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扁會場偶拾 @ Hic et ubique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200610041544倒扁會場偶拾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趁著紅衫軍還在南部飽遭閉門羹之時,先貼一些這陣子的照片。除了特別標明者之外,都出自本人的PENTAX OPTIO S4小傻瓜相機。受限於ISO值與鏡頭長度(「鏡到用時方恨短」,向來如此啊),效果不是很理想,大家就將就著看吧:

    施明德

    說實話,施明德實在不是一個好的公職人員。他在擔任立委期間的表現,實在是懶惰得沒話說,相當糟糕。不過作為一個革命者,在現今臺灣,他的chrisma可能無出其右。

    這張是八月十二號宣佈發起一人一百元「百萬人倒扁」的記者會,臺北市二二八公園。當時還沒有「紅衫軍」的概念:(這麼好的照片當然不是本人手筆,這是蘋果日報的照片)

     

    或許是由於身體狀況的關係,其實施明德真正,在場靜坐的時間並不長,尤其在九一五遊行之後,差不多就是「午」「晚」各一場。這張是九月十三號晚間在凱道廣場,當時他看起來氣色頗差。

     

    九一五圍城大遊行,地點在寧波西街。

     

    九月廿三日,聽到鄧志鴻在台上提到「中國豬」,雙手掩面流淚的施明德。他稍後上台表示,沒想到連自己都變成中國豬,對於老友的墮落感到很難過。

     

    施明德是我見過臺灣政治人物中,少數真正具有「演講煽動力」的。不但不必整天靠「是不是」「對不對」混時間,而且很多話只有在這個革命老頑童嘴裡說出來,才具備動人的條件。同樣的講詞換成馬英九,只顯得溫吞無力;換成阿扁說,就是深具催吐效果了。

     

    我得承認,在這次的場子上,第一次覺得施老頭的確很帥。但我還是相信,他也只有在場子上才很帥。

     

    群眾

    九月九號活動正式開始,這是當天兩位「扮裝秀」的民眾,扮成豺狼的,據電視台報導,是一位退役少將:

    這位手拿錄音機的是今年初才由中廣台東分台調到臺北的新記者徐韻翔小姐。據韻翔曰,本人是她來臺北快半年「第三位見到面的記者同事」:中廣領先時代,進行「遠距離作業」之徹底,值得記上一筆。

     

    今年九月是我印象中天氣最差的一次,不是下雨就是大太陽:

     

    下面幾張是九一五圍城之夜的照片:以我看來,現場群眾的情緒應該說是「興奮」而非「憤怒」。

     

    正如媒體報導,參與倒扁運動的女性一直多於男性。雖然說這使得活動整體而言,呈現溫和理性的基調(尤其相對於「剽悍」的挺扁群眾),不過看到這批參加「天下圍攻」種子部隊訓練的女士們一臉嘻嘻哈哈,我對於所謂「非暴力抗爭」是否真的能發揮主辦單位想像的戰果,實在倍感疑問。

     

    年輕女性往往是媒體報導的焦點:

    (蘋果日報)(蘋果日報)

     

    這位凱渥的儲備模特兒陳思婷大概是所有「倒扁辣妹」中最紅的一位,因為九月十二號聯合報的頭版大照片而聲名大噪。說實話,這的確是一張極佳的新聞照片,相信幫當天的聯合報衝出不少報份:

    (聯合報)

     

    這是筆者在九月十四號訪問她時所攝(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60914/1/40ju.html):說實話,陳小妹擺pose的能力十分專業,不過口才就普通得緊。

    辣妹上街 希望更多年輕人出來倒扁

    這陣子府前倒扁運動吸引了不少年輕人參加,「凱達格蘭大道辣妹」也成了媒體追逐的項目之一。其中照片連續登上蘋果日報與聯合報頭版頭的陳思婷就表示,自己天天都來參加,目的是希望喚起更多年輕人出來響應倒扁。
    (程嘉文報導)
    「希望能有更多年輕人出來走上街頭,對於上媒體有什麼感覺?我覺得倒還好耶。」

    七十六年次的陳思婷去年從華岡藝校畢業,目前擔任特約模特兒,外型與舉手投足也都很有專業架式,幾天來又一直坐在最前排,在人群中顯得相當搶眼,因此星期一的蘋果日報與星期二的聯合報,她都登上頭版照片。對此,第一次參加群眾運動的陳思婷說,兩年前自己覺得阿扁既然那麼想當總統就讓他連任,但兩年來沒看到他為民眾作了什麼事情:「這兩年下來,我沒看到他為人民,為年輕人、老人作什麼福利,都沒有,所以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這種活動。」

