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430含苞待放時

gg




含苞待放時

這株很循常的四季雙美人,最近花梗悄悄生長,傍晚時分一隻小蜻蜓停留葉面上,看看花梗、看看蜻蜓的顏色很速配,對照之下覺得暑氣減少,心中浮出一首舊詩: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唐、劉禹錫 )

許多蘭花的價格,隨著時間和趣味的增減,價格變得非常親民,有興趣養蘭的人都能買得起。

許多從前不錯的名花名種,因為價格高昂沒機會親近的名品,如今想要搬進家門也很容易,就和詩人描述的「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一樣、就和小蜻 蜓偶然佇足蘭葉情形一樣自然。

最近在網路上,曾經見識到雙美人的另一變異品種,不知是進化品或是科技苗?
如今的花藝、葉藝、或者兩者兼具的五花八門,分辨起來實在困難,看起來:養花不易識花難,只能任憑它了。

下方的蘭石圖張大千的作品。 這幅蘭畫一叢在山崖上,另外一叢則墮落半空中,時光暫時停止。
畫中的題識:看他知己淡如琴,不到行軒愛素襟。滌盡端州三尺硯,畫成孤岫十分深。投閒自奈鐘期聽,澡世何勞澤畔吟。我有一行君莫羨,且隨水穀渾流金。蜀人張爰。

鈐印中依照專家考據包括有:季爰之印、大千、小苦瓜滋味等。

其中有「小苦瓜滋味」的鈐印,但據信是有的,但因為蘭畫的網路版不夠細緻尚未發現,由此印可知是仿苦瓜和尚(石濤)的畫風所為的。

張大千較早期時,常以仿作為人所病,但他仿其他畫家的作品手段高明,以假亂真,連原作者自己都弄不清楚,實在造成收藏家一大困擾人物。這幅畫如果自說是仿石濤畫,這是可信的。他的藝術才能由詩中顯出自負,大有知音難求的餘音。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