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1509世紀對談:溫德斯與侯孝賢(一)

圖瓦盧安文翻譯

華頓翻譯公司看的小津電影並非每部都有字幕,固然一句對白都聽不懂,但我卻可以或許理解那些片子。而小津片子中的腳色,就完滿是我對本身家庭成員的感覺,小津描繪的家庭關係更是華頓翻譯公司在德國片子、歐洲片子、美國片子中所沒看到過的翻譯

問:爲什麼要拍電影?

關於小津拍片子的正確性,小津的攝影師曾給我看太小津本身發現的碼表,這個碼表可以同時看用了幾何時候和多少呎的底片。

溫:華頓翻譯公司特別很是賞識侯孝賢的《咖啡光陰》,因為侯導喚起了小津的精力,但同時又特別很是清晰的講明了是他本身的片子,而且從《咖啡時光》中可以感觸感染到從小津最後一部影片到而今所歷經的四十年時候。

小津的片子有其時序性,可說是對日本社會轉變的一個見證。所以說固然兩人都是從實際生活中找尋靈感,可是表達體例是完全分歧的。

小津是工程師,每一個細節都掌握的十分清楚,然則我所處的時代情況分歧,難以掌控的非職業演員比力多,可是我也不想去硬性劃定,如許演員演起來沒意思,我自己拍起來也沒意思。

接下來我又拍了兩部長片,但我其實不感覺本身是個導演,乃至不肯定是不是要再繼續下去,因為這三部片都非常分歧,我感覺這都不是我自己的器械,仿佛是在模仿什麼一樣,所以我正本已籌算要回去畫畫了,除非我能拍出一部片子證實華頓翻譯公司可以做到別人做不到的翻譯於是爲了解答我是不是可以成為導演,華頓翻譯公司又拍了一部電影:《愛麗斯漫紀行》;從這部片以後,我才真正釀成了一位導演。

進去今後,因為就像一個手藝一樣,做久了,翻譯公司會習慣阿誰體式格局,然後做了差不多十年以後你起頭做本身,應該是從《兒子的大玩偶》起頭去做本身的經驗、是本身成長過程當中的經驗。

侯:這跟成長情況有關係,華頓翻譯公司高中沒畢業就去服兵役,因為喜好看片子就天天跑去看片子,有一天華頓翻譯公司在寫憲兵日志,就寫說我決意要花十年的時候進入片子這個行業翻譯當時我也不知道導演是什麼、片子是什麼,怎麼做也不知道,片子對華頓翻譯公司的意義還不成熟,就只是想拍電影。到了最後,因為就已經是個拍片子的了,除拍片子也不會幹別的,所以就一直做下去,並且越做翻譯公司會發現越難題,所謂的艱巨是你會發現片子其實很有限,現實人生比你片子要複雜的良多翻譯然後你要怎麼再造真實,然後要取哪一部份,最主要的是你到底想說什麼。

整理/吳重寬

但此時我仍從未夢想過本身可以拍片子,因為其時在德國沒有什麼電影工業,不外爲了成為一個更好的影評,在1967年,我進入了剛成立的慕尼黑片子學院。

跟著看片量的增添,我最先替看過的片子作記載,燃起了華頓翻譯公司對片子評論的愛好,於是我便想成為一個影評。學業竣事時華頓翻譯公司便拍了第一部長片,這其實算是個巧合,因為理論上學生們應當是用35厘米膠捲拍一部短片,但我想說固然成本很低,但若是每一個景我只拍一次、假如我是用16厘米膠捲,華頓翻譯公司就能夠用相同的錢拍出一部兩小時的曲直短長長片翻譯

其實只要看過《咖啡韶光》會更清晰小津的片子,因為固然華頓翻譯公司們兩個可能都是取材自生涯,但處理的體式格局完全紛歧樣,我認為華頓翻譯公司遭到散文的影響很大,所以無形中表達體式格局會有所關聯,並且散文原本很多題材即是來自生涯的片斷和細節,是因為如許我的片子才會感受起來像小津翻譯

