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9022855 躲避災難的唯一路途

自從四川大地震發生後,我總是提心吊膽,擔心自己不知哪天也會落入災難中。特別是看到現在災難越來越大,地震越來越頻繁時,我更是害怕厄運會突然臨到自己,便整天琢磨著:若發生地震,我該採取哪些防範措施來保護自己呢?

一天,吃午飯時,接待家庭的姊妹像往常一樣打開電視機,播音員正在宣講防震知識:發生地震時,應該迅速跑到戶外空曠的地方,以免被倒下的建築物砸傷,如果來不及逃出去,就應躲在床下、桌下或牆角……聽到這些,我就像找到了逃生的法寶一樣,趕緊把這些防範措施一一記在心裡,以便真遇到地震時能藉此保住自己的性命。飯後,我回到房間,仔細打量著屋內、屋外的環境,眼前的一切讓我大失所望:床下堆滿了雜物,根本沒有餘地可供藏身;再看屋外,幾百米的範圍都是五、六層高的樓房,而且每棟樓房之間間距特別小,恐怕就是跑出去也得被砸死。看來在這兒盡本分太危險了,等小區帶領來了得讓她給我換一個農村的接待家庭,這樣一旦發生了地震也容易跑到空曠的地方去。可我轉念又一想:盡修改文章的本分總是呆在屋裡,就算住在農村,發生地震時還是有生命危險,乾脆跟小區帶領說說,把我調到二線傳福音算了,這樣天天在外面跑,總比呆在屋裡安全。只是小區帶領不知什麼時候才能來呢,暫時我還得先預備一個藏身的地方……就這樣,我每天都活在惶恐不安之中,根本沒有心思修改文章。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當災難降臨之時,所有抵擋我的人都落在了飢荒、瘟疫之中哀哭,那些作惡多端曾經跟隨我多年的也難逃罪責,他們同樣地落在了千萬年稀有罕見的災難中惶惶不可終日。而那些跟隨我忠心無二的人則拍手稱快,稱讚我的大能,舒暢的心情難以表達,活在我從未賜予人間的歡樂之中。……總之,我希望你們當為自己的歸宿而預備足夠的善行,這樣我才滿足,否則你們都不可能逃脫災難的侵襲。災難是由我而起,當然仍由我擺佈,你們若不能在我面前看為善,那你們都難逃災難之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神話使我如夢初醒。原來,災難是神興起,也是神降下的,神要用災難來毀滅這個邪惡、敗壞的人類,這是神在末世所要作的。外邦人對此不知道,還認為是自然災害,所以面對災難,他們所做的就是用人的辦法、人的能力進行自救,他們認為這樣就能躲避災難的侵襲。而愚昧的我雖然信神卻對神的作工一點不認識,還認為只要按著外邦不信派說的那些防範措施進行自救,就能倖免於難,逃脫災難之苦。我的看事觀點竟然跟外邦人一樣,真是荒唐謬妄!豈不知人若盡本分沒有忠心,沒有善行,在神眼中不能被看為善,那無論人的能力有多大,防範措施有多高明,自救方案有多完善,人都無法逃脫神降下的各種災難。從我面對災難的種種反應中,足可看到我對神沒有一點真實的信,對神末世的作工、對神的全能主宰沒有一點真實的認識,不知道在災難中哪些人是神要毀滅的對象,哪些人是神要拯救的對象,更沒有認識到在災難中只有那些對神忠心無二、預備了足夠善行的人才能剩存下來,所以,在大災難即將來臨之時,我不去省察自己有無善行,對神是否忠心,到底是不是追求真理蒙神拯救的人,而是成天苦思冥想自救的辦法。沒有真理就是如此可憐!

回想挪亞時代,神要用洪水滅世的時候,因著挪亞敬畏神遠離惡,並按照神的囑託造了方舟,在神的要求上花費了所有,盡上了自己的忠心,被神看為善,所以在災難臨到時,他們一家八口倖免於難而剩存下來。此時,我又想起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談道:「你如果沒有善行,災難臨到的時候,你的心就會惶惶不可終日,沒有一點兒善行,人的心感覺不得安慰,人的心裡沒有把握,人的心裡不平安,因為沒有善行,他就沒有真實的平安喜樂。作惡的人都心虛,心懷鬼胎,作惡越多,他心裡越發虛,就越害怕。大災難降臨的時候,你要想使你的心得著安慰,使你的心裡得著平安,那你就得多做點兒好事、多預備點兒善行;只有這樣,災難臨到的時候,你的心才會平安,你才會得著安慰。」(摘自《講道交通(二)·預備善行的重要意義》)想想自己這段時間整天心神不寧、提心吊膽,生怕自己倒斃在災難中,不正是因著自己盡本分沒有忠心,沒有預備上善行,才恐慌災難的臨及嗎?在盡本分中,我對教會託付的工作從沒有過真實的負擔,從未本著忠於神的心來盡自己的本分,而是常常因體貼肉體應付糊弄欺騙神。對送來的文章我只是浮皮潦草地修改一下,只求完成任務能交差就行;當看到弟兄姊妹寫的文章雜亂無章時,我不是認真指導、幫助他們,而是隨便寫幾句評語,也不管弟兄姊妹是否看得懂,看後能否得造就,就匆匆返給他們了,導致送來的文章越來越少,文字工作幾近癱瘓。就這樣我也不反省自己,查找問題的根源來補救,反而埋怨帶領,認為這都是因著她不重視文字工作導致的……就我這樣的表現怎能滿足神,因而得著心靈的安慰呢?又怎能在神的眼中被看為善呢?若我再繼續這樣下去,不好好追求真理,不在教會的託付上盡上忠心、預備足夠的善行,到災難來臨之時,即使我按著撒但所總結的一套套的防範措施去實行,最終也難逃神懲罰惡人的手。

