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02057凡翔 > 微笑的心: ) [ 甜 / 短 / 微H ]

凡翔短篇 > [ 溫馨甜 / 可能的H ]

CP:凡翔

此文只是虛構、幻想,與現實中的人物、角色無關


一、微笑的心:  )



 

孫凡逸回到家,看見自家寶比正坐在他們親愛的辦公桌錢,兩隻腳白嫩嫩的晃來晃去,彷彿心情很好,嘴裡還哼著歌。

摁,這是怎樣?

居然認真到連自己回來了都沒聽到嗎?

 

要是平常的話,肯定是:

『老公~抱一個嘛~

 

這樣才對吧?

走過去一看,看見他的翔翔正掛著耳機,串著彩虹條紋的珠珠。

透過光線,變得格外絢麗燦爛,倒映在桌上的彩色光,弧度就好像一個甜美的笑容。

摁,微笑的心: )

「咦?今天在唱女孩日?」搭上他的肩,府下身在他的頰上印上一個淺淺的吻。

呵,寶比臉紅好可愛

這時寶比似乎才感覺到男人的歸來,拔掉耳機:『回來了啊?』抬頭給了自己一個花見花開的笑容,便繼續工作。

不對了吧?

自家老公連彩虹手環都比不上?

 

要是平常的話,肯定是:

『老公~親一個嘛~

 

這樣才對吧?

嘆口氣,拉椅子到他的身邊坐下。

 

反正只要在他身邊,不管怎樣都好。

 

2

 

郭逸翔坐在木質的椅子上,努力穿著彩虹手環,他怕明天與淘氣們的見面,會有太多的人想要買彩虹手環。

一想到可能會有一堆淘氣來看自己,一邊是緊張怕自己講不出話,一邊是興奮很多人喜愛他和老公。

檯燈白色的光線突然被掩住了大半,正想抬頭時,臉頰就感覺有股溫熱的氣息,也許是因為熾熱的呼吸而使臉上染上了緋紅,又或許是因為那熟悉的唇湊近自己。

 

可疑的紅暈。 

跟桌上的彩虹手環反射出的光芒相互輝映。

 

抬起頭,想要以自己的笑容來掩飾自己的羞澀。並說:「回來了啊?」

低下頭,被知道自己又連紅一定又要被調侃調戲了一番。

 

每次都是這樣:

『臉紅好可愛哦~

 

彷彿習慣似的捏一捏自己的臉龐,然後又加深了吻的狂熱,有時更會直接擦槍走火了。

聽到自家老公好像有些傷心的嘆了口氣,心理馬上犯了一圈漣漪。

怎麼了?

平常那麼強勢的親親S攻凡大醋桶今天怎麼就坐下來了?(請自己短句)

 

要是平常的話:

『吼,自家老公連彩虹手環都比不上?』

 

~

 

二、吼,做自己好不好?

 

1

 

孫凡逸坐下來,滑開臉書,發了個動態,訊問淘氣們明天見面的地點;才發出幾秒,讚數在三秒鐘內從零到九十幾...

又來了,每次發一個動態,可能要半個小時才能停止這場戰爭。( ? )

看了看旁邊的人兒;

小小的腦袋瓜兒隨著歌聲晃來晃去,雪亮的大眼睛專注在手上的工作。

 

可惡,怎麼這麼可愛?

 

從什麼時候,說翔翔可愛已經成為自己最常做的事情?

早上起床,看見他窩在自己的胸膛掛著甜甜的笑,看著他說了聲:「好可愛。」

中午吃飯,看見他挑著不喜歡的菜在一旁,然後找到自己愛吃的眼睛一亮,吃掉時,「好可愛。」

晚上睡覺,看見他在床的一旁翻來覆去,一邊說著一整天做的事,然後給自己一吻後睡覺,「好可愛。」

而自己最喜歡的就是寶比跳舞時認真的模樣,「好可愛。」

為什麼不管做什麼事情都這麼可愛?

突然腦中一熱,把自家寶比的手拉了過來,看見他睜大眼睛一臉茫然,疑惑的歪著頭看著自己的時候,彷彿全身的力氣都往某一處衝。

『怎、怎麼了?』一臉驚慌。

「噓!別說話。」男人這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有些低沉;正是準備獸性大發的徵兆。

對方也很了解自己腦袋的想法,蠱惑似的不再掙扎,反而是有點順著自己的節奏。

看見那麼乖的寶比,反而激起了自己的征服慾,一個偏頭就給他親了上去,狂熱的好像要把它揉近自己體內。

趁著揣息的空檔,「吼,做你自己好不好。」然後,「人家是喜歡我們兩個一起,不是喜歡你喜歡他們呢。」

 

2

 

郭逸翔偷偷瞄了一眼隔壁的老公在幹麼,發現他在發動態,然後又被突然爆表的讚數洗到整個當機,無聲的笑了笑。

看見他的頭好像要轉過來了,趕快假惺惺的裝認真做事情,其實自己根本沒有辦法認真。

 

可惡,怎麼這麼帥?

