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82030【原創耽美】直腐不兩立 10

  雖然口頭上應承會多多照顧鄭直,但殷賢也不知道該用什麼名目去關懷,所以就這麼擱在一邊,相安無事過了幾週。
  
  同事?又不是真進同一家企業的。朋友?嗯……他們現在貌似是偃旗息鼓,並非真的簽訂邦交。情……咳嗯,絕對不可能!
  
  偶爾想起時,殷賢會睇著手機裡的號碼,但始終沒有撥出去的動力。那是上次被隔壁大嬸母女撞見倆人摟抱在一起,他為了不再踏入悲傷地而強要來的電話,誰知道笨蛋兔子會不會有一天再耍混帳,如果之後再發現,至少不用特地去踹門,先電話轟炸就可以。
  
  這一天,殷賢文思如泉湧,劇情行雲流水地在腦中化為字句,從下午到晚上鍵盤敲擊聲始終不絕於耳,將腦海中的一切逐字逐句轉為肉眼可見的碼字。
  
  辛苦結束一個段落後,殷賢起身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舒緩長時間維持相同姿勢所帶來的不適,正當他思索晚餐要吃哪國料理時,手機驟然乍響,他從容瞥了一眼來電顯示,不斷閃動的『笨蛋兔子』讓他不自覺急忙接起。
  
  「喂?」
  
  彼端沒有回應,只有斷斷續續有些粗重的呼吸聲,殷賢不禁皺眉,耳朵緊貼著手機毫無空隙,又重複問了幾句。
  
  「混帳兔子,你是打來鬧的嗎?」儘管不認為鄭直有那麼無聊,但這傢伙還真的曾經無聊到寫同人文報復他過。
  
  「……」
  
  嘟嘟──
  
  什麼意思?這是特地打電話來再掛他電話的意思是嗎?殷賢額冒青筋立刻回撥,鈴聲響不到三秒便戛然而止,鄭直無情地掛了他第二次電話。
  
  殷賢陰著臉沉默幾秒,隨即抓了鑰匙、錢包就衝往電梯。
  
  十五分鐘後,他三步併作兩步爬上鄭直所在的公寓三樓,難以顧及禮貌地瘋狂按著門鈴。
  
  三分鐘說短不短,說長……好吧,殷賢的腳已經不受控制地抬起了,鐵門才緩緩開啟。
  
  「混帳兔子,你以為掛我電話就沒……你怎麼了?」在來的途中,殷賢設想過會看見臉色發白瑟瑟發抖、一臉心虛驚恐的鄭直,但不料現在見到的除了前兩項符合外,還多了嘴唇泛白、虛弱不堪,嚇得他立刻擠身進去,扶住撐著鞋櫃搖搖欲墜的鄭直。
  
  「頭暈…想吐……」鄭直本就蒼白的臉色更加死白了,此刻正瞪大了過分濕潤的琥珀眼眸望著壓根沒想過會出現在這裡的男人。
  
  是他的錯覺嗎?他似乎還瞧見那雙黑曜般的眸底溢滿著緊張與擔憂。
  
  「是不是發燒了?」殷賢將鄭直扶到床上,伸手撥開長及眼睫的瀏海,摸上光潔飽滿的額頭……然後,發現溫度跟自己並無太大差異。
  
  「不是的…我……」鄭直話未盡,腹部便咕嚕咕嚕地替他說明了一切。
  
  「……你沒吃晚餐?」而現在是晚上七點半。
  
  「嚴格來說,是我忘記吃中餐,等到想起時已經頭昏眼花走不動了……」鄭直在殷賢無語的凝望中默默掩面,縮著脖子表達滿腔的悔意。
  
  「你家什麼都沒有嗎?」對於兔子的蠢笨,殷賢覺得無話可說。
  
  「沒……我的存糧全都沒了,我ㄧ直沒時間去補貨……」嗚!不要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他,他只是一時不小心大意了!
  
