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72304軍冤案受害老翁痛哭捶桌 要洪慈庸帶他見國防部長申冤

《時代力量》立委洪慈庸今天上午主持軍冤案立法公聽會,一名老先生在現場當場向洪慈庸陳情,要求洪慈庸帶他去見國防部長,請國防部提上訴。由於老先生過於激動,幾度拍桌並痛哭,台上的洪慈庸一面忙著安撫老先生,但也擔心會議的進度受影響,只好好言慰勸「會後我們進一步討論」,老翁則要洪慈庸幫忙,帶他去見國防部長申冤。

洪慈庸與同黨立委林昶佐今(25)日舉行「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公聽會」,邀請國防部、法務部等單位,以及軍中人權促進會會長黃媽媽、李明興案家屬李大正等人,包括民進黨立委蔡易餘、顧立雄,以及法學教授胡博硯、律師邱顯智等人也都到場參與。

當會議進行到尾聲時,一位88歲任姓老翁要求發言,主持會議的洪慈庸同意後,希望他2分鐘能講完,但老先生上台後滔滔不絕,愈講愈激動,幾度拍桌痛哭。

老先生控訴,「國防部用一個謊言把我關起來了,關起來後我沒有辦法,國防部就鬼扯,問東答西三十年了,我已經八十八歲,都快死了,今天能來還不錯了。我就登了一個廣告,三十年沒動靜,以後我就做了一個新詩,軍方沒有證據三十年,我說你們軍方混蛋,這樣把我關起來,軍方說我收了賄賂,我說我沒有收到賄賂啊,你看這國防部有多麼混蛋」!他哽咽說著,並呈上他的資料給立委。

「最後軍事發言人、國防部不能答覆我的問題,我告訴國防部長,你是植物人!我們國家的國防部長是植物人,我們國家的國防部長是植物人啊」!任姓民眾不斷痛罵,「張顯耀這個案子查了半天,沒有證據不起訴,馬英九這個案子查了半天,電視上罵來罵去,查東查西沒有證據簽結了」!而他的這個案子是關到監獄去了。

雖然時間已到二分鐘,在場人士也忙著趨前安撫,但老先生仍激動地繼續說,「報告洪委員,就靠妳了,就靠妳了!我們有多麼地難過,我沒有辦法,我做了一首朗誦詩,我就找這個說謊的人是誰,這個劇作家是誰」,接著他憤怒捶桌,開始朗誦起來,「啊,偉大的劇作家,你這個說謊的人,偉大的莎士比亞,你們編了個劇,就把國家的少將、上校關到監牢裏去了,偉大的莎士比亞,偉大的劇作家,你在哪裏啊,全國同胞都在找你啊啊啊」!講台前老翁激動落淚,台前的立委們和台下受邀的官員、來賓則是相對靜默,場面有些尷尬。

老先生悲憤說,「當時政三處處長就是王若愚,現在當了上將啦,最後他成立一個專案小組,那個專案小組裏面,要找這個說謊的公務員,一定要把他找到,給大家都看看」,雖然一旁的人暗示要請他下來,待會再說,但任姓老翁愈說愈怒:「我們是人權大國嗎?政府精於謊言殺人,說我太太受到商人賄賂,經過多年證明是謊言啊,要求軍方對質它不敢出來,受到謊言我坐大牢,身敗名裂了,編這謊言的決策背後就是郝柏村,他是秦檜二世,是個殘害忠良的人,送到監察院,監察院有人權委員會,人權委員會是假的」!說罷,他轉向台前的洪慈庸說,「希望洪委員帶我去看國防部長,希望國防部長幫我非常上訴」。

任姓老翁向洪慈庸等立委控訴冤屈,激動拍桌,一旁的立委蔡易餘與助理等人忙上台安撫。(記者唐詩攝影)