感謝神的開啟引導,讓我明白了只有盡好本分、預備足夠的善行才能逃脫災難之苦剩存下來,除此之外別無它路。今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在自己的本分上盡上忠心,預備足夠的善行來滿足神。

出自《躲避災難的唯一路途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顯現與作工而產生的。全能神教會是神亲自设立的教会、絕對不是哪個人創建的。願大家更多了解全能神教會,跟上神的腳踪,蒙神拯救進入天國!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选段
自从你呱呱坠地来到这个人世间的时候,你就开始履行你的职责,为着神的计划、为着神的命定而扮演着你的角色,开始了你的人生之旅。无论你的背景怎么样,也无论你的前方旅途怎么样,总之,没有一个人能逃脱上天的摆布与安排,没有一个人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因为只有那一位——主宰万物的能作这样的工作。从起始有了人类,神就一直这样作着他的工作,经营着这个宇宙,指挥着万物的变化规律与运行轨迹。人与万物一样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觉地接受着神的甘甜与雨露的滋养,与万物一样,人都不自觉地在神手的摆布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灵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无论你是否相信这一切,然而,任何一样东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以至消失,这就是神主宰万物的方式。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选段
茫茫世间,沧海桑田、桑田沧海,不知多少个轮回,除了万物之中主宰着一切的那一位,没有一个人能引导、带领着这个人类,也没有一位“能者”是为着这个人类而操劳预备什么,更没有一个人能带领这个人类走向光明的归宿,摆脱人世间的不平。神在为着人类的前途而叹息,为着人类的堕落而痛心,也为着人类一步步走向没落、走向不归路而伤痛。没有人想过,这样一个让神伤透心、背弃神去找那恶者的人类会走向何方呢?正因为如此,没有人去感觉神的怒气,没有人去寻求讨神喜悦之道,没有人去靠近神,更没有人去体察神的伤与神的痛。人都在听到神的声音之后仍旧另行其道,仍旧离神而去,躲避神的恩待与看顾,回避神的真理,宁愿将自己卖给那与神为敌的撒但。谁又想过,人若总是这样执迷不悟,神又会怎样对待对他不屑一顾的人呢?没有人知道,神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劝勉人类,就是因为他手中预备着从未有过的灾难,这个灾难是人的肉体与人的灵魂所难以承受的,不是仅仅惩罚人的肉体,而是针对人的灵魂。你要知道当神的计划落空时,当神的提醒劝勉没有得到回报时,他将会发出什么样的怒气呢?这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从未尝到也未曾听到的,所以我说,这个灾难是前所未有的,也是以后不会再有的。因为神的计划是只造这一次人类,也只拯救这一次人类,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所以,没有一个人能体会到神此次拯救人类的良苦用心与急切期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關鍵字
神之愛
啊……啊……啊……啊…… 1、 在世上,人海茫茫,有誰知道神又道成肉身成為人, 無人理睬,無人問津,孤苦伶仃多麼淒涼, 多麼淒涼,多麼悲傷。 神啊!神啊!你為了誰呀,我們為什麼總傷你心, 人類呀,為什麼總是抵擋你, 世人哪,為什麼總是誹謗你, 神啊!神啊!我願愛你,雖然我沒有沒有滿足你, 但無論在什麼環境之下,我永遠不會離開你。 2、 在世上,人海茫茫,我們如同沙灘中的一粒沙, 在世上無人理睬,在世上走投無路, 到處漂流,到處漂流, 是神把我們看在眼裡,是神把我們都高抬, 我們被撒但敗壞太深,如同糞土污穢不堪, 可神沒有嫌棄我們,審判刑罰潔淨我們, 使我麻木的心被喚醒,深感神的可親可愛。 3、 在魔王掌權的鬼城中,有誰是脫離敗壞活出人性? 沒有人生,沒有光明,一片黑暗,一片淒涼,一片慘景。 是神從至高降為渺小,降卑自己穿上肉身, 為了拯救人來到此地,費盡心思把我們拯救, 神啊!神啊!你揀選我們,使我們變化成為新人, 我願愛你順服你,永遠感謝讚美你的愛, 永遠感謝讚美你的愛。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全能者的叹息》选段
人类离开了全能者的生命供应,不知道生为何,但又恐惧死亡,没有依靠,没有帮助,却仍旧不愿闭上双目,硬着头皮支撑着没有灵魂知觉的肉体苟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是这样没有盼望,他也是这样没有目标地生存着,只有传说中的那一位圣者将会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来到的人,这个信念在没有知觉的人身上迟迟不能实现,然而,人还是这样盼望着。全能者怜悯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时又厌烦这些根本就没有知觉的人,因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从人来的答案。他要寻找,寻找你的心,寻找你的灵,给你水给你食物,让你苏醒过来,不再干渴,不再饥饿。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他就在你的身边守候,等待着你的回转,等待着你突然恢复记忆的那一天:知道你是从神那里走出来的,不知什么时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么时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父亲”,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里等待着你的归来已经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着一个没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无价的,为着人的心,为着人的灵。或许这个守候是无期限的,又或许这个守候已到了尽头,但你应该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灵究竟在何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全能者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