她睡覺就沒事了,他還得去沖個冷水澡,不然他今晚大概很難睡。
沒想到白起幫女孩換了睡裙、抱上床躺好,剛到廚房幫她找解酒藥的時候,就聽到女孩在房裡喚學長,聲音沒了剛剛的軟音,就像她平常叫他那樣,白起心下奇怪,倒了杯水走回房間。
女孩跪坐在床上,睜著大眼看他,眼神清明得很,完全看不出醉意。房間沒開燈,白起站在房門口,女孩的眼睛反射著客廳的燈光,一閃一閃的,白起不由得想到每天早上出門時都會看到的,慵懶地趴在圍牆上、瞪著大眼看他的貓。
「妳醒了?」白起開口問了聲,然後像是想到什麼,嚥了口唾沫,「……還是妳根本沒醉?」
女孩歪了歪頭,「學長說什麼呢?誰醉了?」
白起覺得身體裡有一點點滅了的火,突然又猛烈了起來,敢情這傢伙是故意的嗎?
他把水放到床邊櫃上,單膝壓著床側,俯下身、大手輕輕叩住女孩的下巴,讓她轉過頭看著自己,「喔……那,妳剛剛回來的路上做了什麼還記得嗎?」
女孩的眼神一瞬間迷離了下,然後她眨眨眼,語帶困惑的問:「我們不是一直在家嗎?」
白起這下真的被女孩給搞懵了。
明明是她一路撩回來的,但她此刻的回答又充滿了疑惑,她到底是醉還是沒醉,他居然看不出來。

白起帶著不確定,又問了另個問題,「記得今天晚上跟誰吃飯嗎?」
女孩歪著頭想了想,眉頭都皺起來了,「嗯……想不起來。學長嗎?」
果然還是醉的。
白起不知道自己現在是個什麼心情,他覺得女孩就是玩兒似的把他串在火上烤。
白起鬆開手,心想還是算了,快點哄她睡,趕快去沖冷水澡比較實在。
怎知他一轉身,女孩就拉住了他的手。
女孩的手比平常要來的熱呢,白起想。
女孩似是故意的,雙手併用的把白起拉了回來,白起側坐在床上,無奈的看著她,「怎麼了?」

女孩勾著白起的手臂,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你要去哪裡?……啊……學長我好熱喔……」
……白起真的快受不了了,他下面實在是漲的難受,這家伙到底怎樣才願意放過他!
白起抽回自己的手臂,扶著女孩的肩膀,好聲好氣的哄,「妳晚上喝了酒,這杯水妳喝完後就先睡了,好嗎?」
女孩看著白起,眼睛微微的瞇了起來,「我沒醉。」
白起從善如流,「好,妳沒醉。」
女孩貓著腰,微側身欺近白起的胸前,她一手搭在白起的肩上、另一手勾著白起的脖子,兩人的臉靠得很近,白起只要低下頭就能碰到她的唇,她小巧精緻的嘴微微的開闔,鼻息撲到白起的臉上,「學長,陪我玩個遊戲……我就……睡覺……」
白起的喉結動了動,理智告訴他必須要推開她,可是身體卻脫離了控制,他鬆了鬆領帶,手搭上女孩腰側,讓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幾乎是唇貼著唇的,「什麼遊戲?」
女孩輕哼了一聲,「嗯……現在我是貓……你把我哄好了,我就睡覺……喵~?」
白起的手輕輕擰了一下女孩的腰,惹得女孩低吟了聲,「妳想我怎麼哄呢?」
女孩想了想,挪了下位子,「吻我?」
白起低頭,手勾著女孩的下巴,含住她的唇瓣,刻意用牙齒輕磨著,女孩不舒服的推了一下白起,白起隨即伸舌纏住女孩。
她的嘴裏有著淡淡的酒味,使得白起也有點微醺的感覺,他扶著女孩的後腦,讓她的頭往後又仰了仰,加深了這個吻。
女孩被吻的有點窒息,白起鬆開她,低笑著抬手捏了下她的鼻子,「呼吸阿,小貓咪。」
女孩抬手拍掉白起,「繼續~」
白起抱著女孩往後躺倒在床上,女孩跨坐著,趴在白起胸膛,她捧著白起的臉,自動自發的覆了上去,舌頭笨拙的舔著白起的唇,白起伸手抱住女孩的頭,引導著女孩繼續這個吻。

