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22205猶太人說自己的故事(1)

猶太人說自己的故事(1)

前言

2012年是世界末日?多好的題材!好萊塢電影給的是聲光視聽的享受,

台灣的無所不知的名嘴,根據一些媒體報導的資料,一人分一段在電視上說的口沫橫飛的,卻沒看見他們臉上的恐懼,更別提沒有給觀眾一個真正的答案,車馬費好賺耶!

(電影2012全球大賣)

最近幾年全球各地的氣候異常,從臭氧層破裂開始到北極冰帽溶解天災頻仍,科學家預測2060年全球氣溫將上升4度,海平面上升海岸線內移,許多島嶼會消失,現在,全球各地只要是下雨就會形成水患,舊約中的大洪水又要來了嗎?上帝要再一次的毀滅人類嗎?這一次誰是諾亞呢?猶太教的世界末日是哪一年呢?答案是2240年,上帝創造人類後的6000年。

(諾亞方舟上有啄木鳥嗎?)

西方國家的毀滅論源於舊約的末日正邪大戰,基督宗教認為,在世界終結前,上帝將要對世人進行審判,這就是末日審判。凡信仰上帝和耶穌基督並行善者可升入天堂,不得救贖者將下地獄受刑罰。「啟示錄」中對末日審判和正邪大戰做了描述;正邪大戰的地點在以色利中部的「米吉多」—Megido ArMagedon

(末日審判的景象)

2009年的88水災後,一位曾任國防部高官的學者發表駭人聽聞的地球磁變說,根據地球磁變的理論,地球磁變源於天體運行;地球繞太陽運行一圈需一年,太陽系繞銀河系宇宙運行,一圈約需26000萬年。

(太陽系九大行星)
太陽系繞銀河系運行,一上一下,成波浪狀前進,每一波浪循環為26000年。
2012
年為太陽系波浪狀運行周期的交接點,舊週期結束,新週期開始;也就是說,2012年前後,太陽系橢圓盤狀的赤道和銀河系的赤道大致對齊。

(太陽系繞銀河系運行)

這位學者引用美國航太總署去(2008)年底的說法,像大肥皂泡泡在地球週圍保護地球的磁力圈不斷變弱,以至於破了個比地球大四倍的洞。由於地球磁場不穩,導致近年來全球地震、火山爆發頻率增加,地殼下的岩漿也可能因為地球磁場不穩而移動異常,於是引起反常洋流,再引起全球氣候極端化,各種傳染病也因此出現。
人體也有磁場,它受到地球磁場弱化的影響,讓人心變得浮躁不安,國際社會亂象層出不窮,全球恐怖份子活動加劇。
(地球磁力線分佈圖)

21世紀的所有異常現象,很可能都是地球磁場不穩和磁力減弱的結果。

2012年是天體運行週期的交接點,舊的週期將結束,新的週期將開始,在那一年,地球、太陽系和銀河系的大黑洞連成一線,根據科學計算,三者連成一線需要25,700年,當三者對齊時,地球磁場一定會受到強烈的影響。 
信不信由你大家且共同期待2012年的到來吧。

(北極冰帽溶解台灣泡湯圖)
宗教界對猶太人講的世界末日有很多的想像,聽聽就好,不過猶太教因應世界末日來臨的態度卻很有趣,簡單的講就是,世界末日其實就是人類重新回到上帝的懷抱中,與上地重修舊好,由於人類迷失已久,猶太人的責任就是引領人類重回伊甸園;猶太教士肯.斯匹洛(Rabbi Ken Spiro)從開天闢地開始撰寫了一系列68篇文章探討猶太的歷史,希望人類不要再犯相同的錯誤而與上帝疏遠,首篇談到世界末日似乎可以呼應2012年,老胡閒閒,看看能否逐篇翻譯,順便了解一下猶太人心中的猶太史。

 

第一篇:為何要學歷史?

研究猶太歷史不僅是記取過去的教訓以免重導覆轍,更要了解我們的未來命運的走向。

這一系列的專文,提供過去4000年的猶太歷史的基本歷程。

通常人們聽到歷史二字,大概都會冒出一身冷汗。

大部分的人都會回想起中學時的歷史課,一大堆為應付考試要背考完以後又都忘光了的人名、地名和歷史事件。

因此,在進入猶太史之前,首先應該要了解為什麼要了解歷史?什麼是歷史?從歷史中我們可以得到什麼?

