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40317南方朔:台灣山雨欲來風滿樓!

 

 

南方朔:台灣山雨欲來風滿樓!

 

(Ajin 開口)

對王金平開鍘絕對不是目的,而是過程的第一關卡。但之所以搞出許多高外也出來對那廝順勢落石下井,絕對不是為王金平叫屈,也不是為公義或任何理想神聖目標。那為啥?很簡單,為那廝實在超白目,過份小家子氣,毫無江湖大哥的豪放,連骨頭都不丟出來分享,那這樣何止高外堆裡面不爽,連傳統元老院都有很嚴重的怨言。

想一想羅馬皇帝的Nero Claudius Caesar,那廝的行為雖然比不上這位歷史暴君,但性格上的乖張與詭異是非常接近的,其共同點就是:心不存仁,喪盡人格。

另外,從鬥爭的觀點來作個比較,同樣是以那廝當對象要來鬥臭鬥垮,但若論比狠的辣度,還是高外族這邊比綠票庶民這邊,狠辣多多囉。這原因不難知道,因為為鬥爭而生存本來就是高外一向的傳統啦。從這來論斷確實綠票庶民是憨厚的,並不為過!

 

 

http://news.mingpao.com/20130923/msa1.htm

台灣山雨欲來風滿樓!/文﹕南方朔

【明報專訊】上個星期恰逢中秋節,又放長假4天,而放假期間,又是天兔颱風過境,整個台灣的話題都是颱風消息,於是台灣最熱鬧的馬英九惡鬥立法院長王金平的新聞,由彷彿跟放假一樣,大家也都好像喘了一口氣。

但馬鬥王真的緩和或暫停了嗎?答案當然是「否」。從916日星期一開始,這場鬥爭在馬的策略上已告調整,馬從高高在上、自鳴正義、喊打喊殺的姿態突然改變了,他重新擺出溫情的樣子,發動新一輪的攻勢,改打媒體戰,整個台灣的媒體界已在他的壓力下被迫必須選邊,但馬鬥王滅王的決心並沒有改變。台灣已進入新的軟性白色恐怖的階段。

馬鬥王在9月初開始時,馬的攻勢極為凌厲。他自己站上第一線公布王金平的所謂監聽黑資料,他公開表示王已不適任立法院長;他押國民黨的考紀委員開會,開除了王金平的黨籍。在馬的盤算裏,這一連串的攻勢下,王金平的立法委員資格就可以輕鬆取消,他的立法院長也可以輕鬆拔掉。

但馬的算盤顯然打錯了,王金平是個通達法律和政治的行家。他雖然處於極為不利的地位,但他並沒有罵馬,而只是向法院提出保留黨籍的民事訴訟,台北地方法院3個女法官作出了王金平勝訴的判決。這是個歷史性判決,它等於推翻了黨紀大於國法的政治慣例。

因此,由於王金平的表現既有禮、又有理,所以馬鬥王的結果,反而使得王成了受逼害的好人,馬則成了人民眼中以權勢欺侮人的惡棍。台北TVBS電視台,912公布民調,馬的滿意度只剩11%915公布民調,只剩9.2%,對他不滿意的高達80.5%20066月,當時的陳水扁滿意度跌破了18%,馬即公開表示扁應「知恥下台」,而今馬自己跌到9.2%,「知恥下台」這句話已可用到他自己身上。

因此,TVBS公布馬的支持度跌到9.2%,乃是個轉捩點。馬自己顯然也知道,他這種高姿態的鬥王滅王,不但殺不了王,反而「殺敵八百,自損三千」,於是他的鬥王滅王原則不變,但手段已必須講究。於是從915起,馬的媒體戰新策略開始出現﹕

媒體戰新策略 我被《中國時報》逼退

(一)台灣的媒體勢力裏,國民黨畢竟最大,但過去這幾年,由於社會改變,親國民黨的媒體也多少有了一點自主性,會刊載一些批評馬英九的文章。但從915起,他已親自打電話給親國民黨的媒體,要求停止批評馬英九的文章。我本人就是個例證,我長期在《中國時報》寫專欄,但上個星期就已被《中國時報》逼退。這種他親自打電話給各媒體的事,台灣新聞界已廣為人知,甚至也鬧出了新聞。

(二)916,乃是立法院開議。根據常理,行政院必須上台報告。由於行政院長江宜樺乃是鬥王滅王的主要推手,民進黨立委要他為不當干涉立法公開道歉,否則就不讓他上台報告。結果當天江遂無法上台。於是國民黨媒體遂在「立法院公轉」上大做文章,而完全不提行政院干涉立法院是不是違背憲政原則的問題。台灣的民主有個最致命的缺點,那就是雖然號稱民主,但實質上仍是官本位主義,意思是說仍以行政權最大,民意代表較小,民意代表動輒受到醜化。現在馬英九就把戰線拉開,他已把立法院無效率當成了最新的敵人,藉此來合理化鬥王滅王。所以上個星期,醜化立法院已成了他的重點。

(三)根據台灣媒體報道,上個星期國民黨已在它的核心地盤發動耳語攻勢。宣稱王金平和民進黨勾結,企圖透過立法院使馬沒有政績,然後有利於民進黨奪權,這乃是馬必須鬥王滅王的原因。國民黨的核心地區主要都是外省人的省區,因而馬鬥王已變成了台灣省籍鬥爭的新戰場,國民黨已煽動出台灣外省人新的恐懼症。

(四)馬的高姿態鬥王無效後,他從916起,改採低姿態。他鬥王滅王的決心未變,他仍在法院抗告,希望在法院能夠鬥贏,但姿態已經放軟,他召開記者會和安排電視訪問,表示「我不是無情無義的人」,只是在爭「要有個是非」,他也願意與王金平「和」,他既說「和」,但鬥爭卻仍在繼續,因此甚至台灣最挺馬的《聯合報》也承認這是鬥王的「溫情牌」。台灣有個古老的經典漫畫《哭鐵面和笑鐵面》,那個漫畫是在說兩個武俠人物,一個是戴了哭的鐵面具,一個是戴了笑的鐵面具,而今馬英九乃是哭笑兩個面具在於一身,隨需要忽焉這個面具,忽焉就換了另一個面具!

因此,馬鬥王這齣戲,仍未了結。916,台大法律系教授為主、有36個法律學者具名在臉書上發表聲明,指馬英九鬥王已越權干涉到國會自律事項,跨越了憲政民主紅線。法律學者對馬指摘,對馬顯然有極大的殺傷力。馬鬥王這齣戲,可能要到「九二九」國民黨「十九全」才會見真章,台灣已有好幾個團體,表示要在這一天集會反馬,宣稱要搞到10萬人以上。它最後會演變到什麼程度,不久之後就會揭曉!

南方朔

《亞洲週刊》主筆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