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081559雨中瞎想

外面飄著絲絲細雨,不緊不慢,我在辦公室裡忙碌著手頭的活兒,動動發僵的脖子點燃一棵煙,陷入久遠的回憶。依稀記得小時候,在每個下雨的日子裡,不再是冒著絲絲細雨奔跑於田野和大街小巷,而是靜靜的躺在床上,蓋著被子,拿起本閒書,滋滋有味的享受下雨給我帶來的那份滿足。外面是狂風暴雨,屋內是暖意融融,看累了眼睛一閉,書從手中滑落,香香的進入甜美的夢鄉。那睡眠現在想來簡直是一種享受,一種久違的奢侈。那時感覺被子是最疼人的,它可以給你溫暖,給你保護,柔柔的被子壓在身下,盤在腿間,蒙住頭顱,它身上充斥著我的我的腳臭,我的汗味兒。被子是多麼的具有母性的博愛,任我折騰卻依舊暖我身,暖我心,護我體。每當我偷懶,我便躲到被子下那個暖暖的海洋遊蕩,偶爾的尿炕也會無聲無息,我躡手躡腳的把被子疊的方方正正,放在角落裡,幾日後再鋪上它,它會依舊暖意融融,被子最疼人啊,只是氣味不再芬芳。但到有一日被子被母親晾在鋼絲上,大大小小的地圖一覽無餘,不免被母親羞罵,少小的我臉紅紅的一頭扎進母親的懷抱,撒嬌、耍潑,而後是一溜煙兒的撒丫子竄出巷外,又玩起自覺有萬般樂趣的捉迷藏了。現在我的女兒早已過了我當年大鬧天宮的歲數了,我當年愜意的享受那個寂靜的下雨的午後,現在我好多年沒有都體會不到了,女兒的樂趣全不在此,他們這一代的快樂我們無法理解,我們的快樂他們更嗤之以鼻。現在我若能踏踏實實沒有壓力的躲在被窩裡睡個懶覺,不再有可有可無的電話的騷擾,睡個自然醒,絕對的是我的一種奢談和夢想。我想活回去,哪怕再活回二十年,可能嗎?不可能!我只能一步步的活下去,一步步接近人生的終點,人生的列車它不會停步,只會慢條斯理的不顧及旅客的呼喊和掙扎,慢悠悠的開向那個不知站名的終點站。我恨不得拉過列車長或者司機暴揍一頓,讓它停下來,加加水,等等人,可是沒有任何可能,我也不能中途下車,本以為逃一次票,哪成想卻踏上了一條不歸路,這趟車是直達!文章來源:紫夢

(繼續閱讀)