首先,歷史是各種理念的試驗場;亨利.波林布洛克爵士(Lord Henry Bolingbroke 1678-1751英國政治家及哲學家)曾說:歷史就是無數種哲學理論的範例,誰都可以談論信念和學理,但是只有時間能夠證明理念的對與錯,那些可行那些不可行;舉個例來說,一百多年前,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對誰能掌控世界各有一套理論,近代史的發展卻顯示:共產主義沒落,資本主義發達。

從歷史中我們可以學到很多的教訓,西班牙裔的美國哲學家喬治.桑塔雅納(George Santayana)說:不能記取歷史教訓的人,終將再食同樣的苦果。

大體上,學習歷史的基本理由是,人的行為永遠不會改變;帝國興起又衰落,科技日新月異,地理疆界會改變,只有人類一再的重複錯誤的行為,除非我們能從過去的歷史中學習,並為了日後發展記取教訓,否則永遠跳脫不出錯誤的巢臼。

猶太歷史也離開不了這個模式,舊約申命記教導猶太人:

Remember the days of old; understand the years of generation after generation. Ask your father and he will relate to you, your elders and they will tell you (Deut. 32:7).你當追想上古之日,思念歷代之年;問你的父親,他必指示你;問你的長者,他必告訴你。」

不過,猶太教也帶給人類歷史上革命性的一頁,特別是在倫理規範上的觀念,以及上帝在歷史中所扮演的角色。

猶太人觀念中的神,是造物者、擁有者和監督者;它的意思是,並不是神創造了世界,而是一個萬能的力量創造了世界,說的具體一點,整個世界其實就是上帝的理念—宇宙不能獨立存在於上帝的意志之外。

宇宙萬物都受到上帝的控制,從極小到無限,這一點對我們所居住的地球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來說有指標性的意義,假如上帝知曉且控制萬物,那麼歷史事實上只是一段被掌控的向未來發展的過程。

既然上帝是宇宙的編劇、導演和製作人,人類的歷史就不是隨機而沒有規律的,它是一篇有結局的故事,我們都走向同一個目地,整個故事是有結尾的。

因此,在進入猶太歷史前,讓我們先對歷史的終點以及時間的架構上有個概念。

 

「歷史的曙光」

猶太曆元年是從亞當被賦予生命的那一天開始,亞當的誕生被認為是創世紀的最高潮。

(上帝創造亞當)

根據舊約創世紀的記載,亞當是在創造天地的第六天,大約公元前3760年。

亞當是上帝創造的萬物中最特殊的一個,不全因為他是繁衍人類的始祖,而是因為他是上帝根據自己的形象而造的(in the image of God - Genesis 1:26 創世紀),這代表他擁有靈魂,一種高等靈性、智慧的內涵,這種天賜的秉性只有人類才擁有。

(亞當是希伯來文紅土的意思,亞當是用大地的土所塑造的)

上帝賦予亞當生命之後,將「時間」交給祂所創造的世界,一天就是地球自轉一次,一年就是地球繞太陽一週,根據猶太曆,地球開始轉動的一刻就在公元前3760年。

以上帝創造亞當作為猶太紀元的開始還有另一層涵意,就像電影導影讓男主角現身前要做很多相關的鋪陳,亞當的出現也是如此,創世紀的重點是「人道」,上帝為人類創造了整個宇宙,而我們要探討的是:人類為了什麼來到這個世界?開天闢地的目的是什麼?

許多人認為,上帝創造人類是要人類服侍祂,這不是猶太人的創世觀點,假如上帝真的無所不能,那麼祂應該是無慾無求的,祂應該是什麼都不欠缺的,而人類也不能替祂做些甚麼;那麼祂幹嘛要創造人類?

猶太教義中對這個問題有一個基本的看法,那就是,上帝要和人類維持一種超然的關係,和上帝交通是人類一種最基本的渴求,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愉悅和意義,都是人和造物主之間的一種試煉。

這就是伊甸園中所發生的事,伊甸園不是像一般藝術家筆下有如地中海畔某個私人俱樂部的景像,應該說那裏是一個理想的靈肉合一、人類可以不被任俗務所干擾的地方,沒有帳單,不必瞎拼,不必上班擠車,是一個可以符合創造天地的初衷的地方,一個可以讓自我和世界昇華到能夠和上帝同在地方。

(伊甸園)

人類的歷史原本應該是很單純的,上帝將我們安置在一個能夠履行創造天地的目的完美的環境中,我們卻讓自己被逐出天堂,破壞了人和上帝的關係。

顯然有些地方出了差錯,一切都從亞當、夏娃偷吃了智慧樹之果開始,人與上帝的關係從此分裂,人類發覺要和無形的上帝維持關係相當的困難,認為崇拜上帝所創造的某些自然力量也算是間接的崇拜上帝,問題出在幾個世代以後,崇拜它物反而凌駕崇拜上帝,太陽啦、月亮啦、樹木啦;偶像取代了上帝,開天闢地的意義全失,舊約中,人與上帝的關係有了不同層次的闡釋。