雖然旁人勸阻,但最後老先生足足講了超過五分鐘的時間,洪慈庸眼看場面有些失控,連忙不斷安撫,「好,任先生,因為…好,我們會後再來討論」。老先生這在繼續講不停,「我們這個國家就亡了…」。洪慈庸只好連忙制止,「好,謝謝任先生,任先生請回座,我們會後再來…,我們會後再來進一步地討論」,然而老先生卻在台上拍桌痛哭,從台上走下時仍自顧自地在說個不停。

「請求洪委員、顧大律師顧委員幫助我,早一點把我這個…我已經九十~八十八歲了,我還活幾天吶!你再立了法,立了法,我這~~最後也只能買個棺材了」,旁人連忙安慰他「不會啦」。洪慈庸有些無奈,解釋公聽會還在進行,只好婉言相勸。而老先生太激動一時走不穩,洪慈庸還細心提醒旁人請他要小心。

除了臨時上台陳情的老先生,包括黃媽媽和李明興的家屬今天也都輪番發言,官方代表則強調會配合立法。洪慈庸最後總結表示,今天聽了幾個案件,心裏都滿難過,從仲丘的案件已經轉到一般司法,其實在過程中也看了很多案件,我一直跟律師說,為什麼我們國家沒辦法幫這些家屬找到真相,沒辦法負起找真相的責任,給這些有冤屈的人名譽回復的機會,這是我們國家的責任。

洪慈庸說,過去我們國家不夠文明,但今年2016年了,我相信我們國家可以走進文明的里程碑了。軍冤也是轉型正義的一環,相較於檔案的公開和不當黨產的追討是比較簡單的,因為它沒有政治的因素。但調查來講是比較困難的,主客觀來說,很多過去的隱匿,客觀來講時間的長久,但在這麼多卷宗背後,是很多破碎的家庭跟傷心的父母,所以去做這樣的調查,把真相找出來,選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不能因為困難不去做。

「第三點是用什麼樣的機制去做,她沒有太多定見,但絕不能成立一個臨時委員會來調查,那是沒有多大的效果的」,洪慈庸舉洪案為例,「過去委員會查一年,可以看得出來沒多大效果,所以應被排除」。

「第四點,不只軍事冤案,包括沒判決的部分,有進軍法沒起訴,或軍法沒判決,或被冠上逃亡名義就消失的,這也沒有經過任何偵查,很多這樣的案件我們已不知道接到有多少了」,洪慈庸說,這樣的不當處遇案件也應該一起被納入,「這範圍是大於刑事追訴範圍的,再來就是補償的部分,除了金錢補償之外,應思考更多方的補償方式」。

而稍早發言的立委蔡易餘則表示,每次在軍冤案中,法務部要把調查權進到軍中,感覺到還有很大的一道牆,如何打破藩籬,調查資料的完整性也有很大問題;雖然軍中冤案很多歷時久遠,但也不能一直放,否則無法達到平反與被害者補償。

他說,未來應思考如何讓被害者成為訴訟參加人,不能讓軍中一直黑暗下去,必須讓調查更公開、透明,而不是每次出事情就看到軍中「防衛、防衛、再防衛」的心態。

「要解決的是為什麼現行的法律上的保障是不合人民需求」,立委林昶佐表示,一般的犯罪事件有一個很公開的調查證據機會,歹徒和受害者之間也有比較平等的機會,即做這樣的權力結構也還有冤案,更何況是軍中封閉的狀況。

他說,發生類似洪案在軍中是非常不對等的關係,為「什麼新事證可以在20年後才會被發現,如果放現行規定幾年之後就時效已過是非常沒有道理,外面的救濟途徑也不一樣,要想的是怎麼去補救它,加強時效的追溯性」。

林昶佐提醒,國防部、法務部應思考如何去解決,兩部會也可以卸除武裝,提出建議,儘量不要用防守或拒絕參與的習慣,一起來想怎麼解決。

任姓老翁在洪慈庸的軍冤條例公聽會上陳情。(記者唐詩攝影)

也許你還會想看

來源 民視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