201206151033自由賀新春三句半

咚咚隆咚鏘,咚咚隆咚鏘,咚咚隆咚,咚咚隆咚,咚咚隆咚鏘!自由地帶是俺家,當然也是你滴家,兄弟姐妹歡樂頌,哈哈。 自從安家自由版,每天早起急瀏覽,打開電腦才提鞋,穿反。要問自由有啥贊,好人好文總不斷,偶爾有人來搗亂,打翻! 自由環境很優美,才子佳人有一腿,卿卿我我羨煞人,口水~ 自由二字是面旗,永遠追隨志不移,有時提點小意見,愛你。 俺家兄妹人心齊,力挽狂瀾於險地,有人看著心難受,眼急~ 自由衛生大家治,不許牆上亂寫字,還有隨地亂吐痰,鄙視!咚咚隆咚鏘,咚咚隆咚鏘,咚咚隆咚,咚咚隆咚,咚咚隆咚鏘!M M向俺要照片,難壞耄耋俺老漢,不是沒有生活照,難看。要看就看明月姐,德藝雙馨很能寫,壯志未酬抽身去,歎也~ 河蚌本來很怕水,賭徒本不是賭鬼,自從當了店掌櫃,臭美~rechmond在幕後,佩環不響面不露,誰來掀起紅蓋頭,瞅瞅? 死鳥不死老臣子,不做偶像做飯絲,只要你敢來發帖,頂死!嫣雨如夢愛做夢,你做人龍她做鳳,龍鳳翩躚舞自由,與共!咚咚隆咚鏘,咚咚隆咚鏘,咚咚隆咚,咚咚隆咚,咚咚隆咚鏘!說完領導唱寫手,個個文才大如斗,俺想繼續表一表,吼吼~ 排名難分前和後,大蝦小蝦可能漏,要俺牢牢記住你?送酒。寫手水手多而雜,兩句帶過那個啥,那個啥來那個啥,別打~文章大事貫千古,得失寸心亦未卜,要是帖子沒人跟,添堵~ 說起擅寫下半身,真作假時假亦真,你想偷偷飽眼福?有人! 個人心情有好壞,意識流可真不賴,寫完紅酒寫咖啡,我愛!政治東西南北中,天災人禍俺更窮,要俺捐款給印泥?做夢~小說詩歌也歡迎,字字珠璣夠水平,一篇兩篇讀不懂,汗ing~ 咚咚隆咚鏘,咚咚隆咚鏘,咚咚隆咚,咚咚隆咚,咚咚隆咚鏘!新年自由何去從?早有規劃報江東,真抓實幹到年終,分紅! 誰說分紅不給俺,說俺一貫愛偷懶?為啥白天不見俺?夜班。 又是一年春來到,恭祝發財身體好!過年小心喝假酒,放倒~ 老漢從來不亂砍,只想一顆真心展。啊呀暈倒一大片!我閃!咚咚隆咚鏘,咚咚隆咚鏘,咚咚隆咚,咚咚隆咚,咚咚隆咚鏘!昨夜俺唱三句半,潛水華嘉冒頭看,借問M M可得閒?飯飯~?三易跟帖最勤快,主帖也見真能耐,抱得美人是阿誰?小釵~傷心不是藍眼淚,緣何淚藍似翡翠?只因大海決堤了,灌水!錯彈音音也搗蛋,滴水不守四處竄,閃了老人家的腰,叫慘~ 雪蓮好像是新人,洋字碼子可亂真,問過hello道聲hi,嗯哼~一笑而過笑嘻嘻,瀟灑風度無人敵,如此優

(繼續閱讀)

201204291049獨對一條河

記不清是第幾次來到這條河邊,我在這座城市已生活六年多,幾乎每天都要從這條河上穿過,早上從南向北,傍晚再從北向南。我租住的房子在這條河的南邊,每天晚上我都要伴著水聲入睡。可以說,沒有這條河,這座城市將不會出現。我一直在思考河流之於人類生存的重要,我的家鄉也有一條小河,在古籍上竟然也有它的名字,而我的祖先們,只能默默無聞地出生,然後再默默無聞地死去,甚至他們一生的經歷,也是默默無聞的,在史籍上沒有留下一丁點痕跡。一代代人的生死,還不如一條小河的流動。由此,我由衷地對河流充滿著崇敬之情。來到這座城市的第一天,我就從北向南穿過這條河,到南岸的一所大學裡學習和生活,直到現在,我仍然沒有遠離這條河。河是自西向東流淌的,整座城市沿河向東西兩方延伸,直到近年,河的南岸也開始開發建設。我經常一個人來到河邊,漫無目的地沿河走動,偶爾看到一棵柳樹被風吹倒,身子歪在河水中,彷彿醉酒的人,失足落水。我看著歪倒的柳樹,用手將它向河岸的方向扶去,卻沒有多大作用。柳樹的樹幹被河水浸得濕漉漉的,摸起來有點涼,好像一個垂死的病人,體溫一點點減退。果然,夏天的一場暴雨,河水上漲,這棵柳樹被洪水席捲,連根拔起,整個兒被河水帶走了。等我再去河岸,看到那棵消失的柳樹空出的樹坑,不禁傷感起來。在河岸行走,還會發現一隻隻鞋子,橫七豎八地躺在沙灘上,說明著曾經發生的悲劇。夏季天氣燥熱,有不少人冒險到河裡洗澡,意外也就不可避免地發生。城市的報紙上,每年夏天都會統計溺水身亡的人員數字,以青少年居多,這些鞋子,能夠成雙的不多,一隻隻孤零零的鞋子,在長著雜草的河灘上,顯得淒涼。尤其是在秋天,涼風從河面上吹來,吹在身上禁不住打起冷戰。一條河不可缺少的是河底的沙子,還有河灘上的石頭。大大小小的石頭鋪滿了河灘,我有時也會撿幾塊中意的石頭,帶回住處把玩。我曾撿到一塊青色的石頭,右側有一片白,像一輪彎月,被我稱之為“月出於東山之上”。還有一塊紅色的石頭,表面的石紋竟然像線條畫出的飛鳥,讓我驚喜不已。此外,那些被河水沖刷而成的鵝卵石,更是數不勝數,只怕會挑花眼。一塊黃色的石頭,有著類似於田黃石的質地,拿起對著太陽看,石頭竟然能透過陽光,只可惜個頭有點小,只能放在手裡把玩。一塊小石頭,蘊含的時間可能驚人地長久。河水從上游的高山之上,將大塊的石頭衝下,隨著河水的流動而滾動,碰撞摩擦。直到河流的中下游,河水變緩

