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52018《妳在晨光中閃耀》畢業考核①



因為前面有幾個段落這幾天已經先公開在噗浪上了,所以就一併更新上來
這篇我一口氣開了很多段,所以應該會寫很快哈哈哈*ଘ(@・ェ・)੭* ੈ✩‧₊˚

至於隔壁棚,我們李總的文我還在構思(掩面)
其實大致走向是有底,我結局都想好了,可是中間過程好難寫,哭哭 

沒關係,看《晨光》療癒一下心情吧~

 


荊笙還沒畢業就先簽了十年,當時學校教官看到她的志願表時,表情非常奇怪,似乎非常欣慰、卻又顯得有點擔心,表情都不知道怎麼擺。當然荆笙根本就不管這個,她確定教官確實收下之後,轉頭就走了。
不過因為她的壯舉,很是被教官們拿出來用作激勵其他同學。
軍校本就男多女少,而優秀的足以碾壓男學生的女學生就更是幾乎沒有,偏偏荆笙就是這麼個異類。她很清楚跟男人比耐力或持久力是絕對沒有勝算的,無可否認女人天生在力量上就比男人弱,但她的爆發力和速度卻是數一數二,所以只要對上荆笙,都是等著被瞬殺的份。一直到她畢業,都是。

一等軍校和她同期的畢業生,就算本來不清楚荆笙這個人的,也在畢業那天對她有了全新的認識。
他們學校一貫的畢業傳統,是所有準畢業生必須在指定時間內通過24道關卡,才能取得畢業證書,如果沒有達到任務條件,不論在學期間多優秀,直接退學。荆笙這麼一個無權無勢,卻佔盡風頭的人,在許多人眼中就是個不得不除的絆腳石。所以畢業考核那天,眾人抱著或擔憂或幸災樂禍的心態,全都盯著荆笙,就等著看她到底能不能順利拿到畢業證書。
其實跟荆笙關係好的幾個同學勸過她低調些,但荆笙當時就回了一句,讓他們再也沒和她勸過類似的話。
她那時特別冷漠的說:「我低調些他們也不會變得比較優秀。」

畢業考核只有兩個必須絕對遵守的規定,其一是不可尋求外援,其二是不可殺人,除此之外各憑本事。也就是說,平時被勒令不可使用的異能,在畢業考核這天是被允許的。
所有學生在入學時,都有進行過異能的測定,而荆笙的異能在當時怎麼測都測不出來,不是沒有、而是未知。在學的四年裡,不斷的有人試探她的異能,但先不論荆笙自己清不清楚,那些意圖偷襲的人在她手上走不到三招就得敗,所以荆笙終究還是沒搞懂自己到底什麼能力。

在教官鳴槍宣布考核開始的那一瞬間,就有人放出了範圍性的異能放倒了起跑線上大部分的學生,而荆笙只是感受到一股微微的壓迫感,她向著能量的來源處瞥了一眼後,猶如豹子般衝了出去,絲毫未受影響,第一次過招對她就像沒發生過一樣。
荆笙個子嬌小,在障礙物間穿行如魚在水中悠遊似的,雖然她旁邊的人不斷透過炸毀身邊的障礙物,意圖使她受傷或是減緩她的腳步,但荆笙巧妙地避過那些碎片,甚至反過來利用他們破壞時產生的煙霧,引誘了幾個放冷箭的傢伙誤傷了彼此。
看得在場外評分的教官嘖嘖稱奇,這反偵察能力放到正規軍裡都不見得能像她一樣用的這般精妙。

其實荆笙在闖關的過程中,就一直覺得胸口有一股奇怪的脈動,有別於心跳的搏動,她能夠感知到哪邊有異能準備施放,並且迅速地做出判斷應該直接解決施放者,還是忽略不理會,那種感覺就像是......她本來就對這些異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一樣,但她分明在進軍校前都不知道人還能有異能這種事,更遑論她連自己什麼能力都不知道。

往後的關卡,對荆笙來說一點難度都沒有。她在軍校的四年裡,除了上課的理論基礎,她把自己所有的空檔都花在訓練場裡,即便考核時不再有安全措施,但所有的一切她已反覆走過了千百回,她幾乎是毫無停滯的就來到了最後一關。
與她前後腳一起的,還有另外兩個男學生。
鄭可晉和鄭可奕。
他們這對堂兄弟,是少數荊笙叫得出名字的人。這倆校排名雖然一直屈居在荊笙之後,但是從來沒私下對荊笙下過黑手,就是時不時會去騷擾荊笙、找她出來切磋,荊笙冷臉不理會都沒打退他們,算是不打不相識。

最後一關在體育館,荊笙留意到這兩人一直緊追在後,特意在門口等了他們一下。
鄭可晉和鄭可奕跑上來時,看到荊笙手環胸等在那兒,鄭可奕就嚷上了,「荊笙妳居然還有餘裕在這裡等我們,太看不起人啦!」
鄭可晉喘了口氣,抬手用力拍了可奕的頭,「嚷什麼,丟人!」
荊笙挑眉,指了身後的門,「要進去了嗎?」
兄弟倆互看了一眼,異口同聲的說:「當然!」
鄭可奕:「我一定要最先拿到畢業證書!」
鄭可晉:「少說廢話,你這個白痴!」 。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 歡迎拍打 】

*只要有話題就可以自來熟www
*惰性堅強的有為青年(?)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