    對於自己的背心熱褲造型,她宣稱:是為要凸顯第一家庭的奢侈:「一開始穿少,我的意義是說,為代表冬天買不起衣服的人,而阿扁一家穿得那麼好;我淋雨不帶雨帽,所以最近感冒了,是為了代表那些流浪漢、九二一受災戶,住在漏水鐵皮屋的可憐人,但是阿扁一家住得那麼好,用的都是人民納稅錢。」

    陳思婷說,儘管已經感冒了,但還是要參加周五晚間的圍城大遊行。

     

    大陸觀光客也來湊一腳,搶著拍下照片:究竟這是「抗議只應寶島有,祖國難得幾回聞」,這種要國家領導人下台的行為如果在天安門廣場演出,可是要倒大楣的喔!

     

    人物

    如果說百萬人走上街頭,成就了施明德政治生涯的最高點,那對於社運出身的副總指揮簡錫皆,應該也是頭一回有這麼大的一場運動可「玩」:

     

    胡德夫與「美麗島」(見「李雙澤」):其實胡老大唱現場經常忘詞(雖然沒有羅大佑「雨夜花」一路「啦」到底那麼誇張),但是「味道」一流。

     

    另一位炒熱場子的大將,同樣也是原住民的「北原山貓」吳廷宏:

     

    鄧志鴻與鄧志浩兄弟帶來「紅色海洋」與「橄欖樹」:長得有點像原住民,其實照鄧志鴻的說法,是所謂「中國豬」。

     

    「夜間部主任」宋楚瑜。這張照片攝於九月十五日深夜,剛剛完成圍城遊行,場子改到火車站前。不過就在一小時後,他就因為賀德芬的「趕都趕不走」一說而離開,接下來過了好幾天都未到場。兩人齟齬的新聞後來「突然」又被媒體報導,結果賀德芬被倒扁總部「拔階」,宋主席也重回靜坐現場。

    記者

    有一句玩笑話一直存在記者口中:「阿扁不會倒,Nori(施明德)不會倒,記者會先倒。」

    這位是東森的「第一號倒扁專屬記者」李登文兄:這位「衰咖」目前還在陪施主席進行「革命前夕的遊覽車之旅」,剛剛才衝出挺扁大軍的十面埋伏。

    本公司在這次活動中,最勞苦(不知是否「功高」)的當然是背號15的藍孝威與背號17的程平兩位:撐完了大部分的場子。本人曾經形容孝威兄的際遇有如迪化街買的乾海參:泡到水裏「發開」,然後再撈出來「曬乾」,再泡水......看起來「15號魔咒」的毒性還是沒有完全退盡喔!(請見「中廣新聞部背號大揭密」)

     

    當然,比起不能隨意移動位置的電視台記者,廣播記者的遭遇還算是「不慘」的。尤其在活動前幾天人最多的時候,許多電視女記者連水都不敢多喝,以免頻頻跑廁所,因為「方便」實在太不方便。圖中一手拿雨衣一手連線的是TVBS的葉宸安,基本上本人頗看好葉小妹有成為未來「姐」字輩人物的潛力。

     

    而比起文字記者,必須全神貫注的攝影記者更是辛苦的一群:究竟施老頭講話沒聽清楚可以再問,畫面可是一去不回。而且還要保護自己的吃飯傢伙,小心躲避始終下不完的雨:輕者鏡頭模糊、重者機器報銷。

      

    當然,有時還有無妄之災:這位帥哥是東森的張崇賓,攝於九月十六日凌晨的站前廣場。十幾個小時後,此君在九一六綠軍會場被群眾誤認是中天記者,因此也挨了好幾下七傷拳與無影腳:崇賓兄當年由中天跳槽東森時,大概作夢也沒想到還會繼續跟老東家有瓜葛吧!

     

    當然,有空暇的時候,記者還是一堆死老百姓(而且通常比一般老百姓更「死」)。面對這種不是天天遇得上的大陣仗,大家自然充分利用佔據「前排VIP席」的有利位置,忙著幫別人與自己拍照,完全是一整套「白癡觀光客」行徑。

    **************************

    我得承認,在媒體市場看壞、平均薪資遞減、記者形象低落的同時,「前排座位」是這個行業僅存的少數吸引力之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