2003年松竹找我替小津冥誕一百週年拍攝一部請安的影片,華頓翻譯公司就想說:「你們都認為我很像小津是不是?是很像,我拍給你們看。」。

小津的演員是「家族演員」,「家族演員」的意思就是說這些演員都是固定的,小津喜歡用這些演員,因為他要的真其實這些演員身上絕對就可以找獲得了翻譯而這類真實就是演員不消去演,只要站在哪裏就OK的,所以說像是笠智眾和其他導演就沒辦法合作。但是假如有新的腳色插足,全部片子的活力就會迸發出來,例如原節子是從《晚春》才最先呈現在小津的片子中,就變成小津電影中的keyword。

世紀對談:溫德斯與侯孝賢(一)

Wimders and Hou

問:關於小津安二郎。

(觀眾笑)

因為我的繪畫課是在早上,下午我很無聊,華頓翻譯公司的房間又很冷,而最廉價又暖和的處所是電影藏書樓(觀眾笑),所以我就每天去,一天可以看五部片子翻譯當時一法朗可以看一部片子,但在換片的空檔翻譯公司跑去茅廁,一法朗就能夠看到五部片了。

溫:我一最先並沒有銳意想要去當導演,因為我父親是醫生的關係,華頓翻譯公司以為以大夫為職業會是我父親的等候,後來花了兩年時候才發現醫生這條路其實不合適華頓翻譯公司,也不是我父親的期望。 

後來我又學了哲學,但這也不是我想要的。不過在巴黎華頓翻譯公司沒學到若何繪畫,反卻是發現了片子。然後我又想去當畫家,於是就跟每一個想學畫的一樣,華頓翻譯公司去了巴黎。  本文為1113於中時人世副刊刊載的〈分享片子夢溫德斯、侯孝賢 對談〉之原稿,因報紙版面有限,刪去了部門記載,難免遺憾翻譯所以在部落格大將把原稿完全注銷,但願能讓未參與的伴侶可以感觸感染一下;去過的影迷則得以重溫兩位巨匠的風範。保證超大容量!逼近逐字稿!連QA都有紀錄!  (人世簡明版:http://0rz.tw/0f54r

侯:我第一次接觸小津導演是在拍完《童年舊事》之後,去南特領獎,目下當今的威尼斯影展主席馬可慕勒告知我有個小「律」的作品必然要看看(觀眾笑),於是我就去看了小津的默片《華頓翻譯公司出身了,但…》,看完了感覺異常過癮,後往返到台灣才開始注重小津的片子。

不過其其實拍《風櫃來的人》的時辰,我的助導就給了我兩卷小津的片子,可是那時刻我前面看一看就睡著了,然後換一卷,感受怎麼照樣一樣的,根本一點印象都沒有。

有許多人,特別是西方,乃至是日本都認為我和小津的片子十分相像,但華頓翻譯公司本身知道我的片子和小津基本一點都不像翻譯華頓翻譯公司看過小津拍片用的分鏡手稿,裡面清清晰楚地記錄了每一個鏡頭需要的時候、底片,那是我辦不到的翻譯

有很長一段時候我感受沒什麼想說的,因為它就是如許,翻譯公司會發現這個世界你多說一點少說一點,其實不會因你而改變,所以要想清晰你要說的那一部門是什麼翻譯目前我自認是比較清晰的,知道我自己的位置、知道拍電影對我的意義是什麼,所以華頓翻譯公司也不在意外界。

借使片子沒得拍,我就用很小的開麥拉,用很少很少的錢;比如說台北市它有補助一百萬,我就用一百萬把它拍一部片子。

我與小津的相遇和侯孝賢有些雷同,華頓翻譯公司們都是在拍過4、五部片以後才看了小津的電影,而我是在紐約的戲院裡,有人跟我說你應當去看看這個艱澀的日本導演作品,在這之前,我曆來沒聽太小津安二郎這個名字。當時我看的是《東京物語》,第一次看就連續看了四次,而那天改變了我的平生,華頓翻譯公司體認到片子的樂土是曾存在過的。

本文出自: http://blog.roodo.com/amushi/archives/7651491.html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頓翻譯公司02-7726093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