(繼續閱讀)

201204271226柔風柔夜

夕陽西下,阡陌的村莊小路上,一雙雙糊滿泥腿的腳桿扛著鋤頭正風風火火地往家裡趕,圈裡餓慌的豬也在斯聲狂叫,關閉一天的雞同樣在團團拍著翅膀憤怒地打啄篾攔。急匆匆趕回家的農人連氣也來不及喘一口,扔下鋤頭,就去打開雞籠,讓雞們在小院四周的自留地裡自由覓食、活動經絡,再到豬圈去吆吼著餓慌的豬:叫啥子叫,一哈兒都等不得?說著,便順手操起旁邊經常用來訓戒不守規矩的豬的竹棒不停地拍打著石頭壘的豬圈,砰砰砰,恐嚇著。然後就是到廚房先燒鍋煮豬食,再說做飯。這一般都是婦人們做的家常事。男人們呢?男人們一般回家都是擔起水桶到河邊挑水。血紅的殘陽摩挲著一串串在河坎上上上下下的古銅色的脊背,更是別樣的熠熠生輝。毫無遮擋的玩笑、問候、謙讓……充溢著整個河流的上空。從河埠頭到河坎上,儘是曲曲直直彎彎拐拐的小路、石階延伸。這上上下下來來往往挑水的人文景觀,有點類似於泰山石階上的挑山工。嬉歸的小孩呢,一般都是在房屋的周圍刈割雜草驅蚊,或是打掃院落。較為殷實的人家大都不會刈草驅蚊,他們會到商店購買既方便,又衛生的蚊煙。這種蚊煙通常有一米長,或者50厘米長,寬四五厘米,厚兩三厘米,有點像村婦長長厚厚的辮子,裡面充實的是據面子,大約還拌有驅蚊的藥吧,不然怎麼能驅蚊呢。他們寬裕下的時間一般都是繼續他們的嬉耍,追逐蜻蜓,追逐蝴蝶,用木製的刀槍棍棒模仿電影中的戰鬥你拼我殺,竟是那樣的逼真。青青的草覆蓋著剛烈的柴禾,頓時濃煙滾滾,有點像烽火台上的狼煙四起,蔚為壯觀。整個小村都籠罩在煙霧之中,蚊蟲被熏的猶如殘兵敗寇,四處潰散,或是鑽在陰暗的角落,不敢再出來侵襲乘涼的人家。在月亮摩挲,在晚風輕拂,在黑夜與白天更替的時候,便是農戶裊裊炊煙停止的時候,勞作一天的農人開始圍坐在院落中的小桌上搖著蒲扇開懷飲食著自己的佳餚,整個小村都沉浸在美食的氤氳之中,真的是其樂融融。有善熱鬧的腿勤快的青年男女、成年男女、大人小孩便端著個飯碗在四鄰八捨的院落中四處遊蕩,東家坐坐,西家看看;瞅瞅南家吃什麼好吃的,瞧瞧北家有什麼好吃的,就順便拈兩筷子,然後笑口稱讚:不錯不錯,好吃好吃;或是將自己飯碗裡的美味分享他人,再坐下言論一番生產隊的喜聞樂見,或是勞作的艱辛,出工的時間,出力的厚薄,工分的評比,分配的公平,等等。到星星眨眼的夜空下,在香樟樹旁,在蟲鳴的合唱,在蟲鳴的啁啾之中,便是父輩母輩或是爺爺奶奶搖著蒲扇講