(亞當夏娃偷吃禁果)

(亞當夏娃的行為代表人類與上帝疏遠)

聖經敘述了人神關係的改變延續了將近一千五百年,一直到大洪水的時代,這段時間主要傳達的訊息是,開天闢地的目的是建立人與神的連繫,而這種關係被破壞了,因此上帝決定要清除祂親手創造而又背叛祂的人類,只保留了唯一仍和上帝維持良好關係的諾亞,諾亞成為人與上帝重新和好的最後希望,不過,人神之間的裂縫仍然沒有被修補,於是出現了「巴別塔」,「巴別塔」是集人類背叛上帝所有的錯誤的大成,創世紀中將這一段故事說得很清楚,上帝似乎毫無選擇的必需毀滅世界重新再造,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刻上,出現了一個改變整個歷史的人—亞伯拉罕。

(諾亞受命製造方舟)

「亞伯拉罕的使命Abraham's Mission

亞伯拉罕之所以偉大的理由有二,首先,在一個多神崇拜,人神關係完全崩解的環境中,亞伯拉罕用他的智慧選擇了唯一的真神,亞伯拉罕在創世紀中第一次登場的時候已經75歲,當時應該是上帝第一次同他講話,也就在那一刻,亞伯拉罕先知的身分確立,無需任何解釋,他秉持的一神論得到了認可。

亞伯拉罕是個虔誠的真理追求者,想想看,他一個人孤獨的堅守一個沒有人能了解和接受的理念,甚至連自己的至親好友都無法傾吐是個什麼樣的感覺。

這就要談到亞伯拉罕偉大的第二個理由,他不在乎旁人怎麼想,他說:「我選擇將我的生命奉獻給一個目標,將人類帶回到創世紀的初衷,回到神的懷抱!」,他甚至願意為神獻出生命,這不是說上帝要誰為祂犧牲,而是亞伯拉罕了解,沒有上帝的生命是晦澀的,這說明了亞伯拉罕的偉大和他的理想,他不在乎一個人獨自奮鬥,其實他是一個人獨自對抗全世界。

這也說明了什麼叫做「上帝的選民」,亞伯拉罕這麼對上帝說:「我選擇與你同在,我也要將人類帶回到你的身邊」,上帝回答:「如此,我揀選你和你的後代」,猶太人為什麼做了這樣的選擇?不是為了殊榮(對猶太人來說的確是項殊榮),而是「責任」,什麼是責任?希伯來語的責任意思是「救贖世界」(Tikkun Olam— Fix the World),這是一個崇高的目標—將人類回歸到開天闢地的原始目的,並塑造一個靈性和道德完美的世界,這也是猶太民族歷史責任。

假如我們了解了上帝造物的目的和亞伯拉罕的使命,我們也就了解人類的歷史也只有一個目的:在猶太人引領下,將人類帶回到上帝的身邊。

要解釋猶太人的歷史,必須先了解前面所說的,為什麼要由猶太人來引導人類的概念,這個概念是說,猶太人就像軍隊中步兵部隊的「尖兵」,「尖兵」的任務是先期發現敵人,提早警報後方的主力部隊不要陷入危險中,「尖兵」將自己置於險地負擔重任,理解這種類比,就可以理解反猶風潮以及對以色列和猶太人的雙重標準背後的思維,猶太人讓自己承擔這種沒有人肯接受的責任,民數記23:9記著:「這是獨居的民,不列在萬民中」。

猶太人帶領人類回歸上帝,就好像1930年代的華爾街金融風暴,當年的暴起暴跌最後的歸向還是經濟繁榮,就好像3700年前,地上信奉唯一真神的人只有亞伯拉罕,而今天,幾十億人;基督徒、回教徒的信仰,都源自猶太教,我們要走的路還很長,但是4000年前亞伯拉罕的理念已經讓我們有所改變。

猶太人對歷史的認知和舊約記載的各段故事差不多,在這段有限的時間範圍內,很清楚的描繪出世界的開始、過程和結束,在猶太聖典塔木德中明確的說出它的基本理念和歷史的片段:

「世界將在6000年內結束,第一個2000年是荒涼孤寂的;第二個2000年猶太聖典完成;第三個2000年屬於彌賽亞。」

猶太聖典所說的6000年並不包含開天闢地,而是從創造亞當開始,有如猶太曆中的一週從週日開始到週五結束的循環,一週的循環在最後一天進入安息日,這一天是屬靈和休息的一天,同樣的,人類的歷史已歷5個千禧年,在第六個千禧年結束時將進入猶太人說的「未來的世界」的第七個千禧年,「未來的世界」和伊甸園是同樣的意思,代表回歸上帝以及保護世界這一整個過程的高潮。