  「……唉。」壓下想掐死對方的衝動,殷賢連生氣都無力,以非常平靜無波的口吻說:「喝點水休息一下,我帶你去外面吃。」
  
  五分鐘後,殷賢已經不想管會不會又被大嬸或其他鄰居瞧見,直接攙扶著鄭直上車,到印象中還不錯又很近的中式餐廳。
  
  在鄭直想大口扒飯卻被教養良好的殷賢一筷子狠敲後,倆人這才不發一語細嚼慢嚥的用餐。
  
  吃到一半,殷賢規矩地將筷子橫置於碗中,舉杯啜了口水,動作優雅得好比貴族公子,鄭直看在眼裡,忽然有些恍惚。
  
  以他的身分,怎麼可能跟這位被眾多女粉絲稱作玄幻王子的大神同桌用餐呢。如果不是因緣巧合,或許他現在還是那群默默支持他作品的廣大粉絲之一吧。
  
  原來他不喜歡豌豆、薑絲,肉類比較喜歡雞肉……這些,都是網路上無法得知的小檔案。驀然想起這個月初忍不住開的新坑,鄭直更加起勁地觀察著殷賢。
  
  「幹嘛一直看我?我知道我很帥。」放下水杯,殷賢發現自己並不討厭鄭直窺探的視線,也就順勢開了話題聊。
  
  鄭直皺了皺鼻子,不屑道:「哼!自戀。」
  
  「在你罵人之前,先想想是誰衝過來救你,還請奄奄一息的你吃飯吧。」
  
  殷賢悠哉地嚐了口湯,微笑欣賞鄭直耷拉著腦袋的喪氣樣,滿意地點了點頭。
  
  「話說,你打給我就算了,為什麼還掛我電話?」
  
  鄭直噎了一下,吱吱唔唔起來,殷賢半瞇起眼,一副沒得到答案就不罷休的姿態。
  
  半晌,鄭直才垮下肩膀,一臉認命樣,「其實,我是要撥給我學長的……」
  
  在聽見意想不到的低沉嗓音,發覺撥錯電話時,鄭直當下其實是嚇傻了,等他回過神後,對方已經唱了幾十秒獨角戲,且火氣越趨增加,他無可避免的害怕了,小動物本能地就想迴避危險,所以他毫不猶豫切斷通話。
  
  只是沒想到殷賢還會回撥,他驚慌失措再度掛斷,只因害怕聽見對方惱怒的罵聲。他蜷縮著身子躺在床上,左手撫著不斷扭緊抽疼的腹部,右手則握著手機,隨時做好掛斷來電的鴕鳥行為。
  
  然而,電話沒有來,人卻氣勢洶洶地殺來了。
  
  殷賢迅速理解前因後果,驀地咬牙切齒。好啊!原來一切都是個誤會啊!他氣惱,卻又有些莫名的失落。不可否認,鄭直主動打給他的舉動,讓他除了意外之外,還有一小點的驚喜,誰知道這不過是場誤會。
  
  驚喜什麼?唔……單純就是喜倆人終於冰釋前嫌,朝友好之路邁進罷了。
  
  「你這傢伙……真是,快點吃,吃完送你回家休息。」無奈撇了撇唇,殷賢拾箸繼續將剩餘的飯菜吃完。
  
  鄭直垂眼覷了對方一眼,低垂的睫毛恰巧掩住他眼底的暖意。
  
  「我沒想到……你會衝來我家。」
  
  殷賢睞了他一眼,刻意移開視線雲淡風輕道,「別想太多,我只是單純想來教訓你這個沒禮貌的傢伙。」
  
  聞言,鄭直忍不住緊咬下唇,仍是無法控制嘴角的上揚。
  
  或許他誤會了,對方並沒有如他所想的那麼討厭他,因為,如果真討厭一個人,應該是完全不想搭理,徹底漠視,他是,曾經如此應對惡劣網友的殷賢亦是。
  
  玄狼大神雖然有著狼的傲慢與蠻橫,但同時也帶有狼隱藏在孤傲外表下的溫柔。
  
  雖然一開始他們是有所衝突,但現在,他真心想多瞭解現實中的這個人,想要跟殷賢……當朋友。
  
  「你在發什麼呆?」
  
  鄭直拉回思緒,望著正盯著他細瞧的殷賢,不甚自在地抽了張衛生紙擦嘴,表示自己只是吃飽了有點睏。
  
  殷賢眼眸微瞇,忽然笑得戲謔,「原來你其實是隻小豬啊?」
  
  「你說什麼!」鄭直怒了。
  
  本來要急速下降的好感度在殷賢加快進食速度後,先是停滯,接著緩緩回升,鄭直凝望著雖然加快速度但吃相依然優雅的男人,面上不自覺泛起一抹淺笑。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阿幽、衾寒都是我。
主團酷、名夏、鼠苑、涼拓...等
又懶又宅,請不要大意地鞭策吧!

鮮網同人專欄【MIRAGE】

原創耽美專欄【微甜不膩四葉草】
推廣:名夏吧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My Plurk
累積 | 今日
loading......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