(繼續閱讀)

201204221610用羽書寫,天際的尋找

你說你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你有了一雙翅膀,白色的羽毛,學會了飛翔。飛呀飛,飛過了風中,越過了雨中,穿越了蒼莽的遠古森林,迎著風,一直都不曾停歇。身上除了羽毛就沒有別的了,那樣的整個身子,就像融在天際之中,輕輕飄飄,帶著棉花糖的香甜味,在月上,雲中,陽光裡……你看到高原上奇異美麗的五彩池,你看到有一個漂亮的仙女在池中沐浴,你看到有一隻母鹿帶著小鹿奔跑,你看到唧啾的鳥兒努力在朝著天空之上飛翔,你看到火山噴薄時的爆栗,你看到夜裡的月牙泉有著一層淡白的光芒……你在風中,聽了許多許多的傳說,美麗的,悲傷的,還有,還未來得及書寫一個結局的。那麼,你是哪一個傳說呢?你在心裡問。你的翅膀一直不停歇,你一直在空中飛翔著,飄浮著,看著,聽著,笑著。可是,現在的你,卻隱隱約約有著一陣愁意,因為,你找不到答案,那個關於你自己的答案。自己的那個傳說,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呢?到底,會不會有著一個結局呢?你伸出手,扯過一朵輕飄飄的幽浮在身邊的雲彩。雲,就這樣籠在你的周圍了,你就像是一個法高德眾的仙人,正在快活自在的騰雲駕霧,飄飄欲仙,真是逍遙得了不得。可是,你卻高興不起來。你歎了一口氣,把身邊圍著的清雲揮去,你獨自在風中惆悵。地上的人有人在歎西風獨自涼,你不懂是什麼意思。但是,你騰浮在空中,看著西風吹下樹上的落葉,染著黃色的霜花,打著旋兒落下。人在地上哀愁,你在天上歎息。你有點累了,於是,想要閉上眼睡一覺。可是翅膀卻不能停,要是停止揮舞,你就要從天際雲端直直墜落。你開始憂愁起來。怎麼辦呢?你喜歡天上,也嚮往人間,人間雖然有著諸多煩惱,但是那裡有著的溫度,是天際不曾感覺過的。但是,飛翔,不是你一直夢想著的嗎?有一個聲音在心裡問。你驚了一跳。不能睡,不敢睡。只是不停的揮舞翅膀,飛著飛著。有點孤獨。於是,你開始了尋找你的傳說,屬於你自己的傳說。你開始問雲,問風,問太陽,問夜裡的月亮,問冷耀的星子。可是他們的答案都一樣,回答,不知道。我的傳說在哪裡?不知道。我的傳說在哪裡?不知道。……你尋找了天際存在的所有,卻找不到你自己印跡。所謂的傳說真的存在嗎?你自己也不知道。要是從前在地上,自己是不敢問出這樣的話的,傳說?你是指遠古神話的傳說嗎?人們肯定會這樣問。真可笑啊,一個人,怎麼會擁有著自己的傳說?怎麼會配著有著一個傳說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