猶太聖典塔木德已經說明6000年區分三個階段,每一階段都有各自的主題;第一個2000年從亞當誕生到巴別塔的毀滅稱為「荒涼孤寂」;這一時期所昭示的是:人的靈性是空虛的,和上帝並沒有交集。

第二個2000年從亞伯拉罕到口述猶太法典「妥拉Torah」傳授完畢的公元240年,這個時期猶太人創造了以色列的歷史,豐富了法典的內涵。

第三個2000年從公元240年開始到第六個千禧年結束(公元2240年),屬於「彌賽亞」的世紀,這個時期就是人類回歸上帝的時候(在猶太人的引導下),在這個千禧年的最後,會先有「彌賽亞」的降臨,為人類進入未來世界的做準備。

(從創世紀到末日審判)

 

那麼,我們現在處於什麼階段呢?從猶太人的觀點來看,我們正在歷史的邊緣,正快速的走向人類歷史最重要的一章:最後的救贖。

 

「歷史的輪迴」

猶太人還有另一種理念:歷史的輪迴。

數千年以來,特別是廿世紀初期,時間的概念是古希臘的概念:時間永遠存在並且不停的流逝,就像在跑步機上,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你再怎麼拼命努力的跑,你並沒有離開原點。古希臘人和其他的異教徒都深信,諸神創造人類是叫人服侍祂們。人的命運完全掌握在諸神的手中,在古希臘的文學中,悲劇的主要原因,永遠是因為人要向命運挑戰。這二種觀念—「無窮的時間」和「宿命論」形成一種負面的、消極的命運和歷史觀:人沒有未來,所有的努力都是枉然。

(歷史是會重復的)

猶太人對命運和歷史的看法卻截然不同;比如說:圖中所顯示的螺旋代表的是重復運動而不是靜止,另外,猶太教對「假日」和「歷史」這二件事的認知也很特鼻,節日對一般的國家來說僅僅是紀念某一歷史事件,猶太人的節日除了紀念往事外,同時也是對未來的期許;在一年的循環中每一個節日都有特別的意義,都有一個特殊的精神力量和它相結合:逾越節代表解放和自由意志;住蓬節代表歡樂以及如何正確的在現實中生活;每年迎接節日的來臨時,人都應該要有所成長,就好像電腦軟體經常要昇級一樣,假如我們錯過了今年,可就要等下一年了,其中的概念是:人在成長,是不斷前進而非靜止不動的。

歷史也一樣,與希臘宿命論不同的,猶太教相信人有自由意志,人可以掌控命運,命運在自己的手中,前途要靠自己去創造,不管是個人的一生或是人類集體創造的歷史,都靠人類自己做出正確的決定來發展,人類在努力創造前程的過程中經常會遇到相同的挑戰,讓人的自由意志能做出正確的抉擇繼續向前,假如人怠惰或是犯錯,那麼同樣的挑戰會在一再出現,直到人能糾正錯誤為止,那麼,什麼是正確的抉擇呢?有二種可能:不斷摸索或以歷史為鑒記取教訓。

很顯然的,我們必須要了解猶太歷史,13世紀偉大的猶太學者那屈摩尼德Nachmonides 曾說:父親的言行是子女的榜樣。

這是很有名的猶太俗語,那屈摩尼德不是唯一說這句話的人,它的含意是甚麼呢?

以微觀的角度看,在猶太人早期的故事—聖經中的創世紀裏,我們看到了發生在早期人物身上的事,後來也都一再發生在他們的後代身上。

以宏觀的角度看呢,猶太人祖先的特質都會成為猶太史和人類史的典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特別去了解聖經中所敘述的早期所發生的事,那些曾經發生的事,其實就是一種模式,這些模式就是未來的地圖和指南,猶太人的聖經透露了猶太人的命運、力量和弱點,以及與異教徒之間的關係,猶太歷史就是猶太人的命運,鑑往知來可以避免錯誤的再發生。

這就是一系列的文章的主題;人物、日期、地點都很容易記,但是對猶太人及全人類而言,最重要的是記取過去的教訓。

此外,我們必須記住:猶太人可以說是地球上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又由於他們曾經四散各地,因此,研究猶太始就必須注意到人類史。

世界史是個很大的架構,了解猶太史,意味著了解了大部份的世界史。(第一篇完)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