又一次結束長長的深吻,兩人微喘著氣,女孩手撐在白起兩側,情動的雙眼蒙上一層水霧,像是夜空搖曳的星光、又像是深潭中一閃而過的游鱗。女孩喘著氣,小嘴微張,吻得有些腫的唇動了動、好似說了什麼,白起摸著女孩的頰,「小貓,妳還想做什麼呢?」
女孩的臉順勢在白起的手上蹭了一下,「學長~摸我~」
白起的手從她光滑的腿慢慢往上游移,睡裙被撩起,女孩直起身、挺著腰,讓白起清楚的看到女孩姣好的胴體泛著薄汗,臉紅的有如樹梢上紅豔的蘋果,他的手沿著女孩的背脊來回撫摸,女孩軟下身趴在白起身上,無意識的發出跟貓一樣的呼嚕聲,白起騰出一隻手撓撓女孩的下巴,忍不住失笑,「還真的跟貓一樣了……」
女孩嗯了聲,頭蹭向白起耳邊,輕舔著白起的耳廓,她輕嚥唾沫的聲音、柔弱的鼻息,還有髮絲帶來的搔癢感,無一不在刺激著白起全身的感官,女孩又軟軟地在她耳旁喚了一次,「……學長~」
白起抱著她一翻身,就把女孩壓在身下,女孩摟著白起的脖子,輕呼了口氣,白起把女孩的睡裙褪下,細密的吻像雨點一樣落在她身上,女孩不知是癢的、還是很喜歡,手插在白起的頭髮裡,輕吟著,一遍一遍喚著學長。
女孩的反應就像在邀請他,白起抓著她的手,隔著褲子,摸向他的慾望,女孩迷迷濛濛的看著,一臉不明所以,白起咬著女孩的耳垂,情慾燒的他的嗓子低沉的性感,「都是因為妳,嗯?」
女孩歪著頭,看起來還是懵的,但她甜甜的勾起唇角,又喚了一聲學長。
她雙手伸直,像是要討抱,白起寵溺的抱住她,女孩腳纏上白起的腰,滿足的在他耳邊歎息,張嘴一口咬住白起的脖子。
白起想讓女孩鬆口,他好繼續接著做沒做完的事,但女孩就巴著他不放,他叫著女孩的名字,女孩都沒什麼反應。
沒過多久……白起就聽到了女孩規律的呼吸聲。


白起想把女孩不管不顧地銬住幹一輪的歹念又浮了出來,這傢伙……只負責點火,點完就自顧自的睡著了!

「啊,該死!」白起懊惱地抓了抓頭髮,爬下床,順手用被子把赤裸的女孩蓋住,憤憤的往浴室走去,領帶、襯衫、褲子被白起丟了一地。
結果到頭來他還是沖冷水澡的結局……不,冷水澡遠遠不夠,他換了衣服,出門沿著社區跑了幾圈、灌了幾瓶水才勉強壓下去,回到家看著睡得美滋滋的女孩,白起委屈的在客廳窩了一夜。


提著早餐回來時,女孩已經醒了。
她屈著膝靠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人應該才剛醒,她迷糊的看著站門口的白起,揉揉眼睛,又用軟軟的聲音喚他,「嗯……早安,學長~」睡裙一邊的肩帶垂了下來,露出白嫩的肩膀,白起那股無名火又燒起來了。
他放下早餐,走到女孩身邊坐下,盯著她的眼睛,一手抓住女孩的腳踝,溫柔的摩挲著,「昨晚睡得好嗎,小貓咪?」
女孩愣了下,「...喵?」
白起笑著把女孩的腳拉到他腿上,女孩從沙發扶手上滑下來,睡裙因為滑動而被掀起。她眨眨眼,不懂白起要幹嘛,伸手想把自己的裙子扯好,白起握住女孩的手,「不用拉。」他把女孩上半身扯起,靠在他身上,「妳現在可算是醒了,那我們繼續昨天晚上幹到一半的事吧。」
女孩還一臉問號的時候,白起已經扣住女孩的後腦,低頭吻住她。女孩掙扎著要躲,不過白起怎麼可能再讓她得逞,直接抄起她就往房間走去。

女孩的睡意在白起壓上來的時候就全沒了,趁著白起喘息的時候,低叫道:「學長!你一大早發什麼神經!」
白起捏了女孩的臀,換來女孩一聲呻吟,「哼,妳昨天幹了什麼好事,我現在就慢慢跟妳算,小、野、貓。」
女孩推著白起的頭,但力量上的差距明擺著,女孩轉而放軟了聲音,低求他,「啊……學長,不管我做了什麼,你原諒我吧……我下次不敢了……啊……」
白起低頭咬住女孩的肩膀,女孩悶哼了下,隱約聽到白起在她耳邊說:「……讓妳再喝酒阿!」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 歡迎拍打 】

*只要有話題就可以自來熟www
*惰性堅強的有為青年(?)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