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0526恍如一世紀漫長的口考@就是美男

而後教員要我先說本身論文優點跟弱點,我說多少個優點,他就講我幾多個長處,錯誤謬誤也同樣如斯翻譯這問題真的是太另類了。
聽到「辭官」兩字,我不再辯駁,因為我哪是在「當官」啊?我也不過就是領立委薪水的「辛勤」,辭掉工作好好念書,這也是我很想做的工作,實際與理想總有差距,肚子的溫飽更是要緊翻譯
這時候第一個口委又開口了:「妳之前文筆很好,看完妳這本論文,我建議應該辭官再好好讀書,就能夠再寫得更好,論述可以更精闢翻譯

這些口委,都是好幾年沒見的教員,再與他們晤面時,第一句話都是說:「妳沒變!」

第一位口考委員先開了口:「我在大學時認識妳,覺得妳是很伶俐優秀的學生,很多教員對妳抱予殷切期望,直到妳唸碩士,仍然是這般深切期許,認為妳應當會寫出本好論文,爾後傳聞妳去從政了,忙到沒時候好好寫自己論文......。這時候候指點教員趕忙為我辯護,他說:「磁力真的是太忙了,在論文最需要點竄的階段,人在民進黨幫老闆選不分區,而後去了體委會,中間還有總統選舉,此刻到立法院一樣忙......。」


曩昔在肄業時,他們都是指點過我的師長,個中一位仍是在我大學申請入學時,第二階段的面試教員,印象中那次面試非常熬煎人,在我剛坐下時,老師第一句話就不客氣的對我說:「妳的氣質不合適唸中文系,還有妳不知道唸中文系沒前程嗎?」這種問話的口吻,好像是我上輩子就他欠錢沒還到此刻,那時刻我還真有點思疑自己長得討人厭。

聽到「從政」兩個字,固然要辯駁教員,我只不外是工作餬口,扈從政差很遠。」
口考入手下手時,先生要我先說寫這本論文時的心得,我告訴他們:「辛勞真的是一言難盡。這是讓我感應很欣慰的,在這圈子工作久了,我沒有跟著變得腦滿腸肥,或是變得愛擺譜裝架子,我仍然像學生時代一樣清純翻譯當然也可能教員們這句話是告訴我,這麼多年了,還是一點上進都沒有也不一定。

於是我開始不停說本身的論文弱點,指點先生很嚴重在旁提醒我:「老師要妳說本身長處,妳怎一個都沒說?」我心想:「我怎好意思說本身寫很多好,這好像不是我的風格。

這陣子的心思全掛在論文口考上,部落格也沒空寫上點什麼翻譯

念了五年的碩士班,寫了近三年的論文,全都只為了等上這一刻。只是兩個小時口考下來,卻恍如一世紀這般漫長。

幸好師長們對我還算善良,給了我一個還算不錯的分數,公布成績時,他們還是告訴我,對我有很深的等候,應該要辭官好好再念書,說得我實在是很汗顏。
我下面哪來小助理啊?我本身就是小助理,教員真的是想太多了點。







這場論文口考,我想應當不比昔時大學申請時輕鬆。

我依然感激師長賜與我這麼多的定見,然則非論我的論文寫得是好是壞,在這個圈子工作,就是我的「原罪」。


整段話聽起來,感受這幾年真的是不知為誰辛苦為誰忙,到頭來是一全部瞎忙,指導老師好心的辯解感受沒有替我加分,這時候候別的的老師也開口了:「在執黨工作,看得出來妳回覆問題很官腔,證實從政的生齒才要很好。」

於是,我告訴現場的口委:「要說我論文的優點,就是我很盡力的寫了十幾萬字,兩百多頁看起來煞有其事還像是本論文,和在我工作沉重之餘,仍然堅持完成這本論文與我的學業,這是我感覺本身很是可貴可以加分的處所。」
」幾天後放榜公佈,我考了第一位翻譯
我當下心都涼了,但卻又微笑的回覆他:「我的氣質不好是應該要唸中文系做個調劑,至於念這個系沒前程,那今天來測驗的人,都是想當沒前程的人嗎?教員怎可以教學生妄自菲薄?前程應當不是念哪一個系決意的翻譯」老師聽了,就說他沒問題問我了,叫我可以分開,我起身時,認為應該沒機會了,這時候候先生又拋下一句話給:「還有機遇再會到妳。
爾後老師給了諸多論文的建議後,又給了我一句話:「這些東西妳可能太忙也沒時候好好改,妳可以找下面的小助理,幫妳好好加進去翻譯
我談鋒還好,但官腔,應當沒有吧?而且又聽到「執政黨」三個字,我即刻小聲的辯駁:「明天起頭就不是在朝黨了,就是在野黨了,請老師們不要鞭太用力。」


文章出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hctl/post/1307244848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碩翻譯公司02-2369093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