 

從什麼時候,說老公帥氣已經成為自己最常做的事情?

早上起床,睜開眼睛的第一秒映入眼裡的就是老公的身影,「好帥。」

中午吃飯,看見老公默默的把自己不喜歡吃的菜色夾去吃掉,「好帥。」

晚上睡覺,感受到老公賣力的為自己服務時,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是「好帥。」

而自己最喜歡的就是老公認真的讀書的模樣,「好帥。」

為什麼不管做什麼事情都這麼帥?

突然手被拉了過去,因為被這舉動而有點嚇到,但看到他的眼裡突然閃過的神色,就明白了什麼。

「怎、怎麼了?」裝的一臉驚慌,好像什麼都不了解。

『噓!別說話。』聽見男人低沉的嗓音,而這正是他獸性大發的前兆。

知道他想要做的事,便乖乖的停下自己的掙扎,跟著他的節奏。

嘴唇一下子就被封住,狂熱的不同於男人剛回家時的甜蜜輕啄,狂熱的好像要把自己消失殆盡(?)。

被吻的頭暈目眩,就聽見眼前的老公說『吼,做你自己好不好。』然後,『人家是喜歡我們兩個一起,不是喜歡你喜歡他們呢。

 

唉,這是什麼文法。

 

三、淘氣難道不好嗎?

 

1

 

孫凡逸輕輕的拉開郭逸翔的襯衫,即使自己有點難耐了,但還是小心翼翼,深怕自己的老婆會因為自己的慾望而傷到。

「親愛的,可以嗎?」吸吮著他的頸子,吻痕從粉紅逐漸加深到青紫。

『廢、廢話什麼?』親吻讓他的慾望變的更加劇烈,但是他的老公卻突然停下動作,強烈的慾望沒得發洩,他不禁有些發怒。

輕笑著,把寶比抱起來放到床上;他的老婆在親熱時總是這麼誠實。

 

快速的幫寶比脫下衣服,自己也退去了多餘的衣物,再度壓上了他的時候兩人已經全身精光。

吻從額頭、鼻尖、臉頰再到嘴唇,輕輕的卻充滿愛意。

 

這就是我們的愛。

我們雖然是同樣的性別,但也因為是這樣,沒有什麼傳宗接代的問題,沒有什麼怕懷孕的問題。

他們可以很自在的做著自己愛做的事。

不僅僅是身體的緊緊纏綿,而是心靈的結合,讓彼此能夠知道自己是多麼愛對方。

 

2

 

郭逸翔在孫凡逸充滿朝氣的呼喚聲中起床。

『親愛的,現在已經12點了,我們等等還要去動物園哦。』

什麼?十二點?

「挖嗚──也太晚了吧!!!」突然又在下一秒趴了回去。

 

好‧痛……也‧太‧痛‧了‧吧……

 

「哦孫凡逸!!!我不見淘氣們了啦!」

『咦?為什麼?淘氣們不好嗎?』

「淘氣們很好,但我不好!!!」

『咦?親親小老婆,你怎麼了?』

「你還敢講,我都下不了床了是要怎麼見淘氣!」

『哦原來是這樣。』

什麼原來是這樣,汗顏,「怎麼辦啦~~~~~~~~~?」

『就我背你去昂,還要說嗎?』

 

燦爛到不行的笑是不是犯法?

帥氣到不行的笑是不是犯法?

可愛到不行的話是不是犯法?

甜蜜到不行的話是不是犯法?

 

摁,只要是你都好。

 

/// END ///

 

後話>>

摁,我明天想要見凡翔,怎麼辦?

摁,我明天想去動物園,怎麼辦?

但我要怎麼去呢?我還要去很安好的麥當勞做謝博安ˊ_>ˋ

很好,皇上和娘娘萬福金安(亂入

我知道我爛尾好不好,而且真的很爛,吃BO穴拉可惡♥ (愛心尛 ?

但是沒辦法昂嗚嗚,妹子我是要睡覺的好嗎(乾#

動物園~~~~~~~~~~~~~

動物園~~~~~~~~~~~~~

求凡翔下次來碧潭好嗎TUT!


這篇本來是要現場給的,但是沒有確定可不可以去,所以就先發吧。

但是我親親給凡翔的卡片已經寫好了QAQ

明天沒送什麼時候可以送了呢親愛的 (誰

明天沒辦法彩虹珠珠什麼時候可以彩虹珠珠呢(咦


還是要說,因為沒有飯凡翔很久,所以沒辦法寫的很貼切,請見諒。


<< 謝謝欣賞,謝謝喜歡,我是童♥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About Me

    ★踢踢那童
  • 蘇揪
  • 行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